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91 紅衣佘妤

一個巴掌大的沙碟,上面布滿密密麻麻的紋路和文字,就像一個羅盤。p它的名字叫做沙羅盤。p沙羅盤是土修最偉大的發明之一,由偉大的土修大師羅德在七百年前所創。
  在羅德大師之前,人們對天地元力的流動就像“水”“空氣”一樣。而羅德大師是第一位提出,當元力濃郁到一定程度,元力的流動將發生根本的變化。
  當時羅德大師的理論并不令人信服,很多人覺得這是異想天開。
  但是羅德大師用天才的創意,證明了他的觀點才是真理。
  而這一點,就是沙羅盤。
  羅德忽然想到,五行天在一片大陸上,哪怕島礁眾多的翡翠森,在海底也是和其他四行天為一體。同一片大陸,也就意味著土元力渾然一體。
  如此龐大的土元力,而且在地底深處,土元力異常濃郁,完全符合他的理論需要。
  于是,他發明了沙羅盤。
  在地底,開辟一個穩定的土元空間,每個空間對應著一塊相應的沙羅盤。
  七百年前的中秋,由于羅德大師的邀請,翡翠城擠滿了聞訊而來的長老、部首、元修。人們為了見證奇跡之夜,翡翠城萬人空巷。
  萬眾矚目之下,羅德大師和大長老,共同把一塊內有大長老信物的月餅,放入沙羅盤之中。眾目睽睽之下,月餅緩緩被沙羅盤的流沙所吞噬。
  沙羅盤立即被裝入特殊的封閉鐵盒之中,由當時天下最快的元修,有著“北海颶風”之稱的周明奎,日夜兼程,披星戴月,以最快的速度直飛目的地。
  而此時,銀霧海最大的城市銀城,已經人頭攢動,無數人伸長脖子,翹首以待。
  兩天后,當周明奎身披晨曦和霧氣,于朝霞云層之中從天而降,早就等待多時的人們歡聲雷動。
  滿臉疲倦的周明奎,卸下背上的鐵盒,遞交給銀城城主之手。
  無數目光齊聚之下,城主打開鐵盒,取出沙羅盤,放置地面。摒住呼吸的人們,看著沙羅盤化作一個小小的沙漩渦,再看著沙漩渦中吐出一快月餅,人們不由齊聲驚呼。
  而當城主掰開月餅,赫然可見大長老的信物。
  城主高舉大長老信物,但是此刻已經無人安靜,震天的歡呼如同怒濤般幾乎要掀翻這座歷史悠久的城市。所有人都明白,這一天必將載入史冊,他們亦明白,一個新的時代到來。沙羅盤的出現,能讓人們獲得一個隨身可以打開的寶箱,而不受隨身空間和負累的限制。
  羅德大師成為人們的英雄,獲得無上的聲望和驚人的財富。
  追隨羅德大師的土修們,不斷完善沙羅盤,讓沙羅盤加鎖以讓財產更安全,讓沙羅盤的空間更大,讓沙羅盤的造價降低等等。
  但是到目前為止,沙羅盤依然不是普通人能夠用得起。
  艾輝也只是聽說過這種東西,沒有親眼見過。但是激動卻是一點不假,像石有光這樣的亡命之徒,往往會把最值錢、和身家性命相關的東西放在里面。
  沙羅盤解鎖是一個問題,但是這對樓蘭來說,是個小問題。
  沙羅盤在進步,解鎖技術也同樣在進步。艾輝就知道,有專門的元修干這事,如果通過楚朝陽這個身份,他也能找到人解開。壞處是,就很難保密了。
  艾輝憧憬了一下里面會有什么寶貝,隨身的東西都那么值錢,沙羅盤里面肯定是更值錢的寶貝。抹了一把口水,艾輝小心翼地把沙羅盤收好。
  天色漸晚,但是艾輝不打算再耽擱下去,他已經耽誤了太多的時間。
  他需要先找到附近的城鎮,才能知道現在的位置。
  好在此時夜色降臨,天空的云層也已經散去,他飛上高空,沒一會便找到依稀有些亮光的地方。向著依稀的亮光,他背上云翼一展,恍如流光。
  他能感受到不同之處,體內的元力澎湃,稍稍運轉,洶涌的元力,就讓他的速度暴增。他此時才明白為何在大家眼中境界就是一切,外元之境是如此強大,他留有余力的飛行,速度就已經超過以前的最快速度。
  艾輝一時興起,毫無保留,整個人的速度提升到極致,他感覺自己就像一把鋒利至極的刀,破開狂嘯的氣流。
  太快了!
  此刻他的速度,起碼是以前的兩倍。寶石星劍翼經受住考驗,在如此高速的飛行中,沒有一絲顫抖。不僅如此,艾輝還感覺出來,寶石星劍翼還有潛力可挖。
  最讓艾輝覺得驚奇的是,風中所蘊含的金元力,不斷在他周圍匯集,他周圍形成一個金元力帶。這些風不是金風,蘊含的風元力十分稀薄,但是沒多時圍繞在艾輝身邊的金元力也十分可觀。
  金元力環繞,讓艾輝覺得異常的舒服,不僅隔絕了迎面的狂風,還大大減緩了云翼元力的消耗。
  艾輝知道外元之境能夠利用天地元力,但還是第一次體會,
  他心中生出后怕,此刻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能夠擊殺石有光,是多么的僥幸。倘若石有光不是身受重傷,沙偶被摧毀,加上輕敵,自己絕對不會有半分勝利的機會。
  好在自己勝利了,也突破了外元,極致的速度帶來的快感,讓艾輝豪氣頓生。
  只覺得人生如此,真是酣暢淋漓。
  飛行了大約半個小時,一座燈火通明的城市,映入他的視野。
  此時天空明顯熱鬧了許多,艾輝見到不少神色匆匆的元修,他背上的劍翼沒有用銀光,銀光在夜晚過于醒目,而是用的黑色,加上金元力纏繞,別人看不清楚他的身形。
  他身形一折,降低高度,向夜色的城市飛去。
  幾分鐘后,他降落城市之中。
  詢問了一位行人,才知道自己所處何方。
  小云雨城。
  艾輝知道這座城市,得益于小云雨來歷的兩種說法。
  一種說法是因為當地水元充沛,云厚雨多極多,所以稱之為小云雨城。而另一種說法則和以前的【小云雨訣】有關。小云雨訣是修真時代一種普通的法訣,用于種植靈田。據說小云雨城曾近終年陽光明媚,長老會派來此地開荒建城的首位城主,對小云雨訣十分沉迷,想從中鉆研出類似的傳承。結果在一次嘗試中,無意中成功,導致云雨匯集不散,最終形成如今當地云厚雨多的氣候。
  艾輝之所以記得小云雨訣,是因為很多劍典有提到,據說當年修真世界第一人左莫曾經修煉過這種法訣。但同樣有許多劍典注明,左莫修煉小云雨訣的記載全是出自野史,并不確切。
  大凡什么和這樣的傳奇人物扯到一起,總是讓人更容易記住。而和遙遠的傳奇人物扯在一起,則往往充滿紛爭。
  在一家店鋪買了份地圖,艾輝才弄清楚小云雨城的具體方位。小云雨城和他的目的地祥云城,中間隔著五座城市。
  但是艾輝不打算搭乘商隊,他現在時間很緊,倘若再遇到麻煩,那就真要耽誤了。
  他決定自己飛過去,從小云雨城直線飛到祥云城。
  剛剛踏入外元,艾輝對自己的實力正是信心爆棚的時候。以前覺得難以實現的行動,如今也充滿了底氣。
  走出店鋪,艾輝心中一動,他的六識敏銳,踏入外元之境,更加敏銳。
  身后不遠處,有人鬼鬼祟祟,在盯著自己。
  他裝作不知道,隨意走進一條人流稀少的巷子。
  一名目光閃爍的男子,過了一會,也走進巷子。但是看著空無一人的巷子,愣了一下,他的目光隨即看到巷子深處有一條岔道,連忙沖過去。
  剛轉過岔道,砰,一股大力傳來,他整個人橫飛出去,狠狠撞上墻壁。
  一陣頭昏眼花,等他清醒過來,一把劍架在他脖子上,冰冷的劍鋒讓他汗毛直樹,他的臉色刷地白了。
  片刻之后,艾輝離開巷子,他取下面具,露出本來面目。背上醒目的云翼也變成土黃色,毫不起眼。
  剛才那名元修沒有留活口,但是艾輝從對方口中拷問出來的東西讓他心情糟糕至極。
  現在到處都傳言,楚朝陽混入大魏商隊盜取上古遺寶,炸毀吉祥號,攜寶逃竄。大魏商會正在四處懸賞通緝楚朝陽,賞金之豐厚,更是令無數人為之眼紅。
  區區內元的實力,竟然從高手眾多的大魏商隊中得手,楚朝陽之名,也因此變得人盡皆知。
  楚朝陽曾言前往祥云城的話也流傳開來,雖然有很多人認為這是楚賊放的煙霧彈,但還是有許多人,守在前往祥云城的路途。不僅如此,從事發當地,周圍一帶,不斷有人打聽楚朝陽的蹤跡。
  小云雨城也有很多元修,在搜尋楚朝陽。
  這名元修在路上無意中看到艾輝的臉,和懸賞中的楚朝陽有些酷似,這才跟上來。
  艾輝的臉色陰沉,心中怒火中燒。
  還是被大魏商會給陰了!
  他的楚朝陽身份,三年來一直被他小心翼翼培養,他費盡心思才讓楚朝陽頗有聲名,卻沒有那么吸引人矚目。
  此刻楚朝陽被推倒風口浪尖,三年的小心培養頓時化作烏有,艾輝的惱火可想而知。
  更讓他郁悶的是,此番變故對他接下來的行動,有著極大的影響。
  他苦笑連連,雖然到現在為止,他也不知道影響是好是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