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313 藏鋒塔

樓蘭的變化不大。p艾輝第一個注意到是樓蘭的眼睛。樓蘭的眼睛變得清澈透明,令人賞心悅目的純凈無暇。如果仔細看,能看到透明的瞳孔內,倒映著一圈極淡的黃色光圈,肉眼難以捕捉。光圈微微收縮和擴張,極為靈敏。
  艾輝繞了樓蘭一圈,嘖嘖道:“樓蘭的眼睛變亮了啊。”
  “是的,樓蘭學會了土元解紋術。還有這個,艾輝。”
  樓蘭歡快無比地揚起雙手,只見他的雙手從最普通的黃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漆黑如墨,泛著強烈的金屬光澤。
  艾輝眼前一亮:“墜星沙?”
  “是的,艾輝。”樓蘭接著解釋道:“所有的墜星沙全都被樓蘭用來煉制雙手,以后樓蘭的雙手不怕火焰,刀劍難傷。不管是煉制元食,還是戰斗,都可以更好幫助艾輝。”
  “這么厲害!”艾輝發出驚嘆。
  “樓蘭的身體加入了綿沙和很多其他的材料,變形能力也變得更厲害,戰斗力也增加很多。現在樓蘭的身體,已經能夠發揮出子夜沙核百分之七十的能力。”
  艾輝不太明白變形能力和戰斗力怎么掛鉤,他的注意力都被樓蘭后面那句話吸引,有些吃驚:“才百分之七十?子夜沙核那么厲害?”
  “樓蘭還沒有發現比子夜沙核更厲害的沙核。”樓蘭語氣充滿驕傲,但是他語氣變得低沉道:“不知道邵師怎么樣了?都很久沒有邵師的消息了。”
  看到樓蘭就像個孩子一樣難過,艾輝摸了摸樓蘭的腦袋,安慰道:“人總會有些不得不去做的事情,這說明邵師是一個勇敢的人。”
  樓蘭抬起頭,睜大眼睛:“沙偶會遇到這樣的事嗎?”
  “當然會。”艾輝忍不住笑道:“艾輝遇到麻煩了,樓蘭難道不會來救艾輝嗎?”
  樓蘭大聲道:“艾輝放心,樓蘭一定會去救艾輝!”
  “哈哈哈,還是我家樓蘭好……呸呸呸,烏鴉嘴!我會遇到什么麻煩?”艾輝一臉晦氣,接著他忽然想到火蓮子,連忙取出來:“樓蘭,你看這個。”
  樓蘭看到艾輝手上的蓮蓬,眼睛一亮:“枯火蓮蓬,火蓮子!”
  “怎么樣?有沒有什么合適的元湯?”艾輝說完就在狂流口水。
  “有的,艾輝。”樓蘭想了想道:“不過需要幾種材料。我們用不到這么多,只需要留下三十顆火蓮子和蓮蓬殼就足夠使用了。艾輝,我們能用其他的火蓮子換一些東西嗎?”
  “沒問題!”艾輝爽快答應下來。
  正在此時,艾輝看到門口的姜維,不過姜維的臉色不是太好。
  姜維走進來,看到樓蘭,臉色開心許多:“樓蘭,好久不見!”
  樓蘭歡快道:“姜維,好久不見。”
  “發生了什么事?”艾輝不由問道。
  姜維苦笑一聲:“阿輝,你的身份被人查出來了。”
  “哦。”艾輝應了一聲。
  姜維看到艾輝反應很平淡,不由奇怪道:“你不擔心嗎?”
  “擔心什么?”艾輝反問:“反正總是會有暴露的一天。我們兩認識,只要稍微有心一點,就能查到。沒什么。再說暴露了又怎么樣?難道有誰來找我麻煩?”
  姜維擔心道:“我是擔心神之血的人。”
  “神之血?”艾輝想到自己身上的血梅花,嘿然道:“除了佘妤,神之血其他人不會來找我。”
  佘妤只要不傻,就一定不會主動把自己身中【生滅花祭術】的事情泄露出去。不光是不會主動泄露出去,還會保住自己的性命。否則的話,不光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連佘妤自己的安全都是個問題。
  若是神之血的高手得知此事,只需把佘妤和他一起活捉,等待自己的血梅花落地便可。
  那時可就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一千塊那么聰明的人,不會看不到的這一點。
  雖然不知道艾輝如此篤定,但是姜維的心也放下來了。他剛得到消息的時候差點給自己一巴掌,他知道艾輝的身份之所以被查出來,肯定是從他身上入手。雖然不知道艾輝為什么要在寧城隱姓埋名,但是他知道艾輝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姜維的內心異常懊惱,為什么自己就沒有想到,等無人的時候悄悄來和艾輝接頭?
  艾輝看出姜維的懊惱,笑道:“別放在心上。我干掉了沙無斷,肯定會有人調查我的身份,被查出來也是早晚的事。不過既然被查出來,那你幫我個忙。”
  “你說。”姜維冷靜下來,重新恢復到往日的沉穩。
  松間城的時候,艾輝總是有各種辦法。姜維看到艾輝現在的神情,他就知道艾輝已經有主意了。
  “既然已經被查出來,那索性公開。你把我的真實身份放出去,最好全城都知道。同時放出另一個消息,我打算出手火蓮子。”
  “阿輝你要出手火蓮子?”姜維大驚失色,連忙勸到:“阿輝你要冷靜啊,火蓮子這樣的好東西,現在根本買不到,你留著自己用啊。”
  “我用不了那么多。”艾輝解釋道:“多余的我打算換點需要的材料和精元豆,你知道的,這次和沙家這一戰,我幾乎把家底都給掏空了,現在窮死。”
  姜維沉吟:“你打算出手多少?”
  “總共九十三顆,用了五顆,還有八十八顆,我自己留三十顆,剩下的五十八顆全都賣出去。我會出一份清單,列出我需要的東西。優先換我需要的東西,剩下的價高者得之。”
  “好!今天全城都會知道這兩件事。”姜維看了艾輝一眼:“你要注意安全。別逞強,這是求救信號,遇到危險記得發信號。”
  姜維遞給艾輝一枚信號箭,他心中還是有點擔心。當年關于艾輝的爭議之大,他親身經歷過。
  這次艾輝主動現身,塵封的往事只怕會再次被人提起,很有可能會引起沖突。
  姜維下定決心,不管來挑事的是誰,自己一定不會袖手旁觀。
  當年他們人微言輕,如今的他們,可不是沒有半點力量。
  沒有誰比他們更清楚,那一戰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輝看出來姜維眼中的堅定,心中一暖,接過信號彈:“新產品啊,以前沒有見過。放心了,我剛剛干掉沙無斷,一般人不敢來找我麻煩,真的要來了,我也不會劍下留情。”
  看著面前充滿自信的艾輝,姜維也露出微笑。
  是啊,什么時候,艾輝變得好招惹?
  “那我先去忙了!樓蘭再見!”姜維沒有廢話,朝艾輝擺擺手告辭。
  “姜維再見!”
  看到姜維消失的身影,樓蘭忽然道:“艾輝,大家都很不錯呢。”
  “是啊。”艾輝有力點點頭:“樓蘭,你要開始干活了。我們的道場要重新修理打掃。”
  “沒問題,艾輝。”樓蘭歡快道,但是他看到艾輝撿起一塊破木板就往大門走,不由好奇地問:“艾輝,你這是……”
  “重新定價!”
  艾輝頭也不回道。
  很快,劍修道場的大門口,重新掛起了一塊木板,上面寫著:“學費,每人兩百顆精元豆。”
  好名聲也好壞名聲也好,總是名聲。不趁著大好時機漲價,簡直對不起自己空空的錢囊和良心。
  艾輝搖搖頭,大搖大擺走回去。
  鎮神峰在天空高速飛過,龐大的山頭連投下的影子都恍如怪獸貼地狂掠。鎮神峰所過之處,都會引來陣陣驚呼。師雪漫他們從一開始的新鮮,到現在的淡然處之。
  師雪漫一有時間就在修煉修煉,鎮神峰上光是修煉場所,便有七處之多。有專門打坐入定的靜室,也有寬闊好施展的演武場。
  一位神情嚴肅的中年人,布鞋灰褂,身形站得筆直,一頭短發硬如鋼絲,修理得整齊的短八字胡須,更是看上去干凈利落。他的雙目如電,注視著場內正在修煉的師雪漫。
  場內的師雪漫,周身沒有絲毫元力波動,一槍一式,看上去普通無比。
  中年人雙目卻毫不掩飾贊賞之色,果然不愧是師家最有可能繼承師北海之位的年輕人。師雪漫的元力沒有一絲外溢,含而不發,看上去普通的槍式,難度極高。
  到了外元之境,元修和天地元力之間的隔閡被打破,對外元的利用,幾乎元修的本能。
  但是師雪漫反其道而行之,控制外元,卻控而不發。這樣的錘煉之下,師雪漫的槍術更是踏入更高的境界。
  師雪漫收槍而立,渾身霧氣繚繞,激蕩不休,卻久久不散。
  她睜開眼睛,長長吐出一口氣,周身霧氣消散無形,才朝場外走去。
  中年人贊道:“過不了多久,年輕一輩里,就沒有人的槍術比得過你了。”
  “崔叔謬贊了,請崔叔不吝指點。”師雪漫恭聲道,臉上并沒有得意之色。
  眼前的崔叔,才是鎮神峰的真正押陣高手,大師崔天正。沒有一位大師坐鎮,鎮神峰這樣的重器,豈敢輕易示人?
  崔天正和師北海交情匪淺,被師北海拜托指點師雪漫的槍術,他有這樣的資格。
  崔天正沉聲道:“你現在或有些不足之處,不過白玉微瑕,不必在意。你基礎之深厚,無人能及。只要心無旁騖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就有資格躋身最強行列。”
  師雪漫躬身道:“雪漫受教!定當謹記在心。”
  崔天正微微一笑:“從明天起,我陪你過過招。”
  師雪漫大喜過望:“謝謝崔叔。”
  崔叔看到不遠處的桑芷君,丟下一句“去忙吧”便轉身離開。
  桑芷君待崔天正身形消失,才沖過來遞過來一分情報:“雪漫,快看!”
  師雪漫接過掃了兩眼,眼睛一亮,脫口而出:“原來他在寧城!”
  帶看到后面艾輝公開自己的身份,接著有些狐疑:“這家伙想干嘛?”
  她太清楚艾輝無利不早起的品性,這么做絕對不會是無的放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