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95 回家

黑暗中,仔細翻看血修秘術的艾輝,終于看到了自己身上血梅花的秘術。p生滅花祭術,一種只在理論上存在的血修秘術,從構思以來,還未實現過。據說借鑒了修真時代的花妖秘術和血煉門派的爐鼎秘術而成。
  此秘術的修煉條件極為嚴苛。
  施術者稱之為花主,而被施術者稱之為花奴。
  花主需要強大的精神魂魄,而花奴則需要強大的生命力。
  修煉此術,先需要花主凝結出兩顆花種,一顆在花奴身上,一顆在自己身上。花種是花主精血魂凝聚而成,一旦凝結成功,花主勢必實力大減。而相反,花種對花奴大有裨益,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花奴的實力,并且洗煉花奴的身體,使之身體逐漸變成無垢之體。
  在接種花種之時,花奴需要心甘情愿,否則輕則花種死亡,重則花奴爆體。
  而接種花種成功之后,花奴就宛如泥土,為花種提供源源不斷的養分。花奴雖然能夠感受到力量被吞噬,但是同時,花種也會給花奴巨大的幫助。花奴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花奴身上的花種,是虛胚,是滅之花。花主身上的花種,才是實胚,為生之花,兩花互為陰陽孿生。當花胚成長成熟,就會從花奴身上掉落,花奴生機被吸食殆盡而亡。花主身上的花種卻同樣迎來成熟,成為真正的生之花,蘊含花奴所有的生命力、元力、精氣神、魂魄,堪稱無上珍寶。
  花奴和滅之花,就是祭品。
  艾輝看得渾身冷,如從邪惡的秘術,聞所未聞。
  資料上面沒有提到任何破解之法。
  大概牧會也不相信有人能夠修煉成功此術。
  艾輝呆了片刻,逐漸回過神來。他強自按捺自己心中的恐懼,把剩下的秘術全都仔細看完,記在腦海之中。
  這些資料讓艾輝打開眼界,血修修煉的秘術之詭異,想法之巧妙、邪惡,讓他驚嘆連連。比起晦澀莫測,劍胎的修煉之法,在這些秘術之中,并不算特別奇怪。
  但是上面也有說,許多秘術只是理論上的構思。有些是復原血煉門派的秘術,有的是血修新想法,神之血的歷史雖然不短,但是畢竟取得實質性的突破,也沒有多少年。否則的話,早就動手,哪會等到三年前?
  艾輝長長吐出一口氣,抬頭看時,窗外的天空微微泛著光芒。
  又是一夜過去。
  就在此時忽然聽到樓蘭歡快大聲道:“艾輝,樓蘭成功了!”
  艾輝一愣,臉上不由露出喜色,腳尖一點,整個人一個后空翻,輕巧地落在樓蘭身邊。
  樓蘭的腳邊,一個旋轉的流沙漩渦出現在地上。流沙漩渦在不斷地旋轉,漩渦的中心下陷,就像袋口一般。
  艾輝搓著手,兩眼泛著賊光,迫不及待:“來看看我們鼎鼎大名的石有光同學,留著什么好寶貝!”
  樓蘭充滿了期待大聲道:“艾輝加油!”
  艾輝把搓得熱的手,伸進漩渦中心的圓口,過了一會,掏出一個盒子。
  把盒子打開,里面是閃閃光的精元豆,粗粗一看,大概有兩百粒左右。
  “這才對嘛,堂堂石有光,好意思是個窮鬼嗎?好意思嗎?”
  艾輝看到這些精元豆,眼中光芒就像餓狼一樣綠油油。
  他繼續在里面摸起來,過了一會,掏出一塊水晶,水晶里面隱約可見光芒流轉。
  “傳承?”艾輝瞇著眼睛,就判斷出此物的種類,隨手把他丟給樓蘭:“樓蘭看看,是什么傳承?”
  樓蘭的手掌化作流沙,包裹著水晶,眼睛紅光閃動,片刻之后道:“艾輝,是【土元解紋術】,能夠破解地面雜亂無章的土元波紋,得到相關的信息。比如剛才有人通過的路徑,或者地底的礦脈等等。”
  艾輝想起來自己費盡心思,也沒能擺脫石有光的追蹤,這門【土元解紋術】挺厲害的啊。
  “樓蘭能學嗎?”
  “沒問題,艾輝。”樓蘭回答道。
  “那樓蘭把它學習了吧。”艾輝嘿然:“以后樓蘭就是跟蹤小能手。”
  樓蘭想到自己能夠更好地幫助艾輝,非常開心:“好的,艾輝!”
  艾輝接著掏出來的是一本泛黃的書,上面寫著《禁忌之術-身體沙化》。艾輝恍然大悟:“難怪石有光那么厲害,原來是改造元修!”
  不過想到自己竟然干掉了一名改造元修,頓時又有些得意起來。
  “這個也給你,雖然你用不上。”艾輝丟給樓蘭。身體改造是針對元修,對沙偶沒有什么用處。“
  樓蘭看了兩眼:“是的,艾輝。樓蘭可以把它作為知識儲備。”
  隨后艾輝還掏出一堆東西,都是土行的材料,這一下樓蘭身體升級的材料完全足夠。
  雖然沒有得到什么自己可以用的東西,但是能夠給樓蘭用到,艾輝同樣很高興。
  “哦哦哦,最后一件東西,是封信嗎?”艾輝一邊從里面掏出來,一邊道:“樓蘭知道怎么綁定沙羅盤嗎,這樣以后我就可以不帶行李了。”
  “樓蘭知道,艾輝!”
  “樓蘭真厲害!嗯,真的是封信。”艾輝看著手上的信封,有些奇怪:“這年頭,還有人寫信嗎?用消息樹多方便?哎,賠錢貨要是喜歡寫信多好,肯定會少催好多次。”
  “是的,艾輝。”樓蘭一臉贊同道。
  “就喜歡樓蘭你這么誠實!哈哈,我們來看看上面寫的是什么?”艾輝打開手中的信封,看了一眼,哎呦一聲:“看不出來啊,老石的路子挺廣啊。”
  信不長,寥寥數語,內容是讓石有光想辦法把大魏商會手上的上古遺寶弄到手,那東西很重要云云。
  從信的語氣來揣摩,寫信的人和石有光非常熟悉,而且其中隱隱透著命令式的口氣,可見寫信之人的地位比石有光更高。
  艾輝沒有覺得太奇怪的地方,改造元修一向被世人所不容,想來一定也有著某種地下組織之類,能夠讓他們彼此之間互通有無。
  可惜信里沒有說上古遺寶到底是什么,艾輝對這一點倒是頗為好奇。大魏商會被這個上古遺寶折騰得七零八落,懷璧其罪啊。
  轉眼間,艾輝就把這些念頭丟之腦后。什么上古遺寶,和自己沒有什么關系。
  樓蘭在整理這次的收獲,看到樓蘭認真的模樣,艾輝也不由露出開心的笑容。收獲比預期的要高,尤其是土行材料這部分,樓蘭的身體這次可以大幅度升級。
  真是期待升級之后的樓蘭,會多么厲害!
  其實在艾輝心中,現在的樓蘭已經非常厲害。這三年來,倘若沒有樓蘭,艾輝只怕更加凄慘。正是因為樓蘭不斷調制元食,艾輝才能在血梅花的吞噬之下,還能夠保持進步。
  艾輝沒有打擾樓蘭,而是開始思考身上的血梅花。
  他從剛才的沖擊中恢復冷靜,生滅花祭術詭異莫測,在資料上顯示迄今為止,還沒有人成功過。一千塊的實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有恐懼,有擔憂,艾輝心中卻沒有怨恨。
  那只是場交易。
  當時自己不知道這是一顆毒藥嗎?知道的。鐵妞他們憤恨一千塊的趁火打劫,但是在艾輝看來,卻是非常公平。一千塊有義務幫助自己嗎?沒有。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當時的自己,就像輸光了賭徒,除了自己的爛命一條,身無分文。
  沒有一千塊的血梅花,當時的自己,連做出最后選擇的力量都沒有。
  艾輝其實很感謝這場交易,能夠幫助師父師娘完成心愿,他愿意付出任何代價,任何。
  感謝歸感謝,但是艾輝可不打算坐以待斃。生意已經達成,那到底是一千塊得償所愿,還是自己掙脫束縛,就是各憑本事。
  交易有風險嘛!
  恢復冷靜的艾輝,頭腦也恢復靈活。
  生滅花祭術確實是厲害詭異,卻不是沒有可以利用之處。花主和花奴看上去是主仆,一方占據主動,一方被動,其實未必。
  生之花和滅之花,陰陽孿生,相互影響,也相互約束。
  比如,一千塊絕對不會坐視自己的死亡。在生滅花祭術中,一旦花奴死亡,花主必然受到反噬,輕則變成廢人,重則一命嗚呼。
  這里面就是可以大做文章的地方。
  自己故意去一些危險的地方,一千塊來還是不來?反正自己爛命一條,死就死了,一千塊在神之血的地位崇高,前途無量,這么死了多可惜?
  不想死?
  不想死我們就可以好好談談嘛!
  比如來幾個有實力的打手?哦哦哦,打手還是不太方面,還是折算成精元豆比較實在,要不然,血晶血核也行啊。
  沒錢怎么安全?沒錢怎么可以好好活下去?
  幫你養花,幸苦費總要給一點嘛。
  好吧好吧,咱不談幸苦費。
  不把咱養得白白胖胖,花的肥料怎么夠!怎么夠!
  思路一開闊,艾輝的靈感就源源不斷。
  生之花和滅之花的陰陽孿生關系,同樣可以利用。生之花是滅之花的投影,換句話說,如果自己可以控制滅之花,豈不是也可以控制生之花?
  好吧,控制估計夠嗆,那影響呢?能不能影響滅之花的生長?
  艾輝的眼睛越來越亮。
  生滅花祭術,好東西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