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97 生滅花祭術

沙家被人揍的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整個寧城。p寧城暗流涌動,光看這些天的房屋交易數量就能看得出來,短短的數日之間,寧城的房屋近乎七成易主。金錢的威力、拳頭的威力和權力的威力,都通過不同的方式展現得淋漓盡致。幸運的房主能夠得到一大筆錢,不幸運的房主,處境就比較糟糕。雖然不至于家破人亡,但是受傷之類,卻是屢見不鮮。
  寧城如今就是一場盛宴,肥美欲滴。
  寧城是個小地方,沒什么厲害的角色。不能碰的那些身后有靠山的家伙,其他的事情,別做得太過火就行。做得太過火,家族的臉面不好看,名聲還是要的。絕大部分家族選擇的是給出不錯的價錢,再語言威脅一番,往往就能達到目的。
  些許金錢對大家族來說不值一提,沒必要為了一點小錢,牽扯出什么瓜葛。
  所以寧城暗流涌動,但是明面上卻是熱火朝天,沒有什么聳人聽聞的事情發生。所以沙家被揍的消息,才引發如此大的轟動。
  有人感慨沙家沒落至此。
  三年前的沙家,還是五行天聲名顯赫的家族,只不過三年光陰,就淪落到被偏僻的一個小道場收拾的境地,不由讓人唏噓。
  黃沙角的淪陷,對土修世家的打擊是毀滅性的。三年沙家的實力就退步到如此窘迫的地步,再過三年,這世上還有沒有沙家,都是個問題。
  也難怪沙家如此急迫,都是被逼出來的。
  可惜,沙家的運氣不好,遇到一個硬茬。
  王寒和劍修道場的消息,已經送到各家主事人的書桌上。從消息上看,除了【王不空手】的綽號有點意思外,王寒此人看不出有什么特別之處。
  據說王寒此人剛剛突破外元之境,實力能強到哪里去?
  難道沙家的實力已經孱弱到這地步么?暗中的有心人忍不住心動,無沙不成偶的沙家還是有很多好東西,起碼那些沙偶的制作方法,就是無價之寶。】長老會絕對不會允許長期只有金水兩行,小五行天的建立,既能看到長老會的嘗試之意,也能看得出來長老會的決心。
  小五行天的開建,能夠看得出來,長老會已經意識到,無論是神之血占領的火燎原和黃沙角,還是自立的翡翠森,短期內都無法回到五行天的手中。
  戰爭短期內不會結束,而小五行天一旦實現成功,五行天的重建,也會立即開始。
  當長老會撐過眼下這段最艱難的局面,緩過勁來,局面就會大為改觀。
  土修、火修和木修的處境艱難只是暫時性,當五行天開始重建,土修、火修和木修會重新恢復元氣。
  眼下是這些家族最弱小的時候,也是吞并他們最好的時機。倘若能夠在此時吞并這些實力下降厲害的家族,等到五行天重建的之時,那些消化的戰利品能夠讓他們大賺一筆。
  一時間,許多家族蠢蠢欲動。
  永盛商會。
  “四顆精元豆?”付家大姐問。
  付勇昊憤憤道:“是吧,大姐,這人想錢想瘋了!把我當傻子啊?當時我那個氣啊,差點和他們吵起來。”
  “所以你沒有給?”付家大姐看著付勇昊。
  付勇昊被大姐的眼神看得心里發虛,嘴上硬氣道:“當然沒給!我可不想當傻子!”
  付家大姐搖頭:“四顆精元豆,換一個光明正大的接近他的機會,有什么不劃算?”
  “反正我不想像傻子一樣被宰!”付勇昊梗著脖子,不服氣道。
  付家大姐接著問:“那你看到沙家人的戰斗過程么?”
  “看到了。”付勇昊見大姐沒有生氣,懸起的心放下來,嘿然道:“我剛出巷子沒有多遠,就看到沙家的人。聽那個管家在嘴里嘀咕著買道場什么的,我就知道他們是沖著王寒去的。”
  付家大姐連忙問:“怎么樣?”
  其他人也是一臉好奇地看過來。
  付勇昊露出奇怪的表情:“王寒沒看出來多厲害,倒是他的沙偶有點厲害。那些護衛的地龍沙偶,全都被王寒的沙偶給干掉了。”
  “被王寒的沙偶干掉了?”
  這個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
  “是啊。”付勇昊也是一臉奇怪:“沙家不是以沙偶聞名嗎?地龍雖然算不上頂級的沙偶,但是戰斗力還是不錯的,怎么就這么被一個沙偶輕松打敗了呢?沙家難道真的淪落到這地步了嗎?”
  付仁軒忍不住道:“王寒的沙偶從哪來的?他不是金修嗎?”
  付勇昊攤了攤手。
  “不管怎么說,沙家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付家大姐接著道:“如果此時沙家退縮,那就難逃被吞并的命運。他們不僅要贏,還要贏得漂亮,這樣才能震懾住那些起了貪念的家伙。”
  付勇昊兩眼放光:“有好戲看了!”
  劍修道場。
  “艾輝,樓蘭真的要現在開始升級身體嗎?樓蘭這次升級,需要很長的時間。”
  “需要多長的時間?”
  “六天到八天之間。”
  “哦哦哦,準備好的話,樓蘭就早點開始升級吧。”
  “可是敵人來了艾輝怎么辦?”
  “哈,放心,在道場怕什么!”
  ……
  艾輝確實不擔心,別的地方他未必有足夠的把握,但是在劍修道場,他卻底氣十足。
  這里是他的主場。
  對于艾輝這樣謹小慎微之輩,對自己的老巢的重視程度遠超過一般人。要不然,他連一個安穩覺都睡不好。
  從松間城離開的時候,他積攢的天勛值已經不是一筆小數目。當時還欠他一部傳承,艾輝又添了一些天勛點,兌換了一門修煉天宮的絕學。
  其他的天勛值,艾輝全都兌換成各種稀有的材料。
  而這些兌換而來的材料,大部分用來給制作元食、給樓蘭升級、淬煉龍椎劍,艾輝能夠在身中生滅花祭術的狀況下,還能夠穩步前進,這些材料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剩下的材料,艾輝全都用在自家道場。
  松間城之戰,王守川設計的【以城為布】,所有的資料全都被長老會帶走,片紙不留。連王守川平日里的筆記,能找到的都被小心保護。長老會對這些資料,視若珍寶,嚴格保密。
  沒有人想到,當年復雜精細的王氏方案,還有一個人記得。
  那就是艾輝。
  他平時就有接觸到師父的一些想法,方案出來之后,他看望師父的時候,師父滔滔不絕給他講解。而整個【以城為布】的計劃,他全程跟進,體會比一般人要深刻得多。
  【以城為布】那么宏大、復雜的場景,不是艾輝現在能夠嘗試的,他也不需要。于是他專門做了一個小型、簡陋許多的版本,用來布置道場,以提高道場的安全。
  隨著他對劍術和師父理論的感悟不斷加深,他不斷對這些布置改進。
  誰也想不到,這個看上去破破爛爛的道場,另有玄機。
  就連平日里來修煉的蘇清夜等人,都沒有察覺到半點異常。
  知道有可能出現危險,艾輝通知所有的學員,停課半個月,免得卷入這場是非之中。
  樓蘭開始升級自己的身體,道場安靜下來。
  艾輝也沒有浪費時間,他剛剛突破外元,正是修煉的大好時機。元力的變化,給他帶來別樣的體悟。
  外元之境,意味著元修能夠直接利用天地元力,這也是外元元修強大所在。
  比如艾輝現在能夠利用方圓五丈范圍內的金元力,隨著他修為的提升,這個范圍會大幅度的增加。
  外元僅僅是開始,從方圓五丈到方圓百里,其中差距之大,何止天地之別。
  不只是能夠控制的元力范圍增大,隨著元修對元力的理解更加深刻,元修甚至能夠利用不屬于自己這一行的元力。
  五行元力最為精妙之處,便是它的相生相克。
  天地元力本身便處在循環之中,那些大師們,能夠讓其他的元力,轉換成自己需要的元力。
  這也是為何韓玉芩雖然戰斗力遠沒有郁鳴秋強大,卻能夠完成以城為布的計劃。當境界足夠高,元力便再也沒有五行之分,任何元力在其手上,都能夠隨意轉換。
  當然,這是元修的終極目標,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能夠實現。
  根據現在的傳言,最接近并且最有可能實現這一步的,是宗師岱綱。
  對艾輝來說,這些都太遙遠。剛剛踏入外元,他是不折不扣的菜鳥,許多的體驗都感到新奇無比。
  感受著腳下地面的元力,仿佛正在托著他。
  元力的流淌,和以前已經完全不同,艾輝的目光就像有光芒在閃亮,他充滿好奇。
  他的身形動了,龍椎劍就開始緩緩運轉。
  三年來,如果說什么進步最大,那一定是他的劍術。
  早在松間城,他的劍術就已經登堂入室,而三年來堅持不懈的苦練和摸索,他的劍術日益精深。
  他沒有用天勛兌換劍術,那些劍術,他看不上眼。
  倒是昆侖的劍術,讓他眼前一亮。
  然而他的劍術,已經開始具備自己的風格,頗具雛形,再去修煉別人的劍術傳承,反而容易壞事。
  可以借鑒,但不能一味模仿。
  他現在需要的是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