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更新替換在昨天第二個內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p艾輝非常謹慎,派人去察看了一下,沒有發現任何蹤跡。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時間理會這些暗中窺伺之輩。
  時間異常緊迫。
  艾輝一回歸,立即接管了院甲一號隊的指揮,以倉庫為中心,開始層層布防。
  在聽完艾輝關于血修的情報,氣氛陡然凝重。尤其是聽說整個傷兵營無一活口,倉庫一片死寂。
  死亡不可怕,松間城死了多少人?現在的幸存者連五分之一都不到,誰不是見慣生死。但是大家聽到這個消息,依然有些接受不了。
  傷兵營的傷兵,就大家曾經的同伴。他們戰斗負傷,只能等死,大家心中已經非常的愧疚難過。如今還經歷如此殘酷的折磨,彼此之間被逼著相互殘殺。
  田寬摧毀他們的身體之后,繼續摧毀他們的信念。
  院甲一號隊都是學員,無法想象那樣殘酷的畫面,大家的眼眶泛紅,當聽說有五個幸存者放棄活下來,悲傷再也無法抑制,許多人低聲抽泣。
  王貞仿佛一下子蒼老了許多,失魂落魄。
  雖然傷兵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卻是他親自下的命令,他的內心承受著巨大的折磨。在前線,沒有人會放棄自己的同伴,他當年腿斷,也是自己的戰友背他回來。
  處于對全局的考慮、出于取舍、沒有半點辦法等等,都無法說服他自己,都無法讓他心安理得。傷兵營發生的一切,給了他致命一擊。
  師雪漫臉蒼白如紙,她的身體在微微顫抖,眼睛罕見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從來沒想過這世間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事情。她不知道廖南說的茍活。是這樣的茍活。
  艾輝安靜地立著,他沒有安慰大家,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大家。
  一個月前,他們都是最普通的學員。天真無邪的少年。
  但是艾輝覺得自己要說點什么,不是因為其他,是因為時間緊急。
  世界總是這么殘酷,不會給你消化悲傷的時間。
  “我知道大家很難過,但是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我們沒有多少時間。”
  艾輝的聲音在一片死寂中異常清晰,一張張滿是淚水的臉龐抬起,滿臉茫然地看著艾輝。
  目光的中心,艾輝和往常一樣平靜,消瘦而棱角分明的臉龐,此刻看不出喜怒。
  “以城為布的計劃,整個松間城都知道,田寬他們一定會知道。剛才的元力波動動靜太大,隱瞞不了。田寬一定會破壞我們的計劃。”
  沒有半點起伏的聲音,就像在述說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聽上去有些刺耳,但是又有些令人心安。
  “田寬想要破壞以城為布的計劃,有兩個方法。一個是破壞金針,另一個是對師娘下手。”
  “沒錯。”
  說話的是王貞,他倔強挺直腰背,布滿風霜和皺紋的臉,他的臉色蒼白,但是他沒忘記自己的職責。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但是沉著有力:“田寬能依靠的是他的手下和血獸。他們會用血獸消耗我們的元力體力,血修最大的作用是渾水摸魚。我們不能給他們渾水摸魚的機會。”
  艾輝的目光落在城主身上。城主怒目圓睜,沉著有力,渾身散發著難以形容的氣勢,就像在發光。不知道為什么。艾輝想到干枯的老樹根,在獵獵燃燒。
  燃燒?
  艾輝若有所思。
  “倉庫不適合防守,換成城主府。我待會去把韓師和守川接過來。減少防守面。收攏幸存者。把街道讓給田寬。血獸雖然多,但是沒有組織性。血修的數量不多,他們肯定不會用來攻堅。他們的唯一機會,就是襲擊我們去釘入金針的時候。”
  王貞一口氣說下來。
  城主府距離倉庫只有三百米。搬運起來難度不大。倉庫的防御性比城主府還是差了許多,考慮到他們需要堅持到九根金針全都訂完,艾輝也覺得搬到城主府更好。
  “釘金針我們去。”師雪漫主動站出來。
  院甲一號隊是現在松間城最有戰斗力的小隊,責無旁貸。
  王貞看向艾輝,他知道艾輝的意見更重要。
  “好!”艾輝的回答,讓王貞很欣慰,也松一口氣。
  艾輝是一個很有主見,很有能力的年輕人,除了責任心差了點之外沒別的缺點,王貞有些遺憾。
  如果艾輝的責任心有師雪漫那么好該多好!
  “那就這么辦!”
  王貞一聲令下,大家紛紛開始行動。
  王貞走出倉庫,看了一眼天空,他心中暗自祈禱,郁副首能夠堅持更長的時間。
  天空一聲巨響,青色的光芒像暴風席卷天空。
  無數殘肢碎肉像雨點一樣掉下來,郁鳴秋身邊空無一物。
  郁鳴秋此刻滿臉亢奮,兩眼放光,不斷左顧右盼,尋找新的目標,但是他周身三百米范圍內,空無一物。
  “咦,沒了?就沒了?”郁鳴秋自言自語。
  他沒有壓低聲音,境界稍微好一點的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郁鳴秋滿臉意猶未盡,提著大弓,四下搜尋目標。他手上的弓古樸原始,三條拇指粗細的深青色樹枝,絞股彎成弓身,弓弦是碧綠的細藤,上面還長著幾片青翠欲滴的葉片。
  這把貌不驚人的木弓,卻有著一個大氣響亮的名字。
  【蒼穹】!
  三根樹枝和碧綠細藤,都是岱綱頓悟成就宗師時,抽芽生長之物。岱綱感悟宗師成功之時,天地元力受其感悟運轉,三根樹枝和細藤,蘊含著當時他對木元力的感悟,極為不凡。
  蒼穹甫一出世,便是天下聞名的天兵。
  附近的血禽就像驚弓之鳥,只要一看到他靠近,就慌忙扇動翅膀遠離。
  郁鳴秋背上的云翼已經有些殘缺。但是他渾不在意,四下轉了一圈,竟然沒有一只血禽敢與之對戰。
  他呆了一下,片刻后。肆意的狂笑響徹松間城的天空。
  “帥者不可敵!”
  “這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一夫當關,萬鳥莫開!”
  言語間的輕蔑和張狂,就像風暴一樣在松間城的上空炸開。
  還在苦苦支撐的元修士氣大振。
  守在繡坊的院長滿臉驚嘆,他被郁鳴秋強悍至極的戰斗震住。
  果然不愧是十三部最年輕的副部首,實力真是深不可測。
  但是聽到郁鳴秋的狂放之言。學識淵博的院長愣了一下,他有些不確定問明秀:“帥者不可敵,說得真好……他說的是將才帥才的帥吧?”
  明秀蒼白的臉色露出一絲笑意,認真道:“是帥哥的帥。”
  院長:“……”
  明秀看著天空中恍如戰神的郁鳴秋,眼中浮現一抹暖色。小的時候,哥哥學習非常刻苦,平時沒有時間陪她玩,都是小秋哥陪她玩,帶她上山抓鳥,下河摸魚。
  這么多年過去了。小秋哥還是老樣子,真好。
  她有些出神。
  不知為何,她忽然想起李維,目光黯淡下去。
  此刻地面還有一個女人,在角落里注視天空的郁鳴秋。
  紅衣少女幾次都想出手,但是都有些猶豫。郁鳴秋看上去很狼狽,這種強度的戰斗,消耗非常大,他能堅持這么長的時間,紅衣少女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按理說。郁鳴秋一定已經是強弩之末。
  但是紅衣少女還是有些忌憚,和其他人不一樣,郁鳴秋的師傅,是天下最強的木系宗師之一。她對元修的了解非常深。知道宗師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郁鳴秋肯定會有幾招保命絕招,而且看郁鳴秋這樣,明顯是打瘋了。對打瘋了的人是不可理喻的,倘若他抱著玉石俱焚的心思,自己就要陪葬。
  她自己身上的傷也不輕。
  而且,她現在有了新的目標。那就是艾輝。
  地洞中迫不得已用出【木靈之血】,她異常肉痛。然而當她看到師雪漫時,大吃一驚,師雪漫怎么還活著?
  木靈之血侵蝕入體,人就會迅速變成一棵樹木,瘋狂生長。
  她沒有想到木靈之血會失敗,而當她看到艾輝的時候,心神更是震動,因為她在艾輝身上感受到木靈之血的氣息。
  她立即意識到,艾輝是關鍵。
  這個發現讓她精神振奮,她對艾輝的興趣比師雪漫大得多。這已經不是艾輝第一次化解血毒,似乎艾輝對血靈力非常熟悉,身上有著許多秘密。
  最大的可能就是艾輝身上有什么血煉的寶物,這個想法讓紅衣少女大為心動。
  修真世界遺留下來的血煉法寶是現在保存最好的法寶,但是她們的血靈力和真正的靈力還是有點區別,許多血煉法寶都沒辦法使用。而且古代的血煉,比紅衣少女她們的血煉要深奧得多,很多東西她都不懂。
  想找到一件自己能夠用的法寶,是非常不容意的事情。
  但是艾輝太警覺,似乎察覺到她的窺伺。紅衣少女有些驚訝,這個家伙總是能給自己帶來驚喜。
  為了避免引起艾輝的注意,她當場便撤出來。
  她決定先去看看艾輝剛才做的什么,剛才地洞的元力波動,非常奇怪。她還看到了好幾位血修,都是剛剛覺醒沒多久的血修,還沒有學習法訣,只能靠本能戰斗。
  松間城隱藏了一位她的競爭對手。
  她沒有與對方見面,反而隱藏得更深,競爭對手的危險性,一點不比元修差。尤其是自己的這位競爭對手,還占據上風的時候,更加危險。
  她想了一下,決定去剛才產生元力波動的地方去看看,這些家伙到底想干嘛。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xh.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