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288 下船

艾輝離開不過十分鐘,兩道流光破空而至,一男一女的身影浮現,降落地面。p男子身形頎長,面如冠玉,一雙眼睛尤其清澈明亮,手上提著一把長劍,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懾人的風采。女子風姿綽約,貌美文靜,一襲青衣,安靜地站在男子身邊。
  “石有光!”
  女子的語氣透著驚訝,看到地上的頭顱,赫然是石有光。石有光的表情猙獰,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男子蹲下來,仔細檢查石有光的頭顱,切口光滑,沒有半點拖泥帶水。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無頭尸體,男子大致復原當時的場景,臉色變得凝重:“好出色的劍法!”
  女子好奇地問:“難道是你們昆侖劍修?”
  男子搖頭:“聽聞盜走東西的賊子名叫楚朝陽,不是我們的人。不過我們也有關注過他,他實力不錯,就是境界比較低,還未突破外元。現在來看,比我們調查的要厲害很多。”
  昆侖對稍有名聲的劍修都頗為關注。
  男子接著嘆道:“大魏商會所言我本以為是聲東擊西之計,現在看石有光的尸體,我反而有點相信了。
  女子訝然道:“難道你也相信大魏商會的托詞?”
  “楚朝陽能夠擊殺石有光,可見絕非我們想的那么簡單。此人有可能隱藏了實力。”男子接著道:“而且此人心智極為厲害。大魏商會絕對不會自毀吉祥號,那只有可能是楚朝陽所為。”
  “楚朝陽有這么厲害?”女子有些難以置信。
  “看石有光的頭顱和他的尸體,可見斃命的那一劍,極為輕易斬斷石有光的脖子,石有光的頭顱沒有受到太大的沖擊,只飄出去沒多遠。在正面的沖突中,能做到這么舉重若輕,就已經非常不簡單。”
  男子接著翻動石有光的尸體,他的劍術精深,自然知道這一劍的水平非常高。
  石有光的尸體一絲不掛,女子嫌惡地轉過頭。
  “石有光也沒有我們想的那么簡單。你看這尸體,石有光的身體有三分之一已經沙化。”
  男子伸手在石有光的皮膚上按了一下,一股流沙冒出來,看上去異常詭異。沙化的身體在死亡幾分鐘后,元力逐漸消散,沙化之處就會化作流沙。
  “他竟然改造自己的身體?”女子的音量陡然提高,滿臉驚恐。
  改造身體素來是禁忌之術,卻是從未斷絕過。
  元修的修煉,從本質上來說,就是身體元力化加深的過程。元力化程度越高,就能夠儲存更多的元力,就能夠更好地調動天地元力。
  一開始,改造身體是為了幫助傷殘元修。隨后現效果極佳,這些傷殘的元修實力不僅沒有減退,反而變得更加厲害。
  改造身體的元修,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強大的力量,初期的修煉要比一般的元修快很多。有些極端的元修,開始用純元材料改造自己的身體,使身體元力化的程度更高。
  在一段時期,曾經改造身體一度極為風靡。
  但是隨著改造身體的元修逐漸增多,改造身體的弊端也開始。
  無論材料是何等的高階,但畢竟是人工之物。人的身體渾然一體,有著許多神奇之處,外來的人工之物,隨著時間的推移,受到人體的排斥也會逐漸變得明顯。
  更為致命的是,這種排斥反應會影響人的神智心性。許多改造元修,性情變得異常古怪,極為暴躁偏激,對殺戮有著異常的偏好。在很短的時間內,連續爆出大量改造元修制造的血案,震驚五行天。最終長老會親自下令,十三部全部出,開始大肆捕殺改造元修。
  改造元修從此成為禁忌,任何改造元修都會遭到捕殺。
  所以女子在得知石有光竟然是改造元修時,極為吃驚。
  男子一點不奇怪女子的反應,點頭道:“所以我才說楚朝陽不簡單。”
  女子此時也已經被男子說服,改造元修比一般元修更加強大,而且保命手段也更加詭異。楚朝陽能夠擊殺一名改造元修,那絕對和弱小沒有半點關系。
  “那我們去祥云城?”女子問。
  男子搖頭:“不,我們盯著大魏商會。”
  他自言自語,雙目閃動智慧靈動的光芒:“這里有個疑點,倘若楚朝陽是處心積慮混如大魏商隊,逃出來遇到石有光,好不容易戰勝石有光,那他的第一反應一定是馬上離開,而不是把石有光洗劫了一遍。當然也有可能是此人極為貪財。但是這點的可能性不高,心智如此狡詐之輩,一定是能控制自己情緒的高手。我現在有點懷疑大魏商會。”
  他抬起頭露出自信的笑容:“我們盯著大魏商會。如果東西在楚朝陽手上,那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找回來,他們會幫我們找到楚朝陽。如果他們只是虛晃一槍,那他們一定會想辦法離開。”
  女子嫣然一下:“我聽你的!”
  艾輝一路風馳電掣,連續飛了一天一夜,中途變換了好幾次方向。當他確定身后沒有跟蹤者,趙到一處無人的山谷,降落休息。
  他感覺自己全身都快散架了。
  降落山谷,找到一處偏僻隱蔽的地方,他又往嘴里丟了一顆元力豆,推動體內的元力做周天運轉。
  和石有光交手,電光火石一瞬間,凝聚了他所有的智慧、經驗、果決和實力,當勝利的那一刻他甚至有虛脫之感。但是他不敢有半點停留,就像喪家之犬,一路狂奔。
  喪家之犬就喪家之犬吧,風度是不夠瀟灑,活著才更重要。
  在近乎虛脫的狀態,連續飛行一天一夜,艾輝完全是憑借強意志,才支撐到現在。但是他已經到了極限,這三年來,他大大小小的戰斗也有幾十次,但是從來沒有讓自己陷入如此糟糕的境地。
  精純的元力,就像粘稠的水銀,在他體內流動。
  艾輝的身體就像干涸的土地,孜孜不倦地汲取著雨霖的滋潤。
  他的大腦幾乎失去意識,完全是本能在推動體內的元力在做周天運轉。一個又一個周天,精純的元力化作絲絲縷縷散入他五府八宮和四肢五骸,它們被血肉吸收,艾輝干枯的身體重新變得生機勃。
  又不知過了多少周天,絲絲縷縷的元力,從艾輝身體的每個角落,源源不斷滲出,它們重新加入到周天運轉之中。隨著周天運轉,它們逐漸變成有著艾輝獨特個人風格的元力劍丸。
  艾輝醒來的時候,只覺得整個人宛如從頭到腳洗了一遍,說不出的空靈和剔透。
  當他檢查自己體內的元力,元力劍丸大珠小珠落玉盤,氣息此刻全都變得異常內斂。倘若說以前的元力劍丸還有一些毛刺,如今的元力劍丸,就是異常光滑渾圓,沒有半點鋒芒和銳利之意。
  體內生機活潑,整個人異常的空靈澄凈。
  這樣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就在此時,艾輝渾身一震,腦袋轟然一下,仿佛腦中有一道大閘轟然打開。
  他仿佛看到無數銀光,就像銀霧河的洪峰,轟然而至,瞬間把他淹沒,他大腦一片空白。
  艾輝的眉心突然光芒大盛,逐漸化作一個銀色漩渦。周圍的天地元力,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涌入眉心處的漩渦。
  元力先涌入天宮,天宮瞬間就元力塞滿,艾輝的腦袋仿佛要被撐爆。
  艾輝僅存的一絲神智明白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周天運轉!
  隨著周天運轉的流轉,擁擠的天宮終于找到一個宣泄口,轟然流轉。
  涌入的元力實在太多,艾輝的周天運轉當場失控。
  海量的元力就像肆虐的洪水,沖垮所有阻擋的一切,朝任何能夠涌入的地方灌入。周天運轉的度遠艾輝平時的運轉的度。
  艾輝的皮膚開始滲黑色腥臭之物,持續了一段時間,黑色腥臭之物逐漸變淡。
  此時艾輝神智已經恢復,他能感覺到體內的元力越塞越滿,天宮吸納元力的度也大為減緩,眉心漩渦正在開始變得縮小。
  等到眉心漩渦徹底封閉,自己就踏入外元之境!
  就在此時,艾輝胸口的血梅花突然亮起妖異的血光,瘋狂吸入元力,幾乎開始停止運轉的元力重新開始涌動,開始封閉的眉心漩渦也停止縮小。
  突然變故讓艾輝措手不及。
  血梅花就像一個無底洞,不斷吞噬吸入元力,體內的元力度運轉越來越快,更讓艾輝魂飛魄散的是,眉心的元力漩渦開始擴大。
  艾輝的身體已經完成了元力的沖刷洗煉,如果還任憑元力如此不斷涌入沖刷,身體便會逐漸在元力洪流中崩散、燃燒。
  這就是過猶不及。
  周圍的元力,在艾輝周圍形成一個光圈,方圓五里內的元力,都在瘋狂朝山谷涌去。地底的一處金屬礦脈,滲出絲絲縷縷的銀色光芒,朝地面的艾輝滲去。
  艾輝不斷嘗試各種辦法,但是體內的洪流度不減,血梅花不受任何影響,貪婪地瘋狂吸收元力。
  艾輝皮膚滲出的已經不在是黑色的腥臭植物,而是點點鮮血,轉眼間艾輝就像一個血人。
  眼看艾輝的皮膚開始龜裂,銀色光芒從身體滲出,看上去異常可怖。
  就在此時,始終安靜的繃帶,就像突然聞到獵物的氣息。
  它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