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80 來客

蘇清夜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有這么一位小姨。p他只知道小姨從銀城來,老爹說小姨的本事很大,讓他跟著小姨多學點,小姨會指點他修煉。指點他修煉?蘇清夜有點不以為然,夫子給他安排的修煉計劃,他到現在連一半都沒完成。比起一起上道場的花小云和周問,他的進度已經慢了。
  花小云是水修,她家是隔壁云嶺城,每周會過來兩天。蘇清夜覺得花小云是三人之中最聰明的,一肚子壞水。
  周問是個悶葫蘆,修煉的是金元力,自打聽夫子說,劍不離手能夠增加熟練度,這家伙連睡覺都抱著破劍。
  三人之中最慘的就是他,因為他修煉的是土元力。
  這年頭土火兩系就是難兄難弟,要不是自家還有點家底,日子都沒法過了。三人之中,他修煉的進度最慢,這是他最郁悶的地方。
  難得有人愿意聽他抱怨,他一股腦倒出來。
  懷君聽得有些奇怪:“你夫子只教劍?那你們三個怎么修煉?難道修煉同一種劍術傳承?”
  “當然不一樣,我們的元力不一樣啊。”蘇清夜理所當然道:“我修煉的是沙偶劍,周問修煉的是重劍,花小云修煉的是云霞劍。”
  懷君嚇一跳:“三種傳承?”
  蘇清夜搖頭:“夫子說不是傳承,只是修煉計劃。”
  懷君這才松一口氣,心中暗道自己也太喜歡胡思亂想。雖然劍術這兩年來開始逐漸流行起來,學的人越來越多,但是能夠叫得出名字的傳承還是沒有多少。
  蘇清夜接著道:“夫子說,我們還小,先打好基礎。等我們基礎扎實了,就能夠自創一門屬于自己的劍術傳承。”
  說到這里,蘇清夜的眼睛不由浮現憧憬之色。
  懷君忍不住哈地笑出聲來:“自創一門劍術傳承?傳承是那么好自創的嗎?簡直是胡鬧!”
  蘇清夜不樂意了:“你說誰胡鬧?”
  “難道不是?”懷君不以為然:“現在的傳承,哪一門不是經歷幾代人不斷的完善,才最終成形?張口就是自創傳承,以為自己是誰?算了,我本來還以為是奇人異士,這么一看,就是一個只知道夸耀吹噓之輩,不用去了。走吧,我們回去吧。”
  “你自己回去,我要去道場。”蘇清夜心中生氣至極,但是父親叮囑過一定要聽小姨的話,他冷著臉道。
  “這樣的道場,沒有必要去。”懷君耐心道:“你還小,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沒有見過真正的高手,被別人隨便哄騙兩句就信以為真。跟著小姨好好修煉,比什么騙人的夫子要好得多。”
  蘇清夜忍無可忍:“打死我也不會跟你學!”
  丟下這句,蘇清夜頭也不回就跑了。
  懷君性情急躁,沒什么耐心,見蘇清夜冥頑不靈,索性懶得搭理。雖然他答應了蘇清夜的父親傳授技藝,但是蘇清夜自己不愿意,她還樂得輕松。
  她自顧自逛起寧城,昨天買到五根【晚點見】,也讓她對邊境小城多了幾分興趣。
  十根【晚點見】已經被她裝盒跟著商隊送往銀城,她也是幫人代買。【晚點見】這么古怪的名字她也是第一次聽說,據說只在一個小圈子里流行,銀城經常斷貨,很難買到。一位貴人也是聽說她要來寧城,專門請求她幫忙買幾支。
  貴人所托,她不敢怠慢,來到寧城的第一天就去店里尋找。
  看到來往商隊這么繁忙,她覺得說不定能淘到什么好東西。而且,自己要在寧城呆很長的時間,熟悉環境也是必要的。
  銀城和寧城,卻是銀霧河首尾的兩座城市,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風土人情。她闖蕩的經歷豐富,走過很多地方,看到許多城市日益凋敝,三年戰爭的持續,影響深遠。在到處都是一副凋敝蕭條景象的時候,看到這么一座欣欣向榮生機勃勃的城市,她的心情也異常開朗。
  忽然,她注意到前方的一行人,一群少年環繞著一位端莊柔美的女子。
  他們也來了。
  她心中微驚,連忙低下頭,裝作形色匆匆的模樣,和他們擦肩而過。
  “……沒想到竟然能遇到煞寶,真是運氣!”
  “是啊,幸虧大姐釣寶,要不然就要和煞寶失之交臂了!”
  “那王不空手的水平真是了得……”
  一群人的談笑鉆入懷君的耳朵,“煞寶”這兩個字引起她的注意。還沒等她回過味,那群人便消失不見。
  滿肚子怒氣無處發泄的蘇清夜趕到道場的時候,聽到里面傳來的呼喝聲,怒氣忽然消失不見。
  這樣的修煉,他已經度過了快三年,幾乎都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所有的怒火和雜念都煙消云散,他滿腦子都是——周問又比自己先到!
  他有點不爽。
  走進道場,他的目光被一個瘦弱的身影吸引。周問是他們三個之中家境最差的,父母雙亡,是個孤兒,他付不起學費,所以只好賣身給夫子十年。
  夫子還是太心善。
  蘇清夜出身商賈之家,知道亂世之中,像這樣一無所有的孤兒到處都是。周問非常孤僻,難以相處,每天就是拼命的修煉,對其他人向來視作空氣。
  蘇清夜不爽的是,這家伙比他刻苦,而且不是一點半點。不過周問的底子太差,反而是三個人之中實力最弱的。實力最強的是花曾經在云霓部任職,后來受傷退役。
  “清夜,早上好!”
  樓蘭歡快的聲音,讓蘇清夜的心情開朗起來,他嘿然道:“早上好,樓蘭!”
  他們三個都很喜歡樓蘭,而蘇清夜尤其喜歡,他是土修,對沙偶的喜好簡直就是本能。
  蘇清夜問:“夫子在嗎?樓蘭。”
  “他在休息。”樓蘭道:“清夜,你的修煉計劃完成了百分之五十四,今天也要加油!”
  不知道為什么,蘇清夜忽然想到小姨的話,不由問:“樓蘭,自創傳承很難嗎?”
  “是的,清夜。”樓蘭點頭:“任何一種傳承的創造,都需要深厚的積淀和才華的閃光。”
  蘇清夜疑惑道:“那為什么夫子說我們以后要自創傳承?”
  “因為事情很難,所以我們就不做嗎?”樓蘭反問:“我們做一件事情,不是因為它是我們的目標,而是因為它很容易嗎?清夜。”
  蘇清夜頓時臉漲得通紅。
  嗤,一聲冷笑從旁邊響起,周問停下來,抱劍而立,一臉鄙視,冷冷從嘴里吐出兩個字:“懦夫!”
  蘇清夜勃然大怒:“姓周的,找揍嗎?”
  周問面無表情:“待會不要哭著找媽。”
  “哦,看來今天的修煉計劃,可以改成實戰對抗。”樓蘭眼睛笑得像兩道彎月:“你們覺得怎么樣?”
  “好!”兩人異口同聲,卻是看彼此不順眼。
  “清夜的沙偶呢?”樓蘭問。
  蘇清夜有些喪氣:“昨天毀了。”
  “清夜沒有沙偶,為了公平,那場地我們就選擇沙地,小寒的劍換成輕軟劍,怎么樣?”樓蘭問兩人。
  “沒問題!”蘇清夜大聲道,他的腦子轉得飛快,計算利弊。雖然沒有沙偶,實力大減,但是沙地有利于他發揮。而且周問平時練得都是重劍,輕軟劍這家伙肯定不趁手,這也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周問吐出一個字:“好。”
  看到兩人都同意,樓蘭眼睛更彎:“我們這次對抗,會計入成績哦。”
  這句話一出,兩人的目光頓時變得慎重起來。
  對抗成績,在他們表現中,所占分量極大,直接關系到他們的最終表現。表現優異,可以得到夫子開小灶,可以得到樓蘭的陪練對抗,可以讓夫子量身打造裝備。
  周問的那把重劍,就是他的獎勵品。
  “開始!”
  兩道身影頓時沖撞起來。
  一行人穿過巷子,一位身穿永盛商會服飾的伙計,在前方帶路。
  走到道場門口,伙計恭敬道:“各位大人,這就是王寒的道場。”
  “有勞了。”付仁軒給了賞錢,伙計歡天喜地離開。
  一群人打量著這個看上去有些破舊的道場,道場的大門敞開,里面有呼喝聲,不過聽起來人很少。
  “劍修道場。”
  付勇昊看著木牌,念出聲來,旋即皺起眉頭:“這是道場?也太寒酸了吧,直接拿個破倉庫,掛個牌子就開道場了?”
  昨天找來商會的負責人,了解了一下王寒的情況,得知他還開了家道場,大家都有興趣來看看。畢竟昨天王寒在銀霧河上的表現實在太驚艷了。
  當大家興沖沖來到王寒的道場,卻看到這么一副寒酸的景象,頓時大為失望。
  女子眼中也閃過一絲失望,但是很快就恢復如常,笑道:“來都來了,總。”
  說罷,便率先朝大門走去,其他人見狀,也只好跟在身后。
  走入道場,赫然看到兩位少年正在激烈對抗,一具沙偶在一旁。沙偶看了他們一眼,并沒有說話,而是繼續看著兩名學生。
  只有兩名學生……
  付勇昊臉上都露出了無語的表情,這是他見過的最破、學生最少的道場。想想銀城的龍興道場,華麗雄偉,儼然一座小城池。
  女子的目光,落在兩名學生身上。
  兩名學生就像沒有看到他們一樣,絲毫不受影響,全身心地激烈對抗。
  看了一會,女子就忍不住輕咦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