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01 試探

正欲逃命的沙無遠嚇得臉色白,他覺得敵人無處不在,神出鬼沒,忽而在后,忽而在前,防不勝防。
  現在他只想逃離,遠遠逃離。他心中狠,等回去就馬上精銳盡出,看那個該死的王寒往那跑。
  沙無遠出手的時候狠辣無比,一旦決定逃命,也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雙臂護住要害,全身元力流轉,恍若披甲戰士,云翼一展,怒吼朝前沖!
  叮!
  直取沙無遠咽喉的劍芒一頭撞上他的雙臂,火花四濺。
  沙無遠心中大定,細小的劍芒比起剛才的那道劍芒,威力要小得多。
  此時他全身元力流轉,運用的不是什么高級招式,而是土修大多都有學習過的【沙甲】。這是一門非常大路貨的傳承,在內元之境的時候,卻是相當實用。沙無遠境界深厚,普通的【沙甲】在他手上,威力不俗。
  只見全身如披重甲,光芒流轉,鎧甲上的紋路細膩清晰,儼然一副真實的鎧甲。
  【沙甲】最值得稱道之處,在于全身沒有死角,只要元力運轉流通之地,便能夠成形。
  叮叮叮!
  連續幾道細小的劍芒擊中他的身體,卻無法破開他的沙甲。沙無遠懸在頭頂的心才放下來,他不知道剛才那道形如彎月的劍芒,是不是對方負荷巨大的殺招。但是此刻,銳氣盡失的沙無遠卻不敢賭,連續的受挫,在他的心中留下不小的心理陰影。
  還是先回去找幫手保險點……
  就在此時,腹部傷口驀地一痛。
  沙無遠的身體一僵,有什么東西鉆入他的腹部。
  他的臉色刷地慘白,魂飛魄散。
  他全身沙甲沒有死角,但是他忘記了剛才自己腹部受傷的傷口,傷口處元力無法暢通流轉,變成了沙甲的唯一破綻。
  一道劍芒從他腹部的傷口,鉆入他的體內。
  沙無遠不知道對方是怎么做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這是什么技巧?不,這是什么劍術?
  但是此刻他知道自己一敗涂地毫無勝算,生和死之間,他需要作出選擇,他當機立斷:“我投……”
  到了嗓門的話戛然而止。
  半空中高飛行的沙無遠睜大眼睛,全身僵硬。當場失去控制的云翼,讓飛行的沙無遠立即像斷翅的鳥兒,砰,斜斜撞上街道旁邊一家商鋪的招牌。
  嘩啦,人和招牌一起砸落在地上。
  街道上驚呼聲此起彼伏,沒有人敢上前,一些認出沙無遠身份的行人,更是臉色大變。
  艾輝眼睛妖異的光芒逐漸暗淡消失,此時他全身麻痹的氣血亦恢復過來。
  一個起落,便來到沙無遠的身邊。
  沙無遠的睜大眼睛,死不瞑目,生機全無。不用檢查,艾輝也知道對方已經死透了,鉆入沙無遠腹部的那把小劍,已經把沙無遠的體內絞得稀巴爛。
  沒有人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夠活下來。
  沒有耽誤時間,艾輝手法嫻熟地把沙無遠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全都一掃而空。
  起身看到店鋪伙計滿臉蒼白,艾輝認得他,伙計姓張。屈指一彈,一顆精元豆落到對方面前:“修招牌的錢。”
  說罷,他就轉身離去。
  他度飛快,轉眼就消失在行人之中。
  艾輝一開始俘虜沙家的管家和護衛,不過心存討要一筆贖金的心思。但是當他看到沙無遠對蘇清夜三小動手,就起了殺心。
  三小算不上他真正的學生,但是在道場學習了三年,還是頗有感情。
  沙無遠對付三小的心思,艾輝多少能夠猜得出來一點,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敢對他身邊人動手,艾輝是絕對不會留情。
  反正不死不休,那你就先死吧。
  艾輝的邏輯就是這么簡單實用。
  落單的沙無遠在艾輝眼中,立即成為絕佳的偷襲目標,艾輝對自己的暗殺水平頗為有信心。
  牧會是一個地下組織,自然不會缺乏暗殺方面的技巧。艾輝以前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有天賦,他天生元力親和度糟糕。倘若不是有樓蘭的元力湯,他元力增長度絕對和烏龜差不多。劍術方面,也是七零八落,和那些沒到二十歲就開創絕學的天才比起來,他算不上驚才絕艷。
  可是艾輝在接觸到暗殺技巧后,他第一次現自己的天賦。
  不知道是修煉過劍胎,還是蠻荒三年長期在生死邊緣掙扎,他對危險有著異乎尋常的直覺。他的冷靜、耐心和堅忍,讓他變得更加危險。
  內元之境的楚朝陽,能夠贏得不小的名氣,靠得就是這些。
  沙無遠絕對想不到艾輝這個時候會偷襲他,在時機上,艾輝已經占得先機。倘若如此絕佳的時機,他都無法干掉沙無遠,那就說明雙方的實力相差太大。
  艾輝會馬上帶著樓蘭遠走天涯。
  剛剛帶著三小回到海寧道場,蘇懷君坐下來。三小神情耷拉著,悶悶不樂,蘇懷君沒有出聲去開導他們,只是吩咐下去:“這幾天,你們不準出去,全都呆在這。我會派人給你們家送信,讓你們父母來接你們。”
  三小沒有人理她,她也不在意,只要他們不要惹麻煩就行。
  她代表的是蘇家的利益,卷入這場戰爭,對蘇家沒有任何好處。
  不光是蘇家,沒有任何一家會摻和到這場戰爭。
  王寒太自不量力了。
  她搖搖頭,端起茶盞。
  就在此時,蘇清夜的父親神色慌張地沖進來:“沙無遠被王寒殺了。”
  茶盞停在唇邊,蘇懷君表情仿佛凝固,過了一會,她才開口:“怎么回事?”
  “沙無遠和你們離開之后,被王寒暗中跟上,結果被王寒當街擊殺,橫死當場。”
  蘇父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三小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來,他們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興奮。
  蘇懷君滿腦子都嗡嗡作響,只有一個聲音在回蕩。
  王寒竟然主動襲殺沙無遠!
  王寒竟然如此膽大!如此狠辣!如此瘋狂!
  沙家要對付王寒,早就不是秘密。但是她萬萬沒想到,身為弱小者的一方,王寒竟然先動手。
  莫名的震撼之余,她冷靜下來,忽然現王寒這一手堪稱絕妙。
  她得承認,以前小看了他,這是一個厲害的狠角色!
  回到自家道場,艾輝心中大定,他知道接下來自己將面臨沙家的暴怒。
  看來要提前作些準備了。
  樓蘭在改造身體,要不然有樓蘭的幫助,自己就不用親自動手了。
  習慣了甩手做大爺,現在要自己來折騰這些東西,艾輝不由苦笑。
  沖進倉庫,打開倉庫角落的箱子。倘若艾輝日常去得最多的那家店鋪老板,看到眼前這個敞開的箱子,他一定會瘋掉!
  箱子里面,統統全都是狼毫箭,俗稱“晚點見”。
  整整一箱,老板怎么會不瘋?什么時候,晚點見的單位,出現過一箱?賣個十根八根,摳摳索索,簡直都像在滴血。導致每次老板賣晚點見的時候,都會不自主生出一股子負罪感,總會有個魔鬼一樣的聲音在他心中縈繞,少賣一根吧,少賣一根吧……
  當他終于狠下心賣的時候,那個魔鬼一樣的聲音又在喊,再賣貴一點吧,再賣貴一點吧……
  滿滿一箱的晚點見,艾輝都沒有算過到底有多少根。他只是每次制作的時候,會留下三分之一,以備不時之需。
  沒想到真的有用到的一天。
  艾輝搬出另外一個箱子,這個箱子要小得多。不到一尺方寸,就像個裝飾的小匣。
  打開箱子,各色光芒從邊緣的縫隙泄露出來。
  里面被分成一塊塊的方格,每個方格里面都安靜躺著一塊海寶。整個盒子里,都是海寶,總共是四十塊,大大小小,形狀各異,見證了王不空手三年來顯赫的戰績。
  每個方格里面,都有標簽,表明這些海寶都經過研究。
  樓蘭的子夜沙核雖然無法全力運轉,但是依然能夠做很多的事情,研究海寶便是其中之一。能夠經歷這么多年還保存下來的海寶,本身的材質就需要是天材地寶。除了材料需要足夠出色之外,還需要有著能夠在元力時代保存的禁制。
  樓蘭研究的是這些海寶內殘留的禁制。
  這些禁制殘缺不齊,但是對樓蘭來說,依然有著絕佳的研究價值。
  樓蘭已經繪制出許多份殘缺的禁制,哪怕殘缺的禁制,也非常復雜繁瑣。在崇尚簡單實用的元力時代,沒有元修會去做這樣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就像沒有多少人會像艾輝一樣修煉劍術。
  艾輝會對這些禁制感興趣,是因為他現了一些和師父的那套方案有些類似之處。
  師父那套“以城為布”的方案也非常復雜,但是每一個細節他都滾瓜爛熟。有的時候,他還會拿出來琢磨琢磨。
  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懷念一下師父。
  四十顆海寶,殘留的禁制也各不相同,也讓艾輝有足夠的選擇余地。
  他手上有好幾種備用的方案,都是他和樓蘭共同完成。他來提供想法,樓蘭幫助他完善細節,涉及到復雜枯燥的細節、計算之類,沒有誰比樓蘭完成得更好。
  艾輝又把自己所有的精元豆全都取出來,七七八八,也有好幾百顆。
  晚點見的凜冽寒光,海寶的斑斕寶光,精元豆的柔光,把倉庫照亮,也照亮了艾輝混雜著肉痛和堅定的臉龐。
  自己砸鍋賣鐵一朝回到血災前,動靜太小那就虧大了
  ——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