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7 他是我的沙偶

“樓蘭,要不要試試?”艾輝忽然扭過臉問道。“試試?”樓蘭語氣茫然:“試什么?”
  “上臺試試。”
  “上臺試……試?”樓蘭的眼睛陡然瞪大,音量拔高:“艾輝,你說的是我也上臺比試嗎?”
  始終表情淡定的艾輝,被樓蘭突然提高的音量嚇一跳,穩了穩心神:“是啊,這上面說需要兩個人一隊,才能參加。你要是不想……”
  “好啊。”樓蘭很干脆答應下來,但是又有點猶豫:“可是我沒有打過架,萬一輸了怎么辦?”
  “輸了就換一家。”艾輝理所當然道:“有輸有贏正常得很,就當給你練練手。”
  樓蘭聞言便放下心來。
  然而艾輝去報名,卻遇到道場方面的拒絕。
  “沙偶不行!沙偶又不是人,沙偶不是用眼睛看東西的,那不是作弊嗎?”
  艾輝無言以對。
  是的,沙偶不是人類,他們對環境的判斷,和人類的生理機制是完全不同的。有些沙偶嗅覺靈敏,有些沙偶能夠像蛇類一樣通過熱量感應到對方的位置,還有些沙偶能夠像蝙蝠一樣通過人類耳朵捕捉不到的聲波來判斷對方的位置。
  艾輝見過各種千奇百怪的沙偶,很多土修對沙偶的利用和改造,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雖然絕大多數的土修性格古怪孤僻,不討人喜歡,但是在戰場上,卻沒有人能夠忽視他們的存在。土修往往被視作最危險的家伙,有一半的原因,要歸功在沙偶身上。
  艾輝很想說,樓蘭肯定沒有這些功能,但是還是什么也沒有說。
  樓蘭是艾輝見過的最弱沙偶,在樓蘭身上看不到任何為了戰斗而存在的設計,他是最純粹的生活沙偶。
  艾輝看到樓蘭的眼眸光芒迅速黯淡下去,他拍拍樓蘭:“我們走。”
  走出道場,樓蘭低著頭,一言不發。
  艾輝能感受樓蘭情緒的低落,心中暗想,看來樓蘭對上臺戰斗充滿了期待嘛。但是樓蘭是沙偶,在這樣的盲戰中,優勢實在太明顯,道場肯定不會同意樓蘭上臺,除非……
  艾輝眼前一亮,他想到一個辦法。
  他的目光掃過周圍道場,目光落在其中一家,拔腿便走。
  “樓蘭,這邊。”
  艾輝帶著樓蘭走進另一家道場,他直接到報名處:“我要報名。”
  道場的工作人員看了一眼樓蘭。
  “他是我的沙偶。”艾輝補充道:“我是土修,我可以帶自己的沙偶參加嗎?”
  艾輝身后的樓蘭一愣。
  “土修啊,可以。”工作人員點點頭,他顯然不是第一次處理這樣的情況:“但是你的沙偶要封住各種感應手段,要隔絕心靈相通,所以需要插上霧魂草,如果草掉下來就要判你輸,你確定要參加?”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啊,艾輝心中微微得意。
  對土修來說,沙偶是他們戰斗力最重要的部分,一位失去自己沙偶的土修就和一只待宰的羔羊沒有什么區別。除非所有的盲戰都不允許土修參加,但是艾輝這不太可能,土修的群體可不少,道場怎么會忽視這么大的群體?道場一定會有一些壓制手段,來削弱沙偶在盲戰中的優勢。
  艾輝有想過道場的一些壓制手段,但是沒有想到道場的壓制手段這么狠。
  霧魂草是專門用來對付沙偶的一種材料,這是木修培育出的產物。廣泛用于陷阱和毒藥類,它并不是一種毒草,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干擾沙偶的各種感應手段。而對于沙偶來說,這也是他們最討厭的東西之一。
  尤其是低階的沙偶,受到霧魂草的影響很大,低階沙偶幾乎所有的感應手段都會受到壓制。感應手段沒有用,心靈相通隔絕,對于低階沙偶來說,幾乎就全都廢了,所以艾輝才覺得道場的手段很狠。
  樓蘭忽然開口:“沒問題。”
  “看上去閣下的沙偶很聰明啊。”工作人員有些意外,笑道:“聰明的沙偶很有優勢哦,那就祝你們好運了。”
  艾輝知道對方說得沒錯,當感應和指揮全都中斷,考驗的就是沙偶自己的判斷力,而聰明的沙偶在這個時候比較有優勢。
  真是難得,樓蘭也算有優勢了,艾輝嘿然。
  工作人員拿出一根翠綠的霧魂草,遞給樓蘭。艾輝第一次見到完整的霧魂草,長得有點像豆芽嘛。
  樓蘭把霧魂草插在頭上。
  艾輝有些忍俊不禁,樓蘭的腦袋本來就是沙子,現在插上霧魂草,就像是頭上長了一根豆芽,說不出的喜感。
  樓蘭注意到艾輝的表情有些古怪,有些疑惑:“插的位置不對嗎?”
  “很好。”艾輝輕咳一聲,點評道:“很精神!”
  報完名的兩人,在一旁等待下一場的開始。
  艾輝趁沒有開始,臨時抱佛腳向樓蘭灌輸他的經驗:“你上去的時候,什么都看不見,不要慌張。不要離開我太遠,這樣我就沒辦法支援你。遭遇到攻擊也不要慌,記得你是沙偶,可以變形。來,我們來約定一下示警的暗號,就用沙子摩擦的聲音,聲音不要太大,輕微一點,我能聽見。上臺之后,不要說話,那會暴露你的位置。一旦決定攻擊,不要猶豫,還記得那天晚上揍……和我陪練的那些訣竅嗎?要記住,一旦攻擊落空,馬上離開你當時的位置,最好的辦法是就地一滾,呃,你是沙偶,可以往地上一流……”
  “艾輝,不要把我形容得像小便,樓蘭是沙偶。”樓蘭不滿糾正道:“不是水偶。”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艾輝打著哈哈:“反正我會幫你,放松一點,菜鳥。人生第一場戰斗,從今天以后,你就是一位有戰斗經驗的沙偶了。你會記住這一天的,如果實在太痛,記得投降。”
  “樓蘭記住了。”樓蘭老老實實回答。
  “你們準備上場了。”工作人員喊道。
  “該我們了。”艾輝拍了拍樓蘭的肩膀,鼓舞士氣:“加油,熬湯寶!”
  樓蘭沒有注意到“熬湯寶”這個古怪的稱呼,他的語氣有些疑惑:“艾輝……”
  當當當,鐘聲敲響。
  艾輝立即如同變了一個人,目光頓時變得凌厲。
  他動作沉穩地戴上不透光的面具。
  *******************************************************
  PS: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