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78 王不空手

工坊燈火通明。p為了這次的計劃,艾輝籌劃許久,光是材料就準備了很長的時間,星沉墨云和不阿竹是最后兩種重要的材料。p高價購買的重沙坩堝爐腔內,九朵火焰形的紅色花朵,整齊堆成塔形。
  那是從火燎原葫蘆山下的黑色平原上拾來的焰花。
  每年九月,葫蘆山會噴發火焰,一朵朵火焰會像漫天大雪一樣無邊無際籠罩整個黑色平原。火焰落地生根,生長成嬌艷的焰花。
  葫蘆山的噴發會持續整整一個月,到了十月,廣袤荒涼的黑色平原,便會鋪滿嬌艷鮮紅的焰花。遠處葫蘆山巍峨聳立,山頂煙云繚繞,山下是無邊的紅色花海,美不勝收。
  每年的十月,會有無數游人,前往火燎原觀賞黑原花海。
  貧瘠荒涼的黑色平原,卻恰恰有焰花生長需要的火元力。焰花生長期并不固定,短的只需要數天,長的需要數年之久。
  拾花客從十月便開始工作,在茫茫花海中,尋覓已經成熟的焰花。
  火燎原落入神之血之手,然而火燎原依然不斷噴發,每年的焰花還是出現在市面上。
  焰花的品質以花瓣的多少來區別,三瓣最低,九瓣最高。
  艾輝他們使用的是六瓣焰花。
  從銀霧河引來的河水,從爐腔的導管滴落在焰花上。
  堆成塔狀的焰花升騰起一縷火焰,火焰并不是很猛烈,但是十分穩定,安靜無聲。焰花的火焰非常穩定,持續時間很長,往往能夠持續十多個小時。
  樓蘭往火焰中丟入,一顆綠色的元力豆。這顆木元元力豆,蘊含一千點的木元力。爐腔內的火焰開始變得透明。樓蘭不斷把元力豆投入其中,直到第二十二顆元力豆,坩堝內的火焰變成完全透明,肉眼難以察覺。
  但是在樓蘭眼中無所遁形,他提醒道:“艾輝,火力穩定。”
  艾輝開始把早就準備好的材料,逐一投入坩堝內。
  銀光鐵、黑貝云母、血晶等等。
  樓蘭雙眼不斷閃動光芒,每當艾輝投入幾種材料,他就會丟入不同顏色的元力豆。
  不同的元力,在坩堝內激蕩,坩堝捏的汁液顏色也在不斷的變化。一會幽藍,一會變成明亮的紫色,一會變成像鐵水一樣的赤紅,變幻不定。
  兩人配合非常默契,到目前為止十分順利。
  坩堝內的汁液,變成像清水一樣,清澈透明。
  “非常完美!”
  艾輝舔了舔嘴唇,看著坩堝內清澈如水的藥液,有些興奮。不過對于整個計劃,還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
  樓蘭控制著重沙坩堝,往冰槽內倒出一半的藥水。
  然后把十二根不阿竹,丟入坩堝中。
  咕咕咕。
  不斷有細小的氣泡,從不阿竹冒出來。
  從現在開始,不阿竹需要六個小時的加熱浸泡。
  艾輝拿來裝著星沉墨云的箱子,來到冰槽前。
  打開箱子,漆黑稱重的星沉墨云,安靜地定格在冰塊中。星沉墨云質地沉重,是最沉重的云彩之一,從名字便可以看出來,連星星都可以沉沒。
  星沉墨云最常用來制作鎧甲和護盾,尤其是鱗甲。除了出色的防護性能之外,星沉墨云還有著極為優越的延展性,它能像黏土一樣隨意揉捏。
  艾輝把星沉墨云外的冰塊捏碎,把星沉墨云丟入冰槽的藥水內。
  星沉墨云一進入藥水,就像墨塊一樣開始暈染擴散,絲絲縷縷。
  艾輝瞪大眼睛,手中多了細若發絲的銀絲,銀絲在藥水里一挑,一根極細的黑絲被銀線勾起來。
  艾輝的手指閃電般拈住黑絲,元力灌注其中,極細的黑絲在空中凝固。他動作嫻熟地把墨云絲在早就準備好的紡車上打了一個結。
  他一只手搖動紡車,另一只手的手指,輕輕搭在墨云絲上。元力順著他的手指,涌入墨云絲中,沿著墨云絲勻速灌注。
  艾輝的金元力,讓墨云絲迅速硬化。
  倘若有人到這一幕,一定驚得下巴掉滿地。
  抽絲剝繭,繡娘們精通的技能,在艾輝手上發揚光大。抽絲剝繭是艾輝最熟悉的刺繡技能,當他想到星沉墨云的時候,就想到這個辦法。
  既然星沉墨云能夠像黏土一樣隨意塑造形狀,那它能不能被抽成絲呢?
  這個大膽的想法,經過樓蘭的研究,終于得以實現。
  艾輝的動作非常精準,無論是左手手指灌注元力的速度,還是右手搖動紡車的速度,都無比的精準和協調。
  在抽絲剝繭方面,艾輝絕對是高手。
  他的得意之作,被稱為【晚點見】的狼毫箭,便是當年兔毫箭的升級版,威力更大。但是同樣的,也需要他不斷抽絲,而且是難度更高的拔絲。
  寶石繭的形狀就像寶石,融化成汁液之后,需要用復雜的手法,從汁液中拔出纖細均勻的絲。
  而把星沉墨云來抽絲,從來沒有聽說誰曾經這樣做過。
  艾輝的神情專注,無論是姿勢,還是元力,都沒有一絲起伏。就連呼吸心跳,都穩定得像機械。
  樓蘭也在小心地觀察火焰,坩堝內的不阿竹表面開始變得酥松,就像有無數細小的蜂窩狀小孔。
  時間悄然流逝。
  當艾輝他們開始的時候,蘇清夜拖著疲倦的身體,一步步挪回去。他的沙偶更加不堪,直接變成一灘散沙,跟在他屁股后面,烏龜一樣往前爬。
  半路上蘇清夜猛然想到今天是夫子釣寶的日子,頓時大為懊惱。
  他最喜歡看夫子釣寶,雖然已經看過很多次,但就是看不厭。夫子釣寶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出神入化,過程非常短暫,卻總是給他一種驚艷震撼的感覺。
  尤其其他釣客滿臉的羨慕,讓他心中暗爽。
  哎,早知道就不提什么龍興道場了,竟然錯過了夫子的釣寶,還被安排加練。
  真是倒霉。
  夫子簡直就是魔鬼,每次安排的修煉,都恰好是他的極限邊緣。就連他的沙偶,都被練得散架,無法維持形狀。
  自己的沙偶,實在有點太差勁了,他有點喪氣。
  夫子的樓蘭多厲害,又聰明,每次陪練蘇清夜都覺得其實自己才是沙偶吧。
  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成功讓夫子陪練過一次。夫子說,什么時候他能打敗樓蘭,什么時候就可有找他練練。
  好吧,太遙遠的事情,不用去想。
  當他看到自家“海寧商會”的招牌,他差點喜極而泣。
  扶著門挪進商會,蘇清夜凄慘的模樣無疑是喜聞樂見的,伙計們紛紛起哄。蘇清夜雖然是少東家,但是脾氣好,大家都不怕他。蘇清夜也不生氣,這些伙計只是羨慕罷了。
  夫子的道場收費很貴,整個商會只有他才上得起。劍修道場開得早,當時寧城還沒有其他的道場,按理說生意應該很好才對。但是“劍修”兩個字讓人覺得這件道場不靠譜,而昂貴的費用,更是讓絕大多數人望而止步。
  不知道是不是到家的緣故,蘇清夜感覺自己的體力恢復了許多。
  海寧商會在寧城算不上大商會,所以規模一般,商鋪和宅子連在一起。前面是商鋪,穿過一個走廊,后面就是住處。
  蘇清夜拖著疲憊的身軀,朝后宅走去。
  想著是不是和老爹商量一下,能不能換個更厲害的沙偶,看在自己修煉這么刻苦的份上。
  客廳空無一人,父親不在客廳,那就應該在書房。
  蘇清夜想起今天有客人會來,父親還叮囑過他今天老實呆在家里,他心中暗呼不妙。他想先看看風聲再說,躡手躡腳走到書房的門口,聽到里面一個清冷的女子聲傳來。
  “……黃沙角和火燎原短時間估計很難收復回來,土修和火修鬧得厲害。長老會也是焦頭爛額,前段時間已經有提議,說是建立小五行天。用五個城市,形成一個小五行,這樣土修、火修也能有個地方修煉,也能留住一些木修。火修土修去神之血還是心有疑慮,想成為神修的畢竟少。木修去翡翠森,那可沒有半點疑慮。”
  “莫非……”
  蘇清夜聽得清楚,父親的“莫非”兩個字透著狂喜和亢奮。
  “沒錯,就是寧城。想要建立小五行天,就必須先要有兩座相連的金水兩城。寧城和云嶺城,便是唯一的選擇。其余三城,我們需要往蠻荒開拓,建立木之城、火之城和土之城。如此一來五座城池首尾相連,重新組成五行相生之環,方能讓元力生生不息。如果不出意外,長老會通過這個提議的可能性,超過七成。”
  “難怪最近來寧城的人流多了這么多……”蘇父恍然大悟。
  “大家都有門路,就先來占坑。海寧商會來得早啊,占了先機……”女子聲音陡然停住,忽然暴喝:“誰?”
  聽得正入神的蘇清夜一個激靈,書房的門瞬間被光芒絞得粉碎,凜冽的光芒籠罩蘇清夜。
  蘇清夜大腦一片空白,身體本能做出反應。
  在他身后像散沙一樣的沙偶,突然詭異出現擋在他面前,他的身體向旁邊一滾。
  光芒洞穿沙偶,在地上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小洞。胸膛露出一個大洞的沙偶倏地卷成一道沙矛,刺向對方。
  “清夜!”蘇父大驚。
  一只纖細雪白的手掌看似隨意的拍散沙矛,一張干凈利落的短發臉龐,映入蘇清夜的視野。
  聽到“清夜”兩個字,女子臉色放緩,眼中卻有些驚訝。
  這沙偶舍身技……火候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