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04 鎮神峰

當艾輝從天而降,帶著漫天的紅紗,將通紅的劍芒插入沙家院落。p砰,并不響亮甚至有點沉悶的聲音,下一刻,耀眼的紅色光芒陡然閃亮。那團紅光是如此熾亮,照亮黑暗的天空。瞪大眼睛的人們避之不及,挨了個正著,眼睛出現短暫的失明,頓時到處都是驚呼。
  好在幾秒之后,他們的眼睛恢復如常。
  遠處的沙家院落靜悄悄,也不知道生了什么?
  不少人心中好奇,但是又不敢沖上前,剛才王寒那一劍的聲勢,實在有點過于恐怖。而且王寒主動殺上門,如此殺神一樣的人物,實在令人敬畏。
  也不知道這王寒是誰,竟然隱藏如此可怕的實力。
  “完了完了,以后我怎么敢跟他砍價?這生意這么做?”商店老板抱著頭,臉色蒼白,但是很快,他想到什么,臉色由白轉紅,兩眼放光:“這沙家的東西豈不是都落到王寒手上?幫他銷贓?應該有點賺頭吧。王寒這家伙這次賺大了,哎,這是新土豪啊,俺得去給咱們的新土豪準備幾件好東西。”
  老板跟艾輝非常熟稔,知道他缺什么。
  總是有膽大的,對自己的實力有幾分底氣的元修,慢吞吞飛向沙家院落。
  當他們遠遠看到沙家院落的時候,大吃一驚。
  沙家院落沒有一處完整的地方,偌大的院落,就如同被鋼鐵和熔巖之火狠狠反復犁了好幾遍,到處是坑坑洼洼和燒焦的痕跡。翻開的泥土焦黑一片,冒著熱氣和青煙。
  箭樓被撕裂成無數截,護衛沒有一個還能站著,他們全身都是焦黑的血洞,看上去極為凄慘。
  院落的圍墻,斷成無數截,大大小小的缺口,不知道有多少個,許多缺口處都留下高溫融化的痕跡。
  目光所及之處,都是粉碎殘物,可以想象當時遭遇的是何等猛烈密集的攻擊。
  院子里沒有王寒的身影。
  艾輝現在正在地下倉庫中忙得不可開交,還好倉庫是建在地下,沒有受損,要不然那該多么心痛。
  倉庫的中心,一個流沙漩渦在不斷流動,漩渦中心的入口就像魚嘴一樣忽張忽合。
  艾輝化身勤勞的搬運工,動作飛快地把東西往漩渦入口里扔。沙羅盤果然是神奇之物,漩渦口明明小得很,但是不管艾輝把什么東西丟過去,它都能一口吞下去。
  艾輝準備很充分,值錢的東西擺在什么地方,他都一清二楚。他就像一陣風,轉眼間,倉庫就空了一半。
  最值錢的東西,全都被艾輝收入沙羅盤。最大的收獲,是整整兩箱精元豆,這是沙家寧城分部的啟動資金。還有很多值錢的土行材料,沙家的底蘊還是有的。
  剩下的都是一些不值錢的大物件,艾輝就懶得收拾。
  收好沙羅盤,艾輝光明正大從倉庫里走出來。
  殺人不放火,實在太不專業了。
  艾輝手中的龍椎劍一抖,劍尖在空中劃過,嗤啦,一溜火光在空中綻放,飛入身后千瘡百孔的房屋。
  這一手立即震住了暗中蠢蠢欲動的某些人,生火不是什么高難度的事情,但那是對火修來說。王寒一名金修,憑借劍術,生出火焰,而且動作寫意舒展,可見劍術造詣之深,令人心驚。
  那縷火焰溫度異常熾熱,沒一會房屋已經烈火熊熊,染紅天空。
  在眾目睽睽之下,艾輝神情如常,從容鎮定,沒有半點局促。
  一人一劍,仿佛閑庭信步,走到垮塌了一大半的院落大門處,身后的火光沖天。
  他注意到圍觀者甚眾,心中一動,這可是個好機會啊!他的目光四下搜索,找到不遠處的一塊斷裂的木板,走過去撿起來,又找來一根燒焦一截的小木棍。
  圍觀的元修驚異無比,暗自猜測王寒想做什么。
  只見王寒在上面刷刷地寫下幾個字,然后把小木棍扔掉。提著木板走到垮塌大門前,挑了一處,把木板掛上。
  只見木板上寫著一行字。
  “劍修道場,特惠學費一百顆精元豆!”
  圍觀者:“……”
  藏在人群中付勇昊,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一百顆精元豆?你怎么不去搶?上次明明是四顆!這世上竟然有如此奸商!咦,自己關注的地方好像哪里不對……
  艾輝在周圍一片沉默中,滿意地欣賞了自己的廣告牌。說起來,開了三年的道場,還是第一次打廣告呢。
  于是,艾輝就在圍觀者們這么一片無言的沉默中大搖大擺離去,只留下身后的沖天火光和斷門上掛著的廣告牌。
  清晨的陽光如期而至,宣告這是一個晴朗的日子。
  清點了一夜戰利品的艾輝,簡直亢奮得根本睡不著。堆積如山的戰利品,帶來滿滿的幸福感,簡直讓人舍不得挪開目光。
  殺人放火金腰帶啊!
  艾輝所有的投入,一下子全都賺回來了。光是兩箱精元豆,就把他的眼睛晃花了。還有堆積如山的材料,價值驚人。讓艾輝感到意外之喜的是二十具沙偶,艾輝居然沒認出來是什么品種。
  他不知道這些沙偶,是沙家剛剛研制成功的新款沙偶【地尊者】,從來沒有在外面出售過。沙無遠之所以會帶二十具【地尊者】,是打算用于和其他家族交易,或者某些特殊的用途。畢竟很多的元修,都不是金錢能夠打動,反而沙家獨樹一幟的沙偶,更加有吸引力。
  因為是新推出的緣故,整個沙家只有三十具,而現在有二十具落在艾輝手上。
  艾輝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沙偶,但是目光老辣的他,還是能夠分辨出這些沙偶的不凡。
  心滿意足的艾輝,從倉庫中出來,清晨的陽光,讓他覺得無比的愜意,不由伸了個懶腰。沙家最好再晚幾天到,樓蘭到時候完成身體升級,自己的把握就更大了。院子里的這些布置,如果有樓蘭居中指揮,威力更大。
  當然,他相信沙家沒有那么遲鈍,如果真的那么遲鈍,那沙家應該早就亡了。
  畢竟不是和平時代啊,打打殺殺如同家常便飯的亂世,不夠警醒的人,會死得很快的。
  極目遠眺的艾輝,忽然身體僵住。
  他目瞪口呆地看著遠方的一個小黑點,過了一會,黑點放大了許多,赫然是一座山峰。山峰的度極快,轉眼間,就飛到近處。
  龐大的山體,卻以驚人的度呼嘯飛來,帶來的壓迫感令人窒息,便是艾輝這樣心理素質過硬的人,也不由微微一窒。
  五行鎮神!
  上面四個朱紅大字,霸氣絕倫。
  寧城就像受驚的野獸,突然安靜下來,但是當人們看到山峰上長老會的徽章,寧城沸騰了!
  艾輝仰著臉呆呆地看著山峰,就像被抽了魂一樣。
  明明第一次看到山峰,他的心中卻產生一種強烈的熟悉感。
  山峰頂部的銀池一定刻有層層疊疊回形的紋路;傾泄而下的瀑布溪流隱藏在山澗的蜿蜒河道在他腦海中自動勾勒出;樹木他知道一定是一千零八百顆;藤蔓一定是六的倍數;忽明忽滅的熔巖洞看上去有九個,實際上九個洞的洞心是一個;宮殿、涼亭、箭樓、寶塔,他知道山底托著山峰的云朵中,肯定還有一座建筑……
  他知道為什么他這么熟悉,他知道為什么自己會知道那些布置,因為他已經對那份復雜精細嘔心瀝血的方案的每個細節都滾瓜爛熟。
  如此猝不及防,就像一片羽毛,被拉進那座偏僻小城的溫暖和陽光之中。
  淚水奪眶而出,模糊了視野。
  師父師娘。
  鎮神峰上,姜維在和師雪漫桑芷君告別。
  “前面就是寧城,你要自己飛過去了,我們就不停了。”師雪漫帶著一絲歉意。
  姜維有些意外:“這么著急嗎?我還準備邀請你們休息兩天,好盡一下地主之誼。”
  “你這外來戶算什么地主?”師雪漫笑道,看了一眼城東一處升起的滾滾濃煙:“你這也不太平啊,看來有得忙了。我也得忙,忙著給我們的傍晚同學找回場子。”
  師雪漫最后一句,透著一股殺氣。
  姜維大吃一驚:“黃昏出什么事了嗎?”
  雖然端木黃昏在翡翠森,雙方各為其主,姜維并不認為這件事是黃昏的錯。
  “剛剛接到的消息。”
  桑芷君遞給他的一分情報。
  “端木黃昏公開挑戰佘妤,苦戰落敗!”
  寥寥幾字,卻讓姜維眼中殺氣一閃而逝,佘妤參與了松間城之戰,他當然記得。他恢復如常,把情報遞還回去,笑著道:“幫我那份也算上。”
  “好!”師雪漫豪爽應下來。
  “那我們走了。”
  姜維朝兩人揮了揮手,帶著士兵,騰空而起,朝下方的寧城飛去。
  鎮神峰帶著沉重的呼嘯,從寧城的上空碾壓而過,以極快的度,消失在遠方。
  在姜維飛下鎮神峰的時候,同樣有一群氣勢剽悍之輩,從火浮云上降落。
  當他們來到標記的地點,看著濃煙滾滾的廢墟,滿地的尸體和殘缺大門上的廣告牌,他們的眼睛立馬充血,額頭青筋直跳。
  “我要知道這里生的一切!”
  為之人從牙縫中森然擠出這句話。
  ***********************************************************************************
  ps:寫師父師娘那段,差點沒繃住。回過頭去看,卻現那段普普通通,方明白不知不覺中,自己在艾輝身上已經傾注了許多的情感。
  有月票的兄弟姐妹們,來幾張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