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253 被忽略的問題

?四十五人。
  滿臉愁苦的田寬看著面前站成兩排的血修,沒有人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五十名幸存者,有五人拒絕了活下來,選擇了死亡。
  四十五人渾身散發著懾人的氣勢,他們看上去比嚴海更加剽悍。沒什么比死亡的篩選更加嚴格,在幾千人的大殺戮中,活到最后,那是真正的精銳。雖然剛剛成為血修,但是他們展現出來的氣勢,都遠超嚴海。
  田寬能夠輕易從他們身上嗅到同類的氣息,一雙雙眼睛中流露出的像野獸一樣的光芒,渴望殺戮,他再熟悉不過。
  他在打量他們,他們也同樣在打量他。
  田寬知道,如果自己表現稍微孱弱一點,就會被這群野獸撕成碎片。對這些野獸來說,沒有任何忠誠和情感能夠保證他們聽從命令,唯有實力才能讓他們敬畏,才能讓他們匍匐在地。
  田寬嘆了口氣。
  他不是喜歡借用外力的人,但是既然借用外力,他也有足夠的把握。
  體內的血靈力運轉,難以言喻的氣勢從他周身散發開來,籠罩全場。
  四十五人的臉色變了,他們驚駭地發現自己體內的血靈力竟然失去控制,他們的身體瑟瑟發抖。許多人臉漲得通紅,他們在極力抵抗。
  一名血修的膝蓋一軟,撲通跪倒在地上。
  多米諾骨牌被推倒。
  撲通之聲不絕于耳,只剩下孤零零的幾個人站立,他們面目猙獰青筋畢露,但是他們的身體依然一點點被壓制,最終跪倒在地。
  從第一個人到最后一人跪倒,田寬臉上神情沒有半點變化,依然是那么愁苦,就像是充滿了煩惱,但是在眾人眼中卻是威嚴和深不可測。矮小有如田間地頭老農的身形,化作一座巍峨的高山,壓得他們每個人都喘不過氣來。
  “人生苦短。”
  他像是在嘆氣,帶著濃濃的愁苦:“活著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多數人沒資格活下來,還有些人不想活下來,活著總是要承受痛苦。你看,你們現在不想聽我的,但是又必須聽我的,這就是痛苦。什么不痛苦?做人痛苦,做野獸就不痛苦?”
  身后的嚴海早就趴下來,他聽得心驚膽戰,他忽然覺得大人對他其實還是蠻好的。
  看看這些新鮮出爐的血修,身體就在不停顫抖,體內的鮮血仿佛隨時會撐爆薄薄的皮膚。
  當然,自己和這些人可不一樣,自己對大人忠心耿耿!
  大人肯定是看出來這點,嚴海堅信這一點。
  “誰能夠體現出來自己的價值,誰就能一直活下去。”
  田寬臉色變得更加愁苦,這句話他對他們說的,也是對自己說的。到現在為止,他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戰果,這讓他感到非常不安。
  他不知道別人得了多少分,但是自己沒得分。
  競爭失敗的下場會非常凄慘,這也是為什么他會打破自己的堅持,而是選擇對自己更有利的方式。
  成不成功,接下來就會知道。
  他有全盤的計劃。
  郁鳴秋抵達的消息,就像颶風一樣傳遍了整個松間城。
  十三部的副部首,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是高山仰止的存在。郁鳴秋在五行天的威名赫赫,如此強援的到來,整個松間城對未來充滿希望。
  城主府內。
  所有的無關人員全都被屏退,城主院長要和郁副首商量重要的事情。
  艾輝就像沒有聽見城主讓他下去的命令,杵在原地一動不動。師雪漫看到艾輝沒有離開,也一步沒動。樓蘭眨著眼睛,站在一旁。
  “你們可以回去休息了,為明天的金針作準備。”王貞有些奇怪,臉上笑道:“其他的八個節點也都勘探完畢,沒有什么問題。你們好好休息,后面的任務很重。”
  艾輝笑了笑:“城主,我們沒有援軍對不對?”
  師雪漫也看著王貞。
  王貞的臉色沉下來:“瞎說什么?郁副首這不是來了嗎?十三部副部首親至,這還叫沒有援軍?”
  “可是秋哥只來了一個人。”
  艾輝看了一眼郁鳴秋,秋哥的說法是郁鳴秋自己提的,他當然得打蛇上棍。大腿要抱緊,再不靠譜的大腿也是大腿。
  “城主還是告訴我們實情吧。”師雪漫忽然開口。
  王貞臉色陰沉,隨時可能發作。
  艾輝不為所動,就像沒有看到城主隨時會發火。
  “果然不愧是明秀的師弟,果然目光如炬。”郁鳴秋忽然笑道,打破氣氛的尷尬:“既然都是自己人,那就沒什么好瞞的了。大家一起想想辦法,多一個人說不定多個想法。城主說說上面的消息,我和上面斷絕聯系很久。”
  在場郁鳴秋的級別最高,他既然開口,其他人自然無不可。
  “是的,上面傳過來的消息。短時間內,我們沒有援軍。從各個方向進入的援軍,都遭到神秘人伏擊,傷亡慘重。到現在為止,確定一位副部首死亡。”
  郁鳴秋猛地睜開眼睛:“是誰?”
  “不知道,上面沒說。”王貞搖頭。
  郁鳴秋大為震動,沒有想到損失這么慘重,連副部首都有隕落!在五行天的歷史上,除非大規模的戰役,十三部副部首的隕落,極為少見。
  自己的屬下只怕也是兇多吉少……
  他臉色蒼白,情不自禁捏緊拳頭,心中難過至極。
  “我們現在的目標,依然是【以城為布】計劃,除此之外,別無選擇。”王貞語氣無奈:“只有這個方案,我們能夠拖延時間。但是這么大的傷亡,高層一定會有所反應。而且現在有郁副首坐鎮,我們的實力也大為增加。”
  郁鳴秋搖頭:“沒有增加。”
  “沒有增加?”王貞和院長同時愣住。
  “我是追著一位血修進城的,進城就失去了她的蹤影。”郁鳴秋沉聲道:“是名女子,身著紅衣。實力不在我之下,手法古怪詭異,和我們的元力完全不同。他們倆也見到了,還和她交手了。”
  城主和院長的目光不自主看向艾輝和師雪漫。
  艾輝點頭:“我們差點死在她手下。”
  郁鳴秋這個時候才如夢初醒,一拍腦袋:“你們實力不錯啊,竟然能從那妖女手下逃命出來。”
  “運氣比較好。”艾輝連忙道。
  王貞的臉色變得極差:“有一名和郁副首實力差不多的血修混進城了?”
  “對。”郁鳴秋點頭。
  王貞臉色大變:“不好!”
  話音剛落,便聽到四處傳來轟隆巨響。
  廳內眾人相視一眼,臉色不約而同發生變化。
  一名手下急匆匆沖進來,聲音帶著顫抖:“城主不好了,城防都被人毀了。”
  王貞強自鎮定:“哪個方向?”
  “全、全都毀了。”手下結結巴巴道。
  全都毀了……
  王貞就像被閃電劈中,呆立當場。艾輝和師雪漫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恐懼,城防一旦毀壞,那意味著城外的血獸,可以從任何方向進城。
  再也沒有東西能夠阻擋它們!
  松間城之所以能夠支撐這么久,最大的依仗,就是完備的城防。完備的城防擋住了絕大多數的血獸,尤其是那些體型巨大的血獸。
  從現在開始,他們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
  遠處陌生的血獸嚎叫聲此起彼伏,它們正在從各個方向逼近。
  松間城的元力波動,就像散發著美味的蛋糕,吸引著四面八方的血獸。它們體內的鮮血,無法抵擋元力的誘惑。血獸的血晶是人類的戰利品,人類同樣是血獸的戰利品。
  “天啊,看天空!”
  剛剛沖到院子里的眾人,看到遠處的天邊,一大片血云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朝松間城席卷而來。
  每個人的臉色齊齊大變,血禽!
  松間城一直沒有在血禽手上吃過太多的苦頭,因為王貞親自布置的防空非常有效,這并不意味著他們不知道血禽的厲害。
  整個松間城城內幾乎都成了廢墟,民眾們根本沒有地方躲藏。
  而以城內元修的實力,在天空和血禽戰斗,那和送死沒什么區別。
  郁鳴秋的臉上神情肅穆:“天空交給我!”
  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時間去管紅衣少女,哪怕他知道對方在暗處等待他精疲力盡,再給他致命一擊。
  十三部的存在,就是為了守護五行天,守護這里的天空,守護這里的大地,守護這里的人民。
  自己是十三部的副部首。
  他有些驕傲。
  背上的云翼一展,他沖上天空,不用擔心迷路的感覺真好。
  王貞呆呆看著沖上天空的身影,過了幾秒,他猛地回頭,對著艾輝大聲吼:“金針!我們必須開始釘金針!馬上!我們沒有時間了!”
  艾輝看了一眼天空。
  黑壓壓的血云,從天邊席卷,整個天空幾乎都要被它們遮住。而在它們前面,只有孤零零的一個身影。不,從地上望去,只是一個小黑點。
  師雪漫緊緊抓住云染天,指節發白。
  異常悲壯的情緒在艾輝心中彌漫,他抿了抿嘴唇:“金針在哪?”
  “倉庫!工匠也在那!快去!”王貞道:“第一個節點交給你!要快!”
  艾輝沒廢話,帶著師雪漫和樓蘭就朝倉庫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