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99 風波漸起

劍芒內所有的力量,狠狠撞上藤蔓一樣的云霞劍。p嗤!p云霞劍倏地化作一團霧氣,一團比云霓還要絢爛的霧氣。但是轉眼間,絢爛的霧氣,被撕裂成薄薄的劍芒。
  蘇清夜他們三個看得呆住,這是他們看過的最漂亮的劍芒。
  薄薄的劍芒,就像被打磨得像紙一樣的云母片,流光溢彩,像世上最美麗的色彩,上面點點金沙,仿佛在游動。
  風鈴一樣悅耳空靈的劍鳴,就像泛起的漣漪,傳遍整個寧城。
  正在打坐的艾輝聽到劍鳴,目光一沉,背上的云翼一展,沖天而起,他就看到遠處絢爛的光華。毫不猶豫,便朝光芒亮起的地方沖去。
  不光是他,天空許多元修都朝那個方向沖去。
  蘇清夜三人對面,中年人的臉色徹底變了,在他眼中,美麗的劍芒散發的殺機四溢。
  美麗的東西往往致命,他見過毒蛇和美人,但是在這道劍芒面前,都相形見絀。無論是美麗,還是致命。
  這三個小屁孩怎么可能揮出這樣的劍芒?
  有那么一刻,他心中充滿后悔,后悔剛才自己的托大和輕敵。
  但是轉眼一瞬間,他目光中的猶豫就一掃而空,而是變得狠辣果決。他的經驗告訴他,越是危險的時候,越是需要舍命一搏,任何猶豫和畏懼,只會讓自己失去最后的機會。
  怒吼一聲,他全身的元力流轉,濃郁的土元力從地面爬上他身體。
  外元之境!
  中年人手上多了一個雞蛋大小的小土人。
  恍若實質的土元力,注入到小土人之中,小土人啪地破碎,化作光芒消失。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從地底深處想起,一只巨大的砂石手臂,從地面伸出。
  手臂的長度超過十米,粗壯無比,需要三人合圍才能堪堪合抱。
  看似緩慢,實際上不過眨眼一瞬間的事情。
  巨人的手掌五指張開,就像一張大,抓向那道美麗卻致命的劍芒。
  噗!
  劍芒沒入巨人手掌,巨人手掌合攏。
  中年人臉上松一口氣,但是下一刻,他的臉色再次色變。
  無數光柱沖破巨人手掌,****而出,絢爛的碎芒,同樣危險。
  中年人一個避之不及,肩膀上多了一道血痕。當碎芒掠過的時候,他甚至沒有感覺到痛楚,可見劍芒碎片是何等的鋒利。
  巨人手掌此時已經看上去殘破不堪,只剩下四根手指。
  中年人的臉色奇差無比,以他外元之境,對付三個還在上道場的小屁孩,卻被逼到如此狼狽的境地,他臉上火辣辣一片。
  巨人手掌砂石蠕動,片刻功夫,五指便恢復如初。
  中年人滿面猙獰,神情兇狠:“好!很好!這下看你們還有什么花招!”
  三個小孩此時臉色煞白,剛才那招他們用盡了身體最后一絲元力,幾乎快癱坐在地上。三人面色如紙,但是沒有人求饒。
  “……這一招威力還不錯,但是最重要的是,動靜夠大。”
  蘇清夜喘著粗氣,心里拼命地念著,夫子,你要靠譜啊……
  好像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他心中的恐懼減少不少。
  “巨元魔掌,好大的威風!”
  一聲冷哼突然從天空響起。
  聽到這聲冷哼,蘇清夜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松下來,撲通,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名短發女子從天而降,落在三人面前,赫然是懷君。
  蘇清夜此時對自己這位便宜小姨充滿了感激,乖乖喊了聲:“小姨。”
  懷君沒理他,看著對面的中年男子,面含冷霜:“怎么?沙無遠,藏頭露尾,連真面目都不敢示人?還是沙家只敢做這樣藏頭露尾的事?”
  中年男子取下臉上的元力面具,露出一張清瘦淡漠的臉:“聽聞海寧商會在此地經營多年,老夫一直好奇,到地是誰這么有遠見,早早布局。今天能見到正主,真是幸會幸會。”
  懷君不為所動:“海寧商會不是什么大商會,但是也不能隨便任人欺辱。閣下竟然對小輩動手,這事沒個說法,今天我們兩家就是不死不休了。”
  她手上多了一根拇指粗細的翠竹,青翠碧玉般的翠竹,上面還掛著幾片竹葉。
  沙無遠的瞳孔驟然收縮:“竹君,蘇懷君!”
  他緩緩道:“我說哪個蘇家,原來是三木蘇家,失禮失禮。蘇家和沙家,素來和睦,親如家人。此次誤會是無遠孟浪,險些傷了和氣。聽聞賢侄是土行,這具【灰影】沙偶,是在下的一點心意,還請賢侄不要客氣。”
  【灰影】沙偶是沙家出產的沙偶中的珍品,在黃沙角還沒有淪陷之時,市面上都難以買到。現在的沙家,只怕也拿不出多少【灰影】。
  懷君面色稍霽,對蘇清夜道:“收下吧。”
  蘇清夜恨恨看了一眼沙無遠,知道無法拒絕。他心思靈動,看得出來雖然商會是父親在打理,但是從父親對小姨的態度看來,自己這位便宜小姨地位比父親更尊崇。
  沙無遠松一口氣。
  王寒的情報中,沙家唯一拿不準的就是這個海寧商行。蘇清夜是王寒的學生,這王寒和海寧商會到底是什么關系?海寧商會的背后又是誰?
  世道混亂,背后沒有靠山的商會根本不可能生存。海寧商會在寧城生存了這么久,一定有靠山。
  之所以收買一群混混選擇蘇清夜下手,一是想打探出蘇家的底細,二是能夠看出王寒的水平如何。
  只是沒想到,混混太沒用,他只好自己出來,面對蘇懷君的示弱也讓他覺得有些丟人。
  好在,他已經得到最想要的答案。
  沙家上下都知道,沙家這次輸不起。一旦輸了,沙家將難逃被吞并的命運。沙家這三年來的破敗跡象,已經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只不過是多年以來的余威撐在那。
  倘若輸了,那就是最后一塊遮羞布被揭下來,沙家的孱弱也會徹底暴露,沙家這頭駱駝有多么虛弱。環伺的狼群,會毫不猶疑撲上來,把沙家吞得干干凈凈。
  沙家輸不起。
  對沙家來說,這同樣是巨大的壓力。
  沙無遠目光老辣,從蘇懷君的態度,他能夠感受到蘇家的態度。蘇懷君從頭到尾,都沒有談起過王寒。
  蘇家不想摻和沙家和王寒之間的糾紛!
  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所以他整個人都放松下來。只要蘇家不趟這趟渾水,那單憑王寒一個人,又能掀起什么風浪?
  差點丟了性命,蘇清夜可不想這么輕易放過,可是自己的便宜小姨沒有動手的意思,他眼珠子一轉,大聲道:“我們有三個人!”
  蘇懷君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帶著警告。
  沙無遠一愣,有些意外,但是他是久經世故之人,看到蘇懷君雖然瞪了蘇清夜一眼,但是并沒有出聲反對,于是不露痕跡道:“另外兩位小友,一人五十萬點元力,是沙某的心意。蘇小姐覺得如何?”
  蘇清夜的目光忽然掃到人群中一個身影,愣了一下。
  蘇懷君點頭:“好。”
  周問突然怒聲道:“誰要你的錢!”
  蘇清夜一臉意外,他知道周問有多窮,沒想到這家伙雖然性格糟糕,還是有點骨氣嘛。他連忙拉住周問,拼命朝他眨眼睛,周問雖然不是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還是閉上嘴巴,一言不發。
  蘇清夜又朝花小云眨眼睛,花小云微不可察的點頭。
  周問的怒斥,沙無遠渾若沒聽見,一臉微笑丟給蘇懷君一袋精元豆,然后轉身離去。
  蘇懷君沒有打開看,而是直接把精元豆丟給蘇清夜,也轉身離去。
  天空中圍觀的元修密密麻麻,剛才那道全城可聞的劍鳴,驚動所有人。
  “沒想到海寧商會背后是蘇家!”
  “三木蘇家也是老牌家族了。”
  “他們怎么沒去翡翠森?”
  “總要念點五行天的好吧,五行天對這些家族可從來沒有虧待過。”
  “這下寧城要熱鬧了,沙家蘇家,還不知道有多少家族來了呢。”
  ……
  天空圍觀的元修們此刻無不議論紛紛,三木蘇家突然浮出水面,也讓大家一陣亢奮。
  付仁軒感慨道:“沒想到蘇家也來了。不過也是,土、火、木的家族,都在等著小五行天重建啊。”
  付家大姐忽然轉頭問付勇昊:“剛才那招,值不值四顆精元豆?”
  付勇昊的臉刷地漲紅,吶吶不語。
  剛才那招劍招,堪稱驚艷,雖然大家只是看到劍芒的余波和聽到劍鳴,但是依然被這一劍給震撼到了。再想想,揮出這一劍的,竟然只是三個乳臭未干的小孩,那王寒的劍術造詣又有多深?
  付仁軒見狀,連忙打圓場:“沒想到王寒的劍術竟然如此高超,不知道和昆侖有什么關系?”
  付家大姐有些出神,忽然道:“這次沙家只怕有點懸。”
  大家無不大驚,付仁軒忍不住道:“大姐難道認為王寒此戰可勝?”
  付勇昊也嚷道:“大姐,你也太高看那個王寒了!沙家再怎么說也是一個大家族,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區區一個王寒,就能掀翻沙家?我不相信!”
  付家大姐沒有回答,望著沙無遠離去的背影,幽幽道:“未戰膽先怯,不是好兆頭啊。”
  誰也沒有注意,一道身影悄然從人群中離開,遠遠地跟上沙無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