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三章怒火

“我叫艾輝,今年十六歲,很高興和大家一個班,請大家多多照顧。”站在講臺上的艾輝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柔和,他暗自提醒自己,這里不是蠻荒。
  書舍每個角落盡收眼底,沒有發現危險。介紹完自己的艾輝,落荒而逃似地走下講臺。
  下面的同學有些驚詫艾輝的年齡之大,嗡嗡議論。
  “年紀這么大能進感應場?而且,有點奇怪的名字啊。”
  “舊土的吧……”
  講臺旁的許夫子見狀,輕咳一聲:“后面的同學不要這么簡短,多介紹一些自己的情況。這樣,你們才能讓同學更快更好的了解你們。”
  回到座位的艾輝松了一口氣,比起戰斗,眼前的場面讓他更手足無措。
  察覺到自己氣息的紊亂,他緩緩吞吐呼吸,局促感漸漸消失,身體重新恢復到最佳狀態。
  此時的艾輝,看上去異常安靜。沒有人注意到,校舍角落里這位像一汪潭水般平靜深邃的少年是一頭蟄伏的猛獸,隨時可以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三年的蠻荒生活,留下太多痕跡。
  比如,他挑選座位的位置。
  他坐在窗戶旁邊的座位,窗外一覽無遺,可以防備來自窗外的襲擊。倘若襲擊來自校舍內,他可以第一時間跳窗躲避。
  比如觀察,他暗中觀察周圍的一切,講臺上面的夫子,周圍的同學,校舍的結構,座椅的擺放等等。很多時候,這些看似沒有必要的細節會決定你的生死,永遠不要嫌自己掌握的信息太多。
  他沒有刻意做這些,一切都是如此自然。
  班上的同學有兩百多人,年齡普遍偏小,從他們臉上的青澀和稚嫩可以看得出來。有幾個家伙的衣著華美,神情高傲,應該是大家族出身。有一個艾輝有印象,就是他和胖子在大門外看到的那朵極品火浮云上走下來的貴公子。
  端木黃昏,看上去傲了點,實力不錯,艾輝留了個心眼。
  這家伙被指認為班長,班長是什么?隊伍首領?一個傲慢的家伙做首領可不是什么好事,見多識廣的艾輝冷眼旁觀。
  不過,這和自己沒什么關系。
  可惜,胖子沒有和他分到一個班。
  想到這,艾輝有點遺憾。
  但是下一秒,這些許遺憾就被許夫子的話給擊得粉碎,取而代之的是滔天怒火和無盡的殺意。
  “接下來我會向大家介紹一下感應場的收費標準,市區的校舍全都需要收費。大家能夠感受到市區的元力濃度是比較濃郁的吧,在這樣的環境下修煉,事半功倍。單人間每年收費的標準是五萬元,除此之外,我們還為大家準備了更高端豪華的宿舍,它的元力濃度是外界的九倍,七十萬元一年的費用,有條件的同學可以考慮。我們說一下伙食,場內的伙食很便宜,每天的標準是兩百,包含一份元食……”
  艾輝臉頰微不可察地抽動,他沒有聽下去的**。他竭力控制表情,但是胸中的怒火幾乎要把他燒化,桌子下面的拳頭上青筋暴綻。
  感應場包食宿?呵呵!
  為什么自己在報名的時候沒有剁了那個該死的胖子?
  講臺上面,夫子滔滔不絕,橫飛的唾沫釘在黑板上,就像在黑板上釘上一個個閃閃發光的“錢”字。
  足足半個小時了!這家伙還在介紹收費!忽然間,艾輝生出一股沖上去結果了許夫子的沖動,臺上的許夫子就像是剛剛威脅到他的野獸,哦不,是和他有血海深仇的野獸!
  艾輝瞇著眼睛,目光森冷,呵呵,像這樣的野獸自己不知道結果了多少只。
  一個小時過去……
  艾輝的怒火已經消散殆盡,森冷的目光開始變得渙散呆滯,他覺得自己快要被結果,而且是最慘烈的死法。
  現在,他內心滿滿的沖動是轉身逃回蠻荒。
  冰冷肅殺、危機四伏的蠻荒,那些森森白牙還掛著血絲的荒獸,此時在艾輝心中是那么的溫婉可愛。
  這才是感應場的真正面目么?其實感應場是一個比蠻荒更危險數百倍的地方吧!
  許夫子終于心滿意足地停下來:“來自舊土的同學,在通過資質考核的時候,有收到一筆錢吧,那筆錢就是用來給大家滿足日常學習所用的。”
  自己沒有通過資質考核……
  艾輝兩眼無神地看著夫子。
  “當然,那筆錢僅僅夠你們的基本生活,如果你們希望得到更多的資源和機會,就需要更加努力。感應場總共有七十六座城市,有大量的工作機會和日常任務,可以讓你們賺取相應的報酬。我在這里提醒一下大家,大家到感應場的主要任務是學習和修煉,而不是賺錢。大家不要在這上面浪費過多的時間,以免耽誤自己的修煉,那就得不償失了。”
  艾輝此時心中長松一口氣,還好給自己留了一條生路。劫后余生的喜悅,就像剛剛虎口脫險,不知不覺,自己的額頭竟然多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抹了抹額頭的微汗,艾輝立即在心中提高了感應場的危險系數!
  徐夫子發下厚厚一疊資料,有課表,有附近的地圖,有工作列表,有任務列表,有住宿標準,有本市餐廳分布,有各城市的路線等等,非常詳細。
  “大家有三天的時間,安排好自己的食宿。三天后,我們就要開始上課了。注意,元力啟蒙不在我們的講課范圍,如果沒有上過蒙學的,大家可以去圖書館自學,或者旁聽董夫子的蒙學課。下面解散。”
  艾輝在課表上找到董夫子的蒙學課,在上面畫了個圈,那是他需要去聽的課。
  不過,眼下他最需要解決的問題是錢,他身無分文,連午餐的錢都沒有。
  他端坐筆直,銳利的目光飛快掃過手中的資料,首先關注的是“包三餐”這一條。有不少,艾輝松了一口氣。指尖沿著列表一個個劃過,忽然,白皙修長的手指停住。
  銳利如劍的目光,鋒芒散去,變得深邃內斂,他有些出神。
  艾輝一只手提著舊布包,一只手抓著地圖,嘴里叼著一根路上隨手拔的青草,就這么走出校舍。
  眼前是陌生的街道和店鋪,各種沒有見過的東西從身邊和頭頂呼嘯而過,周圍的行人在討論著他聽不懂的話題。
  艾輝發現,自己可以很平靜注視著眼前陌生的一切。
  三年的蠻荒,他的實力依然算不上強大,但是內心卻比以前要堅強許多。他有勇氣獨自生活在這個世界,有勇氣面對世界的未知和陌生,雖然這不容易。
  大概這就是長大了,比別人快一點,不是壞事。
  他灑然自嘲一笑,似乎從蠻荒出來,自己也變得多愁善感許多。舊布包搭在肩膀,嚼著青草,對著地圖,在陽光下帶著自己的影子一起前行,朝著自己的目標。
  好在地方并不是太難找。委托大廳位于城市的中心,十分醒目。
  “你真的接受這份委托?”發派委托的老頭善意提醒他:“道場的面積不小,日常的打理工作量不輕松。說實話,我沒想到現在還有人會接受這份委托。道場的主人二十年沒有回來,他離開之前寄存了一筆錢在我們的賬戶上,在這筆錢花完之前,每年我們都會給他發布相同的委托。但是你知道,這份委托的報酬還是二十年前的標準,從十年前開始就沒人接了。我得提醒你,報酬很低,只能勉強夠你吃飯。你確定還要接受這份委托?”
  艾輝不答反問:“我能先預支一部分報酬么?”
  老頭立即明白艾輝的處境,點點頭:“可以。但是我得提醒你,如果你接受了這份委托,在你離開感應場之前,你都無法解除委托。需要重新考慮嗎?”
  艾輝很干脆道:“我接受。”
  “很好。”老頭麻利地給他辦手續:“那地方夠寬敞,你還可以省一筆住宿費。預支的報酬已經打到你的卡上,這是鑰匙,地址上面就有。然后,歡迎來到感應場。”
  艾輝發自內心的感謝,認真行禮:“謝謝您!”
  “有禮貌的小朋友。”老頭露出一絲笑容:“加油修煉,實力才是一切。”
  感受到對方的善意,艾輝不太熟練但是努力地報以微笑:“我會的。”
  手中有錢心中不慌,真是至理名言,艾輝現在的感覺很好,世界都變得美好了許多。
  街道上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頓時也讓人覺得非常有意思。艾輝覺得自己就像一個觀光客,對周圍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
  體積龐大的三葉藤車,從他頭頂掠過,他忍不住駐足抬頭。
  呼呼旋轉的三葉草吊著巨大的藤籠,里面擺放著幾排藤椅,擠滿了乘客。藤車的前方,長著一棵彩虹吊籃,釋放虹光的葉片打著結生長,組成“青山城”三個字,大老遠便能看到。
  艾輝在蠻荒的時候也見過三葉藤車,但是比這簡陋得多,而且藤籠長滿五顏六色的毒刺,更像是個怪物。三葉藤車在蠻荒一般用來運輸物資,但是數量不多,這是個很危險的工作。蠻荒的猛禽非常兇悍,攻擊力很可怕。
  木修對戰斗的熱情普遍比較低,他們更喜歡呆在后方。
  但是看到隨處可見的三葉藤車,還是讓艾輝深刻感受到感應場的繁華。在他心中高不可攀的元修,在這里同樣隨處可見。
  注視著三葉藤車在天邊遠去,他收回目光,繼續前進。
  沒多時,他終于找到道場所在的巷子,按照地圖標示,道場的位置就在巷子的盡頭。
  走進幽深的巷子,就像走進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古樸蒼涼之感油然而生。四周的房屋都非常老舊,一看就有些年頭了。
  忽然,艾輝停下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