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302 殺機無聲

云海之上,碧藍蒼穹之下,金風呼嘯,陽光比地面要刺眼熾烈許多。p一座罕見的山峰在高速飛行,沿途的元修,無不好奇地瞪大眼睛。p山峰山勢陡峭,山腰以下被云霧籠罩,看上去就像一大片云朵托著一座山峰。
  山峰的頂端,是一個金屬打造的銀池,池內水清見底。銀池四周的池壁,刻滿繁復銀亮的花紋。光芒在花紋中流轉,沿著池壁,一圈一圈,周而復始。
  源源不斷的水流從銀池中噴出,細碎的水霧在山頂飄動,陽光折射,一道彩虹。
  滿溢的池水沿著山勢蜿蜒而下,化作瀑布,遠遠看去,便有如一道雪白匹練。瀑布落入云朵之中,便化作云霧,翻騰不休。
  山峰上綠樹成蔭,粗壯堅韌的老藤,就像船錨鐵鏈一般垂入云霧之中。絲絲縷縷的木元力,飛入山體開鑿的洞穴之中。洞穴深入山峰內部,里面是熔巖翻騰,洞口泛著火焰紅光,忽明忽暗,就宛如怪獸在呼吸心跳。熔巖洞的數量總共有九個,遍布山體,彼此之間有銀線相連,仿佛星辰天演。
  山峰共有數個平臺,高低參差,錯落分布,每處都有建筑,分別是一座涼亭、一座寶塔、一座箭樓,最隱蔽的是山腳云霧之內的冰堡。最顯眼壯觀的,卻是峰頂銀池旁的一座宮殿。
  每一座建筑都釋放出淡淡的光芒,分別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元力。
  釋放的光芒彼此融合,渾然一體,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罩,把整座山峰都籠罩包裹其中。這層淡淡的光罩,近乎透明,只有光罩上偶爾明滅,一閃而逝的光華,才能讓人察覺到它的存在。
  山峰飛行起來異常平穩,凜冽的金風無法撼動它分毫。
  山體的一處懸崖峭壁上,刻著四個朱紅大字,【五行鎮神】。字體氣勢森然,蒼勁有力。
  字旁刻有長老會的徽章標記,顯示這座山峰隸屬于長老會所有。
  “真是沾你的光,要不然我們得坐藤車,哪有現在這么舒服。”
  說話的男子站在峰頂,欣賞外面的美景,他感受不到半點狂風和顫動,只能從腳下飛速后退的云海,感受到風馳電掣的速度。
  他身高臂長,臉上透著超乎年齡的穩重,便是隨便站立也給人巍然難以撼動的氣勢。
  師雪漫看著眼前的姜維,三年沒見,姜維變得更加成熟穩重。她的內幕消息比較多,知道在高層有不少人非常看好這位天鋒部年輕小隊長的未來。
  桑芷君看到姜維也非常開心,兩人當年一起搭檔,相處得很好。
  三年前,姜維在艾輝離開之后,拒絕了師雪漫的邀請,獨自加入天鋒部,從最底層的士兵做起,如今已經是天鋒部的一個小隊的隊長。
  桑芷君擔任師雪漫的副手,幫助師雪漫把部屬打理得井井有條。
  桑芷君介紹道:“這可是剛剛煉制成功的鎮神峰,比火浮云的速度更快,防御更強,戰斗力也更強,長老會這幾年最重量級的成果。五行鎮神一出,以前的火浮云和藤車全都可以扔進垃圾堆了。長老會把它給使團使用,也是想展示一下力量。鎮神峰,聽名字你也知道是用來對付誰的。”
  姜維眼睛發亮道:“沒想到長老會還藏著這么個好東西!”
  神之血自稱神國,修煉者稱為神修,這“鎮神峰”的名字不言而喻。
  師雪漫贊同道:“雖說是根據王師的理論,但是長老會也是藏龍臥虎,竟然能煉制出如此重器。”
  姜維愣了一下:“哪一位王師?”
  師雪漫知道自己沒說清楚:“艾輝的老師,王守川。長老會已經通過追加王守川大師封號的提議,但還沒有公布。當年以城為布的方案,全都被送到長老會,列為絕密。聽說這三年來,長老會一直都在潛心研究,很是出了一批成果。”
  艾輝,王守川……
  姜維腦海不自主浮現松間城最后一戰那個令人窒息的畫面,心中不由百感交集。名不見經傳的王守川,成就不朽之名,不知道艾輝聽到這個消息會是什么反應?
  姜維想到那個與眾不同的家伙,忍不住問“艾輝呢?沒有聽說他的消息,人間蒸發了。”
  師雪漫道:“那個家伙,不管在哪,都能活得很好吧。”
  姜維釋然:“哈哈,那倒是。”
  王守川這個名字背后所蘊含的沉重和壯烈,不是一個適合閑談的話題。姜維主動轉移話題:“鎮神峰需要多少元修?對元修的境界有要求嗎?什么時候能裝備前線?”
  桑芷君如數家珍:“需要外元之境的元修,不管哪一行的戰斗元修都可以,最低只需要五人便可以操控,但是想要發揮出全部的威力,需要大約五十人左右。當然,這是沒有高手的情況下。如果有高手,人數需要更少。如果是大師,一人便可以控制整座鎮神峰。什么時候裝備前線我就不知道了。”
  師雪漫接過話頭:“第二座鎮神峰已經快煉制完成,是給你們天鋒部的。你們天鋒部提交給長老會的名字已經通過了,圣血飲。據說名字源自一部殘典,講的是離奇之地,圣血飲乃是那里第一兇劍,劍身刻有一行小字,圣血飲盡方知味。你們部首很喜歡這句話,長老會覺得此名體現我五行天和血修死戰到底的決心。”
  姜維喃喃:“圣血飲盡方知味,這句話真是太霸氣了。”
  “鎮神峰是好東西,但是到底能不能改變戰局,要實戰過才知道。現在的問題是,鎮神峰對材料的消耗非常大。就連一向充足的云材,都有些吃不消。現在彩云鄉出產的云材,基本上都填進去了,導致市面上的云材價格大幅度上漲。如果不能解決材料供給的問題,鎮神峰就無法大規模裝備前線。第三座鎮神峰就遙遙無期。”
  師雪漫非常冷靜地指出鎮神峰的瓶頸。
  “總是好事。”姜維卻是相當務實,他一直在前線,對前線更加了解:“大家的士氣確實需要有東西提升一下。起碼能夠讓大家知道,長老會還是有干活的,而不是整天勾心斗角。”
  師雪漫不由關心道:“前線的士氣這么差嗎?”
  “非常。”姜維一臉無奈:“我們沒有取得什么像樣的勝利,反而失去了黃沙角、火燎原。很多敵人都是當年的朋友,大家都不想打。不光我們不想打,對面也不想打。翡翠森也自立了,人心就更散了。哎,新民和世家之間的矛盾,鬧得可比以前要厲害得多。”
  師雪漫沉默片刻,道:“都說說。”
  “對面對新民舍得下力氣拉攏,現在元修轉煉神修,也比以前更簡單更溫和。對面許諾,不光可以帶家人,還可以舉族遷入。新民在舊土大多都有族人,能夠拉著大家一起過好日子,人心自然浮動。世家你肯定知道的比我更清楚。”
  師雪漫確實知道。
  自從翡翠森自立成功之后,無疑對世家樹立了一個榜樣。雖然因為有前車之鑒,長老會對銀霧海和彩云鄉的掌控更加嚴格,但是廣袤的蠻荒,同樣有無限的機會。
  師雪漫知道得更多,她猶豫了一下,輕聲道:“長老會在考慮允許自由拓荒建城。”
  桑芷君輕聲驚呼,姜維呆若木雞。
  師雪漫嘴里苦澀無比,輕聲道:“對上面來說,前線維持住就行。奪回黃沙角和火燎原,又能得到什么?元修可以轉神修,神修轉不了元修。那里的土地已經被血毒侵蝕,我們就算奪回來,無法重新恢復。”
  看到姜維失魂落魄的模樣,師雪漫也覺得難過。
  奪回黃沙角和火燎原的戰斗口號,深入人心,姜維親眼目睹無數人為之付出生命,現在卻得知這只不過是個騙局,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姜維忽然問:“既然如此,為什么還要和神之血戰斗?為什么不和談?”
  “神之血不會和談。”師雪漫搖頭:“你不覺得奇怪嗎?血毒侵蝕黃沙角和火燎原是多么快,可是,你有聽說過蠻荒被侵蝕嗎?”
  姜維愣住。
  師雪漫看了他一眼:“雖然還不知道原因,但是長老會已經確定,血毒無法侵蝕蠻荒。”
  姜維一下子明白過來:“所以神之血只能朝我們這里擴張?”
  “對。神之血有三個擴張方向,銀霧海,舊土,翡翠森,但是最后只會是我們。”師雪漫接著道:“相反,如果我們不能重建五行天,元力無法流轉循環,只會不斷的萎縮,我們只會越來越弱。所以我們只能朝蠻荒前進,從那里奪取資源。開拓出足夠的土地,重建五行天。”
  姜維想到自己的任務,恍然大悟:“小五行天是嘗試?”
  “是的。”師雪漫接著道:“前線是屏障,擋住神之血擴張,為五行天重建爭取到時間。長老會為什么煉制鎮神峰,也是希望能夠重器鎮守,穩定前線,并且能夠減少前線需要的精銳數量。長老會還希望能夠在蠻荒找到破解血毒的辦法。”
  三人一下子全都沉默下來。
  唯有沉默才適合他們此時復雜的心情,有失望,又有希望,有不安,有彷徨,但更多的是迷茫。
  未來就像被濃霧籠罩的遠方,沒有人能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