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85 吉祥號

商隊連續飛行數日,風平浪靜。p艾輝懶得和蕭淑人他們打交道,索性就在房間內安心打坐。卡在突破臨界點的感覺實在讓人有點吐血,但是艾輝也知道欲速則不達,越是著急情況越是糟糕。
  有的時候,他會坐在窗前發呆,享受難得的愜意。這三年來,他東奔西走,時常在生死邊緣游走,沒有時間像這般看著風景發著呆。
  他從來沒有忘記復仇。
  無數次夜晚噩夢驚醒,染血的龍椎劍和師父的胸膛,就像發生在昨日。每當這個時候醒來,難言的悲傷和壓力,就像漆黑深沉的夜晚籠罩大地,讓人無法掙脫。
  墜入深淵就是他的選擇,再來一遍,他也不會有半點猶豫。
  深淵和黑夜無法拯救他,也無法摧毀他。
  神之血是如此龐大,比外面看到的還要龐大,根植深厚。艾輝從松間城離開的時候,只帶走了樓蘭和兵鋒道場的消息樹。他對神之血的了解比一般人更深,他知道神之血是多么擅長隱忍和不擇手段。
  與之相比,艾輝像螻蟻一樣渺小,復仇的希望是如此渺茫。
  但是有些事情,和能不能成功沒有那么大的關系,而是做不做的問題。
  還好有樓蘭。
  想到樓蘭,艾輝的嘴角就不由彎起一抹笑意。樓蘭比以前更厲害,但還是和當年一樣純樸,活力陽光的聲音,總是讓艾輝覺得受到鼓勵。
  忽然,警報聲大作,把艾輝驚醒。
  他不由看向窗外,遠處一團白云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飛來。看樣子氣勢洶洶,來者不善的模樣。而商隊的反應很快,輜重藤車把吉祥號圍在正中央。
  一名名配備云翼的元修,從藤車內源源不斷飛出。
  艾輝不由皺起眉頭。
  情況看起來不太對勁。
  那團白云不是火浮云,而應該是水修所為。商隊這邊的反應太快了,就像早就知道會遇到突發情況一樣,護衛出現的速度太快。
  當艾輝的目光落到那些護衛身上,暗自凜然。
  那些護衛個個元力波動沉穩,背上云翼散發的光芒沉凝,恍若實質。一看就是精銳,而且清一色都是外元境界以上。
  如此大的陣仗,不是事先有準備艾輝都不相信。
  艾輝到這個時候已經明白過來,自己只怕卷入某個漩渦之中,雖然他現在還不知道漩渦到底是什么。
  仔細回想,他也不由苦笑,排除了圈套的可能性。從頭到尾,好像都是自己一頭撞上去的,怨不得別人。
  艾輝不知道該說自己運氣好呢,還是運氣差呢?
  他開始有點明白,為什么自己被邀請到這艘火浮云上。看來不是自己的名頭響亮,而是對方故意把自己放在眼皮子底下。
  真是……有點尷尬啊!
  艾輝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老老實實呆在自己的房間里。
  這個時候他的任何舉動,都有可能視作危險行為。
  艾輝的六識敏銳,他隱約感受到門外有一縷若有若無的氣息。他腦海中浮現何老的身影,沒想到何老竟然親自監視他。那個老家伙的實力,深不可測,艾輝也不想招惹對方。
  哎,搭個船都會遇到這種事情。
  艾輝悠閑地坐在窗前,冷眼旁觀事態的發展。
  商隊展現出來的實力,顯然沒有那么簡單。
  艾輝記得商會的名字,大魏商會,他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在寧城呆了三年,對這條商路上的大大小小商會,雖然未必都認識,但是只要多出現過幾次的,他大多都聽說過。
  他確定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大魏商會。
  對方是不是前往翡翠森,看來都是未知數。艾輝有些撓頭,到時候半路自己找個機會偷偷溜掉。他當務之急是趕往祥云城,可沒時間浪費在大魏商會上。
  來的水修實力強悍,身形隱藏在云朵之中,沒有露面。云朵的大小和吉祥號差不多,看上去就像一個龐然大物,來勢洶洶,充滿壓迫感。
  “來者何人?”
  一名商會的護衛頭領大聲喝道。
  對方并不回答,無數明亮的箭雨突然從云朵中****而出,朝護衛們罩去。
  護衛們并不慌亂,各展其能,有的用兵器揮灑出一片光幕,有的周身光幕如同蛋殼,還有的布下一片火海,看得艾輝眼花繚亂。
  叮叮叮!
  密集的撞擊聲不絕于耳,光點撞在護衛周身亮起的光芒,頓時如同雨打芭蕉。
  艾輝看得分明,那些力道驚人的光箭,赫然是綠豆大小的雨滴,數量驚人,籠罩的范圍非常大。雨滴源源不斷,漫天都是尖銳的呼嘯。
  看的艾輝咂舌不已,這簡直就是一個大型的移動堡壘。
  內元是打通天地和人體之間的關卡,而踏入外元之后,就可以直接借用天地元力,元修的實力陡然暴漲。像彩云鄉這樣水汽彌漫之地,對水修來說無疑是最適合他們發揮的戰場。
  到了外元之境,環境對戰力的影響變得前所未有之大。
  海上的水修,沙漠中的土修,森林中的木修,地火中的火修,礦脈、城市中的金修,不到萬不得已,都是大家不想面對的敵人。
  此人修煉的是云霧,在水汽充沛的高空,實力暴漲。
  但是大魏商會的護衛也不愿意被動挨打,云翼一展,他們散開,從各個不同的方向,飛向那團云朵。
  他們就像靈活的鳥群,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曼妙的光痕,殺機凜冽。
  一團藍色的火團,被扔進云朵之中。
  刺啦啦!
  云朵就像棉花一樣,開始燃燒,幽藍的火焰在云朵蔓延。
  “冷焰!”
  云朵中響起一聲悶哼,云朵震動,就像巨大的鑼鼓,震得大家耳朵一陣發麻。
  艾輝也露出訝色,到目前為止,發現的冷焰總共九種。而九種冷焰的傳承,全都在火燎原雙部之一的【冷焰】部。
  冷焰,顧名思義,火焰是冷的。一般而言,水克火,但是冷焰卻是水的天敵。
  葉白衣率領冷焰部投靠神之血,也帶走幾乎所有修煉冷焰的元修。雖然每一部冷焰的傳承長老會都有備份,但是當代修煉冷焰最精通的一批人,如今差不多全都在神之血。
  長老會一直想重新組建冷焰部,但是遲遲無法成形,就是這個原因。
  傳承固然可貴,但是它在不斷的推陳出新,真正的精通者,永遠是十三部。他們能夠彼此交流切磋,有很多人一起修煉,有足夠的物資供應,能夠做出各種全新的嘗試。
  五行天在冷焰方面的水平,因此直接倒退幾十年,甚至更久遠。
  “可惜,冷焰部已經背叛五行天!”
  云朵中傳來一聲冷哼,無數水汽從四面八法匯集,云朵以驚人的速度膨脹。沾染冷焰之處,化作一道道云鞭,朝天空的元修抽去!
  云鞭在不斷燃燒,但是又以更快的速度生長。
  護衛們臉色一變,就連剛才丟下冷焰的火修也臉色大變,抽身急退。倘若沾染上冷焰,那是極為麻煩的事情。
  無數雪亮的刀芒、恍如奔雷的標槍、鋒銳的銀色箭芒和一團團烈火,都朝小山似的云朵轟去。
  但是恍如泥牛入海,沒有任何反應。
  諸多攻勢之中,一團烈火看上去沒有什么異常,云霧一口吞噬。
  冷焰還麻煩點,烈焰只會被水修克制,這些元修真是昏了頭。
  烈火果然不斷縮小消融,啪,烈火崩碎,一團澄凈的黃沙卻流出來。
  這縷黃沙異常干燥,一落入云朵之中,便開始迅速吸收周圍的水汽。
  它就像個黃色的無底洞,無數云霧源源不斷被它吸收。
  “子午沙!”
  云朵中隱藏的神秘水修情緒第一次出現波動,透著一絲驚恐。
  子午沙被稱為最干燥的沙,是一種極為珍貴的土之沙。土行材料,以沙、土、巖為主,其中沙類使用范圍最廣。黃沙角號稱出產天下萬沙,子午沙在其中也是非常稀有。
  始終在悠哉觀戰的艾輝第一次站起來,瞪大眼睛。
  稀有的意思就是價格昂貴!
  艾輝被大魏商會的手筆震驚了,因為樓蘭的緣故,艾輝對沙類材料的了解最多。樓蘭的沙核非常強大,但是身體卻局限了樓蘭水平的發揮,艾輝一直想著給樓蘭的身體升級,所以對沙類材料的市場行情很了解。
  自打黃沙角淪陷之后,沙類材料的價格,最少的也漲了五倍以上。而一些好材料,那漲幅根本沒有極限,更多是想買都買不到,沒貨。
  子午沙就是其中之一。
  要是這子午沙給了樓蘭,那樓蘭以后直接就是水修的天敵啊。
  這是艾輝想都不敢想的材料,沒想到大魏商會竟然直接用來戰斗,看得艾輝的心都在滴血。恨不得沖上去給水修來一劍,把子午沙搶下來。
  可惜被這么一糟蹋,子午沙也就糟蹋了。
  子午沙的威力驚人,小山似的厚厚云朵,竟然被一小縷子午沙牢牢吸住,掙脫不得。
  云朵迅速縮小,水修的身影終于顯露,是名中年男子,此時滿臉駭然。
  失去云朵的庇護,他毫無抵抗之力。
  幾名護衛已經從不同的方向逼近,他們準備活捉。
  忽然中年水修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一縷鮮血從他的嘴角溢出。
  護衛臉色大變,加速沖過去,但是水修的生機已絕。
  就在此時,門口響起何老的聲音:“楚先生,夫人有請。”
  艾輝心中凜然,頭皮微微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