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316 火熱

“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清夜能夠得到您的指點,真是三生有幸1p蘇父恭恭敬敬地奉上兩百顆精元豆,蘇懷君在默不作聲地打量著艾輝,蘇清夜睜大眼睛滿臉興奮,眼睛里全都是崇拜。沙家那么厲害,還在夫子手上栽了跟頭。
  以前小姨對夫子是多么不以為然,看看現在不吭聲,他心里就暗爽不已。
  而且父親說以后店里不需要他幫忙了,他可以專心在道場學習修煉。
  艾輝看著蘇父手上的錢袋,并沒有接過來,搖頭道:“不用了,清夜的學費之前已經交過。好了,清夜,去修煉吧,各位也請回吧。”
  清夜心中激動,就知道夫子對他們和對其他人不一樣!他應了一聲,便興奮地沖進道場。
  道場經過樓蘭的維修,重新恢復原貌,看不到半點損傷的痕跡。
  蘇父和蘇懷君對視一眼,都有些意外,艾輝的貪財也是寧城的一大笑談,竟然拒絕這筆錢。兩人怎么想,也沒想明白。
  蘇父吶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以前的時候,他在艾輝面前揮灑自如,但是如今,還是這個人,他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歡天喜地的清夜大聲和樓蘭打招呼:“早上好,樓蘭!”
  樓蘭開心道:“早上好,清夜,今天要加油啊!”
  “我會的!”蘇清夜揚了揚拳頭,朝沙坑跑去。
  聽到身后傳來的聲音,艾輝心中頗為高興,臉上卻是神色如常,朝兩人點頭示意便轉身離去。
  “為什么他們不用交錢?”
  付勇昊充滿不爽的聲音傳來。
  艾輝隨口回了句:“關你屁事!”
  便從對方身旁走過。
  “你……”付勇昊氣得七竅生煙。
  過了一會,艾輝又后退回來:“差點忘了,我現在是你夫子,不能這么粗魯。”
  付勇昊瞪大眼睛盯著對方,可是他在艾輝臉上看不到半點羞愧之色。
  艾輝對蘇清夜招了招手:“清夜,過來。”
  蘇清夜連忙跑過來:“夫子!”
  艾輝道:“這是你們師弟,去,教教他基礎修煉項目。”
  付勇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表情凝固在臉上,師……師弟?
  艾輝滿臉嚴肅:“他年紀太大,再這么荒廢下去,人生就沒有希望了。一般的修煉強度不夠,暫時就雙倍強度吧。樓蘭今天的事情很多,你來監督他。”
  蘇清夜稚嫩的臉龐此時泛著光芒,就像接到偉大使命的士兵,拍著胸脯大聲道:“夫子放心,我一定會監督好小師弟!”
  艾輝心滿意足地離開,沒有看呆若木雞的付勇昊一眼。
  恰在此時,周問和花小云也來了,蘇清夜看到他們,高興大喊:“你們快來,我們有小師弟了!”
  三小經過上次和沙無遠的那一戰,現在感情極好。
  “閉嘴!誰是你的小師弟?”
  付勇昊一下子爆發,暴跳如雷,轉身就走。
  “哎,小師弟,你訓練還沒有完成……”蘇清夜連忙道。
  付勇昊破口大罵:“訓練個屁,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三小對視一眼,同時撲上去。
  “我告訴你們,別逼我!哎呦,真打啊!你們死定了哎呦哎呦哎呦……”
  付勇昊的慘叫聲響徹道場。
  倉庫內。
  樓蘭正在研究艾輝這次戰斗的影像,從開始到最后,每個細節都纖毫畢現。如果不是道場內種植的幻影豆莢足夠多,想找到這么清晰的影像可不容易。
  樓蘭已經研究很長時間,他的眼睛亮起幽幽的光芒,柔和的微光,就像黑夜褪去后的曙光。
  身體升級之后,子夜變得更強大。
  艾輝之前收集的紋路,都是樓蘭幫他從海寶中整理出來的。艾輝能夠布置劍陣,多虧樓蘭的功勞。
  艾輝也站在樓蘭身旁,安靜地看著幻影中整個戰斗過程。
  當他看到劍陣亮起的時候,也忍不住一陣激動。說是劍陣,艾輝其實明白算不上,因為有太多殘缺的地方,只能算得上一個四不像。
  當他看到鎮神峰,他腦海中的一些朦朧想法,一下子變得清晰起來。
  以城為布,說到底就是一個陣法。事先梳理整座城市的節點,釘入金針,讓整座城市的元力以某種規律流動,而師娘則是開啟陣法的那把鑰匙。
  松間城是五行天第一座陣法,元陣。
  而師父理論的核心,便是九根金針上那些精細復雜的紋路,艾輝把它們稱之為元紋。
  哪怕是現在,艾輝都有些無法想象。一座城市的元力流動是何等的復雜,師父是怎么摸透它們?并且還能巧妙無比地把它們連接起來,構建了一座完美的陣法。
  師父太了不起!
  自己卻連那些元紋,都沒有徹底弄懂。
  艾輝心中被深深的尊敬和淡淡的哀傷籠罩。
  影像關閉,艾輝驚醒,樓蘭已經完成了分析。樓蘭遞給艾輝一顆幻豆,里面都是樓蘭的分析。說是分析,不如說是分解,樓蘭能夠把許多入微的細節,呈現給艾輝,還能幫助艾輝完成一些瑣碎的計算之類。
  但是如何去理解,如何去參悟,樓蘭幫不上半點忙,需要艾輝自己去完成。
  每當這個時候,艾輝總是覺得自己不夠聰明。
  龍興道場最高的建筑是天龍閣,站在上面,能夠俯瞰整個道場。
  天龍閣內,夫子們都在默不作聲地喝著茶,大家的臉色都不好。
  站在欄桿前的任海通看著半天沒有一個人進來的大門,忍不住道:“到底怎么回事?生意怎么就突然一下子變差了呢?”
  任海通的衣服上繡著一只張牙舞爪的銀龍,表明他在道場的地位。龍興道場的夫子,有著嚴格的等階劃分,最普通的是墨龍夫子,往上一階是青龍夫子,再往上依次是朱龍、銀龍、金龍和寶龍。
  寶龍夫子只有一位,那便是總場主楊震,一位真正的金修大師。有他坐鎮總部,無人敢前來滋事挑釁。
  金龍夫子往往是分道場場主,銀龍夫子則基本是名動一方的高手,也是龍興道場的中堅力量。
  其他夫子默不作聲,任海通脾氣火爆,其他人不敢沾惹。
  龍興道場這兩天的生意非常不好,雖然談不上門可羅雀,但是來報名的學員數量還是一落千丈。
  之前的生意非常火爆,龍興道場是個大道場,基本上在銀霧海稍微大一點的城市,都會有分道場。而位于銀城的總部,更是氣派非凡,弟子如云,其中不乏貴人。
  真正的大世家自然是不缺名師指導,但是倘若家道中落,或者沒有那么頂級的世家,靠自家的長輩,是很難接受到良好的培養。
  像龍興道場這樣聲譽顯著,良師諸多的大道場,自然非常受歡迎。龍興道場傳授的都是實用招式,學員能夠在不長的時間內進步明顯,口碑非常好。就連那些世家子弟,也會經常光顧,找人切磋,增加自己的實戰經驗。
  這么一個口碑絕佳的道場,到寧城開設分道場,對寧城的居民來說,吸引力可想而知。從開張第一天開始,前來報名的人就絡繹不絕。
  隨著小五行天消息被證實,大量人潮涌入寧城,龍興道場的生意更是蒸蒸日上。
  然而,一切都在劍修道場場主身份曝光之后,發生了改變。
  一開始龍興道場不以為意,兩百顆精元豆,這么離譜的價格,簡直就是笑話嘛!沒想到還真有人去!一打聽,是永盛商會的貴客,摸不清對方的身份,龍興道場也不敢亂來。
  還好后來沒人再做冤大頭,但是詭異的是,自家的生意卻是一下子變差了許多。
  任海通越想越氣,破口大罵:“奶奶的,都是那個鬼劍修道場!哼,別人怕姓艾的,老子可不怕!”
  寧城分道場的場主苗海坐在上座,閉目養神,就像沒有聽見。
  然而他的心情卻是極差,他這次被派到寧城,是被委以重任。
  道場花費了不菲的代價,才得到的內幕消息,提前來寧城開道場。他知道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機會,在如今這個物資越來越匱乏的時代,如果沒有道場這座靠山,想要再提升是根本不可能。
  但是他并沒有輕舉妄動,艾輝的身份敏感,再加上丟出來的火蓮子,更是把寧城攪得滿城風雨。
  他不怕艾輝的實力,但是卻深知寧城的局面復雜。
  一名手下匆匆而來,到苗海身邊,低聲道:“場主,有總部的消息。”
  苗海霍地睜開眼睛,坐直身體,接過木盒打開,拿出里面的樹葉。樹葉上空無一字,他心中一凜,這是保密的消息,只有極為重要的指示,總部才會用這種方式。
  他注入一縷元力進入樹葉,空白的葉面開始浮現字跡。
  過了一會,字跡逐漸消失。
  苗海重新把空白的樹葉,小心放入木盒。
  等他抬頭,在場的夫子目光齊刷刷盯著他。
  他神情如常,淡淡道:“去,下一份戰書,就說我仰慕雷霆劍輝的超絕劍術,于三日后,登門拜訪,但求一戰。”
  夫子們一片嘩然。
  有夫子忍不住問:“莫非是總部……”
  苗海擺擺手:“不要問這么多,照這個去辦,記得,把消息傳播出去。”
  夫子們也不敢多問,連忙下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