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0 軍師沙偶

樓蘭的表現艾輝一點都不吃驚,一個從來沒有戰斗經驗的生活流沙偶,第一次上臺比試,沒有失去分寸,已經很不容易。越是聰明的沙偶,受到情緒的影響會越大。反而是那些低階沙偶,沒有太多的靈智,只會一板一眼執行命令,沒有太多的情緒。
  很多的土修并不喜歡聰明的沙偶,便是因為這個原因。越聰明的沙偶,就越像人類,自我的意識會越強烈,對很多東西他們會有自己的判斷。
  戰斗類的沙偶,絕大部分都不會太聰明。只要像人類,就會有恐懼、害怕、怯懦等等負面情緒,這是那些想打造殺戮機器的土修最不喜歡的一部分。
  然而世界便是如此的矛盾,聰明恰恰是高級殺戮機器的必備素質,懂得如何在戰場作出正確的選擇,無疑是衡量頂級殺戮機器的一個重要標準。
  樓蘭很聰明,這恰恰會成為他初上戰場的**煩。
  不過現在看起來還算不錯,樓蘭沒有驚慌失措,勸自己投降更多是衡量了雙方實力對比之后的正確選擇。
  聰明而沉著,從這點看,樓蘭無疑具備高級戰斗沙偶的潛質。
  “他修煉的是【火網天蛛變】,這是一門絕學。”樓蘭低聲道:“他的境界應該是兩宮,開啟兩宮的【火網天蛛變】已經能結出【地火蛛網】,我們沒有勝算。”
  如果說之前樓蘭的勸主人投降讓臺下的觀眾轟然大笑,樓蘭的這句話,卻引起一片驚咦。
  “不會是軍師型沙偶吧?”
  “居然認識【火網天蛛變】,軍師型沙偶!”
  “好聰明的沙偶,這就是軍師型沙偶嗎?”
  “今天是啥日子?不光出現絕學,還出現軍師型沙偶!”
  底下的人群滿臉驚疑不定低聲討論。
  沙偶經過一千年的發展,發展出各種稀奇古怪的類型。土修在絕大多數人眼中,都是性情怪異之輩,這是最獨行特立的群體,倘若你的性格太正常,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個土修。
  軍師型沙偶便是其中比較少見的類型,他需要很高的靈智,擁有強大的學習能力,沉著冷靜,能夠在關鍵時刻給出最有價值的建議。
  軍師沙偶的制造難度極高,對沙偶的靈智要求要遠超過一般的沙偶。軍師沙偶很脆弱,在戰場上會成為敵人的重點攻擊目標,所以極易被摧毀。
  當然,土修都是自負才智的之輩,他們更需要的是能幫他們做雜活,能保護他們安全的沙偶。對于軍師沙偶,他們并不青睞。
  但是對于其他屬性的元修來說,軍師型沙偶卻是他們最喜愛的類型,尤其是那些拳大無腦的家伙。沙偶的學習能力,要比人類強大許多,他們不需要睡覺,可以不知疲倦學習和吸收知識。
  誰不希望自己有一位聰明的同伴?也以為如此,市場上軍師沙偶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
  最爽的無疑是道場的老板,祖家的絕學【火網天蛛變】剛剛出現,忽然發現那個呆頭呆腦的沙偶竟然有可能是罕見的軍師沙偶,一天中兩次獎的感覺,簡直讓他快飛起來。
  艾輝本來打算是退下來的,就如樓蘭所言,雙方的實力差別太大,他沒有勝算。
  他來道場參加只是為了賺錢,既然沒有賺錢的機會,那就換一家好了。對于對抗本身,他半點都不在意。
  但是當他聽樓蘭說,對方施展的是門絕學,艾輝立即改變了主意。
  他在蠻荒三年,見識過強大的元修很多,但是沒有一個人擁有絕學。在他看來高不可攀的元修大人們,談起絕學時,都是滿臉憧憬和向往。從那時開始,艾輝就很好奇,絕學到底是什么樣子。
  雖然他不知道樓蘭怎么知道對方修煉的是絕學,但是他相信樓蘭。從認識開始,樓蘭就從來沒有說過一件不靠譜的事情,樓蘭從來不會信口開河。
  機會就在自己眼前!
  沒有比今天更好的機會!
  盲戰只是比賽,在這上面失敗也不用擔心有性命之憂。能夠在賽場而不是戰場,見識一下絕學,多么令人興奮!
  艾輝的心亢奮起來,右臂沒有知覺,但是他卻覺得自己渾身有用不完的力。
  “你先下去,我待會就下來。”
  面具后的艾輝舔了舔嘴唇,微微俯下身體。
  樓蘭不知道艾輝為什么會拒絕自己的建議,雙方的實力差別太大,完全沒有勝算,艾輝應該可以看得出來啊!
  但是既然艾輝選擇戰斗,那自己也沒有后退的理由。樓蘭忽然想到之前自己的感悟,他覺得艾輝身上有一種他未曾見過的熱情,那是他不曾擁有過的熱情。
  大不了身體被打散吧……
  樓蘭安慰自己。
  他站在艾輝的身旁,沙核全力運轉,在搜尋【火網天蛛變】相關的信息。
  艾輝注意到身旁的樓蘭,他沒有想到樓蘭沒有離開。不過他沒有矯情再說什么,和別人不同,艾輝覺得對樓蘭來說,這同樣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第一次戰斗就遇到絕學,這起點……高得讓人羨慕啊!
  至于會不會新人遭受打擊挫折之類,艾輝壓根就沒有想過。比起血肉橫飛的蠻荒,賽場簡直溫和得像家一樣。
  樓蘭站在艾輝身邊,但是卻不知道該擺出什么姿勢,看上去就像一只笨拙的企鵝。
  臺下的女生已經滿眼放星星,雙手捂著胸口。
  “好可愛的沙偶!”
  “笨笨的,好想要!”
  其他人都紛紛搖頭,軍師沙偶跑去和別人實戰,那不是找虐嗎?看來這個軍師沙偶的等階也不高,智商不夠啊,要不然也不會做出這么愚蠢的舉止。
  更有可能的是大家剛才的猜測就不對,這根本不是一個軍師沙偶。
  地上鮮紅的火網,就像一張巨大的蛛網,祖琰就蛛網上的蜘蛛,場內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剛才和自己對了一拳的家伙,是他唯一感興趣的對手。
  祖琰察覺到剛才的那人并沒有離開的意思,也來了幾分興趣。他索性給對方片刻休息,趁著這貨功夫,他就像秋風掃落葉一般,把場內其他人全都掃出場外。
  艾輝此時已經無暇去關注樓蘭,他的所有精神,全都放在對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