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276 流水年華

老高的三葉藤車是價格低廉的兩人款,但是在他手上,卻是異常靈活。p車頂高速旋轉的三葉草帶來的升力,沒有絲毫浪費。車身微微前傾,三葉藤車就像蜻蜓點水般向前飛。
  老高沒有和其他人混在一起,而是沿著河道向上游飛。
  艾輝注意到身后跟著一架三葉藤車,車上幾個人赫然是剛才他覺得眼生的幾人。不過他沒在意,自打他【王不空手】的名頭流出出去,每次釣寶都會跟著一群人。有些人是覺得他的運氣好,有些人覺得他會選地方,跟著總沒錯。
  艾輝對于這些人一向不是很在意,河道這么寬,又不是他家開的,別人隨便在哪里和他有什么關系。
  不過后來次數多了,跟風者發現收獲沒什么增加,人數就少了許多。
  那幾個眼生的年輕人,估計是初到寧城,聽到別人吹噓他的名頭產生了興趣。他們的車主老李艾輝也認識,是這一片有名的大嘴,那輛藤車比老高這輛檔次高得多,不過技術可比老高差多了。
  艾輝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對于這樣的參觀者,他是喜聞樂見。一般像這類的客人,都是潛在的好買家,對錢不敏感,興頭一來就買買買。
  距離洪峰越來越近,震天的轟隆聲響徹河道,掩蓋其他聲音。
  “準備!”
  老高扯著喉嚨喊。
  艾輝沒有吭聲,其他雜念卻是消失不見。
  大藤車上的一伙人此刻卻在討論著。
  “咱們要看釣寶,在銀城看多好,這么小的浪,真是沒勁。”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嘀咕著,一邊說一邊眼珠子還亂轉,顯然性情跳脫。
  “閉嘴,就你話多,不想看就滾下去。”一名更年長的男子呵斥道。
  少年頓時閉嘴,顯然對這位男子有些敬畏。
  這群人的首領是一位女子。螓首蛾眉,柔美端莊,眾星拱月坐在正中央。她微微一笑,目光清澈。柔聲道:“比起家族的長輩們,我們的時間一點不值錢。能多做一點的事情,就多做一點。民間多異人,藏龍臥虎,若是能為家族效力。豈不是好事?”
  “我看不出來這人有什么特別。”最初說話的少年依然嘴硬。
  女子輕笑一聲,并不生氣:“寧城是最下游的城市,河水最為稀薄之地。此人卻能在此地獲得【王不空手】之名,堪稱奇人。若是能夠招攬,帶到銀城,那他能收獲幾何?若是帶入銀霧海,又能收獲幾何?血晶易得,海寶難求,你所用兵器鎧甲,莫非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成?”
  少年啞然。過了一會才老老實實道:“是我錯了。”
  其他人亦面露敬服之色。
  女子接著道:“當今亂世,猶如湍流行舟,不進則退。若不能建功立業,壯大本身,勢必被淘汰、被吞并。名震天下之輩固然耀眼,想要招攬卻是極為困難。這些異人,名聲不顯,但是對我們有所增益。所謂厚積薄發,正是一點點積攢積累而成。長輩們殫精竭慮,我們小輩在力所能及之處。也不可懈怠。”
  “大姐所言有理!”
  其他人臉上浮現羞愧之色。
  女子笑了笑,其他人老老實實坐著。倒是老李瞥了一眼,忍不住道:“幾位一看就是名門之后。不過小王可不是那么好招攬的。”
  年紀最小的幾人面露不爽,女子聞言卻絲毫不生氣。反而饒有興趣地問:“哦,這里面可有什么說道?”
  老李閉嘴不說話。
  年長的男子見狀,立即會意,丟了一顆五百點的元力豆:“可別拿那些大路消息來糊弄我們。”
  老李在控制藤車,卻像背后長眼睛一樣,一把接住。嘿然道:“那小人絕對不敢。說起小王,我們這一帶可是無人不知,王不空手的名頭,當然不是今天才傳開的。之前有不少人想招攬他,聽說上游那些城流行賭釣嘛,很多人就看上小王那手絕活。一個月二十萬點元力的薪水,釣到海寶還有紅包,乖乖,連我們這些看熱鬧的都眼紅。”
  “他沒答應?”女子眼中閃過一絲訝色,對于一位內元境界的元修,一個月二十萬點的薪水,絕對不低。同樣的薪水,可以招攬一位外元境界的資深戰斗元修。
  內元之境的元修,光靠一手絕活,是很難拿到這樣的薪水。
  內元境界的元修,頂薪少有超過十萬。而外元境界的元修,起步都是八萬點,資深或者有獨門絕活,可以拿到二十萬點的薪水,更有些厲害的,可以拿到超過五十萬點的薪水。
  “沒答應。”老李搖頭,神色有些驕傲:“他每個月來一次,每次都有收獲,海寶賣賣,碰到運氣好,可能就幾十萬點。他還有家道場,工坊也有出產,何必受那個約束。”
  “說得也是。”女子不僅沒有反駁,反而點頭贊同,話題一轉:“他有家道場?”
  “是啊,寧城還沒這么繁華的時候就開了,這里的第一家。不過他對道場不是太上心,費用又貴,學生一直沒幾個。”老李感慨道:“雖然他不坐我的車,我也不生氣,沒辦法,老高水平好。小王人不錯,哎呦,他要開始了。”
  老李的話頭立即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齊刷刷地盯著前方。
  他們還對這些傳言將信將疑。
  老高的技術確實很好,飛得很低,車身卻很平穩。銀霧河金元之力激蕩,鋒銳如刀,越接近河面受到金元力的影響會越大,藤車的控制難度就會大幅度增加。
  艾輝帶上一雙非常怪異的手套,手套的每根指頭,都有一根極細的銀線,銀線非常長,卷成一卷,銀線的末端分成五股,就像軟軟的爪子。
  戴上手套的艾輝,開始把銀線往下扔。
  十根銀線垂入河水,艾輝全神貫注,洪峰此時已經不足百米。
  藤車的高度非常低,就像和洪峰齊平。
  后面的藤車上,年長的男子點頭:“這是搶峰頭,有點水平。”
  海寶順著河水沖刷而下,峰頭的沖擊力最強,挾裹的海寶最多,但是峰頭的金元之力最為激蕩,捕撈的難度最大。
  敢于搶峰頭的,都是有幾把刷子的釣客。
  艾輝注意力高度集中,洪峰已經撲倒他的面前,鋒銳的金元之力,就像無數飛刀在空中呼嘯。藤車的高度和洪峰幾乎平齊,仿佛藤車就要被洪峰擊中。
  倘若被洪峰擊中,那是必死無疑。
  只有大師境界以上的人,才能夠跌落銀霧河而不死。鋒銳的金元力,會把一切絞得粉碎。
  轟!
  雪亮的洪峰就像無數刀片在閃耀,以毫厘之差,擦著三葉藤車底部呼嘯而過。
  艾輝心神沒有半點波動,他對老高的水平非常信任。
  和手套相連的十根銀絲陡然繃直,巨大的力量傳來,艾輝雙手紋絲不動。
  洪峰中銀絲末端的分叉繃直張開,變成強健有力的爪子。十個爪子彼此靠近,恰好排成一排,元力被艾輝緩慢地注入銀絲,張開的分叉就像是章魚靈敏的觸手。
  忽然,其中一根觸手碰到一個硬物,五根分叉立即迎上去,死死纏住硬物。
  又一根分叉有反應,艾輝瞬間做出反應,銀爪倏地抓住!
  轟隆!
  洪峰呼嘯而過,艾輝又等了片刻,但是卻沒有收獲。
  他也拖延,手腕向上一揚,十根銀絲倏地彈射倒卷回來,上面赫然纏著兩個海寶。
  老高的口哨聲:“哈哈,兩個紅包!”
  艾輝看著落入掌中的海寶,兩塊都不大,都只有拇指大小,一塊是青銅色,一塊是黑色。艾輝搖頭:“海寶也越來越小了。”
  “有得釣就不錯了。”老高隨口道:“收法寶殘件越來越困難了,以前沒人要的垃圾,現在貴得要死。要我說啊,再這么下去,以后海寶總有釣完的一天。聽說現在上面都在往銀霧海里面倒金屬礦石了,那玩意怎么能和法寶比?”
  艾輝小心放好,扔給老高兩顆元力豆。這元力豆色澤就不一樣,金光閃閃,這是一萬點的元力豆。
  血災之前,元力豆是稀罕物,只有用天勛才能換到。
  隨著戰爭的進行,元力豆很快消耗一空,長老會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研究如何大量獲得元力豆。然而可食用的元力豆沒有研究出來,倒是先研究出來可儲存式的元力豆。
  這類元力豆無法直接食用補充元力,卻可以儲存經過煉化的元力。這些元力可以在修煉或者休息的時候,通過周天運轉的方式,進入體內。
  雖然無法直接在戰斗中使用,但是依然是非常實用的物品。開始的時候,很多元修在閑暇時,灌注元力進元力豆,然后在戰斗休息的時候,用來補充自己的元力。
  隨后逐漸被大家用來交換物品,迅速風靡開來,最終成為元修之間的硬通貨。
  老高喜笑顏開,一天賺兩萬點元力,不知道多少人眼紅。
  “走了,回去。”
  “好嘞!”
  后面藤車上的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這樣也行?
  女子也一臉吃驚,釣海寶從來被視作一個非常需要耐心的工作,長時間的等待才有可能有所收獲。
  這速度……是在搶海寶吧?
  女子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身后,河道兩岸,密密麻麻的釣客們還沒有開始,對方竟然已經掉頭回家。
  王不空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