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56 消失

咚!p沉悶的爆音從老雷的胸膛內響起。p一道彎月,帶著一蓬血霧,從老雷的后背透體而出。身后沖過來支援的血修,來不及閃避,只能用手臂擋住要害。
  能夠從傷兵營的那場大廝殺中活下來,無不是兇狠之輩,受傷不僅沒有讓這名血修感到恐懼,反而激起他的兇性。
  悶哼一聲,此人不退反進。只見他身體詭異的彎曲,腳掌橫踏洞壁。
  快如鬼魅從老雷身邊掠過,人還未落地,另一只腿像折刀一樣彎起。
  他的動作極快,這番動作就在電光火石之間,之前的動作更是俏無聲息,但是當腿刀落下時,尖銳的風聲驟然籠罩整個地洞。
  噗!
  他的腿就像鋒利的斬刀,瞬間沒入地面,堅硬的巖石就像豆腐一樣。
  黑暗的地洞中,血修臉色大變。
  落空了!
  怎么可能?
  他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發起攻擊,而且他這一腿籠罩的范圍極廣,本以為十拿九穩,沒想到卻落空。
  艾輝在哪?
  難道艾輝從一擊得手就馬上后撤?
  忽然有什么東西直抵他后背,一股森然鋒銳的寒意,就像一根針一樣。他的身體一滯,眼睛卻猛地睜大,露出不能置信之色。
  他想到一種可能。
  艾輝不僅沒有后撤,反而主動貼近老雷,借助老雷的身體隱藏自己的身形。
  也就是說,艾輝在他身后!
  哪怕是敵對的雙方,他依然對艾輝的反應和機變贊嘆無比,但是心中也升起一股寒意。他和老雷不一樣,他知道艾輝的威名,但是他依然對他們充滿信心。因為他清楚自己實力是何等的突飛猛進,這種超乎想象的提升甚至在他看來違背常理,但是也給他極大的信心。
  哪怕對方是艾輝,他也覺得自己有一戰之力。
  但是到此時,他才真正體會到艾輝有多么可怕和危險。雙方的交鋒他們處于絕對的下風,完全落在艾輝的算計之中。
  如果艾輝知道對方瞬間就想清楚,一定會非常贊嘆。艾輝現在整個人的身體蜷縮,后背緊貼著老雷。
  鋒銳的元力切開血修后背的肌膚。血修甚至感覺不到疼痛,這是因為對方的劍芒過于鋒利。
  血修心中發狠,趁著痛疼還沒有蔓延,插入地面的那只腿驀地發力,他的后背猛地往后一靠。長劍貫穿他的身體,他的后背就像一面墻,拍向艾輝。
  艾輝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如此兇橫,不惜以傷換命。
  而就在此時,身后的血修,也拍馬殺到。
  這名血修的鐵拳上纏繞著紅色的血光,就像紅色的鉆頭,轟向艾輝。艾輝的神出鬼沒把對方幾乎嚇壞了,這一拳對方不敢有半點保留,全身的血光繚繞。威勢暴漲。
  對方看中地洞閃避空間有限,主動尋求硬碰硬的機會。
  只要硬碰硬,他們就能夠充分發揮出人數的優勢。
  艾輝眨眼間就陷入前后夾擊的危險處境,眼看避無可避,只見艾輝手中的龍椎劍陡然彎曲,就像一根被彎曲的彈簧,對方背脊后靠的力量,讓劍身幾乎彎曲到極致。
  但是有龍椎劍的緩沖,對方的后靠勢頭一滯。
  艾輝松開對龍椎劍的強制控制,彎曲到極致的龍椎劍就像松開的彈簧。陡然繃直,強大的力量陡然爆發,艾輝的身體被這股力量推得向后,借助這股力量。他緊貼著老雷胸膛的后背,猛地一顫。
  【魚拱背】!
  洶涌的元力和龍椎劍傳遞來的力量,就像兩道洪流匯聚形成的巨浪,狠狠拍在失去意識的老雷身上。
  砰,老雷的胸膛陡然內凹下去,緊接著身體就像被狂奔巨獸撞飛的巖石。劃出一道殘影,呼地朝后方砸去。
  身后的血修此刻撤去力量已經來不及,當下只有硬著頭皮,繼續一拳紅轟去。
  血光纏繞的拳頭和老雷結結實實碰撞。
  令人心驚肉跳的骨頭粉碎聲和沉悶的拳肉交加聲,在地洞回蕩。
  受傷的血修此時已經是肝膽俱寒,他們所有的攻勢就像全都在艾輝預料之中,所有的兇性就像被一盆冰水從頭澆下,他現在只想逃離。
  順著龍椎劍傳來的力量,他身體猛地向前一撲,想趁機逃離。
  他感覺插在自己后背的劍就像有齒的鋸子,拔出來每一分都劇痛無比,但是此刻他卻顧不上,只想早點逃離。
  他身體往前沖,眼看就要脫離劍身,那把鋸子一樣的骨頭劍,仿若突然活過來。
  這種感覺是如此強烈,他全身的寒毛陡然根根直樹。
  更加危險的警兆在他心中爆發,他有種預感,就好像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不!
  強烈的刺激,讓他完全拋棄所有的顧忌,他的身體亮起一道道明亮的血紋。每一道血紋銅錢大小,分布他全身各個部位,臉上、后頸、手臂等等,它們緩緩流動。如果艾輝此刻細數,便會發現,此人身上的血紋數量,不多不少,恰好九個。
  血紋亮起,他體內的血液沸騰,就像巖漿一樣變得明亮。體內的鮮血察覺到外地的入侵,它們就像怪物一樣蠕動,瘋狂涌向后背的龍椎劍。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做,他結出血紋沒有多久,但是此刻,這樣的反擊就像隱藏在身體深處的本能一樣。
  血修體內的血液流轉極快,如果能夠透視,便會發現這名血修體內此刻出現無數血絲,它們從身體各個角落,匯集在龍椎劍的劍尖。
  當血液碰到龍椎劍,一聲奇異的劍鳴驟然響起。
  嘶嘶如同血蛇吐信。
  龍椎劍很興奮,它聞到同類的氣息。
  而就在同時,艾輝手腕纏著的繃帶,末端就像蛇首一樣昂起,詭異地纏上劍柄。
  剛剛還嘶嘶劍鳴的龍椎劍聲音戛然而止,靈動妖異的龍椎劍,就像突然變成一根燒火棍。
  這番變故發生得極快,連艾輝都有些意外。
  繃帶!
  繃帶剛剛吸收了紅衣少女的那一滴鮮血,艾輝都沒有來得及仔細查看繃帶的變化。
  繃帶以前是血煉之物。能夠吞噬鮮血。
  血煉之物能夠吞噬鮮血這沒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但就是這個特點,繃帶已經救過艾輝好幾次。
  如果沒有繃帶,他早就在血災中一名嗚呼。
  對于繃帶吸收鮮血這一點。他一直都非常上心。經過他的留心觀察,繃帶對鮮血似乎也越來越挑剔。
  現在一般血獸的血液,繃帶沒有半點興趣。
  只有在遇到一些特殊血液的時候它才會有動作,比如紅衣少女那滴詭異無比的血液。
  艾輝沒有想到這次繃帶也動了,而且他能夠感受到。龍椎劍對繃帶的“畏懼”。沒錯,如果雙方都有生命,那就是畏懼。
  繃帶的這些特殊之處,無不彰顯它的不凡。
  忽然間,艾輝對繃帶充滿好奇,在修真時代,它的真貌是什么?
  可惜師娘也是偶然得到它,關于它的來歷也是一無所知。
  艾輝的這些心思轉動只是彈指一揮間,妖異的紅色沿著龍椎劍一閃而逝,沒入繃帶之中。繃帶就像捕獵成功。悄無聲息縮回去,自動在艾輝的手腕打結。
  倘若不是親眼所見,艾輝一定以為剛才那一幕自己是錯覺。
  龍椎劍重新回到艾輝的控制,劍尖和劍身傳來的觸感,讓艾輝心中一驚。
  前面這位血修沒有半點生命的氣息,血修身上明亮的血紋此刻一片灰敗。
  呼!
  身后的風聲逼近,艾輝輕巧一閃。
  全身如泥的老雷從他身邊飛過,艾輝還能看到他睜大的眼睛,似乎還殘留著一絲不敢置信。
  轉眼間兩名同伴就被艾輝干掉,身后的血修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他厲聲喝道:“石瑋!你還愣在那干嘛?”
  他話音未落,艾輝就像撲食的猛獸,沖到他面前。
  血修步步后退,拼命抵擋。
  艾輝的劍招頻率極快。就像狂風暴雨一般。沒有什么華麗的招式,全都一些看上去異常普通的劍招,但是在艾輝手上,這些劍招精準、快捷,威力不俗。
  龍椎劍在他手上活了一般,異常詭異。能夠隨意的彎曲,總是能夠從不可思議的角度刺出。更煩人的是七把小劍,就像危險的蜂群,再細微的破綻,都會被它們咬一口。
  轉眼間,血修全身就布滿了傷口,就像一個血人。
  “石瑋,救我……”
  血修話還沒有說完,龍椎劍詭異一折,從他雙臂之間的空隙鉆進去。
  噗!
  一蓬鮮血飛濺,血修的身體一僵,龍椎劍洞穿他的喉嚨。
  血修轟然倒地。
  石瑋渾身發抖,他沒有想到戰斗會如此一面倒。他喉嚨發干,結結巴巴道:“艾輝,我是被迫的,我不想和你為敵,你、你放過我吧……”
  艾輝對石瑋有些面善,平靜道:“我認識你,你是松間院的學員。”
  艾輝的平靜讓石瑋有些放松,他的語氣也變得流利了許多:“太好了,我還怕你不認識我。看在同窗的份上,放我走吧。”
  “如果你想活下來,除非投降。”艾輝目光平靜注視對方,沉聲道:“我會把你交給城主府。你不會死的,他們需要觀察你,而且你還有機會得到治療的藥物。”
  “不,我不投降……”
  石瑋眼中跳動兇狠和暴戾的氣息,他的表情掙扎。
  “那就你死我活。”艾輝長劍一震,緩緩朝石瑋走去。
  不斷逼近的艾輝給石瑋帶來強大的壓迫感,石瑋臉上的神情更加掙扎,恐懼和危險的光芒都在劇烈跳動。xh:.74.24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