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74 慘烈的結局

粗糙的水棺,盛滿淡黑色藥水,空氣彌漫著難聞的氣味。p平靜的水面忽然涌動,一張冷峻棱角分明的臉,緩緩向上浮,淡黑色的藥水從臉龐兩側滑過,就像一頭海底兇獸悄無聲息浮出海面。
  嘩啦。
  半身****的男子從水棺中坐了起來。
  “艾輝,感覺怎么樣?”
  樓蘭問道,眼睛的暗紅色光芒不斷閃動。
  “很糟糕。”
  懶洋洋的聲音,艾輝從藥水中站了起來。黑色的藥水,沿著他勻稱而線條分明的肌肉流淌而下,他的身體并不健壯,甚至有些消瘦,但是隨意的動作,細小卻棱角分明的肌肉蠕動,危險的氣息總是不經意地流露。
  濕漉漉的左邊胸膛上,一朵妖異的血色梅花,嬌艷欲滴。
  “有兩成半的元力被它吞噬。”
  艾輝走出水棺,從木架上拿起干凈的毛巾,擦拭身上的藥水,隨口道:“一千塊上輩子肯定是放高利貸的,這利息收得比我都狠。”
  “樓蘭相信傍晚同學肯定不會這么認為。”樓蘭一臉認真。
  正在穿衣服的艾輝哈哈一笑:“他這種沒人品的家伙沒有資格說三道四。我們的白眼狼最近怎么樣?”
  “從公開的消息來看,好像不是太好。”樓蘭接著補充了句:“最近關于傍晚同學的消息比較多。”
  艾輝頓時來了興趣:“挑幾條來聽聽。”
  樓蘭嘭地變成一排滾動的沙字。
  “翡翠公子流連青樓徹夜不歸!”
  “翡翠公子大醉酩酊!”
  “翡翠公子借酒消愁!”
  艾輝有些驚訝:“難道他又欠錢了?”
  樓蘭嘭地又變了一個字體,繼續滾動。
  “端木康:吾兒麒麟兒!”
  “岱綱:黃昏是天才,他的妻子需要配得上他。”
  “五行天:翡翠森和五行天同氣連枝,理應親上加親。”
  “神之血:新的時代,端木家需要能夠帶來新氣象的少主母。”
  “翡翠森:我們會慎重考慮。”
  艾輝忍不住笑出聲了,他腦海中浮現端木黃昏借酒消愁的模樣,滿臉幸災樂禍:“哈哈哈,自己投的胎。得認。”
  樓蘭嘭地變回來:“清夜來了。”
  蘇清夜走進道場,最醒目的是一棵消息樹,看上去挺古老的。每次看到這棵消息樹,他都忍不住撇嘴,夫子那么年輕,怎么品位那么老氣。
  這棵消息樹簡直就像是從古董堆里扒拉出來的殘次品。
  現在的消息樹多么炫酷,各種款式,自帶各色燈光,更能夠通話和看到影像。這種最古老的只能寫字的消息樹早就不知道淘汰了多少年。
  夫子真像個老頭子。
  肚子里腹誹的蘇清夜看到夫子,一個激靈。恭恭敬敬道:“夫子。”
  艾輝看了他一眼:“今天又沒課,怎么跑過來了?”
  蘇清夜興沖沖道:“夫子,龍興道場要在咱們這開分道場了。”
  “龍興道場?”艾輝搖頭:“沒有聽說過。”
  蘇清夜瞪大眼睛看著夫子,但是夫子臉上一臉平靜,不像是騙人的。蘇清夜提高音量:“夫子,你怎么連龍興道場都不知道?當今最大的道場之一啊!超過五十家分道場的超級大道場啊!”
  “是嗎?實在太厲害了!”艾輝揚了揚眉,一臉恍然大悟,但是演技實在太拙劣,看上去沒有半點誠意。
  蘇清夜有些惱怒:“夫子。你怎么可以這么沒有上進心?”
  “看起來你很閑。”艾輝不懷好意地看著蘇清夜:“今天陽光明媚,大好時光,說說,最適合干什么?”
  蘇清夜一觸及到夫子的目光就暗呼不妙。再聽到夫子的問話,頓時蔫了,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道:“修煉。”
  艾輝一臉贊賞:“說得太對了!”
  他轉過臉:“樓蘭,給他加兩百組沙偶舍身技。成功反擊一半以上。可以回去吃晚飯。”
  “沒問題,艾輝。”樓蘭歡快道。
  沙偶舍身技是土修最常用的保命招式之一,利用沙偶作盾牌。擋住敵人的攻擊,順勢利用沙偶進行反擊。
  然而這一招的難度非常高,沙偶受到攻擊的時候,尤其是強力攻擊的時候,沙偶和土修之間的聯系會被破壞,所以在那一刻想要控制沙偶反擊,難度極高。
  成功反擊一半以上……
  蘇清夜面色如土,結結巴巴:“夫子,我家晚上有客人來,我不能遲到……”
  艾輝做了個鼓舞士氣的動作:“為了客人,好好加油。”
  “清夜,加油!”樓蘭歡快地加油。
  艾輝揮揮手,施施然走出道場。
  寧城和他初抵時變化極大,他剛來的時候,寧城還是個小城鎮,一個像松間城一樣的小城鎮。如今卻車水馬龍,一派繁華景象。
  路上的元修大多以金水兩系居多,木系元修大多投靠翡翠森,以端木家為首、新民為骨干的深海商會,正在野心勃勃想打造一個商業帝國。
  火、土兩系的元修,如今的處境非常糟糕。火燎原和黃沙角落入神之血之手,以前能夠輕易買到的材料,如今市面上卻難以看到。火土元修的糟糕處境,甚至影響到五行天重建十三戰部的計劃。
  這也是五行天高層默許神之血-翡翠森-五行天商路的原因。
  雖然有商路的存在,但是各種材料的價格都要比以前昂貴許多。身家不夠豐厚的火土元修只能前往蠻荒,狩獵荒獸。
  艾輝這三年一直在暗中關注神之血。
  神之血的手段比他想象的更加厲害,冷焰部的投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冷焰部部首葉白衣曾經是整個五行天的偶像,誰也沒有想到他會帶著冷焰部投降。
  想起松間城的時候,當時自己還被視作“艾白衣”,現在想想,真是令人唏噓。
  烈花部有骨氣,但是下場也凄慘得多,從部首到副部首,全都犧牲。
  山王和君沙兩大戰部,幾乎沒有任何抵抗,就落入神之血手中。當神之血帶著他們的家人,出現在勸降現場,兩大戰部輕松瓦解。
  手段暴虐陰暗、無所不用其極的神之血,在得到火燎原和黃沙角之后,卻一改之前的作風。
  大肆推行神道,免費提供材料,建立神幼院,所有適齡兒童必須修煉神道。公開選拔官員,對有天賦的神修重點培養,不重家世,拉攏舊土民眾。禁止利用元修修煉,取而代之的是豢養血獸,以獲取血晶等等。
  短短三年,神之血氣象大變。
  神之血的高層都神秘異常。平日掌管事物的,是一位名叫北水生的少年,據說他從小多病,弱不禁風,卻深得神國之主的信任。
  一系列的大刀闊斧措施,全都出自他之手,他被尊稱為“小國師”。而在五行天,他被稱為“病虎”,元修談及他,大多心存畏懼。在神之血,北水生聲望極高,深受尊崇。神之血最不缺的就是桀驁之輩,然而在他面前,卻無不馴服溫順。
  在北水生的打理之下,神之血蒸蒸日上,欣欣向榮。
  相反,五行天卻是暗流涌動,新民和世家之間的矛盾日益激烈,土火元修沒有修煉之所也是隱患深重,千年來對舊土高高在上造成的隔閡,也讓他們在和神之血的競爭中出于下風,難以獲得舊土民眾的信任。翡翠森的自立門戶,再到后來五行天的妥協,也讓許多底蘊深厚的世家蠢蠢欲動。哪怕不能在銀霧海彩云鄉,在蠻荒開拓,成為一方諸侯,也吸引著許多家族。占地為王四個字,無論在什么時候,都充滿誘惑力。
  和欣欣向榮的神之血比起來,五行天就像是沉重破敗的輜重車。
  五行天興衰成敗和自己沒什么關系,艾輝的敵人是神之血。
  比起三年前,神之血已經是一個龐然大物,群星璀璨,讓五行天黯然失色。但是艾輝卻沒有忘記松間城之戰。
  在那片血的海洋,還有一座郁郁蔥蔥草木繁盛的空城,孤獨地聳立。
  松間城之戰,五行天曾經大肆宣揚,但是隨著戰爭的進行,一場場更經典的戰斗,一個又一個的英雄,那場戰斗就像被遺忘在血色感應場中的那座孤城,沒有多少人記得。
  只有在提到師雪漫的時候,才會提起,畢竟那是她的成名戰。
  師雪漫是五行天這三年來最大的發現,五行天碩果僅存的宗師安木達,成為她的老師。
  除了鐵妞,院甲一號隊其他人都混得不錯,偶爾從市面上的消息能夠看到他們的名字。神之血選擇對感應場下手堪稱毒辣,直接導致五行天后備力量的斷代。有著出色戰績的院甲一號隊,自然成為五行天的重點培養目標。可以預見,他們將成為五行天的中堅力量。
  艾輝也為他們感到高興。
  胖子回到舊土之后,日子也過得很愜意。不過他是濫好人,把當年苦力團的那些家屬全都接到一起,組了個寨子,做點生意。
  據說主要做法寶殘件的生意,生意還做得蠻大。
  看在端木黃昏的面子上,神之血方面也沒有動他,他過得很滋潤。
  想想大家都過得挺好,艾輝也很開心。
  ****************************************************************************
  ps:前天那節把我自己也虐了,這兩天都沉浸在那種情緒之中難以自拔。直到寫到傍晚同學,就忍不住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