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64 所謂道路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p艾輝看著始終在暗中觀察火焰猿。
  哪怕現在,也沒有誰敢說自己對血獸有多了解,包括艾輝在內。不同的血獸,能力和特點都不相同。只有通過觀察,才能夠找到它們的弱點。
  師雪漫和火焰猿激戰正酣,也給了艾輝觀察的機會。
  火焰猿的強大是毋庸置疑。
  六米高的身體,給它帶來驚人的力量,它的動作并未因此變得笨拙,而是更加靈巧。泛著金屬光澤的毛發,刀劍難傷。雖然它看上去異常的暴躁,但是不時轉動的眼睛,透露出它的狡黠。
  從這些方面來看,火焰猿幾乎沒有什么缺陷。在蠻荒,這類荒獸最為難纏,是大家都不想遇到的目標。
  但是艾輝深知這世界上不存在沒有弱點的荒獸中國大妞闖紐約(gl)。
  他仔細觀察火焰猿的每個動作、身體的變化。師雪漫的攻擊勢大力沉,沒有躲閃的空間,雙方都是硬碰硬,加上屬性克制的因素,火焰猿應付師雪漫同樣不是容易的事情,需要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之下的火焰猿,讓艾輝看到更多的細節。
  尤其是血紋。
  火焰形的火焰紋,被濃密粗硬的毛發覆蓋,非常難以辨認。
  血獸的不斷進階,身體也變得更加出色,這種出色并非簡單的力量變強之類,而是它們身體的弱點會變得更少。比如血紋,低階血獸的血紋非常清晰,等階提升之后。血紋就會變暗,沒那么顯眼。而到火焰猿這種程度,血紋會生長在毛發下面。更加難以辨認,而且毛發還能夠提供一部分的防御。
  好在火焰猿的血紋還能夠辨認。艾輝的目光銳利,雖然不如劍胎狀態,但還是能夠捕捉到許多的細節。
  艾輝注意到一個奇異的現象,火焰猿身上的血紋,可以微微擴張和收縮,就像在呼吸一樣。
  每當血紋出現這樣的異狀,火焰猿全身的火焰就要濃烈許多。
  關于血紋,官方并沒有給出什么說明。但是大家私底下有不少討論。大家天天和血獸戰斗,有更加直觀的體會。
  現在比較主流的看法是,血紋是血獸力量之源。
  這一點和囚徒老人的猜測非常吻合,老頭認為,血紋是血獸的弱點所在。
  火焰猿的表現也印證了這些猜測,但是光靠這些還不夠。端木黃昏的青花藤蔓嘗試攻擊過火焰猿的血紋,但是效果寥寥,火焰猿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血紋受到攻擊。
  艾輝注意到一個容易被忽略的細節。
  血紋的呼吸并非是同時進行,而是錯落有致,按照某種規律。艾輝仔細觀察了一會。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比如火焰猿的血紋,第一個亮起的必然是靠近心臟的那處血紋。
  艾輝心中一動,火焰猿血紋收縮的規律。讓他想起了元力修煉中的周天運轉。倘若把血紋換成元力宮,這不就是周天運轉嗎?
  難道火焰猿體內也有著某種周天運轉?
  艾輝立即精神一振,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靈力的運轉,同樣需要經脈,同樣需要周天運轉。當今五府八宮的周天運轉,還是脫胎于修真時代的周天運轉。
  不同的是修真時代的周天運轉更加的復雜精細。
  艾輝當然相信血獸的周天運轉不會太復雜,他覺得血修的周天運轉都不會那么復雜。經脈需要從小修煉,慢慢拓展,絕非一夜可以形成。艾輝遭遇的幾位血修。都是傷兵,哪有時間去學習那些復雜的周天運轉。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艾輝腦海中浮現一個大膽的想法。神之血會不會借鑒五行天的五府八宮體系?
  他第一反應是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點無厘頭,但是轉念一想。卻覺得這并非不可能。五府八宮的周天運轉,有個最大的優勢,那就是簡單。
  艾輝索性按照自己這個無厘頭的想法來推測,把血紋想象成元力宮,那火焰猿身上就相當于九個元力宮。
  那它的運轉路線,應該是從胸口心臟,到左腹部,轉向背上,再到右膝蓋……
  “刺它右膝蓋網配之我們結婚了!”艾輝忽然道。
  師雪漫的動作一滯,慢了一拍。她沒有想到艾輝會突然開口,當她反應過來,已經慢了一拍。
  但是她的眼睛亮起,屏住呼吸,準備下一輪攻擊。
  她對艾輝充滿信心。
  那個混賬的為人雖然糟糕了點,但是他既然開口,那一定有所發現。
  讓師雪漫意外的是,連續幾輪攻擊,艾輝有沒有開口。她硬抗火焰猿,本來勢均力敵,但是她的分神,讓她立即被壓制。
  火焰猿異常敏銳,它立即察覺師雪漫的分神,突然暴起。只見火焰猿怒吼一聲,雙拳合握,背上血紋變亮,火焰噴涌而出,化作一道火翼!
  怒吼尚未消散,火焰猿速度陡增,猶如一道火影,朝師雪漫撲去。
  一直沒有什么作為的端木黃昏眼中閃過一道凜冽的光芒,鮮花般綻放的十指,瞬間完成。
  【青花·歲月鎖】!
  無數青花藤蔓突然從地底鉆出來,就像一道青色的洪流沖破地面,瞬間把背負火翼的火焰猿吞噬。
  高大的青色牢籠聳立。
  歲月鎖來得太突然,沒有半點預兆,憑空出現在場內。
  轟!
  洶涌的火焰,從歲月鎖中流淌出來,就像火油一樣。
  青花牢籠轉眼間火焰沖天而起,就像一個干透的草堆被點燃。端木黃昏沒有繼續出手,他對付火焰猿沒有優勢,他出手的目的已經實現。
  一個渾身火焰繚繞的巨大身影,緩緩從大火中走出來。
  龐大的身體,充滿壓迫感。緩緩前行,殺氣沖天。
  師雪漫夷然不懼,她的神色沉穩。哪怕此時的火焰猿看上去如此駭人,但是扎著馬尾的少女。臉上沒有半點退縮。
  緊握槍身,上半身微微伏低,就像準備撲擊的獵豹。
  艾輝的眼睛越來越明亮。
  火焰猿的膝蓋微微蹲下,漫天火焰一窒,它猛地朝師雪漫撲去。耀眼的火光,陡然炸開。
  “右膝蓋!”
  艾輝的聲音不大,但是在漫天炸開的火焰中和低沉的呼嘯聲中,異常清晰。
  師雪漫的眼睛微微一亮。但是下一刻,卻是微微瞇起。漫天炸開的火光,幾乎占據她所有的視野。緊接著她眼前一暗,一個小山似的身影,就像烏云一樣籠罩天空。
  火焰猿這次撲擊的速度,比之前更快!
  這次她沒有任何遲疑,沒有任何退縮,出槍異常堅決,云染天就像無聲潛行而至的鯨魚。
  洶涌而霸道的火光,和一道凝聚的白色槍芒。狠狠碰撞。
  所有關注這次碰撞的人都下意識瞇起眼睛,準備應付接踵而至的爆炸或者震蕩。兩道如此驚人的力量碰撞,聲勢一定異常驚人。
  砰!
  仿佛雞蛋殼破碎的聲音綜恐:這狗啃的人生。
  白色槍芒洞穿洶涌霸道的火焰。一蓬鮮血噴涌而出,還沒有來得消散,就被火焰吞噬。
  大家被眼前這一幕看到呆住。
  本來以為龍爭虎斗的碰撞,竟然出現這樣的場面。
  身體失去平衡的火焰猿重重砸在地上,無數碎石和火焰迸濺,火焰猿的右腿,膝蓋和膝蓋以下都消失不見。
  火焰猿身體的火焰黯淡,在碎石間翻滾嗎,哀嚎不斷。看上去異常凄慘,和它剛才霸氣無雙的場面。判若兩猿。
  這番兔起鶻落的變化,再次把大家看得呆住。
  變化也太快了吧!
  端木黃昏看了一眼艾輝。目光更加狂熱。剛才師雪漫那一槍,他也沒有看明白,也不明白為什么會是右膝蓋,火焰猿會什么前后差距會這么大?
  無數疑問在他心中盤旋,但是很快,這些疑問統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
  ——果然不愧是我要追趕的人啊!
  遠處觀戰的嚴海,此時也是滿臉驚駭:“小姐,這是怎么回事?”
  過了半天,他也沒有聽到小姐的聲音,他下意識轉過臉望去,他愣住了。
  小姐的臉上滿臉無法置信,臉色蒼白,那表情就像大白天見鬼一樣,充滿震驚和不可思議,還有一絲恐懼。
  “小姐……”
  嚴海呆呆喃道。
  艾輝走到火焰猿面前,仔細察看。
  火焰猿在地上翻滾哀嚎,像是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師雪漫此時也從戰斗狀態回過神來,她看到火焰猿痛苦的模樣,嚇一跳。等她仔細看,才明白過來,她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火焰猿之所以會這么痛苦,是因為它身上繚繞的火焰,正在不斷灼燒它的身體。
  它全身的火焰徹底失去控制,之前屬于它的力量,如今成為它的催命符。
  洶涌的火焰火勢小了很多,但是火焰的顏色也變成幽藍,更加可怕。火焰猿的血肉,就像蠟燭一樣融化、燃燒、消失。
  轉眼間,地上只剩下一具森森骨架,和幾顆血晶。
  師雪漫沒有動手,只是眼睜睜看著艾輝撿起血晶,然后敲擊火焰猿的骸骨。啪,骸骨化作飛灰,剛才的火焰霸道無比,骨頭早已經燒成灰。
  艾輝在一堆灰里面,摸出來三塊沒燒化的骨頭。三塊骨頭的形狀都不規則,通紅,就像還未徹底冷卻的巖漿一樣。
  拿在手上,非常燙。
  艾輝有些不爽,怎么戰利品都是胖子用的東西?上次熔巖蜘蛛也是!
  師雪漫滿肚子的疑問,剛想開口問艾輝,就在此時,忽然聽到樓蘭示警。
  “艾輝,小心!”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沖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