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05 劍芒紅紗惹妖嬈

俞紫衣和巫啟榮兩個人一臉見鬼的看著面前的端木黃昏。p端木黃昏此時的模樣非常滑稽,那張英俊得連女人都嫉妒的臉,此時青一塊紫一塊,好幾處浮腫,橫七豎八貼著許多止血貼,讓人不忍卒視。
  偏偏端木黃昏此時看起來心情不錯,狼吞虎咽。
  俞紫衣和巫啟榮對視一眼,兩人都覺得今天的黃昏哥透著一股子邪門的味道。
  不對勁啊!
  敗得那么慘,整個翡翠森現在都傳開了。各種風言風語傳遍街頭巷尾,有幸災樂禍說端木黃昏不自量力的,有說什么狗屁翡翠公子沽名釣譽的,還有說端木黃昏這是把翡翠森的臉面丟干凈了等等。
  身為旁觀者,俞紫衣和巫啟榮都感到壓力巨大,整個翡翠城暗流涌動,山雨欲來風滿樓。
  可是身為當事人,黃昏哥竟然就像個沒事人一樣。
  俞紫衣家世雄厚,自然有恃無恐。巫啟榮卻是自認為端木黃昏的忠實小弟,憂心忡忡:“黃昏哥,接下來……咱們該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
  端木黃昏一臉奇怪。
  俞紫衣眼觀鼻鼻觀心,巫啟榮硬著頭皮道:“這次咱們出師不利,大家都有些擔心……”
  端木黃昏放下筷子,一臉認真道:“是輸了。”
  巫啟榮一看這陣勢,心中更是一顫,連忙道:“這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勝負乃兵家常事……”
  他說不下去了,黃昏哥的目光簡直銳利得像一把劍,巫啟榮感覺自己快死了。
  “輸了好。”端木黃昏冷不丁道。
  “啊!”巫啟榮和俞紫衣同時出聲,兩人看了端木黃昏一會,又對視一眼。
  黃昏哥這次不會是腦袋給傷到了吧?
  端木黃昏淡淡道:“輸了才知道我差她多少。”
  巫啟榮和俞紫衣愣住了。
  “以后贏回來。”
  端木黃昏就像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神色平靜如水,手中把玩著酒杯:“這三年,我被很多東西困住,過得不開心,老覺得命運弄人。有很多我不喜歡的東西,卻又覺得自己應該背負,是命該如此。現在我想明白了。”
  “爭不過的才叫命該如此,不去爭的叫活該如此。”
  “要么被別人掌握命運,要么掌握別人的命運。”
  杯中烈酒一飲而盡,一團火焰從喉嚨燒到心臟。
  傷痕累累的臉龐微笑迷人,清澈的眼睛此刻毫不掩飾自己的鋒芒和瘋狂。
  他忽然道:“你們能忘記感應場嗎?”
  巫啟榮和俞紫衣渾身劇震。
  “我是忘不了。”端木黃昏自言自語:“我經常夢到在感應場,夢到我們和血修戰斗,眼睜睜看著身邊的同學被血獸吃掉。現在我們卻要和他們坐在一起喝酒,奉承他們,呵,我還要和血修聯姻。不知道我會不會睡夢中把我未來的妻子殺死?”
  巫啟榮和俞紫衣面容扭曲,咬牙切齒,他們從感應場中活著逃出來,對血修的仇恨極深。
  “當然,我現在是小屁屁,小屁屁的想法不重要。”端木黃昏看著他們:“我尚且如此,你們呢?紫衣,倘若你家要你和血修聯姻,你怎么辦?啟榮,如果上面要求你去給血修做下屬,你怎么辦?”
  巫啟榮長吐出一口氣:“黃昏哥,你說怎么辦,我都聽你的!”
  俞紫衣也點頭:“黃昏,你有什么計劃全都說出來吧,打死我也不要和血修聯姻。”
  “具體的計劃沒有。”端木黃昏先是搖頭,接著道:“有一點可以先確定,得讓我們的想法變得重要。”
  兩人眼巴巴看著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絞盡腦汁,他忽然想,倘若是艾輝那個混蛋來做這件事,他會怎么做?
  想著想著,他有些思路:“先得有實力,拳頭大的人,想法才重要。我們不能荒廢下去,要加緊修煉。”
  說到這,端木黃昏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想想這三年來的荒廢,他現在感到羞愧。
  俞紫衣和巫啟榮重重點頭。
  “其次得有人,除非到了我師父那個境界,否則人多還是力量大。”端木黃昏沉吟到:“我們組個社,只收感應場的幸存者,不論身份家世。大家一起修煉,我會請名師給大家指點。大家彼此相互扶助,等我們的力量壯大,我們的想法才重要。”
  俞紫衣和巫啟榮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興奮。
  俞紫衣嘿然道:“這個我喜歡!黃昏,你給咱們社取個名字吧。”
  端木黃昏脫口而出:“就叫英華風社吧。”
  話一說完,他就有些呆住,他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取這個名字。
  他在英華風社的經歷并不多,記憶最深刻的莫過于周小希和李維兩位教官,只可惜兩位教官都已經葬身感應場。
  “好名字!”
  “好!”
  俞紫衣和巫啟榮精神一振。
  英華風社是感應場每座城市都有的學生社團,是感應場的獨有物之一。感應場已經消亡了,英華風社也隨之消亡。
  英華風社,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名字,讓他們不要忘記感應場和血災。
  在感應場被血海吞噬之后,英華風社卻在另一片土地,在一群年輕人之中,涅火重生。
  弱小的英華風社,此時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鎮神峰給艾輝帶來的沖擊和震撼非常大。
  他對鎮神峰的了解,甚至過師雪漫。在師雪漫他們還不確定鎮神峰的威力能夠多大時,他已經能夠想象出它的威力有多大。
  鎮神峰是為大場面而生的戰爭重器。
  他能看得懂鎮神峰的許多奧妙,但如果給他足夠的材料,足夠的元修,他依然無法煉制出一座同樣的鎮神峰。里面涉及到許多元力的精妙之處,他一頭霧水。
  還有就是格局。
  如果有那么多的材料,他依然想不到煉制鎮神峰。見識不夠,格局不夠。
  好吧,說起來,對于一名窮鬼來說,我們還是不要談格局了。那么傷錢的問題,離他實在太遙遠。
  但是他的思路,卻是一下子被打開。
  對比鎮神峰,他回看自己的布置,簡陋得就像一堆破爛。
  他明白自己的短板,對元力的理解,自己還是比較淺。師父的方案,每個細節他都記得,但是真正的理解和運用,他還是差很遠。
  “以城為布”的靈感,來自修真時代的陣法,而它的作用,卻也和陣法非常的類似。師父的方案中,復雜而完美,就像一件藝術品。
  然而它完美,完美到艾輝根本無從下手。它就像一個活生生的活物,艾輝無法在上面給它增加一點,或者減少一點,無法作出任何改變。
  好在有高手在前方,鎮神峰這么一個活生生的實物在出現在他眼前,以前許多的模糊之處,豁然而通。
  最重要的是,鎮神峰向他展示了,如何運用師父的理論。
  大概鎮神峰的煉制者也想不到,竟然有人只不過看鎮神峰一眼,便能夠有如此多的收獲。
  艾輝陷入思考之中。
  鎮神峰的強大之處是五行循環,元力雄渾,它就像一座威力恐怖的火山,蘊含著無窮無盡的元力。但是這種強大,是無數最頂級的材料,技藝精湛、元力深厚的元修,經過完美的契合,五行生生不滅。五行均衡,底蘊深厚,結構完美,它就像劍典上記載的那些正道大派弟子,沒有明顯的短板,戰力恐怖。
  鎮神峰確實是正道,堂堂皇皇的正道,現在的艾輝,還想不到鎮神峰有什么弱點。
  自己肯定沒那么多的錢、沒那么多的珍稀材料,元力、技巧也沒有那么厲害。
  所以注定了他無法走鎮神峰這樣的正道。
  均衡在實力不是很強的時候,往往意味著平庸。
  只有出奇制勝,才能夠給自己帶來一絲機會。
  奇詭極端的布置就像鋒利的刀刃,殺傷力巨大,但是倘若被敵人看透,那就很容易被破解。這樣的論述,無論是在修真時代的劍典,還是當下元力時代,都是人人皆知的常識。
  怎么才能讓敵人不容易看透?
  有一個辦法,就是用敵人不熟悉的力量。
  艾輝靈機一動,他想到了自己的劍術。
  劍術的流行,也就是這兩年的事情。但是對于整個五行天來說,劍術還是相當新奇和陌生。而且,艾輝的劍術,基本都是他自己摸索出來的心得。
  不如……布置一個劍陣?
  這個想法出他的腦海中冒出之后,就再也揮之不去。
  他會想到劍陣,是因為牧會獎勵他使用昆侖的劍陣修煉。他沒見過真正的劍陣,對劍陣的了解,卻是大多從劍典中得知。
  如果用師父的理論,來布置一座劍陣,那該怎么做?
  艾輝莫名有些興奮。
  倘若說陣法是他對師父理論的繼承,那么劍術的運用,也是對自己劍術的一場大考。
  既然是劍陣,那么先需要很多劍。
  艾輝手上只有龍椎劍,和楚朝陽所用的銀闊劍,而且銀闊劍還不能用,萬一露出馬腳,楚朝陽的那個身份就沒有價值。
  不過艾輝并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窮了這么多年,自然有辦法應付。
  艾輝想到了自己的狼毫箭。
  心中默默盤算了一下,確定可以用。最重要的東西及解決了,艾輝的精神更加振奮!
  很快,他現自己之前的布置并不需要全部推倒重來,而只要修改局部,就能夠實現自己的想法。
  于是,艾輝開始布置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座劍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