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18 龍興道場

艾輝奇怪的事情是火蓮子,幾天過去了,居然沒有一家上門。p火蓮子炙手可熱,當時有不少人跑來詢問,感興趣的人很多。從當時的情況來看,應該很火熱才對,怎么現在沒有人來?
  有時間得打聽一下。
  三小和付勇昊終于完成一天的修煉,步履蹣跚地回家。
  在離開道場前,蘇清夜忽然湊到艾輝身邊,低聲道:“夫子,我爹說,夫子要小心挑戰。”
  艾輝愣了一下,摸摸蘇清夜的腦袋:“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注視著蘇清夜離開的背影,艾輝不由若有所思。
  忽然,消息樹閃亮光芒。
  艾輝回過神來,走到消息樹前,看了一眼,愣了一下,是姜維。
  姜維上次離開的時候,問他要了一片消息樹葉,當時他還在心中感慨了一下姜維還和以前一樣謹慎啊。都在一個城市,有什么事直接飛來說就好了,還需要什么消息樹?
  “挑戰有危險!”
  艾輝的臉色陡然凝重起來,字跡很潦草,看得出來姜維是在很匆忙的情況下寫成。
  再想到剛才清夜的話,挑戰果然有鬼!
  艾輝的眼睛內閃動著危險光芒。
  “這兩天你不要去道場了。”
  付勇昊聽到大姐的話愣了一下,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為什么?”
  付家大姐道:“苗海不是要挑戰艾輝嗎?”
  付勇昊聽到這個,哈地笑出聲來:“大姐你別逗了,五百顆精元豆去挑戰,苗海這是多想不開還會去挑戰啊?不得不說,姓艾的這招太不要臉了!見過這么多人,這么不要臉的還是第一個。”
  付家大姐放下手上的茗杯,看了他一眼:“誰說苗海不去?”
  付勇昊愣住。
  龍興道場大門洞開,二十名夫子排成兩列,恭送苗海。
  走在苗海身前的是任海通,他手上捧著一個盤子,上面五百顆精元堆積似一座小山,閃耀著迷人的光澤。
  苗海神色從容,一身緋紅鎧甲,背上一個差不多等身高的鐵匣,氣勢逼人。
  夫子們齊聲高喊:“場主必勝!”
  寧城城主府,戒備森嚴,一名名彪悍的士兵,守在外面。
  府內卻是一團和氣,三人圍桌而坐,把盞言歡。
  阿吉奈擅長調節氣氛,場面熱鬧。在他身邊,坐著姜維的頂頭上司霍亞柳,平日里不茍言笑的霍隊長,此時滿臉笑容,頻頻對飲。霍隊長出身一個小家族,能有機會和凌府搭上關系,自然舍得下力氣。
  霍隊長帶著部屬,突然而至,接管了城主府。
  姜維的神情如常,看不出喜怒,但凡阿吉奈勸酒,他一飲而盡。
  阿吉奈借著酒意,醉眼朦朧:“大維,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阿吉奈也是為了你好。你重感情,做事容易沖動。阿吉奈出此下策,也是迫不得已,先給大維你賠罪。大維你放心,我們多年的交情,若是沒有把握,豈會如此?等此戰結束,大維就是你高升之時。”
  霍隊長聞言,也舉起酒杯,滿臉艷羨:“大維你前途無量,日后還要多提攜一下老高啊。”
  姜維舉起舉杯,和兩人碰杯,臉上笑道:“多謝兩位吉言。不過我對艾輝了解頗深,我看這苗海未必是其對手。”
  阿吉奈看姜維不似生氣的模樣,心中歡喜,哈哈笑道:“大維你要知道,對那些大人物來說,我們就像螻蟻一樣。艾輝再厲害,也不過一個大點的螻蟻。艾輝之所以能夠打敗沙無斷,不過是憑借外力罷了。可是如今,他卻財力枯竭,想借助外力也沒辦法。”
  阿吉奈得意道:“他有火蓮子,以為大家一定會趨之若鶩,卻不知道,只要上面的人一句話,他想賣卻也無人敢買。這就是世家,大維,我說過,這世界是他們的。”
  霍隊長連連點頭,深有同感。他所在的小家族,在當地頗有影響力,但是在世家這座金字塔里,卻只能算得上底層。
  姜維一飲而盡,贊道:“果然是準備周詳!”
  阿吉奈也飲盡,臉上醉意更濃一分:“可不僅僅是這些,寧城附近的道路、天空,都已經被阻斷,嚴加檢查。艾輝的身份曝光,上面就在防著這一點。受他恩惠者,怎會不聞訊而動?”
  姜維大聲道:“高明!來來來,我敬阿吉奈一杯!”
  兩人又是一飲而盡。
  姜維放下酒杯,聲音帶著幾分醉意:“阿吉奈,我心中一直有個疑惑不得其解,你指點指點我。”
  阿吉奈哈地一聲,斜眼而視:“你是想問,為什么上面要這么對付艾輝是吧?”
  姜維聲音有些含糊不清,連連點頭:“是啊,我想不通這點,艾輝為什么就不能為上面所用?”
  阿吉奈向霍隊長舉起酒杯:“這一點都不奇怪,連霍隊長都能看得明白。”
  霍隊長飲盡,抹了抹嘴巴,開口道:“很簡單,因為艾輝他是新民,而且在你們之中聲望太高,他就該死。整個感應場幾乎全軍覆沒,人才斷層已經是必然。你們松間城在幸存者中人數最多,今后上面也必須倚重你們。像大維你這樣的骨干,在松間城幸存者中不少吧,外面已經把你們叫做松間派。他在你們之中聲望這么高,你看看,才只不過暴露身份,就有這么多人要來。”
  “你讓上面怎么想?如果他是世家子弟,那是好事,他就是下一代的領袖。但是他是新民,培養他那就是養虎為患,他以后厲害了,你們更聽他的,那你們還聽不聽上面的?用新民沒關系,新民當老大那就不行。他都當了老大,還會聽世家的?世家怎么辦?去喝西北風?”
  姜維聽得怔然失神。
  霍隊長接著道:“大維你就不一樣了。你娶了凌府的小姐,以后飛黃騰達,那就是凌府的人。若是你再厲害一點,以后建立自己的世家,也無不可。”
  姜維回過神來,哈地笑了一聲,舉起酒杯向霍隊長敬酒:“霍隊講得好!干!”
  霍隊哈哈大笑飲盡。
  姜維身形搖搖晃晃,醉眼朦朧,哈哈笑道:“那為何還要新民?世家大可不帶新民玩嘛!”
  “哈,那可不行。”趴著的阿吉奈聞言,勉強坐起來:“世家哪有那么多人?還有那么多的苦活累活,誰去干?”
  姜維搖頭感慨:“真是……現實啊!”
  阿吉奈大笑:“現實?哈哈,大維這句話說得好!世家亦不是憑空而來,歷代艱辛,外人豈知?但是如今已經成勢,自然坐擁一切。我們新民跟著世家,才有前途。”
  霍隊也跟著大笑,舉起酒杯,粗聲道:“為了前途!”
  “為了前途!”
  兩人跟著高聲嚷道。
  阿吉奈滿臉亢奮通紅。
  姜維滿臉笑容。
  沒有人看到桌子底下,他的拳頭捏得發白。
  “按照閣下的規矩,五百顆精元豆奉上。此次挑戰,雖然是切磋,但是在下一定全力以赴,以示對閣下敬重。也望閣下不要留手,讓在下一睹劍術之精妙!生死無怨!”
  苗海的聲音,運足元力,恍如驚雷滾滾,響徹寧城。
  寧城外天空,兩道身影在半空中對峙。
  艾輝身后寶石星劍翼張開,黑色的寶石星劍翼就像魔鬼之翼,陽光下光芒閃動。
  苗海沒有用云翼,而是站在一團白云之上,那是他的云臺。緋紅色的鎧甲恍如朝霞流光,把他和腳下的白云籠罩其中,一人高的鐵匣被他豎放在一旁。
  “好啊!”
  艾輝話音未落,天空身影就消失不見。
  苗海神情肅穆,眉眼低垂,右手抓住大鐵匣往云朵上一頓,恍如一聲悶雷,無形的氣浪轟然向四周席卷。
  艾輝身形陡然浮現,卻是和氣浪撞上。只見他如同一只輕靈的小鳥,蜻蜓點水般在氣浪上一點,身形再次消失。
  云臺之上,大鐵匣打開,露出一排標槍,總共七根。
  緋紅的槍頭薄而鋒利,宛如飽飲鮮血,絲絲縷縷幽藍和銀色的旋轉紋路遍及槍身,超過二十種材料混合煉制,以無上元力扭成一體。
  人群之中有人驚呼:“【破邪】!”
  “【破邪】標槍!”
  圍觀者大感興奮,也是一陣躁動。在標槍之中,【破邪】是難得的珍品,煉制者本來是想打造出一套天兵標槍,但是卻因為材料的問題功虧一簣。但即使如此,【破邪】依然是標槍中的精品,有著天兵之下第一標槍之稱。
  利用云翼俯沖時投擲標槍,是非常常見的戰斗方式。
  但是標槍往往意味著是消耗品,浪費太多的材料在消耗品上面,許多人認為不值得,這也是為何標槍很少會有精品。
  而像苗海這般選擇云臺,而不是云翼,更是少見。這意味著完全放棄閃躲,也可見苗海對自己投擲標槍的信心是何等充足。
  艾輝也明白這一點,對方的鎧甲紅光,防御一定很強。
  苗海伸出手掌,抓住第一桿標槍,他的手掌遠比常人的手掌更加寬大,宛如蒲扇一般。當他的手掌抓住標槍槍桿的瞬間,他的眼睛陡然張開,恐怖的威勢從他身體驟然迸發。
  他全身的肌肉突起,身形膨脹了一圈,就像一個巨人。
  耀眼的金色光芒突然從標槍上暴綻,吐氣開聲,沒有人看清他的動作,耀眼的金光就像水波一樣泛起,標槍消失。
  就在同時,遠在百丈開外的艾輝,心中陡然升起極度危險的警兆。
  沒有任何遲疑,艾輝手腕連抖,手中的龍椎劍帶起一蓬耀眼的星光,灑向身前的空處。
  在一瞬間,他揮出十記點星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