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90 驚魂

權明龍的話,吸引大家的目光。p佘妤臉上露出笑容:“能夠和各位在一起,感覺很開心埃”p她臉上的笑容無可挑剔,眼光明亮,絕美的臉龐上滿滿的真誠,讓人毫不懷疑,她的這句話是發自內心。
  然而她此刻的心神全都在自己手臂上的血梅花,血梅花的花瓣,已經可以清晰地摸到。它正在緩緩向外冒,花瓣已經露出半截,當它完全露出,就會從她手臂上脫落。
  沒有人知道,她此刻內心是何等的激蕩。
  當梅花脫落,這朵梅花,就是整個神國獨一份的絕世奇珍,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無上神藥。
  只要吞下梅花,她就能夠一舉躋身整個神國最頂尖的行列。
  現在最需要的,是不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對任何一名血修來說,這都是無可替代的珍寶,能夠直接提升境界的絕世寶物。
  就連大祭司知道,只怕也會生出覬覦之心吧。
  周圍這些目光灼熱、嫉妒的男女們,以前她內心充滿不屑和輕視,但是此刻她卻覺得無比順眼。還有比他們更好的掩護嗎?倘若在那些老狐貍面前,自己極有可能會被看出馬腳。而離自己最近的使團人員,都在五丈開外,更不會察覺到。
  她臉上的笑容愈發迷人。
  權明龍的心情不自主地愉悅起來,笑道:“看來佘妤小姐和我們很投緣哩。”
  此時再傻的人,也能看出來權明龍對佘妤非常有興趣。
  “各位有沒有發現?佘妤小姐和權公子站在一起,女的貌美如花,男的器宇軒昂,竟是如此般配。哎,站在這兩人身邊,實在太有壓力了,能力上輸了倒也罷,現在連顏值都甘拜下風,這還讓不讓我們活啊。”
  其中一人搖頭嘆息,一副自憐自傷的模樣。
  權明龍心中大悅,臉上露出矜持的笑容,怎么以前就沒有覺得這個家伙這么順眼呢。
  “那是,明龍哥是我們這些人能比的嗎?權家第一公子呢!”
  周圍諸人阿諛如潮,權家正是炙手可熱,身負權家第一公子之名的權明龍,無論在哪里都是眾人追捧的對象。
  權明龍出身商賈之家,其父對他從小管教嚴格,沒有沾染商賈之家油滑市儈的習氣。權惟德深知沒有武力,在這個靠拳頭大說話的時代,是不可能有話語權。權明龍從小就展露出遠超其他人的天賦,是權家最重點培養的目標。
  權明龍從小修煉刻苦,雖然權家奢靡之風興盛,但是權明龍并不太熱衷于此。
  平日里想拍權明龍的馬屁,都沒有機會,而且權明龍也不太吃這一套。但是今天權明龍卻像換了一個人,滿臉笑容,顯然非常高興,大家的好話奉承自然就如同潮水一樣。
  表面上堆起笑容的佘妤,忽然心中一震,手臂上冒出一大半的血梅花停住了!
  發生了什么?
  還沒等她想清楚,手上的血梅花,開始一點點往她的手臂里鉆。
  她頓時慌亂起來。
  怎么回事?到底發生了什么?
  血梅花沒有聽到她心中的吶喊,不斷往她的手臂里鉆,速度竟然比之前更快。
  佘妤從來沒有如此慌亂過,眼看就要到手的絕世奇珍,在她的眼皮底下,就這么離她越來越遠。
  她的大腦空白,整個人都是懵的。
  此刻明明在喧鬧人群之中眾星拱月,卻如同在無邊的荒野孤零零的一人。得而復失的感覺是如此糟糕,巨大的落差,讓剛才她的得意和激動、期待與憧憬,變得如此可笑。
  失落像茫茫白霧籠罩著她,孤立無助。
  權明龍忽然注意到佘妤臉上笑容消失,有些蒼白,他正準備出聲詢問怎么了。
  “再過幾個月,明龍哥就是岱師的弟子了,來來來,我們提前預祝明龍哥。”
  佘妤渾身發冷,手臂上的血梅花徹底鉆入她的手臂,她的手臂重新變得光滑無比。她的臉色變得蒼白,就這么短短的時間,她被命運戲耍了一番。
  她的心情無比糟糕。
  恰好聽到這句話,佘妤所有的耐心和克制瞬間崩碎,她冷冷道:“記名弟子?我記得端木黃昏是關門弟子?”
  周圍一下子安靜下來,所有人瞪大眼睛,一臉吃驚地看著佘妤。
  權明龍臉色鐵青。
  佘妤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但是她懶得解釋,這些人她一點都不在意。
  她神色冷漠欠身行禮:“抱歉,身體不適,先行告辭。”
  說罷也不理會眾人,轉身就走。
  荒野山谷。
  艾輝悠悠醒來,睜開眼睛。睜開眼睛的瞬間,他就愣住了。他的視野中,無數細小的光帶,就像是霧氣一般,緩緩飄動。
  那是元力。
  絲絲縷縷的木元力從草木散逸,地面的土元力越靠近地面越濃郁,里面還透著星星點點的銀光,那是地下礦脈的金元力。天空的水元力隨著云層緩緩流動,經常會有幾縷淡淡的水元力,在山谷間繚繞。山峰裸露的巖石散發著淡淡的紅光,那是火元力,想必是巖石成形時烈火熔巖的火元力還未徹底消退。
  清晨的陽光,讓火元力遍布,這些火元力范圍極廣,可是顏色頗淡,還帶著一絲木元生機。
  整個世界異常生動鮮活,生機勃勃。
  外元!
  這就是外元之境!
  此刻艾輝狂喜,笑容宛如漣漪,在他的嘴角擴散,到最后咧嘴傻笑。
  忽然想起來,自己突破的時候,血梅花差點要了自己的小命,后來怎么又好了?難道血梅花手下留情?哈,開什么玩笑,一千塊蛇蝎心腸,劇毒無比,能要他小命絕對不會放他生路。
  全身的血污也說明他當時情況是何等危險,并非自己錯覺。
  他連忙扒開衣服,看著自己的胸口,血梅花依然還在,除了黯淡了點,沒有其他的變化。
  黯淡了點?
  艾輝有些疑惑,對于血修的東西,他的理解是越是鮮艷越是危險。為什么血梅花比之前還要黯淡?發生了什么?
  艾輝在身上摸了摸,依然一頭霧水。想到以前的時候,繃帶似乎救過自己的性命,難道是繃帶?
  他把繃帶拆下來仔細檢查,當他看到血眼,立即明白過來。
  血眼變得完全不一樣。
  明明形狀色澤沒有什么變化,可是給艾輝截然不同的感受,多了一種難以描述的味道,好似活物。艾輝不禁仔細察看起來,他的眼神一點點變得發直,臉上的神情一點點呆滯,直勾勾盯著血眼,一動不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艾輝陡然一個激靈,渾身一顫,猛然清醒過來。
  他臉上流露出駭然之色。
  遠處的夕陽把橘色染遍山谷,金燦燦,煞是好看。天空的晚霞,絢爛多姿,傍晚的風清涼舒爽,而艾輝卻覺得遍體生寒。
  上一刻還是清晨,此時已是傍晚。
  中間所有的記憶,完全一片空白,他甚至沒有感受到半點時間的流逝。
  說不出的毛骨悚然,籠罩艾輝的身心。
  繃帶……血眼……不是凡物啊!
  他以前就覺得繃帶不同凡響,但是此刻卻深知,繃帶的厲害遠超乎他的想象。他現在已經是外元之境,都如此輕易中招,繃帶實在太邪門了。
  師娘大概也想不到,給自己的繃帶這么厲害吧。
  想起師娘,艾輝對繃帶的恐懼立即消退了許多,目光柔和。不管怎么說,繃帶也救了自己好幾次性命,就算是個邪物,那又怎么樣?
  艾輝拍了拍手上的繃帶:“放心,不會把你丟掉。”
  不過,經這么一嚇,艾輝晉級外元的狂喜淡了許多。
  他想起戰利品,當時匆忙,來不及仔細察看就逃之夭夭。
  正好現在有空,好好整理一下。
  石有光是成名多年的高手,身家肯定豐厚,起碼不是自己這樣的小屁屁可以比擬的。
  他把東西一件件掏出來。
  先是一堆土修的材料,應該是用來給沙偶用的。尤其幾種少見的沙類材料,看得艾輝兩眼放光。他老早就想給樓蘭的身體升級,但是沙類材料緊俏,稍微好一點的,就是天價。
  墜星沙,質地非常沉重,是有名的重沙,破甲有奇效。墜星沙產自黃沙角厚厚沙海的深處,只有偶爾會被流沙沖刷出地面,十分難得,現在市面上根本買不到。往往用作沙偶的攻擊部位,比如拳頭。
  綿沙,俗稱面筋沙,是一種很特別的沙,就像面筋一般,可以隨便改變形狀。沙偶的身體能夠拉長如同面條,依然不會斷。綿沙是黏土化沙,雖然土和沙都是土行材料,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特性。綿沙往往產于沙海和荒原的交界處。
  其他幾種材料的品階都很高,可見石有光的沙偶品階也很高。
  成名多年的高手吶!能寒酸嗎?好意思寒酸嗎?自己的沙偶寒酸了怎么拿得出手?怎么保得了命?
  艾輝簡直心花怒放,天啊,三年大小征戰這么多回,也混出不小的名聲,但是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豐收。
  五行天俗話說得好:
  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窮鬼送人頭。
  當最后一件東西拿出來,艾輝激動得騰地一下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