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308 沙兵衛

遠處傳來激烈戰斗聲,哪怕隔得這么遠,也依然能夠感受到地面在微微顫動。p剛剛進入城主府的姜維臉色沉下來。p對面的老城主絮絮叨叨道:“你看,他們就是不知道消停。老夫人微言輕,他們也不把老夫當回事。老夫是管不了了,你來了老夫也可以安心找個地方養老。哎,這人啊,怕什么來什么大武俠世界。老夫只是想養老,才來的寧城,結果這寧城突然就炙手可熱,大伙一窩蜂就過來了。老夫有自知之明……“
  姜維向老城主告辭,帶著自己的士兵,朝著發生戰斗的地點飛去。
  他知道自己并沒有什么背景,倘若不能馬上震住這些世家豪強,沒有人會把他放在眼里。
  他可不是來養老的。
  晚點見!
  蘇懷君第一次見到如此眾多的晚點見,在她的印象中,晚點見都是精心保存在制作精良的木盒之中,數量絕對不會超過十根。每次去購買的時候,老板總是會說沒貨,非要經過加價,那些奸商們才一副肉痛的模樣,磨磨蹭蹭從里面摸出幾根。
  可是天空的晚點見,密密麻麻,看得蘇懷君目瞪口呆。
  這家伙怎么有這么多晚點見?
  忽然蘇懷君心中一動,想到晚點見就是出自寧城,一個大膽的念頭從她心中浮現,該不會晚點見就是這家伙制作的?
  晚點見在銀城頗為流行,但是蘇懷君并不適用弓箭,還未曾見過晚點見的真正威力。
  以價格來論的話,晚點見的威力應該不俗,蘇懷君不是太確定地想。
  不僅僅只有蘇懷君認出了晚點見,人群中有不少人認出來,一陣驚呼響起。不知道的人連忙問身邊的人,天空箭矢有何特殊之處?
  很快,晚點見就告訴這些人,為什么它們的價格昂貴!
  每一根晚點見的箭身,五彩琉璃般的光芒流轉,箭矢竟然發出像劍鳴一樣的輕鳴。
  有用過晚點見經驗的元修立即兩眼放光,是正品!
  晚點見在使用時,會發出獨特的聲音,就像劍鳴,這也是判斷晚點見真偽的重要手段。因為價格高昂,市面上出現大量晚點見的仿品,但是這些仿品不僅威力要小得多,也沒有獨特的劍鳴。
  琉璃光芒一閃而逝。
  下一刻,半空中的一名沙兵衛,胸口冒出一截箭矢。緊接著,一個五彩琉璃光團,從沙兵衛的胸口升騰而起。倘若仔細看,便能看出來琉璃光團在高速旋轉,這讓它看上去就像圓形的彩虹糖泡。
  彩虹糖泡就像肥皂泡一樣無聲湮滅,沙兵衛胸口留下一個臉盆大小的貫穿大洞。
  只不過一擊,沙偶的沙核被徹底摧毀,嘩啦,剩下的軀體便化作一灘流沙,從空中灑落。
  這就是晚點見!
  劍鳴聲未絕,琉璃光不滅。
  半空中的沙無斷此時的處境糟糕至極。
  催魂奪魄的劍鳴,每一聲都讓他心驚膽戰,這是什么手段?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箭矢,但是它的威力,讓他感到危險。倘若不是關鍵時刻,身邊的沙偶沖上去,幫他擋下,他現在已經一命嗚呼。
  每一箭,都會奪走一條生命,或者摧毀一具沙偶。
  沙無斷知道不能這么下去,一咬牙,二十具沙偶同時沖天而起,在天空組成一道沙幕,護住沙無斷他們的頭頂。
  轟!
  一具沙偶自爆,耀眼的黃光綻放,強大的沖擊波,導致不少晚點見東倒西歪。
  沙無斷心中無比肉痛,能夠擔任沙兵衛的沙偶,都是特制,每一具的價格都無比昂貴神級牛魔王。更要命的是,現在很多材料無法補充,損失一具就少一具。
  但是只要干掉眼前那個該死的家伙,一切都值得!
  沙無斷的臉全都被甲胄包裹,混在沙偶之中,毫不起眼。
  眼看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那個混蛋突然轉身,這個動作如此突然,卻又如此流暢。
  想跑?
  沙無斷冷笑,他早就預料到對方不會留下原地,等著被他們圍毆。砰砰砰,幾具沙偶身體化作大片的流沙,在空中結成一張天羅地網,無論對方往哪個方向跑,都休想逃出這張大網!
  已經轉身的艾輝,用力一踩地面。
  咔嚓。
  腳底精心安置的機關被他踩破。
  里面放置的海寶經過樓蘭的驗證和研究,應該是古代的“神行”“御風”之類的禁制。但是效果到底如何,只有用了才知道。
  當今世人對古代的禁制,了解非常少。更何況海寶內的禁制,經過歲月的湮滅、靈力散逸,大多殘缺不齊,往往只剩下極小一部分。
  艾輝在心中默念,樓蘭保佑!
  精元豆、血晶和海寶三者之間的隔閡被打破,古老的禁制,再次出現出現在這片土地。一縷青色光芒纏繞上他的雙腿,他感覺整個人仿佛輕盈如羽毛。
  好神奇!
  古代的靈力、禁制、法訣,遙遠而神秘。這是艾輝第一次親身體會到,修真時代的禁制,和元力的感覺完全不同。
  不過此時他顧不上慢慢體會,身形微蹲,向上一跳。
  嗖!
  艾輝眼前一花,等他看清出周圍的景象,不由大吃一驚,自己已經到了距離地面約五十米的半空中。
  低頭看了一眼腳下是被沙偶自爆沖擊得東倒西歪的晚點見,艾輝身形一折,朝下俯沖。
  沙無斷眼前突然失去王寒的身影,臉色就不由一變,強烈的危險在他心頭升起。
  幾乎想也不想,他就要帶著其他的沙兵衛,就要往地下鉆。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地底有一層隔閡,阻止他們鉆入地底。
  就在此時,比剛在凄厲百倍的劍鳴在他頭頂響起。
  沙無斷臉色大變,光是是攝人心魄的劍鳴,他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險。強烈的危險感籠罩,沙無斷就像炸毛的貓。
  轟!
  頭頂的沙幕,陡然炸開,凄厲的劍嘯從天而降。
  艾輝就像展翅大鵬,身隨劍走,無數泛著琉璃光芒的晚點見,被他手中長劍吸引。它們共同組成一個龐大的魚群,靈活地游弋,而艾輝手中的龍椎劍就是領著隊伍的頭魚。
  這一劍,艾輝只覺得說不出的酣暢淋漓。
  這就是劍陣!
  劍陣之內,每一根晚點見,都仿佛和他手中的龍椎劍有著某種聯系齊天大圣在漫威。換作一般人,只怕對這樣的局面有些難以操控,但是這恰恰是艾輝需要和擅長的,從青銅劍匣開始,艾輝對于大劍控制小劍這種技巧頗為喜愛。
  單根晚點見的威力已經相當可怕,而它們像軍隊一樣被組織起來,威勢更加駭人!
  艾輝的身影都被籠罩在五彩琉璃光芒之中,眾劍環繞,劍鳴的洪流之中,他只覺得莫名的亢奮。
  沙無斷頭頂的沙幕就像脆弱的薄紙,輕松就被洞穿。
  沙無斷顧不得其他,五具沙偶同時沖向艾輝,在接觸的瞬間,再度自爆。
  黃色的光團就吹脹的氣球,艾輝帶著漫天的晚點見,一舉戳破這些黃色的光團。
  艾輝前方的幾根晚點見,碎成五彩琉璃光沫,消失在空中。
  啪啪啪!
  沙偶就像瘋了一般,沖到艾輝面前自爆。
  沙偶自爆的威力相當驚人,每一具沙偶都會報銷艾輝身邊好幾根晚點見。雙方就像兩個壯漢,一動不動,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
  轟!
  當最后一根晚點見被摧毀,艾輝也被沙偶自爆的元力波迎頭撞上。他就像挨了一記重錘,悶哼一聲,身形彈開。
  他的嘴角溢出鮮血,但是看到對方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場內的沙兵衛只剩下二十三名,渾身都破碎不堪。
  沙無斷露出獰笑,沒有晚點見,還那什么和自己斗。只剩下而十三名沙兵衛,但是這里面還有六名是土修,他有足夠的信心干掉已經失去了晚點見的王寒。
  在他看來,晚點見就是王寒的殺手锏,也是其最大的依仗。
  艾輝在半空中忽然身形一折,就像大鳥一樣,落在院子里的另一個角落。他身形并未落地,而是直接一劍插入泥土。
  啪,輕微的爆裂聲讓沙無斷臉色微變,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
  艾輝身形如電,輕靈異常,就像蜻蜓點水般,一沾即走。但是每次落地,都有一聲輕微的爆裂。
  沙無斷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在干什么,但是知道必須阻止對方。
  剩下的沙兵衛不約而同沖向艾輝。
  有的化作流沙,有的化作風沙,還有的變成沙矛被自己的同伴朝艾輝投射過去。
  各種手段層出不窮,讓人大開眼界。
  一顆顆精元豆、血晶和海寶不斷爆裂,洶涌的元力,讓劍修道場成為一座元力的怒海。所有的海寶全被激活,各種顏色的光芒,在院子的各個角落亮起。
  拼殺到現在,所謂的保留,沒有任何意義。
  沙無斷感覺自己快瘋了。
  還有不斷亮起的光芒,他知道那是海寶,這家伙竟然有著多的海寶!更讓他感到不可思議,是對方這樣的肆意揮霍,這家伙瘋了嗎?有這樣浪費海寶的嗎?
  各種奇怪的光芒、禁制,就像一場混亂不堪的演奏,冰霜、狂風、閃電、劍芒、槍意、斬芒等等,充斥在這個小小的劍修道場。
  剛剛沖出去的沙兵衛,就像遭遇一場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