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59 艾輝的憤怒

城防被摧毀的巨響和地面轟隆震動,打斷院甲一號隊隊員們的休息。p醒目的信號立即引起他們的注意。p“城主府倉庫1p對松間城位置了如指掌的端木黃昏非常精準判斷出信號的位置。
  不用命令,所有人馬上行動起來。
  胖子拿起重盾,放下面甲。端木黃昏整理衣服,活動手指。姜維和桑芷君開始整理弓弦裝好箭囊。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院甲一號隊完成集結。
  “出發!目標,城主府倉庫!”
  院甲一號隊像潮水一樣沖出道場。
  當他們走上街道,立即被眼前潮水般的血獸嚇一跳。他們很快鎮定下來,開始朝城主府倉庫方向推進。
  他們的推進異常堅決。
  作為如今松間城最有戰斗力的小隊,他們就像一把鋒銳的尖刀。
  全副武裝的胖子扛著重盾,沖在最前面。其他近戰的隊員分列兩側,一旦胖子擋住血獸,他們就會像張開的剪刀,迅速從兩翼絞殺。端木黃昏在胖子身后半空掌控全場,變幻無窮的青花,不斷打斷血獸的攻擊節奏。
  而姜維和桑芷君領軍的遠程攻擊隊伍,要么阻擊其他血獸靠近,要么會合力擊殺被近戰多遠壓縮活動空間的血獸。
  “放!”
  姜維每一次命令,飛出的箭雨和光芒,都會讓血獸轟然倒地。遭遇強大的血獸,他們的合力攢射殺傷力驚人。
  他們對這一套戰法越來越熟悉,彼此間也越來越默契,就像高效的殺戮機器,所過之處,留下滿地的尸體。
  沿途的元修看到院甲一號隊的表現,士氣大振。
  院甲一號隊表現非常沉穩,沒有停留,異常堅決朝城主府倉庫方向推進。
  他們的表現自然吸引藏在暗處的血修注意。
  “果然不愧是院甲一號隊!”
  “要出手嗎?”
  “你想找死嗎?現在他們勢頭正盛,我們撞上去只會頭破血流。”
  “那我們就這么干看著?”
  “急什么?他們是人。會累會疲倦,血獸多得很,血獸就是我們的炮灰啊。讓它們好好消耗這些人的元力,等他們累了。元力消耗殆盡,就是我們收割的時候。”
  “好主意!”
  半空中的端木黃昏忽然回頭一瞥。
  潛藏在暗處的血修立即噤聲,過了一會,等他們再次小心探頭,院甲一號隊已經遠去。
  “那個是端木黃昏嗎?好厲害!”
  “他發現我們了!”
  剛才端木黃昏回頭那一瞥。頓時讓這些血修清醒過來,端木黃昏的實力給他們敲響了警鐘。
  “剛才有人潛藏暗處窺探我們。”
  端木黃昏忽然對姜維道。
  姜維心中一驚:“什么人?”
  “不知道。”端木黃昏冷冷道:“不管他們。早點到倉庫,哼,就知道那兩個家伙靠不住。”
  姜維已經習慣了端木黃昏滿臉驕傲的模樣,笑了笑點頭。
  院甲一號隊繼續朝城主府方向推進。
  倉庫門口,三位血修呈品字形包圍師雪漫。
  “沒想到我們能逮住這么一條大魚!投降吧,女神!我這人手重,要是不小心傷到你,我會心疼的。”為首的血修嘿然道。
  其他兩人也會意的輕笑,他們貪婪地看著師雪漫絕美的容顏。目光不時在她身上掃視。全身的鎧甲也掩蓋不了師雪漫惹火的身材,他們的目光中透著淫邪之意。
  以前在他們心中,師雪漫就是女神,凜然不可侵犯。但是現在他們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回頭,所有的邪念和內心的**,便再也無法遏制。
  為首的那人師雪漫有些眼熟,她的目光落在此人身上。他的身材魁梧,劍眉星目,算得上一表人才。身上的衣服已經十分殘破,但是師雪漫還是一眼就認出來。這是城主府護衛的護衛服。
  她想起此人的姓名,廖南,城主府的親衛,他們曾經并肩作戰過。實力不錯。人也很穩重,城主對其也非常看重,后來據說受傷。
  師雪漫的瞳孔一縮:“傷兵營?你們以前是傷兵營的傷兵?”
  “果然不愧是女神,別人都說胸大無腦,我看女神的胸很大,腦子也不錯哦。”另一名血修陰陽怪氣道。他長著一雙三角眼,眼珠子不停轉動。
  “你們成為血修了?”師雪漫心神劇震。
  “呵呵。”廖南輕笑一聲:“誰想死呢?茍活也是活。反正我也已經是孤家寡人,沒什么牽掛,成為一名偉大的血修,多好。”
  “你不恨血修?”師雪漫問。
  “恨有什么用?他們都死了。恨能讓我活下來嗎?”廖南又是一聲輕笑。
  “城防是你們破壞的?”
  廖南攤攤手:“既然是血修,就要干點血修該干的事。”
  師雪漫死死抓住云染天,指節捏得發白。
  “投降吧,你們沒有機會。”廖南面無表情:“如果你愿意加入我們,我相信大人會給你機會。”
  “道不同。”師雪漫吐出三個字。
  廖南滿臉遺憾:“你很快就會知道,很多結果會比死亡更可怕。”
  “和她廢話什么?想反抗就盡情反抗。”三角眼血修輕佻地吹了個口哨:“你可以叫大聲點,我會喜歡的!”
  他的話音未落,另一位血修一驚按捺不住,低吼一聲朝師雪漫撲去。此人身體就像一座鐵塔,渾身暴綻的肌肉,看上去充滿力量。
  張開的雙臂泛起血光,就像鐵鉗一樣朝師雪漫箍去。
  師雪漫似乎被對方這一撲威勢所攝,下意識地要往后退。鐵塔血修臉上表情變得更加猙獰,師雪漫略帶略帶驚慌,更是激發起他體內的某些獸性。
  一股燥熱從他體內升騰而起,他的身體不自主向前微傾,他恨不得馬上能夠把心中的女神抱在懷里狠狠蹂躪。
  就在此時,師雪漫眼中閃過一道凜冽的寒光,正欲后撤的腳掌突然往前一伸,閃電跨出一步。
  刷,她的身形突然從原地消失。
  一道殘影毫無征兆出現在鐵塔血修的眼前,更加駭人的卻是殘影中一點光芒。
  鐵塔血修先是臉色微變,但是旋即咧嘴大笑,也不閃躲,雙臂就像兩道血光,向師雪漫抱去。
  只要被他抱住,他有足夠的信心制住師雪漫!到那時,師雪漫就是他一個人獨享的獵物,為此受點傷他也覺得沒有任何關系,反正他的恢復力夠強。
  一道道血紋從體表浮現,全身血光大盛。血光之中蘊含強烈的金屬光澤,讓他看上去恍如銅澆鐵鑄。
  他充滿信心,他能夠感受到自己全身的肌肉比金屬更加堅硬。
  云染天毫無花巧刺中鐵塔血修的身體。
  地洞內。
  艾輝一步步逼近,死亡就像陰影一樣投射到石瑋身上。石瑋內心掙扎,艾輝臉上表情看不到任何波動,目光沒有半點感情。石瑋就感覺一個冰冷的殺戮機器,正在向他靠近,等待收割他的生命。
  壓迫感是如此強烈,他覺得自己現在被困在斷頭臺,那把大鍘刀正在緩緩被拉起,死亡的氣息是如此之近,下一刻就要宣判。
  他感覺自己快要崩潰。
  不,他不想死第二次!
  “我投降!”
  他大口喘著粗氣,不知不覺中渾身竟然已經被汗水濕透。這三個字說出口的時候,他渾身覺得無比的輕松,如釋重負。
  以后會是什么以后再說,最起碼現在是活下來了。
  劍擱在他的脖子上,刺激得他皮膚生出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不過讓他松一口氣的是,艾輝沒有殺他。
  “把你知道的消息說說。”
  艾輝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
  ……
  過了一會,艾輝終于問完了,石瑋松一口氣。艾輝問得非常細,而且根本給他半點思考的時間,只要他稍有猶豫,脖子上的劍便是一緊,有些問題還會反復地問。
  石瑋不敢玩什么花招,一五一十全都說了。
  說完之后,他就放松下來。
  現在他反而不擔心了,因為他覺得艾輝說得很有道理,自己活著能夠給他們帶來的好處更多,艾輝他們完全不需要殺了他。
  不過,自己得控制好情緒,體內不時翻騰的殺意,總是讓他不自主的想撲上去。
  懦弱和殺戮讓他異常矛盾,也讓他的立場搖擺不定。
  從艾輝手上逃出去?
  他覺得很難,艾輝讓他想起田寬大人,也許沒有田寬大人的實力那么強,但是一樣的令人絕望。田寬大人是他無法揣測的,但是艾輝為什么會這么厲害?
  他想不通這點。
  就在他有些出神的時候,脖子一涼,他的時間陷入一片黑暗。
  無頭尸體倒在血泊中,石瑋的腦袋骨碌滾到一旁,他的眼睛還沒有閉上,表情保留著生前的愕然。
  艾輝的身影沒入黑暗之中。
  過了一會,工匠頭領有些畏懼的聲音響起:“我還以為你真的不殺他……”
  “騙他的。”
  艾輝面無表情,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閃動森然寒光。
  他在詢問石瑋情報的時候,看上去很鎮定,但是心中極大的震撼。傷兵營的自相殘殺,留下的最后四十五名血修。當艾輝知道這一點的時候,已經決定不留活口。能夠成為四十五名幸存者之一,石瑋絕對不像他表現的那么無害。
  接下來的行動,又是如此重要,不能有一絲差池,艾輝不會冒這個風險。
  但是他心中依然燃燒著一團烈火,無比憤怒。
  一定要殺了田寬!xh:.126.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