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275 三年后

艾輝熟門熟路走進一家商鋪。p老板一看到艾輝,立即出來招呼:“王老弟1p“我要的東西到了嗎?”艾輝一臉熟絡,他的假名叫做王寒,諧音王韓,用來紀念師父師娘。
  “到了到了,王老弟你要的東西,老哥我肯定會想盡辦法。”老板長著一張圓臉,一雙綠豆小眼透著喜氣,一說話整張臉異常生動。
  艾輝可不會因此小看老板半分,他在寧城住了快三年,還沒有摸清楚對方的深淺。
  寧城的商會眾多,就沒一個背景簡單的。可惜清夜家的商會是做大宗生意的,要不然他肯定首選海寧商會。
  老板從里屋提出一個箱子,放到柜臺上,推倒艾輝面前。
  艾輝打開箱子,一股寒意撲面而來,一塊方形冰磚呈現在他面前。晶瑩剔透的冰磚,只比箱子小一號,散發著冰冷的白色寒氣。冰磚內,一朵漆黑如墨的云朵,安靜冰凍其中。
  “星沉墨云,最好的墨云之一,比烏云更強悍,強度更好。它的重量很沉,不適合用來做云翼,但是很適合用來制作一些小型盾牌,比如臂盾,或者鎧甲。它的優勢是可以隨意塑形,但是缺點嘛,防護力還差了點,和那些專門的防護材料比起來。”
  老板滔滔不絕,任何一種材料他都能如數家珍。讓艾輝最贊賞的是,老板不會只夸商品的優點,對缺點他也會同樣指明,算得上比較有良心的商家。
  “多少錢?”艾輝關上箱子,直接問。
  “二十萬點金元力或者水元力。如果火元力和土元力,只需要十萬點。”
  “好。現在支付,還是用狼毫箭抵?”艾輝點頭,價格不錯。寧城距離彩云鄉非常近,來往的商隊川流不息,彩云鄉的特產價格都不貴。
  如今五行天的硬通貨是元力、血晶。
  戰爭狀態讓之前的貨幣幾乎完全崩潰,而儲元豆莢,讓元力迅速取代貨幣,成為硬通貨。無論是修煉、戰斗恢復、還是工坊制器都需要大量的元力,這也是為什么元力能夠成為硬通貨。
  火土元力因為火燎原和黃沙角的淪陷而變得稀缺,價值更高。
  而神之血推廣豢養血獸之后,血晶開始量產,也迅速成為神之血的通行貨幣。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雖然神之血和五行天是生死對頭,但是對雙方的硬通貨,卻是通用。血晶可以大幅度幫住元修修煉,而神修同樣需要元力用以修煉。
  “狼毫箭!”老板毫不猶豫,臉上都笑開了花,他就等著這句話。
  “二十支狼毫箭,過幾天給你送來。”艾輝道。
  狼毫箭是兔毫箭的升級版,威力更大,當然價格也更高。
  “不急不急。”老板笑瞇瞇道:“老弟的狼毫箭實在厲害,就是這名字遜色了點,狼毫實在太普通。現在大家都給它起了個別名,叫晚點見。”
  “晚點見?”艾輝一頭霧水。
  “哈哈哈,萬點箭,這一箭下去,幾萬點就沒了。這么貴,不到最后關頭誰舍得用?就算要用,那也是越晚用越好,晚點見嘛。”老板笑道。
  艾輝也樂了:“晚點見,這個名字好。”
  “老弟這產量,你看能不能再多一點?”老板叫苦連天:“每個月才那么點,連熟客都不夠。我現在都不指望靠它賺錢,就想著別得罪人啊。上個月,一個認識了十年的熟客沒搶到,差點把我這小店給拆了。實在得罪不起哇,哪怕價格再加一點,那也行啊。”
  艾輝一臉鄙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一根賣多少。一根你起碼賺一萬點,比我都賺得多。老板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我還有一家道場呢。”
  “你那家道場?”這下換老板滿臉鄙視:“能賺幾個錢?有幾個學生?你那是不務正業!要我說,還不如趁著戰爭多賺點元力。什么都沒有元力實在。元力多點,你身上的傷也能早點治好,還這么年輕,不能就這么荒廢下去啊。”
  艾輝從他這里買了不少的藥物,也沒有隱瞞受傷的事情。
  艾輝只是笑了笑,沒有反駁,他身上的傷可不是有元力點就能解決的。他和樓蘭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這朵血梅花到底是什么,它就像寄生物,吞噬艾輝的元力,大大拖累艾輝修煉的速度。但是令人驚奇的是,血梅花卻又在不斷改善艾輝的身體。
  無論是力量、靈敏度、反應,艾輝都有大幅度的增加,最詭異的卻是恢復能力。艾輝擁有像血修一樣的恢復能力,傷口會迅速合攏痊愈,甚至不會留下傷痕。
  沒有解決血梅花,自己的小命有一半是捏在一千塊手上。
  正在此時,有一名身穿勁裝的女子推門而入:“老板,有晚點見沒?”
  老板朝艾輝眨了眨眼睛,艾輝笑了笑拎起箱子轉身準備走人。
  “很抱歉,晚點見需要預約,它的工藝實在太復雜了,產量極其有限。”
  老板朝女客人攤攤手,一臉無奈。
  從對方身邊走過,艾輝才看清對方。一身紫色勁裝,短發顯得干凈利落,面容姣好,只是氣質有些高傲。
  “三萬一根,有沒有?”
  艾輝腳步一滯,眼睛都差點綠了。
  “那個……客人進來談談。”老板立即投降了。
  艾輝心中大罵,這個混蛋明顯還有存貨,說什么熟客搶不到,都是鬼扯!
  走到女客人身后,艾輝轉過臉,對老板無聲地說了兩個字。
  漲價!
  老板看懂了艾輝的啞語,臉頓時綠了。
  艾輝嘿然得意轉身推門而出。
  出了門之后,艾輝沒有馬上回道場,而是前往河邊。
  銀霧河流至寧城,河水已經變得很稀薄,銀色的河水開始變得半透明。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上游的城市層層截取,沒有斷流就已經不錯。
  河兩邊鋪設了棧道碼頭,為了方便人們提水和釣寶。
  海渣的稱呼現在已經沒有人使用,只有一個稱呼,海寶。如今海寶,能夠廣泛用于制器之中,無論是兵器還是防具,還是云翼。血晶的出現,讓海寶立即變得珍貴無比。
  河兩岸的水流密密麻麻全是人,今天是洪峰到來的日子。
  銀霧海開閘的時間以前是每個月初一和十五,如今每個月只開啟一次,時間是初一。寧城位于銀霧河的最下游,初一開閘的洪峰,要到十七號才能抵達寧城。
  平日里的銀霧河幾乎沒有什么油水,洪峰是唯一有機會撈點好處的時機,雖然早就經過上游無數人的洗禮。
  好在銀霧河的金元洪流,鋒銳如刀,沒辦法撒網,否則的話,那絕對連一點渣都不剩。
  當然,寶貝最多的是銀霧海,但是銀霧海極深,打撈難度非常大。而且入場費非常昂貴,只收天勛,兩百點天勛能夠在里面呆一天一夜,能有多少收獲就看自己的本事。但是很少有人會這么干,兩百點天勛,絕對是一筆大錢。
  艾輝沒有找地方坐下來,而是沿著棧道旁的登山臺階向上走。
  臺階不高,大約五十多米,上去之后是削平的山坡,停滿了大大小小的三葉藤車。
  艾輝走到一架最小的三葉藤車面前:“嘿,老高!”
  老高的個子瘦高,留著一小撮山羊胡,兩個眼睛賊溜賊溜,看到艾輝便笑了:“哈,我就知道你要來,剛才幾個家伙想租車,我都沒答應,就等你呢。”
  “夠意思,放心車錢不會少。”艾輝笑道。
  老高的技術非常好,控制的三葉藤車異常平穩,艾輝是他的常客。
  “車錢不給都沒事。”老高笑嘻嘻道:“那幾個一看就是新手,不靠譜。和你沒辦法比,堂堂【王不空手】,我每月就指望著你的紅包過呢。現在也是年頭不好,要是以前一個月兩次洪峰,那我這日子就過得滋潤了。”
  按照這里的習俗,倘若能夠釣到海寶,得給控車的元修一個紅包,意思是好運氣也有木系元修的一份。
  艾輝在這一帶的釣寶客中相當有名,他只有洪峰的時候才會出現,但是幾乎每次都會有收獲。周圍的釣寶客都戲稱他為【王不空手】,意思是每次都不會空手而歸。
  附近不少人都上來打招呼,這些人大多都是收購海寶的商人。艾輝每次釣到的海寶倘若自己不用,就會直接賣給他們。
  因為艾輝的名頭大水平高,這些商人都盯著,套個熱乎。
  艾輝神色自然和大家打成一片,這些商人雖然不是什么大商人,但是路子野,經常能弄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倒是有幾個眼生的年輕人,多看了他一眼。
  老高抽完煙,拍拍車身:“王老弟,準備一下,時間差不多了。”
  艾輝拔了根青草叼在嘴里,提著箱子跳上藤車,他的耳力敏銳,早就聽到遠處隱隱傳來的轟隆聲。
  老高一旦上了藤車,嬉笑之色立即消失不見,滿臉嚴肅。
  三葉藤車輕巧地飛離地面,就像一只輕盈的蝴蝶。
  山坡上的藤車也紛紛發動,車頂的三葉草呼啦轉動聲立即響成一片,他們就像黑壓壓的蜂群,朝河道飛去。
  飛到河道上空,便能清晰看到河道上游,一道銀色雪亮的怒濤轟隆奔騰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