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20 世家和新民

翻騰的業火就像張牙舞爪的紅色怪獸,一口把艾輝吞噬。p苗海松一口氣。p戰爭比什么都能刺激修煉的進步,在短短的三年,整個世界的修煉發生了巨大而深刻的變化。神修對元力材料的喜愛,元修對血晶的研究和利用,雙方都在以驚人的速度相互學習,相互借鑒,保守牢固的桎梏,都被強大的外力打破。
  三年來涌現出大量現象級的成果,業火便是其中之一。
  融合了元修和神修兩家之長誕生的業火,是當下令人聞風色變的魔鬼火焰。而創造它的元修,使用曾經禪修的術語來命名,足見其深意。
  幾乎所有的元力都能夠成為業火的燃料,這也意味著幾乎所有的元力,面對業火都沒有什么抵抗力。
  神之血的鬼臉樹瘤,是吸收大量血獸的魂魄,形成樹瘤。
  真正上乘的鬼臉樹瘤,只有感應場才有出產,因為那些樹瘤吞噬了元修的魂魄。但是那片染血之地,神之血并沒有伸手,反而派遣了大量的神祭,踏遍感應場的每一個角落,使諸魂歸于塵土。并且聲稱戰爭你死我活,不擇手段是無奈之舉,但是人死燈滅,卻不應再受苦難。
  許多人都對神之血這種收買人心的舉動不以為然,但是神之血的名聲卻的確因此而有所提升。
  鬼臉樹瘤中所蘊含的血獸魂魄,卻恰恰是業火如此可怕的原因所在。
  突然爆發的業火,讓艾輝閃避不及,立即陷身火海,四周全都是鮮紅的火焰。當他發現火焰沿著風蝠切劍芒燃燒時,臉色就變了。
  凝實的風蝠切劍芒,就像干透澆過油的柴薪,轟然燃燒。
  就在此時,艾輝眉心天宮自發運轉,一縷燈火騰地點亮,赫然是天心火蓮燈。蓮花緩緩旋轉,燈火放出光芒,淡淡的紅色光芒從艾輝體內透出。
  比起業火的鮮紅,天心火蓮燈的紅光,卻是淡得肉眼難以捕捉。
  但就是這淡淡的紅光,卻是把業火牢牢擋在艾輝身外。艾輝不敢猶豫,背后的寶石星劍翼猛地一展,整個人就像利箭一樣沖天而起。
  呼!
  一道人影從紅色的火焰中沖天而起,身下還帶著一溜殘焰。
  苗海的眼睛倏地瞪直,臉色大變,怎么可能?這可是業火!到現在人們還沒有發現如何破解業火的辦法,艾輝怎么能夠在業火中安然無恙?
  艾輝擺脫業火,同樣引起一片驚呼。
  “天啊!他怎么做到的?”
  “業火怎么可以抵擋?”
  圍觀者們就像炸開了鍋,一片沸騰。
  但是那些暗中關注這場戰斗的勢力,此刻卻是忙碌無比,氣氛振奮而緊張。
  “他身上的紅光是什么?之前沒有出現!”
  “快去查,艾輝還修煉了什么傳承?”
  “報告,艾輝曾經用天勛換取了絕學【天心火蓮燈】。”
  “原來是【天心火蓮燈】,居然能夠破解業火,那真是個大發現。我們之前對付業火的方向錯了,關注心神類的絕學,抓緊時間收購,趁著現在它們的價格不高。業火的價格要跌了,不要捂在手上。”
  ……
  嗅覺靈敏的人,此刻紛紛安排出手。業火的價格居高不下,兇名赫赫,就是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破解的辦法。
  一旦找到破解的辦法,很快業火的威脅就會直線下降。
  艾輝一口氣飛到高空,看著下方的小黑點,心有余悸。剛才那一幕實在太過于驚險,倘若不是天心火蓮燈發動,自己今天就要栽在這里。
  紅色的業火,依然在空中翻騰不休,沒有熄滅,它在燃燒附近空氣中的元力。
  過了大約半分鐘,周圍的元力都被它燃燒殆盡,它才逐漸變得暗淡,直至熄滅。
  業火真是兇厲得可怕!
  業火爆發得太突然,沒有半點征兆,而且苗海對時機的掌握異常精準,自己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死里逃生的后怕,讓艾輝貪婪地呼吸新鮮的空氣。
  幾個深呼吸,艾輝的心神擺脫剛才的沖擊,恢復平靜。自己逃過一劫,也就意味著雙方的態勢,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苗海失去了鎧甲的保護,防護能力大為下降。本身就沒有機動性的云臺,防護力降低,那就是案板上的魚肉,自己只需要打碎最后一層薄薄的雞蛋殼即可。
  高空之上,艾輝背后的寶石星劍翼張開,他開始俯沖。
  隨著他不斷加速,明亮的火焰,開始出現在他的劍尖前方。劍尖顫動,火焰被劍身吸附,龍椎劍開始變得通紅,就像烙鐵一樣。
  無數驚呼同時在寧城的各個角落響起。
  蘇清夜高聲歡呼:“是那一招!”
  不用解釋,他身邊的蘇懷君知道,是哪一招!
  而幾乎在同時,付勇昊也脫口而出:“是那一招!”
  云臺上的苗海臉色蒼白,艾輝能看明白的道理,他同樣看得明白。
  他的處境變得異常艱難。
  當天空的呼嘯,變得愈發震懾人心,當天火出現在劍尖前方,他的腦海浮現前幾天夜晚,帶著漫天紅紗從天而降的熾熱劍芒。
  那一劍的威力震懾整個寧城,一劍之下,沙家的莊院幾乎徹底被摧毀。
  逃?
  苗海沒有想過,在云翼面前,云臺慢得就像烏龜一樣。而且自己還能往哪逃,自己是過河的卒子,只能前進不能后退,背后的渺渺云巔之上大人物投射而來的目光,才是下棋的那只手。
  還好還有四根破邪標槍。
  四根破邪標槍被他從鐵匣中取出,插在面前的云臺上。
  苗海面上無悲無喜,看上去對即將到來的危險,視若不見。蒲扇大掌橫掃,左右各抓起一桿破邪標槍,身體后仰,強壯的身體如同向后彎曲的弓,每一塊肌肉都泛著金色的光芒。
  元力激蕩,掌中的破邪標槍顫動,仿佛直欲脫掌飛出,但是卻被鐵鉗一樣的手掌牢牢抓住。
  苗海面前好似有一堵無形的墻,腳踏無形墻面,迎著俯沖的艾輝,幾個大踏步,猛地連環擲出手中的破邪標槍。
  咚咚!
  連續兩聲巨響,猶如震天怒雷,兩團耀眼的金光在艾輝劍尖前炸開,讓艾輝的劍勢為之一緩。
  金色的元力狂潮,就像兩團炸開的金云,怒潮般的針形金芒,轟然向四周擴散。
  苗海向后一翻,落地時腳下一個踉蹌,剛才兩記【金罡雷】是他絕學中的殺招,對元力消耗巨大。但是在平時用來幾乎屢試不爽的【金罡雷】,只不過阻擋了艾輝劍勢片刻。
  他心中苦笑,自己還是小看了艾輝。
  不過想到身后的大人物們同樣小看了艾輝,他的心情就沒那么糟糕。
  此時,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勝利的希望,那自己就必須死。只有死亡,才能讓大人物們放心。赴死的卒子能做到的,只有讓死亡更加壯烈慷慨,有家人的為家人掙取一份說得過去的撫恤,沒家人的為自己生命的終結增添一抹色彩。
  他抓起最后兩根破邪標槍,和之前不一樣,他倒握標槍。
  破邪表槍薄薄的緋紅和槍刃鋒利異常,把他的手掌割得鮮血淋漓,飽飲鮮血的緋紅槍刃變得愈發嬌艷。
  兩根破邪標槍被他交叉在身前,紅色的血痕沿著螺旋的槍身蔓延。
  他仰臉看著天空,沒有馬上發動,而是在等待最后的時機。
  然而他沒有注意到,在他遠處的空中,七把小劍就像七只深海的箭魚,遠遠地,悄無聲息地游弋。
  它們是如此不起眼,沒有人注意到它們的存在。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天空那從天而降,帶著漫天淡紅光紗,熾烈得無法直視的劍芒和肆意得不可一世的身影吸引。
  然而此時,它們卻仿佛聽到召喚,從四面八方,悄然劃破空氣,朝云臺逼近。
  依然沒有人注意到它們的存在。
  云臺上的苗海,雙目死死盯著天空的艾輝,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機會。
  不管生存和死亡,都只有一次出手機會。
  他心中沒有半點灰心,反而有些莫名的亢奮。談不上縱橫一生,卻也未曾虛度,或是安逸太久,生死當前反而喚起他心中沉寂許久的烈火。
  他的目光銳利如劍,把劍芒后艾輝那張冷峻如同巖石的臉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個前途不可限量的家伙啊!
  來吧!
  亢奮攀升到極點,他像喝醉酒一般,臉頰升起紅暈,全身微微戰栗。
  忽然,幾道殘影毫無征兆出現在他視野的中央,七把小劍整齊匯集成一圈,微微泛光。
  苗海一愣,腦海中有什么東西一閃而過,好像這一幕在哪里看過。
  七把小劍一顫,清越的劍鳴,讓他苗海的視野陡然模糊,心神恍惚。
  他想起來了,對付沙兵衛的光柵……
  【劍鳴鐘】!
  劍鳴聲裊裊未消,熾紅的龍椎劍帶著震懾人心的呼嘯和漫天舒展的淡紅光紗,如期而至。
  被狂暴熾烈的劍芒淹沒的最后一刻,苗海卻恢復了一絲清明。
  占據絕對的上風卻還保留陰招,冷酷陰險得讓他佩服!
  一想到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們品嘗這個家伙有多難纏時的表情,他就想放聲大笑。
  咧嘴的身影消亡在熾紅劍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