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89 伏擊

繃帶上的血色眼睛,突然亮起一點幽然光芒,看上去就宛如活物。纏住艾輝手腕的結,就像有一只無形之手在把它解開。p沙沙沙,是繃帶摩挲衣服的聲音。它像一條靈活的白蛇,纏繞著艾輝的身體,游走。
  繃帶的末端揚起微微顫動,就像蛇頭不停低嗅。
  它很快出現在艾輝的胸口,血梅花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元力,此時鮮艷欲滴,花瓣伸出皮膚,仿佛要從艾輝的胸口剝落。
  繃帶驀地一彈,有如一道白色利劍,突然鉆進血梅花的花心。
  血梅花一顫,就想要掙脫,但是無論它如何顫動,依然無法擺脫。
  一縷細小的血線,沿著繃帶蔓延,沒入血眼之中。
  血眼的光芒陡然大盛,原本模糊呆板的血眼,變得神采奕奕,別有一番神韻。
  花瓣伸出皮膚的血梅花,又縮回艾輝的體內,原本嬌艷欲滴栩栩如生,此刻迅速枯萎黯淡下去,變成暗紅色。
  艾輝周身的龜裂光痕迅速地變淡、消退。
  眉心的光漩渦,也在迅速縮小,直至關閉。
  血繃帶此時仿佛酒足飯飽,從血梅花中縮回來,重新歸于原位,在艾輝手腕上打了個結。
  翡翠城是翡翠森的中心,也是翡翠森最大的一座城市。翡翠森自立之后,這里不僅沒有蕭條下去,反而更加熱鬧。左右逢源讓翡翠森的商業變得更加繁華,參與翡翠森自立的家族,也從最初的憂心忡忡,到現在的信心十足。
  權勢、地位,對于這些核心家族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權家,便是翡翠森當今最炙手可熱的家族之一。
  放眼整個翡翠森,有三個最頂級的家族。
  其中最廣為人知的莫過于端木家。
  端木家是五行天的老牌世家,底蘊深厚,而端木黃昏,更是岱綱的弟子。翡翠森的自立,沒有端木家的支持,根本不可能成功。
  除了端木家,還有兩個能夠與之比肩的家族,一個是陸家。陸家以前雖然不錯,但是比起端木家族,還是有所不如。但是卻抓住了這次翡翠森自立的機會,一躍成為當今天下最頂級的家族之一。
  和端木家一樣,陸家同樣擁有一位宗師弟子。陸辰不僅僅是岱綱的弟子,還是大弟子,就連端木黃昏見到他,也要尊稱一聲大師兄。
  沒有端木家的底蘊,卻能夠躋身頂級家族,陸家不僅僅靠的是陸辰,還有陸峰。當年草殺部部首鄭遠鴻不肯投降,草殺部一干骨干全遭血洗,郁鳴秋遠走他鄉,草殺部從此一蹶不振。
  危難之際,陸峰被任命草殺部部首。
  就是這個不被人看好的任命,效果卻出奇的好。陸峰為人豪爽義氣,短短時間,就把草殺部整頓得別具氣象,一掃之前頹然。
  除了端木家和陸家,還有一個家族,同樣站在食物鏈的頂端,那就是權家。
  如果說端木家支持翡翠森是一錘定音,陸家推波助瀾順勢而為,那么權家卻是始作俑者。權家所創深海商會,這個當今最大的地下商會,貨通天下。
  權家雖然富裕,但是卻并沒有權勢,也沒有出現過絕世強者。自古以來,商賈素來是世家豪強的走狗,雖然金錢無礙,但地位卻不高。
  權家當代家主權惟德,卻是對局勢有自己的解讀,主動挑起翡翠森自立之事。而且為了能夠得到端木家和陸家,以及他們背后的宗師岱綱的認可,權惟德主動獻上深海商會。
  翡翠森的商人們對權惟德的舉動嘲笑不已,覺得權惟德實在豬油蒙了心。白白交出自己的商會,絕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那些貪婪的家族一定會把他吞得連骨頭都不剩。
  誰也沒有想到,權惟德不僅沒有被吞并,幾大家族聯手加入深海商會,投入大量的金錢和人力,壯大深海商會。
  從此商行天下,也成為翡翠森的國策。
  更重要的是,權惟德依然是深海商會的執掌者。權家也就這樣,一躍成為翡翠森最頂級的家族,掌握著翡翠森的錢袋子。就連岱綱都勉勵他好好干,權惟德也不負所托,深海商會在他的帶領下,盈利驚人,各大家族都賺得盆滿缽滿,對權家也是客氣得很。
  最近傳言,岱綱有可能會收一名權家子弟為記名弟子。這則傳得沸沸揚揚的傳言,更是讓權家門庭若市。
  權家今天晚上亦是賓客滿堂,美酒佳肴醉人,無數佳麗才俊齊聚,燈火輝煌,有如白晝。翡翠森的重要人物,大半都出現在此處,他們平日里充滿權勢威嚴的臉,此刻也帶著笑容,偶爾舉杯相慶,享受此刻的肆意和微醺。許多希望能夠混個眼熟的家伙,紛紛上前攀談。
  而在高高的圍墻之外,不知多少人打破腦袋想走進這堵圍墻。
  權家的酒宴素來有名,權惟德喜歡享受,極盡奢華,而且很多新鮮花樣。久而久之,權家也成為許多世家子弟喜歡流連之地,曾經有過兩百余日酒宴從未斷絕的驚人紀錄。
  今晚的酒宴規格異常的高,權家為了今晚的酒宴,準備多日。
  當一位紅衣少女出現在會場,喧鬧的權家,突然安靜下來。一張絕美嬌艷的臉,讓早就見慣了美女佳麗的公子們下意識地屏住呼吸。
  紅衣飄逸如煙似霧,卻又如此鮮紅怒放,帶著一絲慵懶和魅惑的不經意回眸,就像一只無形的手,緊緊抓住在場眾人的心。
  紅衣少女身邊的權明龍同樣目光熾熱地看著女神。
  紅衣少女嫣然一笑,整個會場仿佛突然明亮起來。
  權明龍的心臟猛地一跳,他心中仿佛有個聲音在咆哮,一定要得到她!無論付出什么代價,都要得到她!
  這個聲音如此猛烈,就像風暴一樣在他的胸膛激蕩。權明龍整個人煥發出別樣的神采,他找到自己余生的最大愿望。
  紅衣少女不知道身邊的男子內心的激蕩,就算知道了,她也不在意,喜歡她的人那么多,她哪管得過來。
  她對眼前的場面嫻熟而從容,恰到好處的笑容,恰到好處的語言,恰到好處的魅惑。
  每一個面對她的人,都不由在內心贊嘆,神之血的崛起果然并非僥幸。
  紅衣佘妤之名,也果然不凡。
  佘妤小姐是這次神之血的使團之主,聽聞端木黃昏到了婚配的年齡,神之血希望能夠與翡翠森聯姻,所以專門派遣使團前來。
  權明龍心中有些嫉妒,倘若自己是端木黃昏,直接就要了佘妤小姐。一想到正主還在青樓買醉,自己卻在此地內火中燒,權明龍頓時興致大減。
  等自己成為岱師的弟子,一切都會不一樣的!
  “神國派佘妤小姐這么美若天仙的使團主事,這是想直接把我們翡翠森的天才給勾去神之血啊!”
  一個穩重沉凝的聲音響起,其他人連忙壓低聲音,老者身邊的賓客連忙側身恭敬讓道。一位頗為富態的中年人緩緩而來,他是翡翠森的實權人物,公文友。
  權明龍連忙躬身行禮:“友叔!”
  “明龍也在啊。”公文友拍了拍權明龍的肩膀。
  佘妤眨了眨眼睛:“說起來小女子和端木公子有過一面之緣,真希望能如公文閣下所言,這樣端木公子可以少砍我兩刀。”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片訝然,公文友也有些驚訝:“難道佘妤小姐和黃昏發生過沖突?”
  佘妤頑皮一笑:“有段時間,小女子正好在松間城附近。”
  所有人恍然大悟,一時間冷場。
  感應場的血災,都是翡翠森的禁忌話題。翡翠森與神之血的緩和,在翡翠森同樣有著極大的爭議,感應場的血災,讓許多家族的子弟喪生。
  雖然因為利益雙方走到一起,但是仇恨并未消失。
  公文友也知道這個問題碰不得,打了個哈哈:“你們年輕人多親近親近,不用管我們這些老頭子。明龍,佘妤小姐就交給你了。招待不好,我就唯你是問!”
  權明龍大喜過望:“是!”
  佘妤微笑向公文友欠身行禮,才跟著權明龍來到一群世家子弟中間。年輕的少女們好奇地注視著佘妤,而少年們卻如同打了雞血一般。
  佘妤隨口敷衍,臉上的笑容無可挑剔。
  忽然,她心神一顫,手臂傳來異樣。
  她不動神色,左手裝作隨意搭在自己的右臂上。隔著衣服,她能夠清晰感受自己手臂上的血梅花,正在緩緩從她的皮膚往外冒,就好似正在浮出水面。
  一時間,她有些恍惚,三年前的諸多往事,那些驚心動魄的畫面,不自禁浮現在她腦海。這三年來,艾輝就像從人間蒸發,她亦幾乎都忘了此事。
  沒想到,三年過去,花兒已經要盛開了。
  當年她被艾輝震動,挑在一個絕佳的時機,種下一顆種子。現在這棵種子,竟然快要成熟,讓她感到有些意外,但是更多的是得意。
  不過三年,當年的種子就能成熟,說明艾輝的天賦是何等之強,但是更加說明她的眼光精準。在當時,在艾輝身上壓下重籌碼,她需要付出非常大的代價。
  一切都是值得。
  湮滅多年的秘術,在她手上重現,倘若流傳出去,定然轟動神國。
  佘妤內心激蕩,眼神透著光亮。
  忽然一個聲音響起。
  “佘妤小姐可是遇到什么開心的事?何不與我等一起分享一二?”
  ********************************************************************************************
  ps:一千塊終于有名字了,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