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319 阿吉奈

比起三年前,艾輝如今的點星刺,聲勢大不相同。明亮的星辰,仿佛從無盡的虛空中飛出,周圍的光線都被它吸收,光華逼人。p而且彈指一瞬間,艾輝便完成了十記點星刺,三年來他在劍術上的進步,在這招點星刺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群星之中,一點金光綻開,刺目的金光刺得艾輝雙眼生疼。
  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力從劍尖傳來,龍椎劍彎曲如弓,艾輝悶哼一聲。
  好大的力量!
  龍椎劍七把小劍旋風一樣沿著劍尖向外纏繞旋轉,綿密的劍芒織成一張細密綿韌的大網,纏住目標。
  霸道絕倫的元力,在劍尖炸開。
  艾輝就像被彈簧彈飛,嗖地消失在空中。
  百丈開外,艾輝的身形再次出現,臉上神情如常,但是心中卻是暗自凜然。
  他握劍的手掌此時一陣麻。
  看上去不是太起眼的標槍,竟然出奇地沉重,艾輝估計重量應該在兩百斤以上。
  艾輝不知道這套標槍就是【破邪】,但是他對標槍重量的估測,卻是非常準確,破邪每一把標槍的重量都是兩百三十三斤。
  苗海的元力霸道剛猛,加上破邪本身的重量,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艾輝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暴力遠攻型元修,放棄了機動,以防御結合強力遠攻。不用想,艾輝也知道對方的那層紅光,一般的手段很難攻破。
  把自己的優勢揮到最大,再用裝備來彌補自己的缺陷,看上去并不是太復雜的手段,卻十分有效。從這一點,也能看得出對方的經驗很豐富。
  經驗老辣之輩往往不會用很復雜的戰術,而會喜歡用一些簡單有效的手段。
  來而不往非禮也,不試安知殼多硬?
  龍椎劍在空中虛劃,明亮的劍光從劍身浮現,一道月形劍芒,倏地脫劍飛出。
  【弦月】!
  一道彎月,破空飛來,幽寂無聲。
  當年他需要全力才能施展的劍招,此時卻是信手拈來,沒有半點煙火氣息。
  “來得好!”
  苗海暴喝一聲,全身鎧甲嘩啦作響,一雙蒲扇般的手掌合十,眉目低垂。籠罩云臺的紅光,染上一層金光,在苗海身后,一道巍峨高大的身影,隱約可見。
  這不是什么太高深的絕學,而是一門非常常見的金修傳承,【金剛護體】。【金剛護體】修煉者甚多,修煉到極深境界,能夠喚出金剛真身。但是能夠修煉出金剛真身者,少有聽聞,非有大毅力者不能成。
  金剛真身一出,明明只不過一個虛幻的身影,但是卻讓人感到不怒自威,無物可撼動,空氣中的元力都幾乎凝固。
  清冷的弦月,在巍峨如山的金剛真身面前,就像撲火的飛蛾。
  弦月似緩實疾,化作一道流光,撞上云臺紅光。
  紅光就像霧氣翻騰,吞噬弦月,苗海剛剛流露出一絲笑意,就凝固在臉上。
  弦月忽然化作數十點星辰,就像數十只滑溜又鋒銳的泥鰍,拼命往紅光里鉆。
  碎月點星!
  猝不及防的苗海一時狼狽不堪,連身后的金剛真身都險些無法維持。紅光流轉,金剛真身也張開大掌,朝星辰劍芒一抓。星辰劍芒陡然一滯,禁錮在紅光之中,旋即啪地齊齊湮滅。
  雙方的試探,看得眾人無不目眩迷離。
  苗海的標槍霸道剛猛,如烈日當空,那艾輝的弦月卻是清冷之中暗藏殺機,有如冷月無聲。
  兩種截然不同的戰斗方式最直接的碰撞,讓大家大呼過癮。
  高手相爭的場面,難得一遇。
  云臺上的苗海心中輕慢之意盡去,知道今日是一場苦戰。
  第二桿破邪標槍握在掌中,他沒有馬上投擲出去。
  艾輝主動攻擊,寶石星劍翼一張一擴,他就像離弦之箭,一下子沖出去。寶石星劍翼的力量充沛,直線飛行的度快如閃電。
  借著沖勢,艾輝龍椎劍揮動,月形劍芒飛向云臺。
  艾輝的身形在空中不斷閃現,他沒有沿著直線飛行,而是折線沖刺,身形在空中忽左忽右。每一次出現,都揮出一記弦月。
  和剛才那記弦月的寂然無聲不同,此時在空中飛舞的彎月劍芒帶起漫天凄厲尖嘯,就像一只只月華蝙蝠從四面八方撲向云臺。
  云臺上,苗海手腕一翻,破邪標槍橫置胸前,雙手合十,神態莊嚴。
  身后的金剛虛影,同樣雙手合十,垂閉目。
  云臺金光暴漲,一層琉璃金光猛地收縮,苗海身上的紅色鎧甲如同鍍了一層金色,更是威武莊嚴。
  鐺鐺鐺!
  劍芒如彎月,擊中云臺上的紅光,頓時如同劍斬銅鐘,轟鳴作響。
  苗海身形一晃,艾輝元力的凝練精純讓他大感意外,鋒銳凜冽的劍芒透過層層防護,還讓他感覺有如刀割。這是【北斗】么?
  此子的劍術委實可怖!
  苗海心中暗自凜然,他見過昆侖的劍術,但是和艾輝的截然不同。他很難說兩者高下,但是艾輝的劍招每一招都是殺招,沒有任何花哨之處。
  不過,自己身上這套【業火不破甲】卻果然不愧是天兵鎧甲,恰好克制金修。籠罩整個云臺的紅光,就是此甲天生自帶的業火。業火并非天然火焰,而是近些年新出一種火焰,需要用十種火燎原出產的焰花混合神之血的千面鬼臉樹瘤煉制而成。
  這兩種材料如今都是神之血出產,但是卻被賣到翡翠森,翡翠森的木修把它們煉制成業火,高價賣到五行天。
  業火對金元力有著極大的克制作用,堪稱金元力的克星。
  要不是今天有這套鎧甲的幫助,苗海心中還真沒多大把握。能夠在血災中闖出名頭的,就沒有一個簡單的人物。
  不過,與大人物為敵,那就是找死!
  苗海眼中閃過一道厲色,橫在胸前的破邪標槍突然開始崩散,化作點點金芒,金芒并不消散,而是依然停留在他胸前。
  張開的手掌,抓住橫在胸前的金芒標槍,金色的光芒倒映在他的瞳孔,把他的瞳孔也染上一層金色。金色的瞳孔,一點銀色的光芒在急放大!
  不是直線!
  銀色的光芒拉起一道詭異的弧線,眼看弧線就要下墜,毫無征兆,它陡然拔高,籠罩在扁平劍芒之中的艾輝竟然像打水漂一樣,貼著一道看不見的無形水面在高飛掠。
  沒辦法預測!
  苗海背后的寒毛陡然豎起來,左掌多了另外一根破邪標槍,豎在胸前,崩碎成無數光點。
  艾輝曾經從【風蝠劍】領悟的身法,結合他的斜切,演化成的這一招【風蝠切】!
  從靈感閃現想到這一招的創意,到最后成功,艾輝用了整整一個月,而到修煉熟練,時間跨度過六個月。
  院中觀戰的阿吉奈此刻所有的醉意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失聲驚呼:“這是什么劍招?”
  “我也不知。”姜維竭力讓自己語氣如常,心中卻是激動無比。
  霍隊的酒意也完全退去,臉色煞白,看到如此詭異飄忽不按常理出牌的劍招,他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
  不光是他們,整個寧城都被艾輝這一招【風蝠切】震住。
  從旁觀的角度,愈能夠感受到,弧線的美妙和詭異,扁平劍芒包裹中的艾輝,就像鬼魅的刺客,致命而危險。
  蘇清夜看得完全呆住,兩眼放光,眼睛里全都是崇拜。
  他身邊的蘇懷君,此刻也是目不轉睛,唯恐錯過一個細節。
  付勇昊瞪大眼睛,一臉見鬼的表情。
  付家大姐此時滿臉不能置信,喃喃自言自語:“亂世出妖孽……”
  直面這一招的苗海識得厲害,此時胸前的光十字赫然成形,不敢怠慢,舌綻春雷,雙掌緩緩推出。
  光十字轟然崩碎,化作兩道盤旋呼嘯的金色光龍,龐大的光龍赫然是有由無數細小的光梭構成,朝迎面飛來的艾輝****而去。
  渾身被劍芒包裹的艾輝身形陡然拔高,帶起一道弧線,避開兩道金龍的正面,一頭扎入金龍的中段。
  好似一道劍光,鉆入金龍的腹部。
  轟!
  無數光梭密集如雨,打在劍芒上,劍芒迅黯淡,變得極不穩定。
  艾輝知道倘若這個時候,包裹他身體的劍芒崩潰,他一定會被這些密集如雨的光梭射成馬蜂窩。
  手中的龍椎劍瘋狂的揮舞,一記記斜切,快得肉眼難以捕捉。每一記斜切,劍身便會亮起劍芒,飛入前方大劍芒之中。每一道斜切劍芒,都會讓風蝠切劍芒明亮一分,但是轉眼間就被光梭撞上,又黯淡下去,又補充又黯淡……
  艾輝不知道揮了多少劍,他的神經高度緊繃,全神貫注。
  忽然,眼前豁然開朗,視野內是一片紅光。
  刺穿了!
  艾輝來不及高興,雙方的距離此時已經不到十丈,他甚至能看清楚紅光后,苗海滿臉的愕然,似乎無法相信,艾輝竟然沖到自己面前。
  苗海陡然一個激靈,明白此時到了生死關頭。心一橫,身上那件價值連城的【業火不破甲】倏地崩碎。
  無聲無息,鮮艷紅色業火倏地升騰而起,宛如來自地獄的紅色妖魔,把風蝠切劍芒包裹的艾輝無情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