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307 英華風社

浮空的細長光芒,令大家精神一振。p王寒開始反擊了!p這才是大家最想看到的,沙兵衛強大得讓大家覺得王寒勝算渺茫。但是倘若一個罩面,王寒就繳械投降,那實在太過于無趣。
  王寒不是傻子,還是一名心狠手辣的強人,怎么可能坐以待斃?而且昨晚從天而降的天火劍招,驚艷了夜晚,也驚艷了大家,讓人心中莫名升起一絲不現實的期待。
  王寒的反擊,會是什么?
  細長的光芒,破土而出,豎直懸浮在空中,就像一道道光柵。細長的光柵層層疊疊,把整個劍修道場的上空籠罩,上窄下寬,形狀看上去就像倒扣的銅鐘。
  大家的目光紛紛被吸引,王寒的手段總是能夠讓人眼前一亮,但是又有些疑惑。沙兵衛委實是厲害霸道,但大家還是能看得懂個大概,王寒的這一手……完全看不懂啊!
  就連見多識廣的蘇懷君和付家姐弟,都有些茫然。
  就在此時,忽然細長的光柵齊齊一顫。
  突如其來的劍鳴,清越悠揚。
  凜冽的涼意直入心底深處,就仿佛雪亮能照人影的劍鋒,直抵后頸,切膚生痛,心志堅定者汗毛炸開,膽小者忍不住一個哆嗦,心神俱顫。
  “劍鳴!”
  蘇懷君驀地睜大眼睛。
  陣中的沙無斷感覺和外面的人完全不同,他們只覺得眼前一花,天旋地轉。氣勢洶洶,勢無可擋的沙兵衛腳步一滯,整齊得就像用筆畫出來的陣形,第一次出現混亂和騷動。
  帶著鋒芒卻又縹緲的劍鳴,就像柔軟而鋒利的波浪,在劍陣中激蕩。
  源自九音劍門劍典傳承,獨到的【劍鳴鐘】,經過艾輝巧妙的摸索,重新在這片古老的土地奏響。
  三年來,艾輝從未中斷過對自己翻閱過的劍典的重新整理,摸索借鑒。那些古老的劍典,就像肥沃的土壤,源源不斷給他提供養分。他復原了許多七零八落的劍招,有的是借鑒思路,有的是模仿招式,總歸是有不少成果。
  【劍鳴鐘】便是他的成果之一。
  【劍鳴鐘】是整部九音劍門劍典中,艾輝唯一“復原”的技巧。它和原來的【劍鳴鐘】是不是一樣,艾輝不知道,但是獨到的劍音,卻有著同樣奇妙的力量。
  【劍鳴鐘】需要用到九音劍門的獨門飛劍,九音劍鈴,九劍同出。當年掛在舊土道場的那把九音劍風鈴,據說就是九音劍門的鎮派重器。
  九音劍門是當年的大派,聲名顯赫一時。
  九劍出,天音破虛空。
  可見當年是何等威風。
  【劍鳴鐘】需要最少九劍同出,所以艾輝在復原之后,始終沒有找到把它用于實戰的辦法。
  直到這次的劍陣,他立即想到了【劍鳴鐘】。
  清越悠揚的劍鳴,就像屋檐下被風吹動的風鈴,叮叮咚咚,煞是好聽。但是悠揚的劍鳴聲中,殺機暗伏。
  沙無斷駭然發現他身上的元力運轉竟然出現一絲遲滯。
  一些沙兵衛身上,沙子開始顫動,隱隱有不穩的跡象。
  這是什么劍術?
  沙無斷只覺得對方的劍術匪夷所思,聞所未聞。這清越如鈴的劍音能夠干擾心神。
  但是他畢竟是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強橫之輩,很快就想到辦法。在五行天,也不是沒有干擾心神的傳承,其中修煉天宮的元修很多都擅長心神攻擊。
  心神攻擊……
  沙無斷有點皺眉,普通的手段對付沙兵衛基本沒有什么作用,但是心神攻擊卻是他感到麻煩的手段之一。
  王寒越來越讓他有點看不懂,火修、精通劍術、主修天宮,這三個組合起來讓他覺得很怪異。
  他卻沒有時間多想,主修天宮的元修,手段詭異,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層出不窮。他必須作出應對,給對方的時間越多,沙兵衛就會愈發被動。
  擅長心神攻擊的元修,同樣有弱點,比如身體孱弱。
  眼前的景象,極有可能是幻象,這是心神攻擊最常用的技巧。厲害的幻象,能夠封閉元修的六識,讓元修的判斷發生嚴重錯誤。
  但是,幻象再逼真,依然還是幻象。
  假的永遠成不了真的。
  沙無斷無視眼前的天旋地轉,只要腳踏大地,他就不會失去信心。眼前的景色不管真假,但是他們置身道場之內,這個是真的。
  “飛沙走石!”
  一百三十二名沙兵衛齊聲怒吼。
  他們腳下黃光浮動,涌動的流沙遮住地面如同蜘蛛網一樣的光痕。流沙翻滾,就如同海上怒濤,置身其中的沙兵衛巍然不動。涌動的流沙在半空中不斷匯集,黃光不時閃動,流沙中多了一塊塊石頭。石頭不斷生長、變大,磨盤大小的巖石,在流沙駭浪中翻騰不惜。
  道場本來就有幾個沙坑,那是給蘇清夜修煉所用,此刻全都被沙兵衛吞噬,沙浪更增幾分威勢。
  狂風大作,圍繞著沙兵衛盤旋。
  石頭和流沙被狂風卷起來,磨盤大小的巖石,被卷離地面,低沉的呼嘯,震懾人心;。黃沙混雜其中,形成可怖的黃色沙幕。厚實的沙幕,遮住沙兵衛的身形,挾裹著巖石,轟然向外擴大。
  轟!
  道場角落的一棵大樹被巨石懶腰砸斷,還沒等它倒下,呼嘯的流沙和小石塊,在堅硬的樹干上面留下密密麻麻蜂窩狀的小孔。
  咔!
  大樹不堪摧殘,在空中被絞得粉碎。
  艾輝心中慶幸自己把消息樹收起來,否則的話,肯定要被摧毀。
  土棕色的龍卷風,就像一只瘋狂的巨獸,破壞著道場的一切。劍鳴鐘的劍音對這樣的龐然大物,沒有半點作用。
  高速旋轉的沙幕不僅僅有破壞力,還能夠隔絕劍音。
  沙幕就像高速旋轉的磨盤,一旦被卷中,斷然沒有幸存的可能。
  艾輝也沒想到自己的劍鳴鐘,被這么簡單的一招飛沙走石給破解!
  但是他精心準備的劍陣,怎么可能只有這點變化?
  飛沙走石,威力的關鍵是沙石嗎?不,是風!
  身為金修,而且以前在感應場的時候,還曾經利用塔內的金風修煉過,艾輝對風的習性頗為了解。
  艾輝眼睛變得明亮。
  拔出龍椎劍,輕搖劍柄,龍椎劍盤旋的小劍,就像靈活的游魚,飛向道場的各個角落。
  啪啪啪!
  精元豆爆裂,洶涌的元力注入劍陣,一枚枚海寶被點亮,漂浮在頭頂的細長光柵散開,鐘形崩塌。倘若此時艾輝仰頭,每一根光柵,化為一個光點,雖然置身于白天,它們依然像極了天空的星辰。
  每一個光柵射出一道銀色光束,上百道光束匯集于艾輝手上的龍椎劍。
  龍椎劍被濃郁猶如實質的銀光包裹,就像銀色的火炬,耀眼刺目。
  金元力沖天而起,就像一把利劍直刺蒼穹。
  沙無斷不驚反喜,對方舍棄了那些詭異的劍招,換成他熟悉的元力,那就是找死!
  艾輝提著龍椎劍,沖向沙幕,眼看就要撞上沙幕,他忽然順著沙幕旋轉的方向刺出一劍。
  這一劍沒有什么威力,看上去十分平常。
  艾輝的身形順著這一劍,擦著沙幕飛出去。還未落地,艾輝身形一折,又是和剛才如出一轍的一劍。
  不光是沙無斷一頭霧水,就連圍觀眾人,也沒有誰看懂了艾輝在干什么。
  每一劍都是普通得很,沒有半點殺傷力。
  艾輝的動作奇快,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圍繞著沙幕刺出十多劍。
  而他龍椎劍上濃郁的金元力,卻消失了大半。
  蘇懷君猛地眼前一亮:“好!”
  沙無斷察覺出不對勁,金元力注入沙幕,原本狂風逐漸化作金風,風速在不斷增加,但是金元力的加入,卻讓他的控制力在下降。
  他察覺出不妙,剛想散去沙幕,但是艾輝的動作比他更快。
  六顆海寶同時亮起光芒!
  驚人的寒氣,突然在沙無斷他們腳下爆發,猝不及防的沙兵衛立即成了一群冰雕。就連沙無斷,也陡然一僵。
  不好!
  寒霜遍布他的全身,同時他的元力也是一滯。
  高速旋轉的沙幕,失去控制,轟然爆裂。
  被凍住的沙兵衛,就成了最好的靶子。高速的沙流混雜著鋒利的金元力,比箭矢威力更可怕。咄咄咄,隊形嚴整的沙兵衛,頓時千瘡百孔。
  磨盤大小的巖石,更是有如重炮。有幾名沙兵衛比較倒霉,挨了個結結實實,瞬間被砸成粉末。
  沙偶被砸碎就會變成一灘黃沙,但是黃沙中摻雜著鮮血殘肢,那是倒下的土修。
  沙無斷元力最深厚,只不過一瞬間,他已經恢復如常,眼前的場景讓他目眥欲裂,還站著的沙偶,只剩下一大半。損失更大的是土修,有三名土修已經沒有生機,剩下的一半都是身上掛彩。
  “殺了他!”
  沙無斷怒吼著騰空而起,朝縮在角落的艾輝撲去,其他沙兵衛齊聲怒吼:“殺了他!”
  所有的沙兵衛騰空而起,猶如一張大網,天空都為之一暗。
  無處可逃的艾輝,忽然好整以暇地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沙土。土修和沙偶離開了大地,可是大忌。
  手中的龍椎劍倏地揚起,就像陣前大將面向潮水一樣的敵人,劍指敵方。
  漫天的細長光柵,光芒褪去,露出真容。
  蘇懷君失聲驚呼:“晚點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