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21 風蝠切

“真是個狡猾的小家伙。”p寧城一個無人關注的房頂,一名長發男子仰著臉,看著城外天空徐徐而降的紅紗劍芒,不由喃喃自語。他體型頎長,渾身籠罩在黑袍之內,臉上戴著一張紅銅面具,遮得嚴嚴實實,但是他的瞳孔卻是極為罕見的銀色菱形,宛如箭矢鋒芒的形狀。
  “陰險。”銀菱鋒瞳的男子身邊,一名神色冷酷的女子冷冷道,她眼中還殘留著一絲震撼。
  女子的裝扮非常獨特,她梳著非常夸張的發髻,高聳的塔形發髻向后仰,上面插滿飛刀,看上去就像戴著王冠,又像是怪獸的獨角。盈盈一握的腰肢,高聳的胸脯,健美修長的雙腿,精致卻冷酷的容顏,獨特夸張的飛刀發髻,構成一副極具視覺沖擊的畫面,令人印象極為深刻。
  在兩人身后,一群沉默的男子肅手而立,他們神情漠然,有如雕塑,一動不動。
  “開始干活。”
  銀菱鋒瞳的面具男子冷聲道,率先飛出。
  城主府。
  阿吉奈神情蒼白,冷汗涔涔。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艾輝竟然能正面殺死苗海!
  為了這一戰,給苗海配置了【業火不破甲】和【破邪】。為了讓艾輝沒有錢準備,上面發話,禁止各家購買火蓮子。為了讓其沒有幫手,寧城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鎖,姜維被他軟禁。為了不讓艾輝設置陷阱,戰斗地點也選在城外。
  所有能夠想到的,阿吉奈都做了布置,他沒有半點小看艾輝。
  如此充分細致的布置,怎么可能失敗?
  在他身邊,霍隊也是呆若木雞,失魂落魄。
  唯獨姜維,自斟自飲,心情不錯。他瞥了兩人一眼,情不自禁狠狠灌了一口,心中暢快無比。想在戰斗中解決艾輝,姜維覺得這是最糟糕的選擇。
  那個家伙,最擅長的就是戰斗啊!
  阿吉奈忽然厲聲道:“霍隊,此子竟然當眾殺害苗場主,當繩之以法!”
  霍隊臉色變幻,但是轉眼間就下定決心,已經到這地步,他現在除了抱緊凌府的大腿別無選擇。他心一橫:“我這就去辦!”
  姜維把酒盞重重砸在桌上,起身冷聲道:“寧城是我的駐地,霍隊越權了。”
  阿吉奈森然看著姜維:“大維,一念之差,可不要鑄成大錯!”
  姜維毫不避讓:“阿吉奈,你已經不是草族的駿馬。而我,還是艾輝的兄弟。今天除非從我的尸體踏過去。各位天鋒部同胞,霍隊沒有得到長老會的命令,私自干涉寧城事務,已經犯錯,各位難道還要看霍隊一錯再錯?”
  霍隊手下的士兵們面面相覷,神情猶豫。
  阿吉奈暗呼不妙,眼中閃過一絲狠色:“大維,你竟然冥頑不靈,那就別怪阿吉奈不念舊情!把他拿下!”
  無人動手。
  霍隊此時也有點慌了,如果這次謀劃輸了,他就徹底輸得精光。姜維的一席話,把他的手下說的人心動搖,他亦大聲呵斥:“都愣著干嘛?阿吉奈有長老會的密令!”
  人群一陣騷動,有人嚷道:“把密令拿出來看看!”
  霍隊獰笑:“連我的命令都不聽!活得不耐煩了?”
  阿吉奈巧舌如簧:“長老會?長老會是世家的長老會!大家怕什么?這次立下頭功……”
  一聲冷笑忽然而至。
  “長老會可不是只有世家。”
  城主府的圍墻上,兩個身影無聲而立。話音未落,一道道身影升空,圍住城主府。
  “副……副部首!”
  人群中響起驚呼。
  阿吉奈腦袋嗡地一下,臉色瞬間慘白,兩大副部首竟然齊至?
  銀菱鋒瞳的是天鋒部副部首銅鬼,刀髻的女子是天鋒部另一位副部首魚今。
  為什么他們會來?
  霍隊此時滿臉驚恐,渾身發抖,牙齒咯咯作響。
  “沒想到,我們天鋒部竟然也會出叛徒,太讓人失望了。”銅鬼看著霍隊,眼神就像在看一具死物:“自己了斷吧,免得臟了我的手。”
  霍隊知道今天無法幸免,慘笑道:“請兩位大人看在屬下這些年為部里征戰的份上,放屬下家人一條生路。”
  說罷,體內元力如劍,直刺自己心臟。他的身體一僵,眼神逐漸空洞,鮮血從嘴角溢出,像木頭樁子一樣仰面摔倒。
  阿吉奈此刻反而冷靜下來:“原來你們早就有所準備,等我們入局。”
  銅鬼看著阿吉奈,低沉的聲音從面具后響起:“你也是天鋒部的老人,為何替凌府賣命?”
  阿吉奈哈哈大笑:“成王敗寇,何必廢話!今日我死在你們手上,日后自有人為我報仇!大維,這個世界是世家的……”
  一把飛刀插入他的心臟。
  銅鬼目光嘲諷地看著戛然而止的阿吉奈,嗤笑道:“這個世界是世家的?哈,問過我們沒有?”
  轉眼間形勢倒轉,姜維滿臉呆滯,他進入天鋒部也快三年的時間,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兩位副部首。不過兩位副部首大人的特征極其顯眼,難以假冒。
  他算不上聰明過人,但是剛才阿吉奈和銅鬼大人的對話,卻讓他隱約明白了一點什么。
  但是看到阿吉奈橫死在面前,他心中也是惻然。當今大家立場各有不同,但是昔日卻受阿吉奈的照顧頗多,要不然他早就死在前線。
  銅鬼的目光落在姜維身上,露出欣賞之色:“你不錯。”
  姜維臉上并無喜色,而是躬身道:“屬下懇請大人,準許屬下安葬阿吉奈。”
  始終一言不發的魚今大人冷聲道:“人死燈滅,準。”
  “快去吧,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忙。”
  銅鬼大人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姜維微微一怔,不知道還有什么東西要忙。
  半空中的艾輝,注視著下方一片狼藉的地面,心中唏噓。苗海是最近幾年來,他遇到的實力最強勁的對手。
  這場挑戰對他而言,就像一場大考,不同于他以前的戰斗。
  和石有光那一戰,他在暗處敵人在明,用的也是伏擊偷襲。而這次卻是一對一的挑戰,沒有半分取巧的地方。
  戰斗過程并不漫長,但是其中的兇險,更勝一籌。尤其是業火,如果不是他的【天心火蓮燈】立下奇功,這場戰斗他已經輸了。
  這場戰斗,他同樣竭盡全力,修煉已久的【風蝠切】、【天心火蓮燈】,最近領悟的【劍鳴鐘】和【飛火揚紗落】,全都一股腦動用。
  戰斗的過程其實相當短暫,但是雙方的斗智斗勇,消耗的腦力心智、承受的壓力,都極為巨大。
  直到戰斗結束,艾輝罕見地有被掏空的感覺。
  他感覺此時隨便一個人,都能把他打敗。
  苗海完全被艾輝最后那記【飛火揚紗落】徹底摧毀,人神俱滅。云臺也被摧毀,化作四散的霧氣。唯一還完好無損的,只剩下兩根破邪標槍。
  艾輝撿起兩根破邪標槍,有點嘆息,苗海不是猥瑣之輩,而是個好對手。可惜身上的東西太少了,那自己只好勉為其難留下這兩根標槍紀念一下這個好對手。
  在滿城注視之下,他就這么拎著兩根標槍,扇動寶石星劍翼,吭哧吭哧地飛回劍修道場。
  艾輝看上去精疲力盡,云翼蹣跚。
  吭哧吭哧,橫跨全城,劍修道場已到眼前。
  艾輝臉色變得古怪。
  不對啊!這個時候,不應該有人跳出來,指著自己鼻子大罵心狠手辣嗎?然后一言不和,一哄而上?
  怎么沒人跳出來?
  人呢?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不跳出來?
  講不講兄弟義氣?講不講陰謀詭計?布局者不會到這就完了吧?哪個蠢貨在后面搞事?
  那自己布置的那些后手,豈不是用不上了?
  艾輝心中無比肉痛,他可是把最后自己壓箱底的錢都用上了,和樓蘭一起忙活了那么久,費心費力做的布置啊!
  就這么浪費了?
  艾輝到現在還很難相信這個結果。他就知道苗海身上不會有什么東西,但是他猜測對方一定會有后手,所以他圍繞對方可能出現的后手精心布置,等著從這里來收點紅利。
  可是他的愿望落空了,等于這一戰,他只收獲了兩根破邪標槍。一整套的破邪標槍當然價值不菲,但是只剩下兩根,它們的價值就大打折扣。
  想想自己花出去的精元豆,艾輝就欲哭無淚,虧大發了!
  于是整個寧城的人,都看到奇怪的一幕,明明勝利了的艾輝,卻是哭喪著臉,沒有半點勝利的喜悅。
  在觀戰的有心人,更是一頭霧水。
  但是他們沉住氣,他們也在等待,比如海寧商會和永盛商會。不得購買火蓮子的警告,是從上面下達的。手眼通天的人知道,這件事后面有凌府的影子。
  凌府出手,豈會只有區區手段?
  大家都在等。
  就在此時,忽然一行人出現在天邊,朝艾輝急速飛來。
  大家精神一振,艾輝精神也是一振,心里琢磨著待會怎么才能演得真實點,好把對方引到自己的大陣之中。
  轉眼間,這群人就飛到他面前,身上繡著長老會的徽章。
  來了!
  無數人心中暗道,睜大眼睛。
  來了!
  艾輝心中暗道,準備開始詐敗。
  一名神色陰冷的中年人飛到艾輝面前:“可是艾輝?”
  艾輝裝作大戰元氣大傷,滿臉驚恐和戒備:“你是誰?”
  陰冷中年人看著艾輝,那眼睛閃亮的光芒,好似兇光閃動,他從懷中取出一枚圓形令牌。
  巴掌大小的令牌,正面是一個朱紅的“令”字,背后是長老會的徽章。這叫長老令,只有通過長老會正式下達的命令,才會用這種方式下達。
  眾人心中凜然,凌府果然手眼通天!
  艾輝心中凜然,背后黑手竟然是長老會,看來自己要亡命天涯了!
  陰冷中年人松開手掌,令牌懸浮在空中,他一指點在令牌上,令牌陡然光芒萬丈,一個蒼老威嚴的聲音籠罩全城。
  “經長老會同意,特追加松間院已故夫子王守川大師稱號。守川大師擔任松間院夫子數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嘔心瀝血。不僅在松間城之戰中發揮關鍵作用,其所創王派學說,獨樹一幟,發前人未有之奇想,意義深遠……”
  艾輝心頭一震。
  其他人更是臉色大變。
  早就看過這條消息的付家姐弟,此時也滿臉懵然,他們怎么也沒想到,這條消息竟然出現在此時此地!而接下來的話,更是讓他們心神猛震。
  “……大師之恩,福澤后人,其弟子艾輝,繼承大師衣缽,潛心苦修。后擊殺沙尊者,使寧城百姓免受荼毒,功勛卓著。特獎勵如下……”
  艾輝呆若木雞。
  寧城上下呆若木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