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309 劍鳴鐘和飛沙走石

押上自己多年積攢的積蓄,艾輝此時臉上沒有半點肉痛和不舍,目光冷酷,不退反進,手中的龍椎劍一壓一抖,一道月形的劍芒,沒入一名東倒西歪的沙兵衛的胸口。
  沙兵衛一分為二,摔倒在地上,動彈兩下,便化作一灘流沙。
  艾輝對沙偶頗為了解,沙偶的要害是它的沙核。一旦沙核被破壞,那沙偶就徹底死亡。而如果無法摧毀沙核,沙偶的生命力會異常的頑強。
  就這一瞬間,艾輝就像鬼魅一般出現在另一側,點星刺所化的那點劍芒,就像一顆星辰沒入沙兵衛的胸口。
  噗!
  一道血柱飚射。
  這次的沙兵衛竟然是一名土修,他眼睛的光芒逐漸消失,生機已絕,仰面而倒。
  如此眾多的海寶,創造出來的機會,艾輝怎么會揮霍?院落內的布置他爛熟于胸,他靈巧無比地在看似沒有什么規律的光芒中進退自如,沿著沙兵衛游走。
  忽而在前,忽而在后,忽左忽右,一沾即走。
  他的劍術異常狠辣,每一劍都必然倒下一名沙兵衛,短短一眨眼的功夫,被艾輝干掉的沙兵衛就足足有六位,其中有兩名土修。
  戰斗的慘烈程度,讓圍觀者無不側目。
  王寒層出不窮的手段,果決狠辣,看到大家心底直冒涼氣。誰也沒有想到,他們本來以為一面倒的戰斗,竟然會打到如此程度。
  一百三十二名沙兵衛,才多大的功夫,還站在場內的,只剩下十八名沙兵衛,其中一大半都是身體帶傷。
  還好沒有與王寒為敵,這是此時許多人的心聲。
  換他們來進攻劍修道場,未必比沙兵衛的處境好到哪里去。沙家這次就算最后能拿到劍修道場,也是損失慘重。對現在的沙家來說,沙家已經敗了,這是一場兩敗俱傷的戰斗。
  能夠把沙家逼到如此境地,王寒足以自傲。
  但是大家也能看出來,海寶已經是王寒最后的手段。王寒一口氣砸出幾十顆海寶,這份闊氣,把所有人都震住。就連付家姐弟,也是目瞪口呆。
  許多人想起王寒【王不空手】的名頭,此刻才明白王寒這些年的收獲之豐,乎想象。再加上之前密密麻麻的晚點見,這一戰王寒的花銷之巨,令人咂舌。
  看得那些世家子弟,都心驚膽戰,替王寒感到肉痛。
  不過,王寒的表演已經結束了。
  沙無斷看著還剩下的稀稀落落的沙兵衛,心痛如絞。他知道今天此戰,沙家已經敗了。就算他能夠擊殺王寒,依然無法挽救沙家的命運。
  他心中慘然,滿是絕望。來之前他充滿信心,力挽狂瀾于危局,幫助家族在寧城站穩腳跟,開始復興之路。
  然而沙家最后一絲希望卻葬送在他手上。
  絕望、自責、愧疚,摧毀了他所有的理智,他心中只有憤怒、仇恨,只有瘋狂和不顧一切。
  他布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盯著那個靈巧的身形。
  必殺此賊!
  他通過秘法下令,只見剩下的十八名沙兵衛,突然張開雙臂,彼此握掌相連。
  耀眼的黃光從他們腳下地面亮起,地面龜裂,無數蜘蛛網的裂痕蔓延。地面的光痕,紛紛斷裂。
  “大人!”
  “不……”
  幾名土修忽然臉色慘白,失聲驚呼。但是無論他們怎么咒罵、哀求,但是他們的身體一動不動,黃沙爬上他們的身體。
  道場內散落的沙子就像水流一樣向沙兵衛涌去,用來給蘇清夜修煉的沙坑,更是沙流好似倒流,化作一道黃沙匹練,源源不斷像沙兵衛飛去。
  偌大的沙坑,粒沙不剩。
  黃沙詭異沿著沙兵衛身體堆積,蠕動。
  沒一會,黃沙淹沒十座二十米高的沙山出現在院子里。詭異的是,沙山在蠕動,里面好像有什么東西在翻騰,看得讓人毛骨悚然。
  “吞兵煉尊,沙無斷瘋了!”付家大姐臉色蒼白。
  不光是她,其他目睹這一幕的人,無不臉色煞白。
  吞兵煉尊,通常用于沙偶,利用沙偶之間的相互吞噬,從而煉成更加強大的沙尊者。沙尊者的實力比沙兵衛提升何止十倍,它們體型巨大,是大型戰爭沙偶。也正是因為它有著驚人的破壞力,所以長老會明令禁止,在沒有得到長老會許可的情況下,不得以任何名義煉制沙尊者。
  沙家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吞兵煉尊,這不是失心瘋了么?
  雖說長老會威信聲望大不如以前,但是如此公然違背長老會的禁令,沙家完了!
  更令人指的是被吞噬的還有幾名土修,這樣的怪物,從來沒有出現過。許多人瞪大眼睛,唯恐錯過。尤其是那些土修,這樣從未出現過的情況,也能給他們增加許多的資料。
  沙山蠕動,可怕的威勢隨著它每一次蠕動而向四周擴散。
  眾人仿佛置身驚濤駭浪之中,盡皆色變。元力波動正在變強,它的氣勢在不斷攀升,源源不斷的元力,從地底抽入到沙山。
  沙山每一次蠕動,輪廓就分明一分。
  流沙在它的體表自如轉動,就像有一雙無形之手,在塑造它的身體。
  艾輝臉色白,他死死壓住轉身就逃的沖動。
  要不是樓蘭還在升級身體,他一定帶著樓蘭逃之夭夭。
  他距離沙山最近,恍如實質的元力波動,就像怒濤一樣,一遍遍沖擊他的心神。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重,他知道這是元力波動沖擊心神所致。可是知道歸知道,他現在只能咬牙堅持。
  他雙手握劍,緊守心神,體內的元力一遍遍做周天運轉。
  他體內的天宮,陡然光芒大盛,一縷火光巍然不動。
  【天心火蓮燈】,正是他用原本的獎勵加上大量的天勛,從長老會換來的絕學傳承。
  【天心火蓮燈】是極為少見的單修天宮的絕學,因為單修天宮,它的作用也比較單一。破幻、守心志、煉心魔等等。
  艾輝換取【天心火蓮燈】的目的,本來是用來對付一千塊。一千塊擅長心神攻擊,稍有不慎便會中招,防不勝防,艾輝對此極為忌憚。
  花了那么大代價換來的傳承,還是珍貴的絕學,艾輝自然是勤練不輟。很快他就體會到【天心火蓮燈】的好處,他的心神澄凈清明,不染塵垢。
  最讓他驚喜的是,天心火蓮燈竟然緩慢改善他的體質。他的體質和元力的親和度不高,一度被視作無法成為元修。
  后來雖然種種機緣巧合,實力大漲。但是體質這一點依然沒有改變,體質不佳,意味著同樣的元食湯,他比別人吸收要少,吸收元力要慢等等。
  但是體質天生,這個他沒有什么辦法可想。知道天心火蓮燈能夠改善體質,自然沒有絲毫懈怠。
  改善體質非常緩慢,但是對他來說,卻已經非常知足。
  他查閱過典籍,據說【天心火蓮燈】的靈感來自曾經的禪修著名圣地懸空寺的法訣【天心火蓮】。
  修真時代的禪修,不論資質,悲憫眾生,更講究苦修磨礪心性。
  但是這門絕學,在五行天卻并不受歡迎。從創造出來,到如今,總共只有三名元修修煉,一位大師也沒有。單修天宮,這就讓絕大多數元修望而卻步。再加上其本身并沒有殺傷力,在講究實用的元力時代,自然是不受歡迎。
  不過雖然只有三名元修修煉,但是前兩位依然留下了他們的修煉心得。艾輝當時兌換的時候,連這些前輩心得一起兌換,對他幫助極大。
  在沙尊者的元力波動沖擊之下,艾輝全身散淡淡的紅光,肅穆莊嚴。
  元修對周圍環境的元力波動非常敏感,當元力波動大到一定程度,體內元力就會受到影響,甚至有可能元力失控。所以一些元力激蕩之地,甚至連那些實力強悍的元修,都不敢涉足。
  一只巨大的人形沙偶,已經隱約成形。
  “死!”“死!”“死!”
  含糊不清的怒吼充滿歇斯底里的偏執,伴隨著洶涌的元力,像滾雷一樣從眾人心頭碾過。寧城的元力頓時像被一只大手攪動,天空烏云滾滾而來,地面顫動,地底深處的熔巖躁動不安,飛沙走石,金風狂嘯,恍如末日。
  半空中高飛行的姜維,看著遠處那具身高比旁邊房屋高一截的巨大沙偶,心中驚怒交加。
  竟然敢在寧城吞兵煉尊!
  簡直活得不耐煩了!
  這具沙尊者體型龐大無比,巨大的頭顱,比門框還大的眼眶內部,妖異的黃光閃動。濃郁的土元力,瘋狂在它身上流淌,甲胄正在以肉眼可見的度成形。
  姜維臉色大變,這個大怪物的氣勢和實力,讓他不自主顫抖。
  但是他并沒有停下來,繼續朝沙尊者飛去。
  職責所在,豈能熟視無睹。
  他的士兵咬牙緊跟在他身旁,無人逃離。
  越飛到近處,越能感覺到這個龐然大物的恐怖,近處的元力波動已經如同置身于狂風口,草木磚石盡皆粉碎。
  姜維舉步維艱,難以靠近。
  剛來寧城,就遇到這門子破事……
  就在此時,忽然聽到前方有人說話。姜維一怔,竟然有人!他頂著恐怖的波動,前進數丈,聲音聽得清楚,只是這聲音……好似有點耳熟。
  “……也差不多該芽了吧,那個混蛋不會賣了假種子給我吧?花了我二十萬啊,要是敢騙我,待會就去拆了他的店!”
  “哈哈哈,了了,終于芽了!好好嘗嘗枯土旱火蓮的味道!”
  “不枉我為了給你加點料,翻了兩個時辰的沙坑。”
  “我得提醒樓蘭,在外面不能隨便吃陌生人的沙子。”
  龐大的沙尊者身上,生長出一片片青翠鮮嫩的荷葉尖,全身長滿,看上去十分可笑。荷葉瘋狂抽取沙尊者身上的土元力,開始以驚人度生長,轉眼間,荷葉便長得大如澡盆,葉片由青轉紅,荷花綻放,形如火焰。
  沙尊全身光芒黯淡,沙體干枯,布滿裂紋。全身猶如火焰洶洶的荷花,逐漸內斂,孕育成鮮紅剔透的蓮蓬,蓮蓬顏色漸深,化作暗紅。
  “呼,終于回本了!”
  姜維呆呆地看著元力干枯的沙尊者前,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一邊抹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感慨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