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11 回本

銀城是銀霧海最上游的城市,也是銀霧海最大的城市。p雄偉的長壩與兩座高山平齊,橫擋山谷。超過三千米的高度,讓那巍峨的高山峻嶺,都變得乖巧溫順許多。
  五行天最宏偉的建筑之一,銀霧海堤,歷經數代人的加固,高度不斷地向上生長。這樣的工程一直延續了八百年,直到海堤的高度和山峰最高出平齊,工程才宣告完工。
  和山齊平的海堤,最醒目的是巨大的閘門。
  它就像史前巨獸,酣然沉睡,只有當每個月的一號,它才會從沉睡中醒來。咆哮的銀霧河水傾瀉而下,化作寬闊的瀑布,反射著陽光,就像萬千銀劍組成的洪流。
  銀霧海堤之下是連綿的山勢,奔騰的銀霧河的兩岸,聳立密密麻麻的塔林。塔是銀霧河旁最常見的建筑之一,也是最具有銀霧海特色的建筑。這些高塔往往染上一層金屬光澤,遠遠望去,就像一把把利劍直指天空。
  銀霧河的河岸兩邊,寸土寸金。而銀城這一段,可謂是最精華所在。每一寸土地都利用極致,也正是如此,高塔這種在其他地方很難看到的建筑,卻成為銀城乃至整個銀霧海的象征。
  銀霧海有重兵把守,禁止入內,在人們眼中非常神秘。進入一次,需要花費不菲的天勛。
  銀霧海的上空禁制飛行,有元修在巡邏。
  很少有人知道,雄偉的海堤之后,茫茫銀霧之中的世界并非人們想象的那么冷清,反而異常的繁忙。
  就像少有人知道銀霧海中還有三座孤島。
  每一座孤島,都有一座高塔。這些高塔是長老塔,專門給每一屆長老會中的金修長老所用。
  金修長老在高塔內起居修煉,對于外面來說擠破了頭的金元之力,在這里隨意供長老們使用。
  長老會的地位尊崇,威嚴之盛,由此可見一斑。
  在長老塔內修煉的效率,比外面不知道強多少倍,只有長老才能夠享受如此優越的待遇。
  每一屆的長老爭奪,也因此激烈無比。
  在長老會的規定中,每一屆長老之中,同一種屬性的長老,數量不能超過三位,這是為了平衡五種屬性的元修。
  事實上,這一屆的長老會,金修長老只有兩人。
  三座高塔,分別是洗金塔、煉兵塔和藏鋒塔。如今有長老居住的,只有煉兵塔和藏鋒塔,洗金塔已經空置多年。
  長老塔內,并非只有長老一人,相反,幾乎人滿為患。
  長老會的十三位長老,每一位都威高權重,每天都有大量的事情需要他們決斷、處理。大量的瑣碎事務需要處理,單靠他們自己是不夠的。
  長老塔內雖然不說是熱鬧,但也絕對不會只有長老一人。能夠在這里聆聽長老的教誨,和等候長老的吩咐,是最大的榮耀。每一位置身其中的人,也往往因此而驕傲。他們有一個專門的名字,叫做塔侍。
  天鋒部和兵人部是銀霧海的脊梁,銀霧海深處的三座高塔,卻是銀霧海的大腦。
  此時的藏鋒塔,肅穆無聲,只有一個爽朗的聲音在回蕩。
  “出手不凡啊。銷聲匿跡這么多年,一出手,就干掉了沙尊者,枯土旱火蓮?我怎么就沒想到這個辦法?”
  塔侍個個肅立無聲,眼觀鼻,鼻觀心。
  聲音是從一個直徑超過三丈的銀色光繭內傳來,光繭由濃郁的金元力所化。絲絲縷縷的金元力,被每一層塔檐下掛著的兵器從銀霧中抽取,匯集于塔頂。化作一道銀色的元力光柱,從塔頂轟然而下,匯集沖刷形成這個銀色的光繭。
  光繭看上去仿佛是靜止不動,實際上卻是以驚人的速度在運轉。
  光繭之中,隱約可見一個盤膝而坐的枯瘦身影,那就是本屆長老會成員之一的尉遲霸。
  長老吸收不了的金元力散逸充斥在塔內,塔內的元力異常濃郁,這些濃郁的金元力給塔侍們的修煉提供了極大的幫助。
  不過這個時候,沒有人的心思在吸收元力上,大家都在仔細聽長老的話,琢磨著長老的言下之意。塔侍們跟隨尉遲長老多年,知道長老好像對這位艾輝一直頗為欣賞。
  當年尉遲長老就想把艾輝招攬進天鋒部,他雖然早已經不擔任天鋒部部首多年,但是在天鋒部依然有著極大的影響力。
  最后此事不了了之,沒想到長老依然沒有忘記。
  “天才就是天才,總是出人意料。”尉遲霸自言自語,沉思片刻,忽然開口道:“我沒有記錯的話,一旦長老會追封大師稱號,其傳人可以獲得相應的獎勵?”
  “是的。”一名大約四十歲的女子越眾而出,面無面情:“需要三代以內,衣缽傳人,可得到長老會的獎勵,只限一次。”
  “功勞是功勞,過錯是過錯,豈能混淆。吩咐下去,把這事給辦了。”
  “是,需要采用什么規格?”
  “守川大師貢獻極大,當然需要最高規格。此事需要好好宣揚一下,任何人只要能做到守川大師的功績,我們長老會是不會虧待他的弟子、后人。”
  “是!”
  “姜維也提拔一級,繼續負責駐守寧城。”
  “是。”
  光繭內的尉遲霸,便不再說話。
  藏鋒塔重歸寂然。
  寧城。
  艾輝從宿醉中醒來,腦袋昏沉沉的,里面隱隱作痛。
  他上次喝酒還是在蠻荒的時候,當時他們會隨身帶一些酒,用來驅散寒意。離開蠻荒之后,他便再也沒有喝過酒。
  昨天和姜維相逢實在太高興了。
  在道場內警戒的士兵,看到艾輝醒來,行禮道:“隊長擔心有人前來滋事,特意叮囑我們幾個在此守候,等您醒來。您醒了,那我們就歸隊了,告辭。”
  幾名士兵態度恭敬,一方面艾輝表現出的實力,實在有點強大。而且艾輝和姜維的關系一看就非同尋常。
  行禮之后,他們便第一時間離開,初抵寧城,他們要做的事情千頭萬緒。
  艾輝心中一暖,知道姜維是擔心他的安全,才會派人駐守。他收拾心情,看著狼藉的道場,不由苦笑。
  整個道場,幾乎都被摧毀,倉庫也垮了一大半。沙家的俘虜,也被波及,無一幸免,沙無斷面對他們沒有絲毫留情。
  艾輝打算俘虜他們撈一筆的計劃徹底破產。
  倘若不是樓蘭閉關之地非常隱秘而且布置森嚴,他還會擔心沙尊者會影響到樓蘭的升級。
  回想起這次的戰斗,整個過程驚心動魄,兇險萬分。稍有不慎,就會一命嗚呼。而且再一想到自己的消耗材料和金錢,他就無比的肉痛。
  好在收獲的枯火蓮子,算是意外之喜。
  他一開始沒有想過枯土旱火蓮能夠結出火蓮子,只是打算利用枯土旱火蓮對土元力的瘋狂掠奪,才克敵制勝。
  枯土旱火蓮孕育長出枯火蓮蓬的條件非常苛刻,那些自然生長的枯土旱火蓮甚至連蓮花都無法長出,便會因為周圍的土元力供給不足,而導致死亡。
  艾輝沒有想到,沙家竟然瘋狂高搞出沙尊者,而且還是沙兵衛相互吞噬,形成的沙尊者。土元力之雄渾,遠超過一般的沙尊者。
  枯火蓮蓬是真正的意外收獲,而且還不是一個,是五個。
  艾輝小心翼翼從懷里取出枯火蓮蓬。
  這么高級的材料,他以前可沒有接觸過,不由好奇地查看。
  枯土旱火蓮如此極端的植物,生長孕育出來的果實,自然非同尋常。枯火蓮蓬就像嬰兒手掌般大小,溫潤如同紅色的火玉,色澤暗紅,里面的蓮子清晰可見。每一顆蓮子,都有一層深沉堅硬的外殼,里面隱隱可見,一縷極細的火焰在微微跳動,那便是蓮子心。
  枯土旱火蓮是木系植物,以土元力為食,孕育出來的果實,卻是精純至極的火元,不得不令人贊嘆造物者的神奇。
  這縷火焰,是枯榮之火。
  世上萬物,但凡是能夠同時兼備兩種截然相反的屬性,往往都是極為珍貴的材料。
  這枯火蓮蓬最值錢的,便是這些枯榮之火所化的蓮子心。
  艾輝對火元材料的了解不多,他修的是金元力,樓蘭需要的是土元材料。而火蓮子之所以被他牢記,就是因為火蓮子的蓮子心,是修煉天宮的上品。
  在五府八宮之中,天宮的地位最為特殊,也最為神奇,往往和心神攻擊有關。
  然而心神無形,修煉起來極為不容易,也異常的危險。很少有人主修天宮,這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天宮強大的好處,無人不知。普通的元修,哪怕不敢主修天宮,但也依然會想盡辦法提升天宮。像火蓮子這樣好東西,自然就成為眾人哄搶之物。
  而對于像艾輝這樣的主修天宮的元修來說,火蓮子對他的用處更大。
  艾輝小心翼翼地從枯火蓮蓬中剝出一顆火蓮子,火蓮子入手,卻沒有絲毫燙手之感,反而有些冰涼。外表的皮色澤暗紅近乎黑色,湊到眼前,艾輝才發現,表皮上生長著細密到肉眼難以察覺的紋路。
  當艾輝嘗試仔細辨別這些紋路,全身元力涌動翻騰,把他嚇一跳。他連忙閉眼,不再去看表皮的紋路。
  就在此時,手上的火蓮子表皮,突然亮起幽幽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