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277 晚點見

那群觀光客沒有上來買海寶,讓艾輝有些失望,渾然不知他剛才的表現把大家震驚得還沒有回過神來。p在山坡上等待的收購商人卻是對這一幕習以為常見怪不怪,還沒等老高的藤車降落,便呼啦一下子圍了上去。
  對銀城那樣的大城市來說,市面上的海寶數量還是比較多的,近水樓臺先得月。自從海寶的價值被現之后,對海寶的爭奪,就變得異常激烈。
  銀霧海牢牢掌控在長老會的手中,各大世家無法染指。所以當河水剛剛流出大閘,就遭到來自各方的哄搶。遼闊的銀霧河,最精華的河段,都被各大世家瓜分。倘若從天空下望,便會現,整個上游的精華河道,恍如一塊塊補丁,打上各家的標簽,禁止外人釣寶。
  河水離開世家集中的上游,流到中游依然無法避免同樣的命運。最好的河段,都會被當地的豪強家族占據。
  銀霧河就像一塊誘人的蛋糕,世家吃大份,地方豪強吃小份。
  哪怕長老會,對這樣的局面也束手無策,畢竟整塊蛋糕最大的一塊,銀霧海已經在他們手上。
  水平再高的釣客,倘若不加入世家豪強,想要靠釣寶生存,十分困難。
  也有新民聯合起來,加入這場爭奪,他們或許能夠和地方豪強一爭高下,但面對底蘊深厚的世家,卻處在絕對的下風。
  禁止占據河道的提議,這三年來就從未中斷過,但是沒有一次被通過。
  新民們對此十分不滿,卻也無可奈何。
  位于最下游的寧城,海寶的數量更是稀少。市面上的海寶大多都是從上游的城市收購而來,價格自然就水漲船高。
  艾輝每次的收獲,都能賣個不錯的價格。
  青銅色的海寶被他以十二萬點的價格賣掉,黑色海寶他留著,因為他從其中感受到一股凜冽的殺意。
  這是一塊煞寶!
  所謂的煞寶,是指蘊含大兇殺伐之意的海寶。煞寶大多是古代兇兵最后殘留之物。殘留的殺伐之意凝練無比。
  煞寶最受神修喜愛,神巫修煉血煞,倘若有此類海寶,事半功倍。亦有神巫把煞寶喂養血煞。直接能夠提高血煞的實力。
  新崛起的神之血,身家豐厚,土豪眾多,直接導致煞寶的價格非常昂貴。
  而對元修來說,煞寶同樣是用處巨大。尤其適合用于制造兵器。當下最流行的兵器鍛造之法,就是融合海寶和血晶的新式鍛造之法。
  “兄臺手上的那件海寶,可否一觀?”
  忽然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引起海寶商人們的側目。有些人眼中露出看熱鬧的神情,他們熟知艾輝的脾氣,他只會賣不需要的東西。
  艾輝看了一眼,赫然是剛才跟在自己身后的觀光客,趁著自己賣海寶的時間,也返回了。
  問話的是一名看上去頗為穩重的男子。
  “不好意思,這件不賣。”
  艾輝朝對方點了點頭。
  “可是一件煞寶?在下急缺一塊煞寶。兄臺倘若能夠割愛,在下感激不盡。無論是元力,血晶,還是材料,兄臺請開價。”男子鍥而不舍。
  煞寶!
  圍觀的海寶商人們一片嘩然,大家兩眼放光,寧城竟然能夠釣到煞寶!煞寶的價值,他們當然一清二楚。
  艾輝有些暗惱,他沒想到對方如此不依不饒,還說出煞寶。
  周圍火熱的目光匯集在他身上。他反而冷靜下來:“沒錯,這確實是一塊煞寶。”
  圍觀的商人徹底炸開了。
  “小王!這次你一定得賣給我!這塊煞寶我要了!你開價!”
  “什么叫你要了?小王啊,咱們認識多少年了?交情在這啊,今天你看著辦。哥哥我就是要這塊煞寶,甭管多少錢,你開!”
  “三十萬點!”
  ……
  現場一片混亂。
  “全都給老子閉嘴!”
  一聲驕狂的暴喝,就像滾雷一樣在眾人耳朵炸開,嗡嗡作響。眾人無不駭然,這一聲暴喝元力激蕩。暴喝者的實力極為強悍。
  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年,撥開人群,滿臉驕橫和不爽:“敢和我們……搶生意,活得不耐煩了!”
  眾人噤若寒蟬。
  如此年輕,元力便如此深厚,來歷絕對不簡單。能夠在這里混的人,哪一個不是精明過人之輩,知道眼前這群人不能招惹。
  少年走到艾輝面前,冷哼一聲:“這塊煞寶小爺要了!”
  艾輝慢條斯理得把煞寶收起來。
  少年臉上浮現一抹怒色,剛想開口,卻被身邊的兄長攔住,把他拉倒身后,一臉歉意對艾輝道:“實在抱歉,在下管教無方。這煞寶對在下十分重要,舍弟心急,若有沖撞閣下,還請多多見諒。在下愿意出五十萬點,不知閣下能否割愛?”
  周圍的商人更加不說話,五十萬點對于一塊煞寶來說,也是一個好價格。
  有錢有勢!
  大家更是慶幸剛才沒有得罪。
  艾輝臉色稍緩,這位年長的男子倒是沒有那么礙眼,五十萬的價格確實不錯。
  他想了想:“元力就算了,如果你想要這塊煞寶,就用十二根不阿竹來換。”
  不阿竹是一種非常稀有的高級材料,它最大的特點就是堅固堅韌,能夠承受非常驚人的力量而不彎曲,就像風骨之輩剛直不阿,因此得名。
  一根不阿竹的價格大概是四萬點,十二根是四十八萬點,看上去艾輝是虧了一點,但其實是占了便宜。市面上偶爾能見到兩三根不阿竹,但是想一口氣買到十二根,卻非易事。
  不阿竹需要非常嚴苛的生長地,普通的外元木修培養成材率非常低,只有經驗豐富、元力深厚的木修,才能夠出產。
  聽到艾輝的要求,周圍的商人們更是一聲不吭。五十萬點他們能夠付得出來,但是十二根不阿竹可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拿出來的。
  艾輝的要求,讓年長的男子有些意外,但是他很爽快點頭:“沒問題。不阿竹在下沒有帶在身上,還要煩請兄臺隨我前往永盛商會一趟。”
  對于別人十二根不阿竹是個問題,但是對他來說,輕而易舉的事情。
  周圍人此時才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永盛商會是寧城頭號商會,財力雄厚,背景深不可測,據說和銀城的大人物有關系。
  大家紛紛猜測,這群人難道是永盛商會的少爺們?
  艾輝也沒想到他們竟然是永盛商會的人,他在寧城呆了快三年,當然知道永盛商會。永盛商會的口碑相當不錯,沒有聽說什么負面的消息。
  “好。”艾輝點頭。
  沿途這名男子不斷旁敲側擊,但是艾輝卻不為所動,反而被他聽出一些苗頭。年長的男子名字叫付仁軒,看上去有些囂張的少年,叫做付勇昊。但是根據艾輝暗中觀察,這行人拿主意的卻是那個從頭到尾都沒有開口的女子。
  他注意到付仁軒幾次目光看向女子。
  這群人應該是從銀城而來。
  付仁軒言語之間,試探了一下招攬之意,見艾輝不為所動,也就閉口不談。
  到了永盛商會,拿到十二根不阿竹,艾輝就告辭離開。
  看到艾輝的身影走出大門,付勇昊有些納悶地問:“大姐,不是說要招攬這家伙嗎?”
  女子苦笑:“對方言語堅決,沒有半點松動,我們沒辦法打動他。而且,真的把他招攬回家,未必是好事。”
  付勇昊更加納悶:“為啥啊?他釣寶的水平,我看比老刁頭都厲害!”
  女子輕嘆:“就是因為他太厲害了。我們該給他多少錢才合適?他在寧城,都能從不空手,到了咱家的河段,釣到的海寶數量一定很多。錢給少了,他不樂意。給多一點,家族不會同意,沒有釣客能拿那么多。其他的釣客怎么辦?平衡一被打破,其他釣客必然會心生怨言,難道我們以后只依靠他一個人?倘若他走了呢?咱們一個大家族,就像一艘大船,更需要穩定持久之道,為了一時利益壞了規矩,就好比突然疾行數十里,卻把漿弄壞了,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付勇昊啞然,他性格雖然跳脫,但是不笨,反而極為聰明,轉念一想便明白其中道理。
  “此人非常聰明,他也知道這一身本事,在銀城反而是取禍之道。各家不敢用,更不敢讓其落入其他家族之手。所以他來寧城這樣偏遠之地,哪怕每個月不空手,也不招人注意。此子年紀和我等相仿,老練冷靜,不可小瞧。”
  付勇昊嘀咕:“什么老練冷靜,我看就是悶得很,半天悶不出個屁。”
  女子莞爾:“有本事的人,我們倘若不能招攬,那就交好。”
  付仁軒點頭:“我會吩咐下去的。”
  走出永盛商會艾輝滿臉興奮,今天的運氣不錯。他一直頭痛的不阿竹,沒有想到卻是如此順利到手。
  星沉墨云加上不阿竹,光想想他就無比期待。
  回到道場,清夜已經回家了。
  “樓蘭,我們要準備開工了!”
  “材料已經備齊了嗎?艾輝。”
  “星沉墨云、不阿竹到手。”
  “樓蘭來了!”
  *********************************************************************************
  ps:又到了每年十八歲的日子,今年的生日居然是52o,哈哈哈紅包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