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93 沙羅盤和人怕出名

樸素簡潔的房間,并沒有多少擺設,老舊的茶桌剝落的漆面,能看到歲月的斑駁。隨處可見的老榆木,質樸成穩。白墻上掛著一幅字,上面是兩個蒼勁有力的字,北海。
  屋外檐尖滴落的雨聲叮咚。
  桌上兩杯茶熱氣裊裊,隔著茶桌父女正襟對坐。
  師北海一身藏藍色長袍,眉目間和師雪漫頗為相似,但是神情冷峻嚴肅,不茍言笑,看上去就像粗糲的巖石雕刻而成。修理得短而整齊的硬胡茬,透著硬朗。
  看著和自己眉目相似的女兒,他不由想到亡故的妻子,目光柔和許多。他端起茶盞,喝了一口,苦澀在他嘴里釋放。妻子還在的話,一定不愿意自己把女兒培養成這樣吧。
  師雪漫沒有喝,父親喜歡苦茶,最苦的茶,她喝不慣,她喜歡更甜一點的茶。
  師北海忽然問:“端木黃昏你覺得怎么樣?”
  “黃昏弟?”師雪漫想起坊間流傳的八卦,有些明了:“長老會不會想我和他聯姻吧?”
  師北海點頭:“是有人提。”
  師雪漫非常直接:“不喜歡。”
  “知道了。”師北海又喝了一口,看了一眼女兒,雖然女兒掩飾得很好,但他還是能看到女兒隱藏的憤怒。
  他心中有些笑意,但是臉上若無其事道:“提議的人被我發配到前線。”
  師雪漫心中一暖,但是又有些擔心:“會不會有人說您不顧大局?”
  她不喜歡勾心斗角,但是并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人,五行天內部暗流涌動看在眼里。
  “我是師北海。”
  淡淡的語氣,流露出強大霸氣。
  他確實有足夠的底氣說出這句話,十三部傷亡慘重,如今的部首地位和分量,遠超過當年。
  山王、君沙、冷焰、烈花、草殺、真木六部,雖然五行天還保留了建制,但是名存實亡。←百度搜索→剩下北海、霓裳、天鋒、兵人四部,在血災爆發沒多久,都遭到刺殺。北海、霓裳兩部部首度過危機,但是兵人部部首身亡,天鋒部部首受傷,至今還沒有痊愈,實力大減。
  副部首的損失就更加慘重,四部的副部首,皆有傷亡。
  唯一讓長老會感到安心的是,中央三部至今還保持完整。否則的話,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抵擋神之血的進攻。
  師北海接著道:“聯姻的人選讓長老會去頭痛。不過你要準備一下,這次使團,我打算讓你領隊。”
  師雪漫有些奇怪:“為什么?我不擅長談判。”
  她確實不擅長談判,她更擅長的是戰場上真刀真槍的拼殺。
  “神之血帶隊的是佘妤,我覺得你會感興趣。”
  聽到佘妤兩個字,師雪漫毫不猶豫點頭:“我去!”
  她后來經歷過很多長戰斗,但是最刻骨銘心的戰斗還是松間城之戰。哪怕如今回想,她的心臟都不由收緊。她不知道多少次夢到滂沱大雨中艾輝跪在墳前的背影。
  佘妤最后關頭的趁火打劫,在師雪漫看來同樣無法饒恕。
  回到房間,師雪漫坐在窗前發呆。
  過了一會她走到院子里的消息樹前,凝視著那片古老的樹葉,萬千語言在她心中醞釀,卻不知道說什么好。
  她啞然失笑,提筆寫下。
  “八千萬什么時候還?”
  一想到消息樹的另一頭,艾輝呲牙肉痛的模樣,她莫名有些開心。每過一個月,她就會催一次債,繁忙的日子里,這是多么好的消遣。
  呵呵,賠錢貨!
  艾輝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口中的“賠錢貨”就是她。她現在覺得自己實在太機智了,艾輝以為自己可以躲得了大家,卻忘記了他帶走的消息樹,曾經送出去過一片樹葉。
  哦,好像是自己摘的。
  不過那不重要,可以催債就行!
  寫下催債的話,師雪漫頓時覺得念頭通達許多。如今的五行天內憂外患,風雨飄搖,她身為師北海之女,身在漩渦之中。不過誰都知道師北海性格對女兒寵溺,而且性格強硬,沒有人敢招惹。
  即使這樣,她也常常覺得身心俱疲。
  父親真是堅強如同巖石。
  有的時候,她在想周圍有誰能夠像父親一樣堅強,也許只有艾輝吧?也不知道,艾輝什么時候能夠從那場噩夢中走出來。
  師雪漫又有些出神。
  風塵仆仆地回到寧城,艾輝被眼前熱火朝天的景象震驚了。
  自己沒走錯地方?
  城外到處是人,密密麻麻,就像螞蟻一樣。砍伐樹木,整平土地,挖溝建渠,不斷有滿載的藤車飛來飛去,到處堆積如山的物品。
  好在他一連看到好幾張熟悉的面孔,才讓他明白自己確實沒有走錯地方。
  繞開人群,進入寧城,艾輝回到自家道場。
  “樓蘭!”艾輝扯著喉嚨高喊。
  一群小樓蘭,吭哧吭哧扛著一組比他們身體大許多的沙字從房子沖出來。
  上面寫著:“歡迎回來,艾輝。”
  艾輝哈哈大笑,看到樓蘭就是讓人開心啊。
  沙字融化,重新變成樓蘭。
  “外面怎么回事?”艾輝一臉疑惑:“我看外面大興土木,是要建什么嗎?”
  “據說是要建小五行天,艾輝。”樓蘭解釋道:“為了能夠讓火修、土修和木修有地方修煉,所以重建小五行天。用五座城市相連,已經確定的是寧城和云嶺城。”
  “難怪這么多人。”艾輝恍然大悟:“寧城太小,這是要擴建啊。確實需要一個小五行天,要不然,人都要跑光了。不過這下寧城要熱鬧了。”
  他當時來寧城就是因為這邊人比較少,比較安靜。
  沒想到商路經過寧城,寧城變成貿易重鎮。如今寧城被確定是小五行天五城之一,那以后必然變得更加熱鬧繁華。
  “是的,艾輝。最近很多外地人涌入寧城。”樓蘭道。
  “哈,我們也是外地人。”艾輝笑道:“我出去的這幾天有什么事情嗎?”
  “有三件事,艾輝。”樓蘭道:“第一件事,有一個叫做付勇昊的人,想來拜師學藝。他來過兩次。”
  “付家人?”艾輝有些意外,摸著下巴沉吟:“他們這是什么意思?”
  “樓蘭不知道。”樓蘭老老老實實搖頭。
  “還來了兩次。”艾輝琢磨著:“那是很誠心啊?樓蘭,我們的學費是多少?”
  “一千點元力,艾輝。”
  “原來我這么便宜啊?”艾輝皺起眉頭,囊中的精元豆讓他已經看不上這點小錢:“他年紀這么大,費用得另算,一萬點元力,兩顆精元豆。”
  “好的,艾輝。”樓蘭沒有提出異議,而是接著道:“第二件事,有人想買我們道場。出價五十萬點金元力。”
  “不賣!”艾輝直想翻白眼:“五十萬點元力就想買這么大一塊地方?這家伙腦袋被門夾了?跑到我這里占便宜。”
  他渾然忘記當時他買下這座廢棄倉庫的時候,只花了一千五百點元力。
  這里以前是屬于蘇清夜家的倉庫,但是地方比較偏,一直廢棄不用。艾輝當時需要一塊比較大、離銀霧河比較近的地方,就挑中這個地方。
  也正是因為知道艾輝想辦道場,蘇清夜的父親才把他送到艾輝的道場,成為第一名學員。
  如今寧城身為小五行天之一,地位大漲,可以預見寧城將來一定是大型城市,而且必然是五行天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為什么擴建?就是因為寧城已經容納不了那么多的元修,城內的地價不知飆漲了多少,艾輝用腳趾頭都能想到以后寧城內必然是寸土寸金。
  現在賣豈不是虧死?
  虧本的生意艾輝可不做。
  “好的,艾輝。”樓蘭非常認同艾輝的想法,接著道:“第三件事是消息樹有艾輝的新消息。”
  艾輝隨口問:“誰發過來的?說的什么?”
  “賠小姐。”樓蘭依然用歡快的語氣:“她問你八千萬什么時候還?”
  艾輝的臉立即垮下來:“賠錢貨催命啊,每個月不催個幾次,真是折壽啊,早知道當初那片葉子不該讓她摘的。”
  樓蘭睜大眼睛:“艾輝是想賴賬嗎?”
  “我是那樣的人嗎?”艾輝一臉正氣凜然,大聲道:“告訴付家人,學費是四顆精元豆!不打折!”
  “好的,艾輝。”樓蘭歡快道:“沒有其他的事情了。艾輝這次的收獲怎么樣?”
  直到此刻,艾輝才生出揚眉吐氣之感:“哈,大有收獲!”
  “真的嗎艾輝?”樓蘭滿臉驚喜。
  “看看這是什么?”艾輝一臉得意取出東西。
  “墜星沙!綿沙!”樓蘭的語氣里滿滿的驚喜。有了這兩種材料,他的身體就可以大幅度升級。現在他的身體,無法支持子夜沙核的全速運轉。他不得不把子夜的運行速度,壓制在很低的范圍。
  升級了身體,就能更好地幫助艾輝!
  “沒出息了吧?區區墜星沙和綿沙而已。”艾輝嘿然,從懷里取出另一件東西:“看看這個!”
  “沙羅盤!”樓蘭的眼睛一下子睜得老大。
  艾輝把沙羅盤丟給樓蘭,得意道:“沒錯!不過還沒有解鎖,靠你解鎖了。”
  “沒問題,艾輝!”樓蘭就像士兵一樣大聲道:“交給樓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