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92 發生了什么

換回本來面目的艾輝神色坦然,大搖大擺走在街道上,沒有人多看他一眼。p現在艾輝算是小土豪,買東西自然底氣十足,找到店鋪,買夠補給,便沒有再作逗留。不管多么混亂,先到了祥云城再說。
  這一路沒有人注意他,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都和楚朝陽扯不上關系。年輕的臉,土黃的云翼,還有外元的境界,都絲毫不引人懷疑。
  艾輝依然頭疼無比,沿途已經遇到好幾撥人向他打聽有沒有遇到一個銀翼中年人。他這才深刻明白,楚朝陽到底有多么的火熱。
  他對大魏商會恨得牙癢癢。
  不要被自己撞上,哼哼。
  數日后,當他降落在祥云城,云翼還未收起來,就聽到不遠處的嗤笑。
  “又是一個做發財夢的家伙,真以為楚朝陽那么傻?知道這么多人在等他,還往這里跑?楚賊故意虛晃一槍,早就逃之夭夭了。”
  “財帛動人心嘛!你看他那么年輕,沖動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
  艾輝聽到兩人的低聲細語,落地的時候,腳下差點一個踉蹌。
  好吧,就當聽不見。
  艾輝心里自我安慰,但是只走了十多米,他就開始覺得渾身不舒服。街道上每一個行人的眼睛就像在放光,賊亮賊亮,滿是懷疑和戒備地審視著能看到的每一個人。甚至還有人不時抽動鼻子嗅著氣味,像極了獵犬。
  走南闖北這么多年,艾輝還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
  都瘋了……
  艾輝滿是無奈和苦澀,這樣自己還怎么和別人接頭?當他在街道上看到張貼的懸賞令,看到上面的天文數字,一萬顆精元豆,有那么一瞬間,艾輝有種沖動,把自己賣給大魏商會拉倒。
  麻煩了!
  哪怕艾輝再遲鈍,也覺得眼下的局面有些棘手。
  他不太確定接頭人的態度,如果對方也對楚朝陽感興趣,或者對所謂的上古遺寶眼紅,那他就危險了。
  就在此時,聽到有人高喊:“抓到了!抓到了!”
  艾輝感覺整個街道的行人都躁動起來。
  “抓到楚朝陽了嗎?”
  “誰抓到的?”
  “在哪在哪?哪個混蛋運氣這么好?”
  ……
  人們臉上滿是懊惱,一萬顆精元豆,這樣的橫財,就這么眼睜睜地飛了。
  “不是,是大魏商會被抓到了,上古遺寶就在他們手上,楚朝陽根本就是他們放出的幌子!”
  “哇,大魏商會這么狡詐!賊喊捉賊!”
  “太陰險了!活該倒霉!我就說嘛,楚朝陽有那么蠢嘛?真要盜寶,還會把自己的目的地告訴別人?”
  “馬后炮誰不會?那你還不是來了?”
  “你們還扯什么楚朝陽啊,上古遺寶到底是什么東西?落到誰手上了?”
  “昆侖!”
  “昆侖這下發達了!”
  聽到大家七七八八的討論,艾輝哭笑不得,無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搭了個車,被人陰成背黑鍋的,黑鍋轟轟烈烈,結果大魏商會自己栽了。
  他很快幸災樂禍起來,這就是活該啊。
  大魏商會想不到自己掉鏈子了。
  艾輝松一口氣,楚朝陽這個身份花費了他那么多的心血,而且對他接下來的行動至關重要。倘若就這么不能用了,那他真的會吐血。
  這事也給他提了醒,自己應該多弄幾個身份,有備無患。萬一下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也可以有選擇的余地。
  他沒有馬上前往接頭的地方,而是在祥云城住下來。
  過了兩天,已經沒有人提起楚朝陽,市面上到處充斥著關于昆侖和上古遺寶的熱議。有的說上古遺寶是曠世劍訣,當年昆侖大道正統。也有說上古遺寶是絕世神藥,不是一顆,而是一百顆云云。
  說來說去,就一個意思,昆侖這下發達了,劍修這下要猛了。
  艾輝還仔細打聽到,大魏商會高手近乎全滅,掌舵者蕭夫人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很多人感嘆,那么嬌滴滴的美人,就這么沒了,實在太可惜。
  只是下落不明,實在太可惜了,艾輝暗自嘀咕。
  想想自己被不明不白地陰了,這下好,連報仇的機會都沒有,白背了這么久的鍋。當然,那一百顆精元豆,早就被他忽略了。
  確定風平浪靜,艾輝換上楚朝陽的元力面具,出現在街道上。
  “咦,那不是楚朝陽嗎?哎……一萬顆精元豆啊,就這么沒了。”
  “行了,人家能把吉祥號給炸了,你上去就是找死。”
  “算了,他不值錢了。”
  ……
  聽到這些人的議論,艾輝的一顆心終于放下來。只是他總有一股錯覺,這些目光里仿佛充滿了嫌棄。
  在城內逛了許久,確定沒有人跟蹤,艾輝走進一個巷子,七彎八拐,來到一處大宅前。大宅朱門緊閉,艾輝敲了敲門。
  片刻后,大門打開,一位壯漢見是艾輝,面無表情道:“你遲到了。”
  “沒辦法。”艾輝無奈道:“我的情況你也知道。”
  壯漢咧嘴笑了,沒有說話,側身讓過。
  艾輝走進宅院,環目四顧,院子里很樸素,種滿了各種花花草草。但是在艾輝眼里,卻深知這些看上去漂亮的花花草草,暗藏殺機。
  這個看上去像鐵匠的壯漢,卻是一名木修,非常厲害的木修。艾輝曾經親眼見過,一位實力非常強悍的家伙對他動手,結果橫死當場。
  壯漢的真名他不知道,大家都叫他花魁。
  每次一想到這么一個胳膊可以跑馬的壯漢叫做花魁,艾輝就覺得心里有點發毛。
  “其他人都走了。”花魁看了一眼艾輝道:“你這次情況特殊,上面也不會追究你遲到的責任。不過下不為例。”
  艾輝皺了皺眉頭,臉色陰沉:“這個我自然知道。”
  花魁也不生氣,咧嘴笑到:“看起來你終于突破外元了,恭喜。”
  能夠在內元境界加入到組織,還能完成這么多的任務,他還沒有見過其他人。
  艾輝沒有廢話:“我的報酬。”
  “你上次任務完成得不錯,上面決定給你雙份報酬。”花魁接著遞給艾輝一片樹葉:“這是你要的血修秘術資料。本來按照你的權限,是不夠查看的,但是上面破格給你這個機會。當然,這是截止到三年前的內容,這三年他們到底還有沒有發展其他的秘術,就不得而知。記得不要泄露出去,后果不需要我說吧。”
  艾輝心中激動,三年前的秘術,對他來說已經完全足夠了。
  他裝作不在乎地把樹葉揣進懷里,不滿道:“你今天的話有點多。”
  花魁嘿然:“第二份報酬是一個學習的機會。”
  “學習的機會?劍術傳承?”艾輝眼前一亮:“別拿垃圾貨色來糊弄我。”
  花魁笑瞇瞇道:“劍術傳承嘛,這個要靠你自己。不過我們可以讓你去昆侖劍陣修煉,為期一周,怎么樣?有沒有興趣?”
  艾輝眼睛一縮:“昆侖也是我們的人?”
  花魁笑了笑,沒說話。
  艾輝離開松間城的時候,帶走了道場的消息樹。囚徒老人所在的組織,名叫【牧首會】。是神之血的死敵,雙方的死敵關系可以追溯到遙遠的古代。
  艾輝想對付神之血,單靠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他對神之血的了解非常少。
  囚徒老人所在的組織既然和神之血是死敵,想必關于神之血的情報非常多。
  而且囚徒老人告訴艾輝,他胸口的血梅花,一定是血修的秘術。
  但是當艾輝提出加入組織,卻遭到囚徒老人的反對,這讓艾輝很吃驚。囚徒老人語焉不詳,但是流露出對組織的不信任和懷疑,讓艾輝立即意識到里面別有內情。
  考慮到艾輝身上所中的血修秘術,囚徒老人和艾輝最后商量出利用假身份加入組織。囚徒老人曾經是牧首會的核心成員,對于如何加入牧首會了如指掌。
  牧首會的謹慎和嚴格,出乎艾輝的意料。倘若沒有囚徒老人的幫助,艾輝的處境會非常危險。
  但是有了囚徒老人的指點,艾輝從一名外圍人員,一步步向上走,成功完成了不少任務,花費了兩年多的時間,終于成為一名正式成員。
  艾輝其實內心早就懷疑昆侖和牧首會之間千絲萬縷的關系,因為劍術傳承!
  當艾輝發現牧首會擁有大量劍術傳承的時候,大吃一驚。
  劍術沒落已久,像劍丸三招這樣的散招,都少得可憐。突然發現一個組織內,有許多劍術傳承,如何讓艾輝不驚訝?
  隨后艾輝發現,牧首會從很早就開始嘗試劍術傳承,而且有很多的成果。讓他驚訝的是,市面上竟然沒有半點風聲,他這才發現,自己以前太小看牧首會。
  當昆侖突然出現的時候,艾輝就在暗中懷疑,昆侖很有可能和牧首會有關系。沒落了這么多年的劍術,突然又出現一個擅長劍術的組織,不由讓人感到蹊蹺。
  今天他的懷疑被證實。
  花魁不承認也不否認,而是呵呵笑道:“劍陣是昆侖的不傳之密,雖然比不上修真時代,但是現在也是個厲害東西。開啟一次,需要兩百顆精元豆,平常只會給最核心的弟子修煉,你賺大了。”
  兩百顆精元豆!
  艾輝的眼睛一下子瞪圓。
  “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