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32 暗號

沒有人還記得樓蘭。祖琰是根本沒有把樓蘭放在眼里,而且被艾輝勾起火氣,早就把樓蘭遺忘。而艾輝此刻神經高度緊繃,完全靠本能和豐富的經驗在閃躲,自然顧不上樓蘭。而臺下的觀眾,都被祖琰炫目而凌厲的攻擊吸引,內心中滿是震撼,哪里還記得那個有點笨拙的沙偶?
  樓蘭就這么在角落了,看著艾輝滿場飛奔,他呆呆地思考,該怎么幫助艾輝。
  他現在完全從最初的緊張中恢復如初,然而那并沒有什么卵用……
  完全無從入手,在戰斗方面,他是不折不扣的嶄新菜鳥。被他視作戰神的艾輝,被攆得滿場飛奔,沒有半點還手之力。
  對方的實力實在太強!
  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之下,樓蘭想不到有什么辦法能夠改變戰局。
  如果艾輝這個時候突然停下來問他:“樓蘭,想出辦法了嗎?”
  他一定會說:“我們還是投降吧。”
  然后告訴艾輝,按照眼前的態勢發展,最終結果是注定的失敗。艾輝你的右臂已經骨折,治好要花不少錢,再打下去,你會受更重的傷,要花更多的錢。然后以友情的名義,提醒艾輝,艾輝你很窮哎。
  這是最理智的做法。
  可是很顯然,理智在這里沒有用。他想起艾輝的眼睛,不是很明亮,冰冷深邃卻微微泛光的眼睛。
  所以,深藏在內心深處的熱情就在這個時候爆發了嗎?
  樓蘭有些羨慕,他不知道艾輝為什么會這么拼,為什么這么不顧一切,為什么在知道比對方弱小那么多還要和對方戰斗,為什么在被追得滿場逃竄沒有還手之力還不投降?
  這就是熱情嗎?
  樓蘭認真想過自己,這樣的熱情從來沒有出現在自己身上。
  真是想太多,樓蘭有些自嘲。
  他提醒自己,樓蘭,你是沙偶。
  不過,能有一位這樣的朋友,也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而且現在自己,還和艾輝并肩作戰!呃,他掃了一眼不遠處激烈狂暴的戰斗場面,有點不太確定地嘀咕,也算并肩吧……
  剛才些許不開心,立即煙消云散。
  雖然艾輝你那樣的熱情,樓蘭沒有。但是你是朋友啊,樓蘭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的朋友,這樣的戰斗理由,已經足夠了。
  樓蘭是沙偶啊。
  樓蘭的身體忽然散開,化作一灘流沙。
  擂臺上到處充斥著激蕩的氣流,樓蘭借助氣流的力量,漂浮在空中。不時有碎片穿過他的身體,但是他沒有任何反應。他就像一團不起眼的沙云,在洶涌的火焰中無聲漂浮。
  他對【火網天蛛變】有一定的了解,【地火蛛網】的描述他也看過。【火網天蛛變】能夠成為絕學,其中最值得稱道的地方,就是它有著巨大的成長性。領悟【火網天蛛變】之后,每開啟一宮,實力就會暴增一倍。
  以兩宮的境界,催動【地火蛛網】,是十分勉強的。起碼四宮,才比較合適。兩宮的【地火蛛網】有漏洞,那是它只能探測到戰立在地面的敵人。如果敵人從空中靠近,不會引起【地火蛛網】的反應。
  可惜艾輝不會飛。
  事實上,所謂的弱點,是對于實力相差不多的對手才有意義。雙方的實力差距這么大,哪怕明知道弱點也沒有什么用。
  樓蘭漂浮半空中,在氣流中浮沉。
  他能夠感受到,對方元力和體力的消耗很大,從放慢的攻擊頻率和喘氣聲便可以看得出來。但是相比之下,艾輝更慘,艾輝的體力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樓蘭甚至能感應到,艾輝的兩腿都在打顫。
  他不由有些佩服,意志這個詞對沙偶來說有點陌生,他在書上會看到這個詞。但是今天親眼看到艾輝多么拼,他實實在在感覺到,這就是意志吧。
  艾輝,真是厲害啊!
  就在此時,艾輝從他身邊沖過去,緊接著,一記重腿從天而降,砰,重重砸在地面,又差一點。
  看到近在咫次的對手,樓蘭猛地發動。
  祖琰沒有想到會遭遇襲擊,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艾輝身上,而且襲擊還是來自空中。
  呼!
  一蓬沙云忽然散開,閃電般包裹住祖琰。一層細沙,更是鉆入祖琰的手掌下,祖琰的手掌和地面之間,多了薄薄一層沙。
  猝不及防的祖琰臉色大變,手掌和地面多了一些細砂,他和【地火蛛網】的聯系受到影響,周圍立即變得有些模糊,
  沙沙沙!
  無數細沙在摩擦。
  意識有些渙散艾輝聽到細沙的摩擦聲,如同一道閃電在腦海中炸開,刺破云層,照亮艾輝發蒙的大腦。
  “……我們來約定一下示警的暗號,就用沙子摩擦的聲音,聲音不要太大,輕微一點,我能聽見……”
  渙散的瞳孔驟然收縮,艾輝的氣勢陡然一變。
  調整姿勢,右腿猛地踩住地面,吱,刺耳的鞋板和地面的摩擦聲,伴隨著一縷青煙。艾輝的身體傾斜幅度之大,幾乎和地面平行,他的雙手下意識扶住地面保持平衡。
  止住身形的艾輝,毫不猶豫把最后一絲體力和他僅有的元力全都投入,手腳并用,整個人就像彈簧一樣,把自己給拋出去,撞向那個被黃沙包裹的身形。
  半空中的艾輝,身體微弓。
  當他的后背碰到實物的瞬間,他的身體做出最本能的反應。
  【魚拱背】!
  砰!
  不同于祖琰重腿的爆音,這聲爆音沉悶異常,仿佛在從地底深處傳來,卻有股更加震懾人心的力量。
  黃沙就像暴雨般向四周飛散,祖琰的身形就像被一頭狂奔的犀牛一頭撞上,砰,直接撞上隔絕罩,就像攤面餅一樣攤在隔絕罩上。片刻后,軟綿綿地從隔絕罩緩緩滑下來。
  場邊的仲裁慌忙跑過去,檢查之后才送一口氣:“沒事,只是昏迷了。”
  道場內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這樣的逆轉給震得說不出話來。
  剛才那記【魚拱背】把艾輝最后一絲力氣全都榨得干干凈凈,他現在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來。
  沙沙沙。
  無數黃沙在地板上滾動,就像一道道溪水匯集,片刻之后,艾輝面前就匯集了一大灘黃沙,是樓蘭。
  黃沙鉆到艾輝身下,把艾輝托起來,像流沙般往場外滑。
  所有人呆呆看著這一幕,一片死寂,他們還沒有從剛才的震撼中脫離。
  黃沙沒有托著艾輝朝門口走,而是直接滑到道場老板面前,噗,霧魂草被流沙吐出來,落到老板的桌子上。接著一部分流沙幻化成一張手掌,攤開伸到老板面前。
  老板愣住了。
  等了足足十秒,黃沙手不耐煩嘭嘭嘭拍了幾下老板面前的桌子,又沖著老板,不斷用拇指摩擦食指示意。
  老板恍然大悟,慌忙拿來獎金,放在黃沙手掌上面。
  黃沙這才托著艾輝,在一片死寂和目瞪口呆中,施施然離開。
  *************************************************************
  PS:晚上十二點還有一更。明天就是新的一周了,又到了沖榜的時候,大家準備好票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