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62 帥者不可敵

紅衣少女聽完嚴海結結巴巴的敘述,才把松間城的事情理順。p“以城為布,松間城竟然有這樣的高人,真是沒想到。我還以為這是小地方,現在看來是我自己太輕敵。松間城藏龍臥虎,以城為布,雷霆劍輝,院甲一號隊,王守川韓玉芩,全都出現在這么一個小城,很厲害哦。”
  “是啊是啊。”嚴海頭點得像小雞啄米,他從最初的恐懼中回過神來,發現紅衣少女好像沒有干掉他的意思,腦子立馬活絡起來,諂媚道:“小姐真是目光如炬。這些東西能夠成功的話,說不定松間城能在歷史上留名。不過,有我們在,他們就沒機會了哈哈哈!”
  紅衣少女瞥了嚴海一眼:“你倒是信心十足。”
  “有小姐您和田寬大人在,我們這些血修,就有底氣了。”嚴海的馬屁就像不要錢一樣扔過來。
  “田寬?”紅衣少女冷笑一聲:“他的境界就到這了。”
  嚴海心中一顫,怯懦問:“小姐這話……”
  “你不懂。”紅衣少女哼了一聲:“田寬之前走的都是強化自己的路數,不假外力。他這條路異常艱險,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的深淵,只能死中求生。他為何能夠熬過這么多輪的神煉?因為他的神心堅定,舍生忘死,才能夠披堅執銳,一路向前,才能有今天的實力。但是這次受傷,他的神心動搖,銳氣已失,想再有大成就,絕無可能。”
  嚴海聽得心里拔涼拔涼,弱弱道:“有那么嚴重嗎?田寬大人的實力,深不可測。完全看不出來……”
  神煉就是血煉,血修們覺得“血”字邪氣太重,不夠大氣,便稱之為“神煉”。隨著血修的數量在增加,以前這ie不引人注意的細節,也慢慢被大家注意。
  就連“神修”的稱呼。都開始慢慢有些流行。
  “就憑你的實力也想看出來?”紅衣少女不客氣道:“神煉之路,是何等艱險。元修之路雖然進展緩慢,變化有限,但是安全容易修煉,不容易出意外。但是神煉之路,卻好比攀≧≧,登陡峭山崖,風景無雙,但是危險重重。你以為神這個字,是大家往臉上貼金。殊不知。其中另有玄機。”
  嚴海豎起耳朵,聽得極為仔細,他知道機會難得。
  “何謂神?超脫生死、與天地永恒者為神!這一點,我們和元修并無區別,他們以自身為小天地,走到極致,與天地同源同生,永恒不滅。說到底。走的是以前修真大派的路數。但是我們不一樣,我們游走在生死之間。生死一體。同源同生,首尾相連,何等深奧莫測。在生死之間游走,就像萬丈懸崖上走鋼絲,腳下是無底深淵。想有所成就,必須神心堅定。不能有絲毫猶豫,否則,必然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嚴海聽得有些心驚肉跳,強自笑道:“那豈不是不能犯錯?”
  “神也會犯錯。”紅衣少女悠悠道:“犯錯不要緊,只要神心堅定。則必有生機。先死后生,一夜成神,是我們神修獨有。比起我們,元修的修煉就要笨多了。”
  “那為什么我們還不是他們的對手?”嚴海下意識地問。
  從紅衣少女口中,他得知自己的同伴全都已經戰死,他幾乎不敢相信。他能夠感受到自己成為血修之后,哦,神修之后,他的實力進步有多大。老雷他們的實力比他更強,否則的話,也絕對不敢那么對他。
  但是四個人,全都死了。
  “你們?”紅衣少女笑吟吟:“你們雖然生成神紋,成為神修。但是一沒有修煉過神訣,二沒有合手的武器。如果這樣也能夠打敗雷霆劍輝,那他也就不足為懼。”
  嚴海聽到出手的是雷霆劍輝,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他所有的疑惑全都消失一空。艾輝出手,那就沒什么奇怪的了。
  長街之戰,對嚴海的震撼是無以倫比的。
  嚴海心中慶幸無比,還好老雷那一踹,讓自己逃過一劫。
  “艾輝的事情,你知道多少?”紅衣少女忽然問。
  “知道的不多。”嚴海弱弱道。
  “都說說。”紅衣少女的聲音很好聽,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
  “是。”嚴海老老實實,不敢有絲毫隱瞞,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說一遍。
  城主府,戰斗很激烈。
  艾輝和師雪漫正在圍攻一頭血猿,這只血猿赫然是上次天坑的火焰猿。它上次在松間城吃了虧,好不容易逃得性命,本來不敢來松間城,但是松間城的城防被毀,元修的氣息誘惑,它還是沒有按捺住,再次來到松間城。
  上次有城主和院長出手,但是此刻,他們無人庇護。
  艾輝、師雪漫和端木黃昏沖上去,其他人在阻擊其他的血獸。
  比起上次遠觀,如今直面火焰猿,艾輝更加深刻感受到火焰猿的強大。
  砰!
  艾輝手上的龍椎劍和火焰猿的手掌相交,在接觸的瞬間,龍椎劍突然彎曲,就像被壓彎的彈簧。嗤嗤嗤,七把小劍交錯相織,帶起一片雷網,朝火焰猿面部****而去。
  火焰猿對雷電有些畏懼,另一只手掌擋住面部。
  叮叮叮,密集的撞擊聲,閃電在火焰猿手掌上游走。火焰猿手掌麻木,它神色間更加忌憚。
  艾輝順著龍椎劍傳來的力量,彈飛出去。身半空中,艾輝感覺右臂發麻,火焰猿的力量驚人,而且他確定了一件事。
  火焰對他有壓制作用。
  火克金么?
  在基礎課中,五行相生相克,是最基本的常識,也是五行最美妙的變化。在以前的戰斗中,相生相克并不明顯,隨著艾輝的境界提升,身體元力化程度的提高,艾輝的金之屬性愈發突出,生和克的效應變得明顯起來。等他踏入外元之境,身體的金之屬性更強,生克效應也會變得更加突出。
  世界萬物都有其弱點和天敵。
  艾輝并不奇怪,他在思考如何應對。
  火焰猿目中兇光一閃,剛想追上去,一道槍芒直刺它咽喉。它不得不硬生生剎住身形,一拳轟向槍芒。
  咚!
  一聲悶響,巨大的聲音響徹全場。
  火焰猿身形一滯,師雪漫后退幾步,雙發都在重新打量對方。
  火焰猿瞪大眼睛,它有些不明白眼前這個嬌小的身體,怎么會蘊含如此強大的力量。但是它更在意的是對方身上它最討厭的氣息,水的氣息。
  就像火克金,而能夠克制水的,恰恰是水。
  面臨一個力量比它不遜色,屬性卻能克制它的怪物,火焰猿異常忌憚。
  師雪漫十分沉著,她的眼睛微微閃亮,就像清晨的星星。剛才那一擊碰撞,讓她信心大增。她的力量幾乎每天都在增長,血晶給她帶來的好處似乎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她就像手中的云染天,極具欺騙性,嬌小的身體蘊含著恐怖的力量。偶爾她也會擔心,這樣的變化是不是好事。
  哪有姑娘家光長力氣的?腿變粗了怎么辦?胳膊變粗了怎么辦?
  當然,這只是偶爾的想法,每天都在戰斗,每天都在拼命,沒有時間去想這些。
  從剛才那一擊,她忽然意識到自己的進步。
  廖南那一戰,她開始逐漸找到自己的戰斗方式。同一部槍法,在不同的人手上,風格迥異。從很小的時候,她就知道人總是要找到屬于自己的戰斗方式,就像人要找到屬于自己的道路一樣。
  她覺得自己開始找到自己的路了。
  但她的眼睛更加明亮,她看到火焰猿眼中的忌憚。
  她踏出一步,手中的云染天樸實無華一槍刺出,凝實的槍芒沒有絢爛的光芒,只有一往無前的氣勢。
  火焰猿怒吼一聲,一拳轟出,籠罩拳頭獵獵火焰拖出長長的火尾。
  咚!
  比剛才更加震撼的巨響,師雪漫比剛才退得更遠,她的手臂發麻,但是她的眼睛亮度又提升了一分。
  一滴鮮血,從火焰猿的拳頭滲出,眼看它就要滴落,血液騰化作一縷火焰。籠罩在拳頭的火焰,顏色變深,熾烈的高溫,把火焰猿腳下的地面燒得通紅。
  所有人都被剛才的碰撞驚得呆住。
  師雪漫的身材曼妙,哪怕身披鎧甲,也無法掩飾她完美的身形。無論從哪個角度,師雪漫都和強壯扯不上半點關系,她身上只有女性的柔美,雖然她的柔美有點清冷。
  可是……剛才他們看到了什么?
  艾輝也張大嘴巴,目瞪口呆。剛才和火焰猿過了一招,火焰猿的力量之強,讓艾輝這個練成銅皮的家伙,都感到有些吃不消。
  鐵妞卻可以硬碰硬。
  硬!碰!硬!
  真是活久見鬼……
  艾輝震撼得失語,別看他平時鐵妞鐵妞的叫,但是從來沒想過人家一個嬌滴滴的姑娘,會是一個蠻力怪物。能夠和火焰猿硬碰硬,不是蠻力怪物是什么?
  人家是元食管飽元湯漱口的世家小姐好嗎?
  人家是把無數男人迷得神魂顛倒的天才女神好嗎?
  人家修煉的是玄奧莫測變化無窮的絕學好嗎?
  為什么要和我們只有一身蠻力的苦哈哈搶飯吃?
  世界真是太殘酷了!
  艾輝同情地朝胖子瞥了一眼。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