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55 白熱化

樓蘭在前面帶路。
  艾輝的劍胎消失,他的偵察能力大大削弱,還好有樓蘭。樓蘭帶著他們七繞八拐,穿街走巷,總是能找到不是太危險的路徑。
  樓蘭對血靈力非常敏感,很遠就能察覺血獸,這個特點在此時發揮出重要的作用。
  有的時候實在避不開,工匠們就會暫時停下來藏好,艾輝悄悄摸上去,把血獸干掉之后大家再繼續前進。
  所幸的是,連續遭遇的幾只血獸,實力都不強。
  身后的工匠咬緊腮幫,鼓起力氣,扛著金針,緊跟在后面。
  到了這個時候,每個人都在拼命。
  “前面就是天坑了!”
  工匠頭領大聲鼓氣,大家精神一振。
  穿過前面的街道,就是天坑,更讓他們開心的是,街道上沒有血獸。
  樓蘭忽然在街口停下來,艾輝和工匠們也停下來。
  樓蘭道:“艾輝,里面有五只血獸。”
  “這么多?”艾輝有點吃驚,他看了一眼:“好像沒看到啊樓蘭。”
  “它們藏起來的。”
  “那我們就換條路。”
  樓蘭和艾輝討論的聲音不小,埋伏的五人聽到幾乎吐血,他們以為自己藏得很好,沒想到卻被敵人發現。
  艾輝的沙偶怎么發現的?
  血獸?他們竟然被視作血獸!剛剛經歷從野獸變人的轉變,他們內心對于被視作血獸,異常的反感和排斥。尤其是石瑋這樣的年輕人,差點就沖出來。
  幾個人都看著老雷,等待老雷的下一步指示。
  老雷的經驗豐富,沉得住氣。
  別看他剛才嘲笑嚴海,可是心中卻對艾輝沒有半點小看。埋伏被發現讓他感到意外,但是他依然沒有選擇沖出去。
  石瑋這樣的小年輕聽到自己被誤認為是血獸感到氣憤,老雷卻察覺到其中機會。對方以為他們是血獸,這樣的判斷錯誤。對他們恰是可利用之處。
  老雷的腦子在高速轉動,心中想著怎么利用這一點。
  后面聽到艾輝他們的討論說要去天坑,老雷就更淡定。想要去天坑,就必須走他們這條街道。否則的話。他們需要繞一個非常大得圈子。
  老雷一點都不著急。
  而且,他對那根粗壯的柱子非常感興趣,他心中有預感,這根柱子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東西。他進傷兵營的時間比較早,那個時候還沒有“以城為布”的計劃。他對金針一無所知,但是他敏銳的嗅覺依然讓他發現此物的不同尋常。
  便看到艾輝和他的沙偶在一旁嘀咕,老雷心中微微驚異,看上去這個沙偶不太尋常啊。
  他對任何不太尋常的東西都充滿戒備。
  過了一會,艾輝又走到工匠頭領身邊嘀咕了幾句,距離太遠他們聽不清,但是能夠看到工匠頭領的表情好像有點古怪。
  古怪?
  他們說了什么?
  老雷心中一動,暗自猜測,卻摸不到頭緒。
  嚴海怨毒地看了一眼老雷。明明自己是隊長,沒想到遭到大家的排擠。
  這些家伙肯定是因為嫉妒自己深受大人的信任!
  等著吧。你們要是行動失敗,你們就知道大人的怒火會有多么恐怖。他下定決心,到時一定不會替這些家伙求情。
  他心中腹誹無數遍,但是也不敢沖出去。他的實力在五人之中最弱,對艾輝的畏懼也同樣最深。他親眼目睹長街之戰的恐怖,到現在那個可怕的場面還是會經常出現在他的睡夢中。
  老雷耐心等待,貿然沖出去完全沒必要。
  在他看來眼下才是最危險的時候。一旦他們被元修盯上,只會惹來更多的元修,血修和血獸在元修心目中的重要性截然不同,仇恨值也會截然不同。如果血修發現他們。只會不死不休。
  老雷沒發命令,其他人也依然藏著原地一動不動。
  過了一會,艾輝還是一動不動。
  老雷也一動不動,異常淡定。耐心是一位老練獵手必須具備的素質。豐富的閱歷和戰斗經驗,讓他能夠保持絕對的耐心。
  又過了一會,艾輝還是一動不動。
  老雷有些覺得不對勁,在這么混亂危險的時候,其他元修要么在拼命,膽小的躲藏起來也不奇怪。這家伙站在危機四伏、隨時可能有血獸襲擊的戰場一動不動,思考人生?
  確實很奇怪啊!
  老雷越想越是奇怪,他瞇起那雙充滿洞察力的眼睛,銳利的目光仿佛要把艾輝刺穿。
  他猛地睜大眼睛,等等,艾輝的沙偶呢?
  那個看上去不同尋常的沙偶呢?
  銳利的目光掃遍全場,老雷驚愕無比,艾輝的沙偶竟然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
  就在此時,艾輝動了。
  就像剛剛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長考,石頭人有了生命,艾輝動了。不光是艾輝動了,連三個扛著柱子的工匠也動了。
  老雷的眼睛再次閃過一道精光,等等,工匠們現在站的那個地方,不就是沙偶消失前站的地方嗎?
  一個工匠突然不見了。
  嗯?
  柱子不見了。
  嗯?
  剩下兩名工匠也不見了。
  嗯!
  艾輝轉過身對老雷方向揮一揮手,也跟著消失不見。
  對方早就發現了他!
  老雷猛地站起來,心中驚疑不定,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既然對方發現了他的存在,再躲藏就沒有半點意義,他決定主動出擊。
  老雷從隱藏處走出來,其他人見狀,也跟著走出來,每個人臉上都是驚疑不定。
  剛才那一幕實在太詭異。
  五人小心翼翼朝剛才艾輝站的位置走去,他們擔心對方只是虛晃一槍,為了引誘他們出來。
  當他們走到跟前,看到地上一個直通地底深處的大洞,個個目瞪口呆。
  尤其是老雷,臉上青紅交加。
  “嘖嘖,果然不愧是雷霆劍輝,光是名頭就把我們嚇得不敢動彈,這么瀟灑從容在我們眼皮底下挖了個地洞,咱們這是丟臉丟出新高度,其他人要是知道,不知道笑成什么樣……”
  嚴海忍不住冷嘲熱諷,他心中高興得很,他很樂于看到老雷吃癟,越是丟臉他越是高興。
  砰!
  一只腳掌結結實實踩在他臉上,嚴海就像被野獸撞了一下,直接飛出去,砸進一堆廢墟之中,人事不知。
  老雷若無其事地收回腿,但是臉上的憤怒,讓他看上去就像一頭憤怒的獅子,隨時欲擇人而噬。
  其他人見狀,紛紛收回自己的目光。
  老雷的狠辣,他們同樣很忌憚。
  老雷一聲不吭,第一個跳下去,其他三人對視一眼。
  “那個家伙不管了?”
  “你想管?”
  “不想,羅里吧嗦,看到就煩。”
  “那就讓他去死吧。”
  三人紛紛跳入地洞,很快就追上老雷。
  地洞的寬敞讓大家很吃驚,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竟然不聲不響挖出這么深的地洞。哪怕是沙偶,能夠做到這個地步也是非常少見。
  石瑋忍不住嘀咕:“現在的沙偶已經強到這個地步嗎?”
  老雷聽到身后的嘀咕,忍不住怒斥:“閉嘴,少說話。”
  話音未落,一點寒光驟然從老雷腳下飛起,快若閃電,眨眼就快擊中老雷的咽喉,
  不好!有埋伏!
  老雷渾身汗毛根根直豎,腳下抽身急退,雙手交叉護住咽喉要害。
  眼看就要刺向咽喉的龍椎劍,突然劍身就像無骨蛇一折,倏地刺向老雷的胸膛。
  叮!
  一聲鐵石之音。
  艾輝感覺就像刺中一塊鐵錠,手中的龍椎劍沒入老雷胸膛兩寸,便再難刺入。
  老雷臉上通紅一片,硬擋這一劍,他體內氣血翻騰。
  艾輝沒有想到對方的肌膚堅硬如鐵,哪怕他修煉成【銅皮】,也絕對做不到這個地步。但是他的劍術進步極大,劍尖傳來的阻澀感,讓他下意識手腕輕抖。
  龍椎劍連續顫動,仿若毒蛇吐信。
  斜切。
  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艾輝閃電般完成連續八次斜切。沒有復雜的變化,只有精準、快速的出招,劍術造詣的提高,在這次的攻擊中體現的淋漓盡致。
  八次斜切的劍芒,重疊在一起,此時的龍椎劍,就像高速轉動的輪鋸。
  卡在肌肉里的龍椎劍陡然帶起一蓬血霧,老雷只覺的胸膛一熱,他胸前突然炸開一蓬血霧,模糊他的視野。
  老雷怒吼一聲,右腳猛地一踢。
  再次落空,對方就像幽靈一樣,明明距離自己如此之近。
  他的大腿驀地刺痛,再次被洞穿,他甚至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劍刺穿他的肌肉,一截一截的刺痛感。
  對方的劍的形狀很奇怪,是軟劍!
  老雷死死護住自己的腦袋和咽喉,只要這兩處沒有被刺中,他就不會有性命之憂。他按捺心中升起強烈的恐懼,不斷后退。
  身后同伴的怒斥和腳步聲距離他沒又多遠,很快形勢就會扭轉,占據人數優勢的他們,一定能夠干掉這個該死的雷霆劍輝!
  老雷內心在咆哮。
  胳膊護住腦袋,但是也遮擋他的視線,看不到龍椎劍就黑暗中潛行的毒蛇,沿著致命而危險的軌跡,悄然而至。
  劍身激起淡淡的劍芒,劍芒在不斷變得濃郁,劍身輕顫。
  當劍尖沒入之前胸膛傷口的時候,光芒攀升到巔峰的劍身猛地一顫,積蓄的力量順著顫抖的劍尖傾泄而出。
  【弦月】!
  一抹彎月在老雷的胸膛成形、突進、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