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54 城防破

災難來得如此突然,花費無數代價適應戰斗的民眾們立即陷入血戰之中。p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場災難不是在血災初期爆發。經歷了前期****夜夜的戰斗,能夠生存下來的都是已經逐漸習慣了戰斗的精英,無論是心理上還是技巧上,他們都比以前強大許多。
  遭遇到危險,他們并沒有陷入驚慌,而是開始組織抵抗。
  但是慘重的傷亡還是第一時間爆發,因為戰斗的強度發生了本質的變化,曾經保護他們的城防化為烏有,他們完全暴露在血獸之下。
  松間城隨處都是戰斗,戰斗幾乎從一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
  與血災初期相反,幾乎已經聽不到哀嚎和和驚惶的呼救。活到此時的幸存者,都無比深刻地明白,哀嚎呼救沒有任何作用,除了死戰到底,他們沒有其他的選擇。
  一方是血液深處的呼喚,對更強大的本能向往。一方是對活下去的背水一戰,捍衛身為人類最后的尊嚴。
  人類最后的尊嚴是什么?活下去。
  從城主府大廳到倉庫,只有大約三百米的距離。在往常,三百米對于大家來說,一個沖刺就到了,但是此刻,卻是如此漫長。
  剛剛沖出城主府大門,破空聲從一側傳來,一團陰影忽倏而至。
  轟!
  城主府堅固的圍墻突然在艾輝前方爆裂炸開,無數磚石像暴雨般朝四周****。
  一只兩層樓高度的血獸,被元修圍攻,失去平衡重重砸在圍墻。
  龐大的身軀帶來的聲勢驚人,地面劇烈晃動。
  余勢未絕地血獸,帶著大量的碎石裂磚,一路滑到艾輝等人面前。
  艾輝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手中的龍椎劍悄無聲息刺出,一點寒芒在空中一閃而逝。還沒有從震蕩中回過神的血獸,一點寒芒猶如星辰。墜入血獸的咽喉。
  血獸身體一滯,一道血柱飚射。
  艾輝沖勢不停,靈巧地從血獸身旁掠過,朝倉庫沖去。
  沿途遭遇好幾場混戰。可惜沒有補刀的機會。
  所以人都沖出來,這個時候已經無法做出有效的組織,但是小團隊還在發揮作用。一群元修圍殺一只血獸,或者絞殺在一起,不管是元修還是血獸。此時都殺紅了眼。
  松間城變成地獄。
  艾輝面無表情,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他身后的師雪漫,雙目通紅,死死抓住手中的長槍。
  倉庫就在前方!
  就在此時,天空陡然爆發強烈的元力波動,耀眼的光芒照亮天空,也照亮天空那個驕傲孤獨的身影。
  艾輝身形微微一頓,他和郁鳴秋一點都不熟,總共沒有說上幾句話。但是此刻他覺得如果下次自己還能遇到郁鳴秋。那聲秋哥他一定喊得心服口服。
  只是微微一頓,他繼續往前沖,淡漠的表情下,一團烈火在熊熊燃燒。
  不管是師傅師娘,還是秋哥,城主、院長,院甲一號隊,每一個還活著和已經死去的人,都在為為自己的命運和生存而戰斗,為松間城的命運和生存戰斗。
  他們已經瀕臨絕境。仿佛一根稻草都會隨時把他們壓垮。
  野獸到了絕境都會拼死反撲,身為人類又怎么會輕易放棄?
  艾輝驀地加速,距離大門十幾米遠,高高躍起。團起身體,直接撞上倉庫的大門。
  他帶著漫天的碎屑,撞進倉庫。
  倉庫內,幾名工匠滿臉驚惶。
  “金針呢?”艾輝大聲怒吼,外面的聲音不絕于耳,他不得不提高音量。
  艾輝絕對是松間城現在最有辨識度的臉。工匠們看到他,長松一口氣。
  其中一名工匠站出來大聲問:“發生什么了?外面怎么好像很混亂?”
  “城防破了!帶上金針,天坑,走。”艾輝幾乎是扯著喉嚨喊。
  聽到城防破了,工匠們臉色一變,他們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其他的金針怎么辦?”最先站出來的那名工匠問。
  “你和樓蘭帶他們去。我守著這里,等黃昏他們!”師雪漫沉聲道:“我們有約定信號,他們會馬上朝這邊過來。”
  艾輝朝她點頭,沒有拖泥帶水,對工匠們道:“跟我走!”
  幾名工匠從角落里扛起一根粗壯的柱子。
  這是艾輝第一次看到金針,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通體仿若琉璃鑄就,隱隱透著光亮,表面泛著奇異的金屬光澤。超過五米的高度,超過半米的直徑,很難和“針”聯系在一起,反而和房屋的大梁差不多。金屬柱上面雕滿了精細復雜的花紋,層層疊疊,看得令人眼花繚亂。
  “上面的紋路受到破壞,金針就會失效。”工匠首領滿臉肅穆:“雖然我們用了比較堅硬的琉璃鐵,強度是足夠,也能夠承受地心火焰,但是一旦沖擊力太大,容易粉碎。我們只有九根,沒有備用的。”
  迎著工匠首領肅穆的目光,艾輝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一馬當先沖出倉庫。
  兩位工匠上前一前一尾扛起金針,工匠首領緊跟在旁。
  師雪漫看著艾輝他們離去,揚起手中的云染天,一道白色光茫飛上天空,變成一把劍的形狀,這是院甲一號隊內的求援信號。
  發出信號,她略微放心,提起手中的長槍,跳上倉庫樓頂。
  在支援到達之前,她要獨自守住倉庫。
  她一點都不害怕。
  嚴海帶著幾名血修,藏在暗處,看到眼前混亂的場面,他心中對大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傷兵營這招實在精妙,轉眼間就破開松間城,而且多了四十五名血修,己方的實力大增。
  不過嚴海覺得自己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身邊的血修實力每個人都比他強,但是大人還是讓自己來當隊長,說明什么?說明大人更信任他!
  嚴海心中暗自得意,提醒自己要表現出色,不辜負大人的信任。
  “它們真的不會攻擊我們?”
  問話的是石瑋,在沒有受傷之前,他也是松間院小有名氣的學員,被認為前途廣大。可惜他受傷了,立即從天堂墜入地獄。
  嚴海不喜歡他,石瑋是個菜鳥,他一心想做出成績,對菜鳥自然一點都不歡迎。但這是大人的安排,他不敢拒絕。他有些想不明白,石瑋這樣的菜鳥是怎么從傷兵營那場殘酷的大廝殺中幸存下來的。
  就連石瑋自己,也不明白這點。
  但他也不敢細想,那場噩夢任何一點片段他都不想回憶,他現在只想重新開始。不管怎么樣,先活下來再說。
  他告訴自己這樣做沒錯,他有別的選擇嗎?沒有。
  看著一片廝殺震天、烽煙四起的松間城,石瑋心中又是恐懼,又有些松一口氣。想到自己的同學老師都陷入苦戰,他心中有些羞愧。但是想到自己又能繼續活下去,心中又有些竊喜。
  野獸本能壓制著自己的理智,眼睜睜看著自己像野獸一樣殺戮而無法控制,生死不如的滋味他再也不想來第二次。
  茍活也是活。
  然而看到潮水一般的血獸,他心中還是有些驚慌。
  “說了不會。”嚴海有些不耐煩:“咱們的氣息和血獸是一樣的。只要我們不主動攻擊血獸,血獸就不會主動攻擊我們。你沒看好幾只血獸從咱們身邊過,看都沒看我們一眼嗎?”
  石瑋心中稍安。
  “我們就在這干坐著?”
  問話的是老雷,他以前是狩獵團的元修,實力深厚,經驗也豐富。過慣了在刀尖舔血的生活,他的善惡界限很模糊,殺人越貨的事沒少干,他最快接受自己血修的身份。
  老雷比石瑋更了解人情世故,知道在這個時候,就是需要他們表現的時候。他認人很準,一眼就看穿田寬冷酷無情的本質,田寬之所以把他門改造成血修,只不過要借助他們的力量。
  一旦他們沒有表現出田寬預期的價值,那就是他們生命結束的時候。
  嚴海對老雷是比較忌憚的,老雷是個狠角色。
  “我們要找比較有價值的目標。”嚴海解釋道:“再等等,等他們的元力消耗差不多,我們再來一下,就輕松得多。”
  老雷譏笑道:“想立功就別老想著撿便宜。戰場上哪有那么多的便宜好撿?”
  老雷沒把嚴海放在眼中,他看得出來,嚴海是個懦弱的人。他的資格更老,聲望更高,其他幾個人聞言,都露出同意之色。
  嚴海氣得快吐血,但是卻不敢和老雷翻臉,就在此時,他忽然眼前一亮:“艾輝!”
  “那是誰?”老雷看了一眼,搖頭:“不認識。”
  他受傷比較早,對艾輝很陌生。
  “大名鼎鼎的雷霆劍輝,現在松間城的領軍人物,是條大魚!”嚴海兩眼放光。
  “領軍人物?”老雷一臉不以為然,朝天空努了努嘴:“你說的是他吧?郁鳴秋面前,還有什么領軍人物?”
  其他幾人也紛紛低笑,郁鳴秋的大名,幾乎無人不知。
  嚴海氣得臉都綠了,當即冷笑:“你要有那膽量,去挑戰郁鳴秋,當我沒說。”
  老雷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天空中的郁鳴秋,只有一個人,但是漫天的血禽,卻硬生生被壓制。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蒼穹之青,果然名不虛傳。
  “希望你說的這個什么艾輝,有點價值。”老雷冷哼一聲,朝其他幾個人打了個手勢,其他幾人立即散開隱藏。
  一個絞殺的包圍圈,悄然等待艾輝踏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