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260 艾輝的憤怒

廖南沒有想到師雪漫會突然出手,當槍芒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他猝不及防。p師雪漫這一槍異常迅捷,奇快無比,一點幽芒劃出一道飄逸的光痕,在廖南的眼睛急劇放大。廖南的瞳孔驟然收縮,身形急退,手掌籠罩紅光,朝槍芒拍去。
  槍芒尖銳如錐,瞬間洞穿紅光。
  廖南悶哼一聲,速度暴增,帶著一抹殘影,忽然出現在數丈開外。
  他呆呆看著手掌心的血洞,聲音低沉:“為何如此?”
  “無論你怎么花言巧語,我們都是敵人。既然是敵人,何必廢話?”師雪漫清冷的聲音,就像清晨升起的霧氣,冷入骨髓。
  廖南反問:“只要是血修,你就不死不休?就不能破例?”
  “也許會。”清冷的聲音沒有任何波動,師雪漫毫不閃躲目光:“但不是你。”
  “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廖南神情恢復如常,眼中陡然閃過一抹血光:“既然是這樣,那就別怪我辣手摧花。”
  廖南向前踏出一步,身形陡然消失。
  師雪漫臉色微變,云染天槍尾一顫,陡然向上一跳。
  叮!
  空中火花迸濺。
  師雪漫只覺得一股大力從槍尾傳來,云染天幾欲脫手。她手掌用力,死死抓住云染天,身體借助這股力量滴溜溜一轉,槍尖再次刺向空處。
  叮!
  又是一道火花在空中綻放。
  師雪漫這次有所準備,身形只是微微一晃,腳下發力,身形電射,云染天又是一槍刺向空處。
  一道透明的漣漪出現在空中。
  廖南臉色微變,師雪漫的槍法看上去并比花哨繁復。但是槍尖會不自主吸引他的目光,他有種錯覺,周圍的空間在向槍尖坍塌,他的手掌就像破撲火的飛蛾,不自主拍向槍尖。
  叮!
  這一槍的力量。比前幾槍都重,廖南整個手臂都在發麻。
  果然不愧是師雪漫!
  廖南心中忍不住贊嘆,師雪漫的女神之名,并非只是她絕美的容顏。還有遠超同輩的實力。他之前曾經和院甲一號隊并肩戰斗過,見識過師雪漫的實力。但是那時的師雪漫,雖然實力強勁,但是遠沒有達到現在的地步。
  自己經歷一次死亡,才得到的力量。竟然還比不過師雪漫的進步,這就是所謂世家嗎?
  廖南心中充滿嫉妒,還有一絲憤怒。
  他怒吼一聲,周身血光流轉,手掌速度變得更快,漫天都是紅色的光芒,縹緲不定。
  師雪漫毫不慌張,她穩穩立在地上,槍的速度反而變慢下來。每一槍都是清晰異常,樸實無華。但是每一點槍芒,都會讓一大片的血光消失,失去掩護的手掌,結結實實和槍尖碰撞。
  每一次碰撞,廖南的身形都是一晃。
  師雪漫越打越順手,她感覺自己就像天空深處潛行的鯨魚,沒有絢爛的光華,旁觀者只會覺平靜的潛行,擁有無以倫比的威力。
  師雪漫若有所悟。
  座頭鯨是天空的霸主,它沒有天敵。縱橫天空,無物可擋。作為天空的霸主,絲毫不在意其他生物的想法,它只是安靜地潛行。
  以我為主……
  師雪漫眼中亮起一道異光。槍法變得愈發緩慢清晰。
  廖南的壓力陡然增加,他感覺自己就如同置身在可怖的漩渦之中,可怕的力量從四面八方向他擠壓。無論他手掌的攻擊角度如何,都會自動拍在槍尖上。槍尖傳來的力量,極為沉重,每一次都震得他手臂發麻。
  這是什么槍法?
  廖南忽然發現。師雪漫變得如此陌生,變得如此強大。
  他心神出現一絲顫動,周圍空間一顫,廖南臉色微變,暗呼不妙。雪白的云染天就像從云海中沖出的座頭鯨,沒有任何花巧,直挺挺朝他刺來。
  廖南周圍空間禁錮,他生出無法閃避之感。
  深吸一口氣,廖南的胸膛陡然凹下去,雙臂變粗了一圈,密密麻麻的血絲就像給他的手臂戴上一雙血網手套。
  吐氣開聲,雙掌緩緩推出。
  槍尖和雙掌相交,師雪漫身體一顫,廖南的手掌就像西瓜一樣陡然爆裂,詭異的是雙臂密布血網突然反卷,罩向師雪漫。
  廖南眼睛露出一絲得色,對于血修來說,只要不是受到致命之傷,沒有什么是不能恢復。那些擅長恢復的血修,甚至能夠當場恢復。
  廖南做不到這一點,但是他一點都不在意。
  只要血網罩住師雪漫,師雪漫就插翅難飛!
  從他覺醒成為血修之后,一些能力就像潛伏在體內的記憶,涌入他的腦海。他的鮮血和別人不一樣,非常特殊,能夠離體,吸收元修的元力。
  師雪漫看到罩向自己的血網,瞳孔驟然一縮。
  她的眼前突然浮現在地洞的時候,那些可怕而瘋狂的血絲,差點吞噬她。如果不是那個混蛋救了自己……
  莫名的情緒浮現在她心中,但是她很快克制住,眼中卻閃過一抹殺意。
  在同一個問題上跌倒兩次,可不是她的風格。
  只見云染天閃電后撤,師雪漫緊接著以非常奇怪的姿勢握住云染天,一只手抓住槍尾,另一只手抓住槍身,就像拿著竹竿,帶著旋轉往前一捅。
  砰!
  槍尖前端的空氣炸開,一道圓形的空氣盾在空中成形。
  啪,血網拍在空氣盾上,硬生生擋住。
  師雪漫趁機后撤,輕松破解。
  她一直在想如何破解類似的招式,想出這個辦法。類似的血絲,最可怕的地方是它們能夠吞噬和吸收元力。也就是說,元力對它們無效。
  既然元力無效,那就用其他辦法,師雪漫想到空氣盾。空氣盾的原理很簡單,利用壓縮空氣,形成空氣盾。空氣盾是一種使用廣泛的技巧,它的防護力不強,但是對付一些特殊的東西,比如毒煙毒霧。效果卻十分出色。
  血絲類的攻擊,本身的沖擊力不強,危險的是侵蝕元力,理論上非常適合空氣盾。
  實戰也證明。效果十分出色。
  廖南臉色大變,他沒想到自己的殺招,竟然被師雪漫如此輕易破解。他想不明白為什么,但是此刻也明白自己的處境非常危險,當下毫不猶豫咬破舌頭。化作一道血光,飛快朝遠處遁去。
  師雪漫沒有想到廖南如此果決,等她反應過來,廖南已經出現在數十丈開外,她追之不及。
  就在此時,一道雪白刀光突然從半路一處廢墟后橫斬而至。
  刀光來得極為突然,廖南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攔腰斬斷。
  他上半邊身體飛出幾米開外,才重重摔倒在地上。
  王貞從廢墟后走出來,面色肅穆來到還未斷氣的廖南面前:“投敵是死罪。不管是什么原因。你是我親衛,就由我行軍法。”
  說罷,一刀斬下廖南的頭顱。
  王貞朝師雪漫豎起大拇指:“好女娃!”
  師雪漫頓時有些不好意思:“韓師怎么樣?”
  王貞哈哈一笑:“去得及時,五名血修,被我和院長殺了四個,一個重傷逃走。守川也被我們護送到繡坊,院長守在那,我就趕回來了。”
  師雪漫這才注意到王貞左臂耷拉垂在腰間,她大吃一驚:“城主你的手?”
  “沒事,小傷。和以前比起來,啥都算不上。”王貞不以為意道,接著感慨道:“比不上你們年輕人了。現在你們這些年輕人,一個比一個厲害。以后天下是你們的。”
  師雪漫肅然起敬,城主說的以前,應該就是黎明血戰。
  “城主,血修多嗎?”師雪漫問。
  “不知道。”城主搖頭,語氣低沉,眼中難掩悲傷:“我去傷兵營看了。沒有活人。”
  師雪漫心神一顫。
  忽然,腳下地面一震,一股無形的元力波動攪動,過了大約兩分鐘,元力重新穩定下來。
  王貞露出喜色:“艾輝打下第一根金針!”
  師雪漫聞言,清冷的臉龐如冰雪化凍,流露出欣喜之色。
  端木黃昏等人此時也抵達倉庫,眾人看到師雪漫安然無恙,緊繃的神情放松下來。
  胖子四下張望,沒看到艾輝和樓蘭,不由問:“艾輝和樓蘭呢?”
  “他們剛剛釘入第一根金針,成功了。”師雪漫的語氣透著高興。
  其他人聞言,頓時興奮起來。金針總共九根,距離最后的成功還很早,但是第一步的成功對大家來說依然是好兆頭。金針釘入節點之后,就會和天地元力融為一體,血修無法破壞。
  艾輝樓蘭帶著工匠們也趕回來,工匠們臉上還殘留著興奮之色。
  “我們快釘入第二根金針吧!”有人喊道。
  “現在還不能。”工匠頭領解釋道:“我們要等第一個節點徹底穩定下來,才能夠激活第二個節點。”
  “要多長時間才能穩定?”艾輝問。
  “不會超過一天。”工匠頭領搖頭:“因為方案上兩根金針之間的間隔,不能超過一天。”
  大家興奮勁立即消去大半,對他們來說,時間多一點,就會多死一些人。
  “那就等。”艾輝沉聲道,接著對師雪漫沉聲道:“開始布置防線。”
  眾人的目光看著艾輝。
  艾輝面色凝重:“這么大的元力波動,血修一定會察覺。我懷疑,他們很有可能會沖擊倉庫。”
  在場每個人都知道,松間城的這場戰斗最慘烈的時刻,已經開始。
  接下來的時間,無論白天黑夜,甚至每一秒都會被鮮血浸透。
  艾輝看了一眼遠處,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剛才感覺好像有人暗中窺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