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84 寶石星劍翼

當最后一劍的光芒在空中消散,艾輝從渾然忘我的修煉中脫離出來。
  啪啪啪,一陣掌聲響起。
  正在回味剛才修煉感覺的艾輝被打斷,他有些不爽地抬頭,這才發現演武場外是蕭淑人。
  “先生的劍術精妙,奴家從未見過,今日大開眼界,真是榮幸之至。不知劍法何名?”
  蕭淑人的眼睛仿佛在放光,原本艷麗的容顏更增幾分光彩,滿臉的崇拜讓人難以拒絕。
  蕭淑人對自己的美色充滿自信,這招屢試不爽,從未落空。每當她使用這招的時候,那些男人的目光,就恨不得活吞了她,對她任何要求都不會拒絕。
  “呵呵。”
  艾輝呲了呲牙,可惜他臉上戴著元力面具,在臉上刀疤的映襯下,看上去皮笑肉不笑,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陰冷。
  呵呵?
  蕭淑人一呆,這是什么意思?
  饒是她見過不知道多少大場面,此刻也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冷場。
  艾輝旁若無人收劍準備離開。
  蕭淑人反應過來,眼中升起霧氣,泫然欲泣,看上去異常楚楚可憐:“可是奴家打擾了先生練劍?”
  “沒錯。”
  艾輝理所當然地回答。
  蕭淑人的身體一僵,沒錯……什么叫沒錯?櫻桃小嘴微張,她面色僵硬,再次卡殼。她精心準備的話,硬生生被堵在嗓子眼,吐不出去。她見過那么多聲名卓著之輩,哪怕心中再不滿,此刻應該是面帶微笑,異常客氣地說:“夫人何出此言?夫人感興趣,實在榮幸之至。”
  世上怎么有如此粗魯,如此不知憐香惜玉之人?
  蕭淑人此刻腦海中只有這一個念頭。
  隨即而生的念頭是,難道今天自己不漂亮?
  若是艾輝知道蕭淑人腦中的念頭,一定會叫屈。夫人你只要扔出幾十萬點元力,他馬上會腆著臉沖上去說夫人您真是美若天仙,不要說劍法的名字,就算讓他傳授劍法,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想當年對一千塊就是這么過來的,同樣的事情再做第二遍,一點壓力都沒有。
  守在門口的護衛卻是勃然大怒:“大膽!膽敢對夫人無禮!”
  一名護衛氣勢洶洶地沖過來,看到自家夫人受委屈,他義憤填膺。
  看到這人沖過來,艾輝的瞳孔微微一縮,他無法判斷對方的意圖,但是戰斗經驗豐富的他,是絕對不會讓自己失去主動。
  手中的闊劍一轉,他就像個陀螺,一道銀色圓輪,倏地出現在這位護衛面前。
  蕭淑人臉色大變,急聲高喊:“住手!”
  護衛只覺得銀色劍光如怒濤般席卷而至,強烈的殺機籠罩他全身,漫天的呼嘯仿佛都在朝他匯集。
  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霸道的劍術,沒有感受過如此凜冽的殺機,大腦在此刻一片空白。
  毫無征兆,銀色怒濤仿佛泡沫般消散,場上只剩下呆立原地,面無人色的護衛。
  艾輝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外。
  到最后艾輝才猛然想起,自己還在別人的船上,止住劍勢。
  看到艾輝消失在門外,蕭淑人臉色恢復如常,何老也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
  “何老怎么看?”蕭淑人冷靜地問,她臉上哪里還看得到半點的驚慌失措?
  “應該不是敵人。”何老沉吟。
  蕭淑人點點頭,這也是她的判斷。如果是敵人故意打入他們內部,那么一定會想辦法和他們靠近,拉上關系,甚至取得他們的信任。但是對方的反應卻是如此冷淡,而且明顯表現出不愿意和他們拉近關系的意圖。
  她接著問:“此子的劍法,何老看出來歷么?”
  “不曾見過。”何老搖頭:“劍芒如銀輪,霸道剛猛,委實驚人。難怪他的境界沒有踏入外元,也能闖出偌大的名頭,劍術精湛。老夫看他已經內元圓滿,隨時可能踏入外元。一旦突破外元,此子的實力必然暴漲。只是殺氣,實在太重了一點。”
  蕭淑人神色動容:“何老對他的評價竟如此之高!”
  何老道:“這兩年雖然劍術日益復蘇,修煉者甚多,但是能夠登堂入室者,卻寥寥無幾。”
  蕭淑人若有所思:“莫非楚朝陽是出自昆侖劍盟?”
  昆侖劍盟是這兩年興起的一個劍道組織,他們以昆侖劍派繼承者自詡。昆侖劍派是修真時代一個古老而且遙遠的劍派,曾經統治修真界數萬年之久,歷史源遠流長。
  直到左莫橫空出世,才終結昆侖的統治。
  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劍修們卻是把昆侖視作劍修正統,而非實力更加強悍的傳奇門派無空劍門。
  在修真界百萬年的歷史上,曾經涌現過無數強大的門派,但是未曾有一個門派,像無空劍門這般傳奇,這般群星璀璨。不僅培養出左莫這個絕世妖孽,還培養出韋勝、公孫差等諸多天才,有神王,有無敵劍修,有絕世戰將,隨便一位弟子,都是赫赫有名。
  論實力,無空劍門在歷史門派排行榜從來沒有掉出過前三。但是它偏偏并非一個純粹的劍修門派,除了大師兄韋勝,左莫修煉龐雜,公孫差以戰將聞名。
  因此昆侖被劍修們視作正統,也不奇怪。
  不管是打著昆侖還是無空劍門的名號,在元力時代都沒有什么用處,太古老太遙遠。恢復修真時代的榮光倘若還有些許吸引力,那恢復劍修的榮光,就有點扯淡。沒有人因為昆侖之名而對他們另眼相看,反而嘲笑者數不勝數。
  然而昆侖劍盟的表現讓所有人大吃一驚,這兩年劍修的流行,和昆侖劍盟大力推行劍修分不開。昆侖劍盟不知道從哪里得到一批劍術傳承,大肆招人,吸納了大量的元修。尤其是幾門入門級的劍術傳承流傳到市面上,元修們發現這幾門劍術傳承的威力強悍,立即引發修煉劍術的狂潮。而愿意進入昆侖劍盟的元修,也會得到實力強勁的劍術夫子指點,學習等階更高的劍術傳承也并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價。
  昆侖劍盟流傳出來的劍術傳承,顯然是高手所創,昆侖劍盟的實力也引發各方猜測。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昆侖劍盟十分低調,并沒有出現什么大新聞。
  但是據小道消息說,有不少勢力把主意打到昆侖劍盟頭上,但都鎩羽而歸。當然,這些消息都未被證實,無人知道真假。
  如今劍修大多和昆侖劍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蕭淑人看到楚朝陽劍術如此高超,自然而然聯想到昆侖劍盟。
  “倘若是昆侖劍盟,那地位只怕不低。”何老沉吟道:“昆侖劍盟素來低調,高層更是神秘。不過夫人這么一說,我倒是覺得很有可能。”
  迎著蕭淑人的目光,何老壓低聲音:“如果是昆侖劍盟為此物而來,毫不奇怪。”
  蕭淑人愣了一下,旋即臉色微變,自己怎么忘了如此關鍵的事情?她略一琢磨,臉色變得糟糕無比:“昆侖劍盟一定會對此物感興趣!”
  她現在心中已經肯定,那個楚朝陽百分百就是昆侖劍盟的劍修!
  何老沉吟:“昆侖劍盟從何處得到的消息?倘若楚朝陽是昆侖劍盟的人,那他為何如此冷淡?”
  “昆侖商盟觸角繁多,只怕有他們自己的消息來源。倘若楚朝陽是昆侖劍盟的人,那他為何如此冷淡?”蕭淑人復述了一遍何老的問話,她打理商會多年,深受商會上下尊重,亦是有過人的才華:“要么此人不通世事,是劍癡一樣的人物。要么他根本不需要接近我們就能奪下貨物,或者,他只是監視我們,奪寶另有其人?”
  蕭淑人越想越是心驚。
  何老亦是聽得心驚肉跳:“我們不如把他拿下?否則我們的行蹤豈不是暴露?”
  蕭淑人冷靜下來,目光閃動:“不,也許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
  艾輝不知道自己剛才的表現,竟然把蕭淑人他們引到昆侖劍盟身上,倘若他知道,肯定哭笑不得。
  在房間的艾輝,此刻卻在認真纏繞繃帶。
  繃帶被他纏在胸膛上,繃帶對血梅花也有一定的壓制作用,這大概是三年來對血梅花的唯一發現。繃帶是師娘留給他的禮物,艾輝后來發現繃帶能夠吞噬鮮血。松間城之戰,繃帶上多了一個眼睛狀的圖案。
  后來,在一次無意中,艾輝發現用繃帶靠近滾燙的血梅花,血梅花很快變得冷下來。
  艾輝這才知道繃帶能夠克制血梅花,他當時欣喜若狂,但是隨后的發現卻讓他發熱的頭腦冷靜下來。
  倘若他用繃帶壓制血梅花的發作,血梅花會被壓制一段時間,但是隨后的爆發會更加猛烈。
  艾輝如今也是無可奈何,現在可不是在寧城。
  滾燙的血梅花,會讓他變得暴躁,殺意大盛。剛才若不是最后關頭他收住手,那名護衛已經被他一劍剁成兩半。
  但是一瞬間冒出來的殺意,還是讓艾輝暗自警醒。
  這次行動至關重要,不容有失,冷靜才是最重要。過重的殺意,只會讓自己變成一個屠夫,屠夫一般都活不長。
  這三年來,他也嘗試著“喂一喂”血繃帶。
  楚朝陽的身份,可不是沒有殺過人的雛。在這樣的亂世,聲望全都是從拼殺中獲得。
  僅僅有三次,繃帶有反應,它異常挑剔,早就不是當年那個饑不擇食的“餓繃帶”了。三次進補,也讓繃帶上的血眼,多了一道眉毛。
  真是好奇繃帶當年是什么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