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98 沙家

“我們怎么才能幫夫子?”p花小云她今年十三歲,可愛的蘋果臉此時滿是憂愁。花小云體格瘦弱,仿佛風一吹就會倒。最引人注目的是她一頭棕色的卷發,看上去毛茸茸,像極了一種叫做泰迪的小狗。因為這個原因,她經常被人取笑叫做花小狗。
  她的性格軟弱,但是善良。聽到夫子得罪了沙家,花小云非常擔心,專門坐著藤車從云嶺趕到寧城來尋蘇清夜和周問。
  周問抱著自己的重劍,一聲不吭。
  蘇清夜無精打采地逗弄著自己的新沙偶,他原來的沙偶報銷之后,父親終于給他買了一個新的沙偶。因為懷君小姨對他的表揚,父親大人龍顏大悅,給他買沙偶的標準大為提高。
  開始的時候,新沙偶他非常滿意,實力比他之前的沙偶要強大得多。
  但是當得知夫子和沙家起沖突,蘇清夜就郁悶了。
  他的新沙偶【墨魚】,就是沙家出品。
  造化弄人啊,蘇清夜稚氣十足的臉龐,此刻滿臉唏噓感慨,簡直想仰天長嘆。
  “說話啊你們!”花小云焦急道:“個個都不說話!急死人了!”
  “夫子不用我們幫。”悶葫蘆的周問冷不丁道。
  “難道我們就這么干瞪眼?夫子一個人要對付那么多的敵人,萬一應付不過來怎么辦?”花小云越想越是擔憂。
  “我們的實力這么弱,能幫夫子什么?”蘇清夜畢竟是商人之子,生活經驗豐富許多:“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不給夫子拖后腿,免得夫子分心。”
  這話說完,蘇清夜自己也覺得憋屈。
  什么破沙家!
  簡直可惡!
  “那夫子怎么辦?”花小云的眼淚快掉下來。
  “我相信夫子。”周問忽然道。
  “我也相信夫子。”蘇清夜安慰道:“別忘了,還有樓蘭呢。樓蘭可厲害了,我們三個聯手都打不過他。”
  就在此時,不遠處出現一群小混混,他們看到三人,對視一眼,不懷好意地走過來。
  “喂,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
  滿腹心事的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一群人已經把他們包圍。
  周問冷著臉站起來,把花小云護在身后。
  蘇清夜眉頭微皺,呵斥道:“你們是誰?看上去很眼生啊。怎么?跑到寧城來撒野?”
  海寧商會雖然算不上什么大商會,但是在寧城生存多年,對當地三教九流都熟悉無比。蘇清夜從小就和這些人打交道,沒有半點畏懼,寧城就這么巴掌大的地方,能翻出什么風浪?
  蘇清夜敢肯定,這些人以前他都沒見過。
  寧城最近涌入了大量的外地人,治安也變得混亂了許多。
  “挺囂張嘛小子!”為首的混混站出來,臉上浮現獰笑:“不想挨揍的話,乖乖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要不然,可別怪大爺們不客氣!”
  “錢可以給你,但是你得放我們走。”蘇清夜一邊說一邊往懷里掏錢。
  對方一看蘇清夜服軟,頓時放松下來:“老實點,別玩什么花樣,自然就沒事……”
  話音未落,他的大腿驀地劇痛。
  他低頭一看,一根沙劍洞穿他的大腿,鮮血淋漓。
  沒等他反應過來,周圍的小弟已經是人仰馬翻。
  周問的重劍被他掄圓了,就像一把重錘,只要被拍到,往往是令人牙酸的骨頭折斷聲。他雖然看上去并不強壯,但是極為驍勇,就像猛虎下山。
  花小云跟在周問身后,霧氣所化的劍,就像一條條靈活而鋒利的箭魚,不時在敵人身上留下一道道傷口。
  “找死!”
  混混頭領滿臉猙獰,映入視野的卻是蘇清夜的嬉皮笑臉,還沒等他做出任何反應,噗,他的另一條大腿也中了一劍。
  撲通!
  混混頭領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一條沙索纏上他的脖子,化作一個頸圈,只是頸圈內圈是緩緩轉動的鋸齒。
  “停!”
  蘇清夜開口喝道,沙鋸圈驀地收緊,一道血痕浮現在混混頭領的脖子。
  混混頭領面無人色,連忙喝道:“住手!都給我住手!”
  其他混混一看老大這樣,猶豫了一下,都停下來。
  砰砰砰!
  猛虎下山的周問可沒有停手的意思,反而沖上去,轉眼間就把剩下的混混全都放倒。
  混混頭領臉色又是一變,知道碰到硬茬了,高貴的頭顱馬上低下來。
  蘇清夜好整以暇:“來寧城多久了?”
  混混頭領老老實實道:“三天。”
  蘇清夜呵呵道:“三天就不安分了?”
  混混頭領連忙道:“小的有眼無珠,沖撞了各位大人……”
  “呵呵,好說好說。”蘇清夜忽然話題一轉:“誰找你們來的?”
  混混頭領臉色微變,卻閉嘴不言。
  周問和花小云對視一眼。
  “剛才我就覺得奇怪,一上來就搶錢,這是猛龍過江啊!連找呼都沒打,借口都沒找,當小爺是傻瓜嗎?”蘇清夜冷笑,他對街面上的那套非常熟悉:“你最好老實交代,要不然我殺了你也白殺。黃大海聽說過吧?來了人家地界,碼頭拜過了?還敢搶錢!我把你送給他,這三刀六洞你是少不了,他還得感謝我,請我去觀禮!”
  混混頭領聽到黃大海的名字,臉色更是煞白。
  黃大海是附近這幾條街道的老大,為人心狠手辣。假若落到黃大海手上,他的下場肯定很凄慘。想到黃大海可能會用到殘酷手段,他的身體就不自主顫抖。
  他一咬牙:“是……”
  一道綠光忽倏而至,正中混混頭領的眉心。
  混混頭領聲音戛然而止,眉心處一個血洞,仰面都而倒。
  突然的變故讓蘇清夜一下子呆住,因為夫子重視實戰,他們三個彼此對抗是家常便飯,他沒少打過架,但是殺人……
  地上的混混頭領氣息全無,睜得老大的眼睛失去所有的神采,空洞得令人心悸。
  蘇清夜大腦一片空白。
  砰,一股大力猛地把他撞倒,也讓蘇清夜一下子清醒過來。
  是周問!
  他剛才的地面留下一個淺坑。
  沉默寡言的周問,生存環境更加惡劣,心理承受能力要比蘇清夜更高。
  他和偷襲者戰成一團。
  就這么一會功夫,花小云也撲上去,像小魚一樣的云霞劍,在空中發出密集的嗤嗤嗤破空聲。瘦弱的棕發少女,比她的外表更加堅強。
  啪,蘇清夜給自己臉上來了一巴掌,心中無比羞愧。
  墨魚沙偶滲入地面,就像一灘墨汁,涌向對方。
  偷襲者是一個中年男子,相貌平平無奇,扔到人堆就會消失。但是他的實力卻異常強悍,以一敵三,依然占據絕對的上風。
  周問風聲低沉的重劍,中年男子仿佛不費任何力氣便能夠擋下。花小云刁鉆的云霞劍,對方卻能夠輕而易舉地閃躲,就像早就能夠預料一樣。
  墨魚沙偶的速度非常快,轉眼間,就沖到對方腳下。
  一團墨汁纏上對方的雙腿。
  蘇清夜看到對方眼中的譏笑,砰,對方的雙腿沒見任何動作,雙腿的黑色墨魚炸成一蓬沙子。
  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對方無論是境界、招式,甚至戰斗經驗,都遠遠超過他們。
  “如果遇到你們厲害太多的敵人,別跑,你們跑不過他。記住我現在教你們的這套東西……”
  夫子的話,突然浮現在蘇清夜的腦海中。
  這段話,蘇清夜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這是夫子專門在他們三個在場的時候講解的內容。夫子不是個特別負責的夫子,神出鬼沒,經常見不到人影。平日里監督他們修煉的都是樓蘭,他們都很喜歡樓蘭,覺得樓蘭才更像夫子。
  蘇清夜有些懊惱,夫子講解的那套東西他們從來沒有演練過。
  平日里他和周問的關系可談不上友好,花小云一周才來兩次,大家都沒有想過演練。
  只能趕鴨子上架了……
  “三元!”
  蘇清夜驀地大喊,突然跑出折線,朝周問的身后跑去。地上散落的墨沙,就像受到吸引,朝他匯集。
  聽到蘇清夜的大吼,周問沒有半點猶豫,身后暴退。
  他落在花小云身后右側一丈之地,而此時蘇清夜沖到花小云身后的另一側大約三丈處。
  三人構成一個折線角。
  對方沒有打斷他們,而是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們。
  “……正五邊形有五個點,你們三個,恰好占三個相連的點。記住,花小云站在最前面,后面是周問,蘇清夜站在最后……”
  這一刻,蘇清夜無比感謝平日的修煉。
  夫子對空間感的要求極為嚴苛,他認為精準的空間感,對戰斗幫助很大。他們三個在這方面都吃了很大的苦頭,加練、處罰數不勝數。
  然而這一刻,平日里嚴苛的修煉終于發揮出作用。
  沒有任何調整,蘇清夜都知道他們三人的位置沒有半點偏差。
  夫子,你要靠譜啊……
  蘇清夜在心中把各路神佛都拜過,手上的動作卻是極快,雙臂虛抱。黑色的墨沙嗤嗤嗤從地面****而至,一個黑色的圓球,在他雙臂間滴溜溜地轉動。
  鼓蕩全身的元力,蘇清夜雙臂吃力一推,懷抱中飛快轉動的黑色沙球突然化作一道黑色沙劍,朝周問****而去。
  周問神色肅穆,雙手合握重劍,身形如弓,緩緩刺出。
  銀色雪亮光芒倏地亮起。
  黑色沙劍仿佛受到吸引,紛紛飛向周問刺出的這道劍芒。
  當黑色沙劍沒入雪亮劍芒的瞬間,明亮的劍芒一暗,但是一股難以言喻的氣勢籠罩全場。
  劍芒轉眼間就到了花小云面前。
  花小云凝結出的六道云霞劍,就像藤蔓一般,纏上這道光芒內斂的劍芒。
  中年男子臉色大變。
  而就在此時,劍芒產生驚人的變化。)。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