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306 猝不及防

“劍修道場,特惠學費一百顆精元豆1p沙無斷站在破爛的木板前,聽著手下報告調查結果,他的目光卻從來沒有離開木板片刻。p身為沙家這支精銳的首領,沙無斷隨便在人群中都非常顯眼醒目。他的身高超過兩米,體型魁梧壯實,高高鼓起的古銅色肌肉幾乎要把他的衣服撐爆。他的眼睛很小,卻并沒有莽漢的沖動,而是異常的沉穩和冷靜。
  調查沙家院落的覆滅過程沒有費什么勁,旁觀者太多。
  整個事件的每一個細節,都清晰地呈現在沙無斷面前。兇手王寒外元的境界,但是劍術尤其高超,用的一招高空俯沖,能夠利用火焰的劍招。
  沙家的廢墟殘骸也印證了這一點,每一處劍痕都有高溫灼燒的焦黑痕跡。
  從這一點上,沙無斷得出王寒是一名火修,而不是之前打聽到的金修。他不覺得有哪一位金修,能夠打出如此灼熱的攻擊。
  王寒的實力并沒有讓沙無斷感到吃驚,對方能夠殺死沙無遠,攻陷普通護衛把守的院落,沒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而對方敢于當街偷襲沙無遠,攻擊他們的分部,又算得了什么?
  引起他注意的是另一個消息。
  奉命駐守寧城的天鋒部精銳小隊,已經抵達寧城。很多人看到他們從鎮神峰飛下,進入城主府,估計這兩天他們就會開始取代城主府,維持秩序。
  沙無斷明白自己要加快了。
  天鋒部精銳小隊的隊長是姜維,沙無斷知道這個名字,在天鋒部近些年頗有聲名,被視作非常有前途的年輕人。從負責駐扎寧城就能看得出來天鋒部對姜維的重視,小五行天一旦成功,這一段的資歷能夠在姜維的履歷表上增加濃墨重彩的一筆。
  寧城以前只是個銀河最下游的邊陲小城,城主府非常孱弱,面對突然涌入的世家豪族,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如今的五行天,長老會已經無法單純依靠聲望就能夠鎮得住這群膽大包天的家伙。
  沙家必須在姜維徹底宣布接管寧城治安之前動手。
  否則的話,一旦姜維宣布了接管,沙家再動手,那就是公然與姜維為敵。一個姜維,沙無斷并不擔心,但是姜維身后的天鋒部和長老會,卻不是他能夠招惹。宣布前動手,事情鬧大了,也不過是不知之罪,大不了上下活動一下,不傷根本。
  沙無斷安靜的眼睛里閃過一抹狠辣的光芒。
  他環顧四周,經過這一會功夫的休息,大家看上去精神了許多。因為趕時間,他們沒有選擇速度比較慢的火浮云,而是日夜兼程,用云翼飛行。
  長途奔襲對元修的意志和元力,是極大的考驗。但是手下這些元修們雖然臉上殘留了幾分疲倦,卻依然隊形嚴整,秩序井然。
  “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也很勞累。但是我們沒有時間休息,一旦王寒知道我們抵達的消息,很有可能會潛逃。現在我命令,出發劍修道場,誅殺王寒,為沙家報仇!”
  所有的沙家精銳,不約而同站起來,他們臉上浮現森然殺機。
  當沙無斷率領沙家精銳,出現在劍修道場的巷子口,各家的眼線立即得到消息。見到昨晚王寒強勢至極的表現,大家對這一戰早就充滿了興趣。
  轉眼間,沙無斷就發現周圍出現許多圍觀者。
  這些圍觀者遠遠觀望,并不靠近。偶爾低聲議論傳入他的耳中,總是讓他情不自禁握緊拳頭。
  “沙家真是沒落了啊!”
  “是啊,沒辦法啊,黃沙角都沒了,沙家還能怎么辦?”
  ……
  來之前,家主就曾叮囑他,此戰只有勝利,才能讓沙家延續下去。沙無斷親口答應,但是到此刻,他才深刻明白家主并非危言聳聽。
  他不僅要勝,還要勝得漂亮!
  只有這樣,才能震懾那些暗中的覬覦者。
  劍修道場的招牌,已經出現在巷子的盡頭。
  沙無斷收斂心神,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他身邊的精銳全都停下來。
  如果細數,便會發現連他在內,恰好十二人。
  “沙場點兵。”
  沙無斷一聲沉喝,身邊諸人元力發動,腳下地面化作一片黃色沙海。不斷有沙偶,從沙海中爬出來。
  這些沙偶全身披甲,甲胄上布滿精細的花紋,后背寫著一個大大的“沙”字。
  所有的沙偶都一模一樣,它們爬出來之后,安靜站立,一動不動,就像訓練有素的士兵。
  一開始的時候,圍觀者們還只是興趣盎然,但是很快,他們便不由發出驚呼。
  沙海中的沙偶,仿佛無窮無盡,源源不斷爬出來。
  密密麻麻的披甲沙偶,占據了大半條巷子,它們秩序井然,陣型嚴整。
  一百二十名披甲沙偶組成一支沙偶大軍,肅立不動,它們面無表情,眼睛里妖異的黃光,同時閃動同時熄滅。
  腳下黃沙就樣有生命一般,蠕動爬上沙無斷為首的十二名沙家精銳。
  黃沙覆蓋沙家元修全身,只露出一雙眼睛。黃沙繼續蠕動,變幻成和沙偶一模一樣的精美甲胄,背后也是一個大大的“沙”字。
  當沙家土修的眼睛里,也變成和沙偶一模一樣的黃光,一閃一閃。
  沒有人分得清,哪一個是土修,哪一個是沙偶。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圍觀者心底直冒涼氣。
  有人驚呼:“沙兵衛!”
  許多人恍然大悟,心中駭然,沙家這是動真格了!
  沙家以沙偶而著稱,有“無沙不成偶”之稱。在沙家的諸多沙偶之中,有一種沙偶最為特殊,那就是沙兵衛。對這種沙偶,外界知之甚少,但是每次沙家危難之際,總會出現沙兵衛的身影。
  原來這就是沙兵衛!
  大家無不睜大眼睛,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能夠目睹沙家壓箱底的寶貝,這樣的機會可不多見。
  轟!
  沙兵衛齊齊向前踏出一步,地動山搖,恍如驚雷。
  原本還有幾分不信之輩,此刻臉色發白,噤若寒蟬。
  轟轟轟!
  沙兵衛每一個動作整齊劃一,有如刀刻。
  每一步都是驚雷勃發,倘若不是親眼所見,大家一定以為有一頭遠古巨獸在緩緩行走。
  一百三十二具披甲沙偶大軍,行進間隊形絲毫不亂,動作整齊如刻,恍若實質的殺機沖天而起。眼中一閃一閃的妖異黃光,亦是整齊合拍,沒有感**彩,就像一群沒有生命的殺戮機器,讓人心底發寒。
  如死一般的寂靜,只有轟隆如雷的步點聲。
  蘇懷君臉色發白,她死死攥緊雙手,指節發白。她在心中不斷告訴自己,不要被對方氣勢所攝,但是強烈的無力感,卻籠罩她全身。
  無物可擋!
  仿佛無論什么東西擋在這只沒有生命的機械大軍面前,都會被徹底粉碎。
  她畢竟心志堅定,連續幾個深呼吸,蒼白的臉色恢復幾分血色。
  她忽然一怔,剛才她還鎖定的十二名土修的位置,竟然憑空消失。隊形看上去并沒有發生變化,但是她知道,元修已經離開了剛才的位置。她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做到的,像她這個級別的元修,一旦鎖定了對方的位置,對方想擺脫是非常困難的,更何況,她剛才眼睛一眨未眨!
  好厲害的沙兵衛!
  沙兵衛帶著雷霆萬鈞的氣勢,不緊不慢朝劍修道場前進。
  劍修道場的大門越來越近,然而沙兵衛大軍的速度沒有半點變化,依然是整齊劃一的步點,依然是相同頻率一閃一閃的黃光,他們就像沒有看到前方的劍修道場。
  就仿佛前方只是一只擋車的螳螂。
  所有人明白過來,沙家要用這種方式,踏平劍修道場!用這樣一場震懾人心的勝利,炫耀沙家的武力。
  是的,每個人都明白,但是每個目睹這一幕的元修,依然被沙家強悍至極的力量震驚。
  沙兵衛連一招都沒有出,就已經讓每個人都確信,王寒必死無疑!
  人們瞪大眼睛,明知道這是沙家的一場肌肉炫耀,但是他們依然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因為沙兵衛已經來到劍修道場的門口。
  沙兵衛沒有任何停頓,繼續向前。
  轟,劍修道場的大門瞬間粉碎,圍墻就像酥脆的餅干,被碾壓成粉。
  沙兵衛如同勢無可擋的鋼鐵洪流,沖進劍修道場的院子。
  劍修道場的各種修煉器械,被踐踏成粉碎。
  轟隆轟隆!
  站在倉庫門口的王寒,一動不動,孤零零的,看上去是如此的無助。他沒有任何的反擊,也許是被如此威勢的沙兵衛震撼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也許是他也知道所有的花招,在這樣的洪流面前,都沒有任何的用處。
  一百三十二人的沙兵衛,每一步地面都在顫動,充滿力量和殘暴。
  王寒孤身持劍,閉目而立,孱弱無助。
  雙方的對比是如此強烈,強烈到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場戰斗是如此實力懸殊,王寒是如此愚蠢。
  戰斗,結束了。
  而此時艾輝卻忽然睜開眼睛,最后一名沙兵衛也走進了道場。
  手中的龍椎劍驀地刺入地面,無數耀眼的光點,從道場的各個角落同時亮起,細密的光痕就像吐出的蛛絲,朝道場各個角落****而去。
  交織的光網在他的腳下轟然運轉,一道道細長的光芒,升上天空。
  戰斗,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