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6 初勝

樓蘭站在臺下,臉上的面具看不出分毫,但是從他不自主握緊的拳頭,還是能看得出他的緊張。他確實非常緊張,戰斗他是門外漢,但是還是能看得出來,上面的局面異常的兇險微妙,稍有不慎,就會被擊倒。當臺上的艾輝,以一招不是很好看卻異常兇狠的貼身絞纏,把最后一名選手擊倒。早就無比緊張的樓蘭頓時一躍而起,舉臂高呼。
  艾輝帶著十萬塊的獎金和幾處淤青從臺上下來。
  “艾輝太厲害了!”樓蘭兩眼冒星星,對艾輝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從被制造出來之后,每天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買菜、打掃房間、學習邵師指定的知識,有時是醫療,有時是其他。
  他從來沒有打過架,第一次揮舞拳頭,還是揍艾輝那次。
  今天是他第一次現場觀摩戰斗,真是激烈啊,他都覺得自己快喘不過氣來。他都忘了自己是沙偶,不需要呼吸。令人窒息的氛圍,讓他目不轉睛,全神貫注。
  他的生活平靜無波,每天都是那些重復枯燥的工作。
  以前的時候他沒有覺得不好,直到今天,他忽然覺得自己的生活,缺少了一些什么。
  樓蘭的目光落在艾輝臉上。
  艾輝的臉上有好幾處淤青,看上去有些狼狽。然而艾輝卻渾不在意,他的目光堅毅,這讓他淤青帶傷的臉,透著一絲冷峻和剛強,仿佛沒有什么事情能夠阻擋他。艾輝的眼睛并非明亮得像星辰,而是內斂深邃,就像清晨太陽還沒有升起時的遠方天際,蒼青微光透著冷。
  樓蘭有些觸動,他在艾輝身上感受到不一樣的熱情。這是一種冰冷的熱情,沉默的熱情,對待黯淡生活從未放棄的熱情,在困境中孤獨前行的熱情。
  艾輝的安靜就像深沉漆黑的夜,在默默等待天明。
  樓蘭忽然明白自己缺少的什么,自己缺少的是對生活的熱情。自己的生活和命運已經被復刻好,自己是要遵循命令執行。
  樓蘭覺得自己的想法真沒厘頭。
  自己是沙偶,他提醒自己。
  艾輝注意到樓蘭的目光,以為他注意到自己的臉上的淤青,渾不在意:“沒事,都是小傷。這種皮外傷,都是看上去嚇人。”
  兩人朝外面走。
  “有本事別走!我們再來一局!”
  身后有人大聲嚷叫,正是艾輝剛才最后擊敗的選手。對方臉上寫滿不服氣,沒錯,他一點都不服氣。他覺得自己之所以會輸,是自己太大意了。看看那家伙用的招式,丑陋得就像是街頭混混打假,輸給這樣的人,他當然覺得不服氣。
  樓蘭停下腳步,艾輝在一旁頭也不回道:“別理他。”
  “慫貨!懦夫!膽小鬼!”身后的那位選手氣急敗壞破口大罵。
  其他人也紛紛鼓噪起來,他們也覺得剛才輸得莫名其妙。
  “人家好不容易撞大運贏了一次,你不能指望人家每次運氣都好吧。”
  “快滾吧!”
  ……
  聽著身后罵聲,樓蘭很生氣,這些人怎么這樣,明明輸了還說出這么難聽的話,太不應該了!
  過了一會,樓蘭看艾輝依然沒什么反應,忍不住問:“艾輝,你不生氣嗎?要不要再去把他們揍一頓?”
  “有什么生氣的?”艾輝隨手從路邊拔了一根青草,咬在嘴里:“在蠻荒,他們已經死了。”
  樓蘭有些發愣,他很難描述自己聽到艾輝這句的感覺。輕描淡寫的話里,透著強大的自信,又有些蕭索的味道。
  樓蘭好奇地問:“艾輝去過蠻荒嗎?”
  “嗯。”艾輝嚼著嘴里的青草根:“在那來待了三年。”
  “好厲害!”樓蘭肅然起敬。
  蠻荒對樓蘭來說,是一個神秘而遙遠的地方。他從來沒有離開過松間城,對蠻荒的了解,全都是源自書本。但是他知道蠻荒很危險,所有講述蠻荒的書籍里,在這一點的描述都異常的統一。他不知道在蠻荒呆三年是什么樣的體驗,一定很厲害吧。
  艾輝好厲害!
  樓蘭現在對艾輝佩服得五體投地,他覺得這世界上,第一厲害的人是邵師,第二厲害的就是艾輝,唔,不對,兩個人的厲害不一樣,那就并列第一吧。
  “我們現在去哪?”樓蘭想到艾輝剛剛收獲的十萬塊現金,頓時有些開心。
  “下一家。”艾輝理所當然道。
  “下一家?難道還要繼續嗎?”樓蘭愣了一下。
  “這么好的機會。”艾輝不自主舔了舔嘴唇,瞇著眼睛,就像野獸瞄準了獵物,準備撲擊。
  不知道為什么,樓蘭看到艾輝這個表情,頓時心里有點發冷。果然是在蠻呆過的高手啊,連表情都這么有殺氣,蠻荒不知道是什么樣子,真是好奇啊。
  艾輝走入第二家道場,喧鬧的聲浪頓時把他們淹沒。
  盲戰作為一種新的賽制模式,它的流行也是有道理的。盲戰是一種全新的戰斗模式,對于大家來說都很陌生。它有著極大的偶然性,實力的界限在這里不是那么清晰。四宮強者被兩宮強者擊敗,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哪怕有著絕對實力,在盲戰的臺上,都需要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會陰溝里翻船。
  在盲戰的狀態,平時的經驗完全失去作用,大家手忙腳亂笑料百出。
  艾輝走進來的時候,臺上一位選手被對手抓住衣服,對手也不知道抓到的是什么,連忙用力。嗤啦,他的褲子瞬間被扯下來,露出白白胖胖的屁股。
  臺下轟然大笑,尖叫聲、口哨聲幾乎要把房頂掀翻。
  在這樣的環境下,艾輝的面無表情看上去異常的另類和扎眼。艾輝很認真的觀戰,臺上選手白花花的屁股,他就像沒有看到一樣。他的目光,在臺上選手之中掃過。
  每個人的臉上都戴著不透光的面具,但是更讓艾輝感興趣的是,竟然是兩人一組的團戰!
  要是胖子在這就好了,艾輝下意識地生出這樣的想法。
  他認真觀察了一會,不由暗自搖頭,臺上的選手之間沒有什么配合可言。
  要是胖子在就好了,艾輝忍不住第二次生出這樣的想法。如果他和胖子聯手,十拿九穩。
  他掃了一眼規則牌,必須要兩人為單位參加。
  換一家?艾輝有些不甘心,他的目光掃過身旁看得極為投入的樓蘭,心中一動。
  要不,讓樓蘭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