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70 落塵再現

田寬沒有放棄。p他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比當下更艱難的時刻,不知道經歷多少,眼前的挫折并不足以讓他感到絕望。p他手下的血修剩下十六名,其中有一半帶傷。
  血修的生命力比元修更加頑強,但這并不意味著受傷對其實力沒有影響。
  更致命的問題是士氣的低落,連續的挫敗,對這些傷兵營出身的血修來說,打擊巨大。逃跑的血修越來越多,他們不想成為田寬手上的炮灰。這批血修是從數千傷兵中精挑細選出來,他們對生存有著敏銳的直覺。
  他們很快察覺到田寬控制他們的手段中存在漏洞,并且利用這些漏洞逃離。
  同伴的逃離,對剩下血修的士氣,打擊更大。他們并無忠誠可言,只要有機會,他們會想法設法逃離田寬的控制。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田寬心里也納悶,進了松間城就像中邪一樣,什么都不順利。
  “大人,您的臉?”
  忽然,一名血修驚異不定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
  臉?臉怎么了?
  田寬下意思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臉,觸手濕漉漉的,他的手掌僵住。
  其他血修看向田寬,目光中充滿駭然。
  田寬的目光落到自己的手指,手指沾滿暗紅灰敗的血液,難聞的腐臭味鉆入他的鼻子。他的眼睛流露出恐懼,深深的恐懼,手指微微顫抖。
  不用看,他都知道自己此刻的臉頰,血紋會像干枯樹樁年輪,支離破碎,灰敗的暗紅血液從斷裂處滲出。
  斷紋!
  田寬大腦一片空白,傳說中的斷紋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
  他額皮膚迅速失水干枯,就像樹皮一樣變得蒼老,無數皺紋溝壑密布。滿頭黑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灰白。強壯的肌肉枯萎,挺直的背脊佝僂起來,眨眼的功夫,田寬老了幾十歲。
  親眼目睹此番變化的血修幾乎是連滾帶爬后退。他們充滿恐懼地看著田寬,就像在看一個怪物。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正因為此,他們心中的恐懼更加強烈。
  “斷紋死血,為什么?為什么斷紋死血?”
  蒼老干澀的聲音中充滿恐懼和驚惶。田寬的聲音就像換了一個人。
  恐懼,強烈的恐懼,占據田寬身心的每個角落,他就像陷入困境的野獸。
  斷紋是血修最害怕的事情,意味著修煉走入歧途,境界崩散,血紋開始斷裂。血紋是血修力量的源泉,一旦血紋開始斷裂,血液內的勃勃生機會逐漸消失,鮮紅的血液會變的灰暗。隨著血液中生機的消亡。最終血液會變成清水,那就是血修死亡之時。
  只有在修煉中出現極為嚴重的錯誤,才有可能出現血紋斷裂的情況。
  自己錯在哪里?
  田寬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完全不管那些四散逃離的血修。
  血修被田寬的變化嚇壞了,結成血紋給他們帶來了強大的力量,這是給他們最大的安慰。可是看到田寬的衰老,他們才明白,血修這條路不是他們想的那么容易,更加危險。
  元修的修煉速度雖然慢了一點,但是非常安全。不會出現如此可怕的情況。
  他們不知道田寬身上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卻是知道此刻田寬變得異常虛弱。
  幾名血修盯著田寬,眼睛里刻骨的仇恨閃動。
  活著的人沒有一個人會感激田寬,對田寬的仇恨。卻是每個人都有。
  但是田寬平日積威甚重,他們害怕田寬還留有什么后手,幾人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后退,見田寬渾若未覺,便轉身逃離。一頭扎進森林。
  生機在衰退,田寬仔細回憶自己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猛然驚醒。
  為什么自己會覺得進入松間城處處都不順利?因為從一開始,自己就選擇了一條錯誤的道路,借助外力的道路,自己從來沒有做過。看上去處處占得先機,處處都安排妥當,其實都可笑之極,看看那些逃離者眼中的仇恨,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
  從什么時候開始?
  從兵人部的那個家伙戰斗開始,自己受傷,心志動搖。再看到郁鳴秋重傷司徒鐘,大為驚恐。進入松間城,長街之戰給他帶來的震撼沖擊,讓他銳氣盡失。
  就這么步步后退,恐懼牢牢占據他的心,讓他變得猶豫。看上去他一切盡在把握,實際上嘗試借助外力,說明他已經失去對自己的信心。
  這就是心魔。
  心魔滋生,心志動搖,牽一發動全身。
  生死之變何等玄奧,血靈力悄然變化,平衡被打破,境界崩潰,血紋斷裂。
  原來自己從那時,心志便為之所奪,失去一往無前的氣勢。
  田寬的眸子變得清明,雙腿張開,左手撐地,伏腰前傾,猶如野獸。右手握拳扣指,反身至后背,在尾椎一敲。
  啪!
  一聲炒豆子的脆響,尾椎亮起一團血光。
  拳指沿著脊椎一節節往上敲,每敲一節,就會有一聲脆響,亮起一團血光。
  一連串爆響余音裊裊,連綿不斷的血光消散。
  田寬站起來,背脊重新挺直,臉上的皺紋消散不見,皮膚恢復平日水潤光滑,唯獨滿頭白發如雪。
  椎血是他保命之物。
  他是神衛,修煉的是身體。平日修煉之中,都會儲存一絲精血在椎骨之中,便是椎血。他只是作為不備之需,沒想到真的有用到的一天。
  他修煉這么久,熬過一輪輪血煉,只凝結出發絲粗細的一縷椎血。
  這縷椎血雖然數量稀少,但是強大無比,激發出來便迅速穩定他的情況。
  田寬輕聲嘆息,他以前以為自己是一個無所畏懼的人,現在才知道自己的怯懦。
  是壞事嗎?田寬覺得不是,相反,他覺得是好事。早點知道自己的怯懦,早點認清自己,又怎么是壞事?經歷斷紋,他的體會尤其深刻。
  也許這才是修煉的意義。
  更何況,他不是沒有機會。
  只要這場戰斗他勝利了,一舉破除心結。
  逆轉生死,絕處逢生,才是我輩所為。
  唯有勝利,才能說明一切。
  田寬忽然抬頭,松間城的元力波動變得異常激烈,就像沸水一般。
  艾輝他們在釘第九根金針。
  田寬在廢墟間緩緩而行。
  “第九根金針了。”紅衣少女喃喃。
  嚴海滿臉敬畏地看著小姐,這幾天他親眼目睹小姐的變化。小姐的氣質變得愈發縹緲,愈發難以琢磨,就像是高山深澗之中霧氣,隨時會隨風散去。
  小姐變得更強了。
  他沒有看到小姐修煉,卻能夠深刻感受到小姐的變化。他不知道里面的玄機,卻不自主聯想到前些天小姐和他說的那段話。
  秘密一定在那里面,他暗暗記在心中,自己不懂這些只不過因為自己的境界太低。
  “了不起。”
  紅衣少女滿臉贊嘆,她抬頭看著天空,元力波動之激烈,天空出現五顏六色的漣漪波紋,層層疊疊。
  仰臉看著天空的紅衣少女忽然道:“我們要走了。”
  “走?”嚴海滿臉茫然。
  “退出松間城。”紅衣少女收回目光:“整個松間城的元力都被激發,天空、地底、周圍草木,我們需要退遠一點,要不然會被卷入其中。”
  紅衣少女帶著嚴海悄然離開松間城,找到一個能夠俯瞰松間城的山峰,注視著松間城發生的一切。
  當第九根金針徹底釘入,松間城天空混亂的彩色波紋驟然化作一個斑斕的光之漩渦。斑斕的漩渦不斷融合、擴大,逐漸變得分明。
  金、木、水、火、土五行元力在松間城天空組成一個完美的五行環。
  異常的元力波動,讓天空的郁鳴秋空洞的眼睛恢復焦距。他的體力透支到極限,憑借一己之力鎮守松間城天空,他都不知道怎么堅持到現在。
  地面的戰斗沒有停止,天空的戰斗同樣沒有停止過,到最后他只是依靠本能在戰斗。
  終于熬過去了……
  他搖搖晃晃降落地面,落地的時候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地上,往后一倒,像爛泥一樣癱在地上。
  目光渙散地看著天空的五行環,他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
  累死累活的,也不知道有沒有額外補貼……
  你們要再搞砸了,那就是你們自己的事了,最帥之人要睡覺了……
  他的眼皮越來越沉重,黑暗就這么吞噬他。
  郁鳴秋凄慘的模樣把大家嚇一跳,但是隨即響起的呼嚕聲,讓所有人松一口氣。大家滿臉敬佩,郁鳴秋這些天的表現,贏得所有人的尊敬。如果沒有他鎮守天空,大家根本堅持不到現在,更別說釘金針了。
  天空的五行環穩定下來。
  那些兇狠的血獸,露出驚懼之色,紛紛掉頭逃跑。
  從天空望下去,紅色的潮水迅速向城外退去,那是狂奔的血獸。
  短暫的安靜之后,松間城響起一片歡呼。
  歡呼聲中,精疲力盡的艾輝一屁股坐在地上。
  九根金針,師父師娘,我完成了。
  他眼前浮現師父像孩子獻寶一樣和他說著以城為布方案的場面,不由咧嘴笑了。
  他身邊,隊員東倒西歪一片。院甲一號隊是戰斗最多任務最重的隊伍,能夠撐到現在,大家靠的完全是一口氣。此時他們的任務完成,這口氣散了,所有人都倒下。
  雖然他們精疲力盡,但是他們的目光依然眼巴巴望向繡坊。
  玉繡坊,靜室緊閉的大門緩緩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