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310 晚點見劍陣

王寒一戰成名。p沙無斷統領的一百多名沙兵衛折戟劍修道場,全軍覆滅,讓無數人的眼睛掉一地。哪怕對王寒信心再足的人,也對這個結果預料不到。而且沙家這次是精銳全出,到最后連沙尊者都折騰出來,結果還敗得如此之慘,令人震驚。
  從劍鳴到晚點見,再到海寶齊發,每一個都讓人大開眼界。尤其是最后的枯土旱火蓮破解沙尊者,更是神來之筆。
  沙尊者竟然還能夠這么破解!
  能夠成為長老會嚴令禁止之物,沙尊者的危險和強大毋庸置疑。一般的方法對付沙尊者幾乎沒有什么效果,它有多個沙核,只有所有沙核同時破碎,它才有可能被摧毀。沙尊者抽取土元力的能力非常恐怖,源源不斷的土元力,能夠不斷修復它的身體。
  而如果它不顧一切自爆,大半個寧城,都會被摧毀。
  沙尊者的恐怖的威力和強大的自生能力,讓它幾乎是戰場的噩夢,人們一直沒有找到非常有效的辦法對付它。
  “怎么想到用枯土旱火蓮?怎么知道它們會吞噬沙子?”姜維好奇地問。
  他心中佩服得五體投地,把枯土旱火蓮種子混在沙坑中,然后被沙尊者吸收,再來收割。
  枯土旱火蓮是一種非常偏門、兇名赫赫的植物,它生長之地方圓數十里內,必然土地干裂,寸草不生。
  也正是這個原因,枯土旱火蓮很難種植。一顆枯土旱火蓮,就需要消耗方圓數十里的土元力,偌大的土地今后將變成一片死地,再也無法生長任何植物。
  五行天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先輩用勤勞和鮮血從蠻荒中拓展擴張而來,怎么能夠容忍這種行為?
  沙尊者就像是一座土元力構成的小山,成為枯土旱火蓮最好的土壤。枯土旱火蓮對土元力掠奪性的抽取,對沙尊者的破壞是致命的。
  道理一點都不復雜,但這是事后諸葛,稍稍一點,便恍然大悟。
  絕妙的創意就是如此,未必有多么的復雜,但是卻充滿著智慧的閃光。否則的會,沙尊者豈能在今天之前也沒有什么有限的破解手段?
  反倒是其他人驚嘆無比,艾輝在整場戰斗中的布置環環相扣,姜維反倒是不以為意。
  在松間城的時候,這家伙就是如此厲害。
  “都是被逼出來的啊。”艾輝看到姜維,心中也非常高興,但是一談起錢還是滿臉肉痛:“我這么窮的人被逼到絕境,哪還能不想點辦法回本?要不然這一仗打完,我就窮得要當褲子了。沙家不是沙偶出名嗎?沙偶哪有我們家樓蘭聰明?腦子不好的沙偶,挺好對付。不過我也沒想到他們竟然搞出來沙尊者,真得感謝他們,要不然怎么能回本?一株枯土旱火蓮得要多少土元力?咦,這是個賺錢的好法門啊,我讓樓蘭搞幾個沙尊者,來種火蓮……”
  說著說著,艾輝的眼睛就在閃閃發亮。
  姜維無聲輕笑一聲,一看艾輝的神情,他就知道這家伙心中起了什么壞水。不過,這家伙看上去要比松間城那時要開朗一些啊。
  想起松間城這個家伙承受的壓力,他心中就忍不住嘆息。
  離開松間城之后的三年,他曾經無數次問自己,如果當時換成艾輝的位置,有勇氣承擔那一切嗎?有能力承擔那一切嗎?
  他沒有。
  姜維四下打量:“樓蘭呢?”
  艾輝回過神來:“他在升級身體,還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完成。”
  姜維有些失望,咽了咽口水:“喝不到樓蘭的湯了。”
  艾輝笑了,姜維也笑了。
  姜維開始講這三年來,自己是怎么度過的,參加了什么戰爭。不知道為什么,這些東西他在面對師雪漫的時候,姜維并不喜歡多講,但是面對艾輝,他卻會主動一五一十,倒豆子一樣停不下來。
  他講到師雪漫、桑芷君,講起和院甲一號隊其他人這些年在干什么。
  艾輝沒有說話,他聽得很仔細,他能聽得出來姜維語氣中的激動。
  還有重逢的喜悅。
  當他聽到鐵妞和桑芷君就在那座鎮神峰上,不由有些遺憾。倘若知道,他也會去打個招呼吧。聽到端木黃昏敗在佘妤手上,他的眼神跳了跳,拳頭不自主握緊。
  這是三年來,姜維說話最多的一次。
  講到盡興處,姜維喊手下的士兵去買酒。
  士兵們非常吃驚地看著隊長,隊長平日里滴酒不沾,非常克制自律,今天是怎么了?
  有酒助興,兩人談得更是興起,滔滔不絕,手舞足蹈。艾輝聽到大家現在的發展都很不錯,心中無比開心。
  所謂過命的交情,沒有經歷過的人,往往很難體會。
  沒多時,兩人便是酩酊大醉。
  昔日戰友重逢,酒不醉人人自醉。
  醉得不省人事的兩人渾然不知,此時的寧城,無數人徹夜難眠。
  海寧商會。
  “查到了!姜維,松間城幸存者,松間城之戰后,加入天鋒部,很快就因為戰功斐然,被提拔成小隊長。姜維的戰斗風格穩健,能力出眾,深得上層的賞識。這次把他從前線調到寧城,可見對他的重視。另外,他和師雪漫關系匪淺,當年并肩作戰,這次便是搭乘鎮神峰,抵達寧城。”
  付仁軒語氣凝重。
  姜維率隊駐扎寧城,代替城主府,權力巨大。從這一點就能看得出來,此子前途無量。而師雪漫之名,更是無人不知。
  “王寒和姜維關系非同一般。剛剛得到消息,兩人徹夜長談,把酒言歡。根據我們的調查,王寒是三年到達寧城,從時間上來看,恰好是松間城之戰結束。我們懷疑王寒有可能是松間城幸存者,這也可以解釋兩人的交情。但是我們調查了松間城之戰的宗卷,沒有找到姓王名寒之人。后來猜測王寒可能是假名,然后我們終于查到他的真實身份,他的真名叫做艾輝。”
  “艾輝?”付勇昊露出思索之色:“這個名字好像在哪里聽說過。”
  “原來是他!”付家大姐喃喃,臉上露出復雜的神情。
  付仁軒的臉色也變得很復雜,語氣中有一絲波動:“艾輝,舊土人,以苦力在蠻荒服役三年,那一批僅有的兩名幸存者之一。其天賦平平,服役結束主動申請感應場學習,最終破格獲得準許,成為松間院學員。期間獲得夫子王守川賞識,收其為徒。血災爆發,艾輝帶領隊員,力挽狂瀾,抵抗血災,戰功赫赫,獲得雷霆劍輝之名……”
  付勇昊終于反應過來,失聲驚呼:“那個弒師者!”
  付家大姐罕見地厲聲呵斥:“閉嘴!”
  付勇昊嘟囔:“我有說錯嗎?他的老師不是他親手殺死的嗎?”
  松間城之戰如今在許多人的腦海中已經很模糊,后面發生的大戰連續不斷,然而弒師事件卻是令無數人記憶猶新。
  艾輝這位充滿爭議的戰斗天才,可以說憑借一己之力,挽救了松間城的命運。然而他在關鍵時刻,親手殺死自己老師,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也惹來無數爭議。
  天鋒部和兵人部就曾經試圖招攬這位戰斗天才,但是就在兩部內部,有許多人強烈反對。甚至許多人放下狠話,倘若艾輝進入十三部,一定會收拾他。
  然而令人沒有想到的是,艾輝并沒有加入十三部,而是銷聲匿跡,就仿佛突然在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更令人沒有想到,艾輝竟然在寧城。
  付家大姐冷冷盯著付勇昊:“如果你不想給我們家惹麻煩的話,就管住你的嘴。”
  付勇昊強自辯解道:“不至于吧大姐,就憑他一個人?”
  “沙家和你的想法一樣。”付家大姐語氣冰冷如霜。
  付勇昊啞然。
  經此一役,沙家完了,徹底完了。
  他們親眼看到勢不可擋的沙兵衛,是如何覆滅。
  付勇昊是缺根筋,但并不傻:“這艾輝確實有點邪門,明明元力不過剛剛突破外元之境,竟然這么強!完全沒道理啊!我都沒看懂他是怎么贏的。不是說他資質平平嗎?這么猛還資質平平?”
  “能夠憑借一己之力,力挽狂瀾一城,這種人你看不懂正常得很。”付家大姐冷冷道。
  付勇昊知道剛才得罪的大姐,連忙諂媚求饒:“大姐……”
  付家大姐不放心,鄭重叮囑:“反正你不要得罪他,這個人很危險。”
  付勇昊連忙道:“大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在外面胡言亂語。”
  “這下寧城有熱鬧了。”付仁軒也有點頭疼:“艾輝這次收獲超過五個枯火蓮蓬。什么時候,市面上出現過這么多的枯火蓮子?這下不知道多少人要眼紅了。這東西,從來都是有價無市啊。”
  就在此時,屬下急匆匆地送來一份情報。
  付家大姐看完之后,苦笑:“這下真是風助火勢,想消停都消停不了了。”
  付仁軒接過看完,也不由苦笑。
  “經長老會同意,特追加松間院已故夫子王守川大師稱號。守川大師擔任松間院夫子數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嘔心瀝血。不僅僅在松間城之戰中發揮關鍵作用,其所創王派學說,獨樹一幟,發前人未有之奇想,意義深遠……”
  他們能查到艾輝的身份,其他人也一樣能夠查到。
  長老會的這份決議,喚醒了許多陳年往事,也將艾輝重新推到風口浪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