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322 破解業火

劍修道場,艾輝在發呆。?壹??看書W?W?W?·1?K要AN?S看H?U?·C?C
  金修絕學一部,天兵一件,精元豆一千顆,天勛一千點。
  長老會的獎勵,讓艾輝驚得呆住,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這么豐厚的獎勵,艾輝幾乎本能地覺得不正常。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此豐厚的獎勵,后面很有可能是個大坑。很多事情都和他預料的不一樣,苗海的后著沒有出現,長老會的獎勵來得更是反常。
  自己和長老會沒有什么交集啊。
  艾輝百思不得其解,忽然他被驚擾,從思索中回過神來。
  門口一陣騷動,一大群人正在朝這邊沖過來。
  艾輝精神一振,終于來了!
  他低聲道:“樓蘭,準備!”
  樓蘭用力點頭:“艾輝,樓蘭準備完成。”
  苗海的后招遲遲不出現,艾輝提在嗓子眼的心就遲遲不敢放下。他想破腦袋也覺得苗海背后之人,一定不會甘心如此失敗。
  有后招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后招不發。
  現在他回到自家道場,連詐敗都不用了。
  艾輝抓起龍椎劍,準備迎敵。
  可是當他看清出闖進來的人,愣了一下,因為眼前之人有些眼熟,但是一時之間,他也想不起來在哪里看過。艾輝的目光落到第二個人,又是一愣,因為他發現此人自己也非常眼熟。
  “艾輝!”
  “阿輝!”
  ……
  激動的聲音此起彼伏,卻猛地喚醒艾輝的記憶,他終于知道為什么這些人自己會眼熟了。
  恍惚間,他被拉回到那座被鮮血染遍的城市,硝煙味好似在鼻間回蕩,廝殺聲怒吼聲慘叫聲就像在耳畔回響,難以言喻的冰冷和悲涼籠罩著他,他手腳發涼,就像在大雨之中浸泡已久。
  一個激靈,冰冷和回憶如同潮水退去,他回到現實。
  都過去了,他告訴自己。
  眼前一張張熟悉的臉龐是如此激動,他們的眼眶已泛起淚花,陽光投射其中,折射出溫暖的光芒。
  艾輝笑了。
  “你是……葛老黑!”
  “你是明風!”
  ……
  “樓蘭,好久不見!”
  “明風,見到你樓蘭真高興!”
  “那今天有元力湯嗎?”
  “沒問題!交給樓蘭吧!”
  ……
  大家相互擁抱、擊掌,每個人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壹看書W?W?W?·1?K?AN?S?H?U?·C?C?
  門外車馬聲不絕于耳,不斷有人加入重逢之中。
  距離劍修道場不遠處的一座高樓。
  “多么溫暖的場面!比起那些冷酷的世家,這才是溫情。”銅鬼滿是感慨:“都錄下來了嗎?”
  旁邊一名屬下連忙回答:“錄下來了,我們安排了足夠的人手,大人放心,全都是老手。”
  低沉的聲音從妖異的紅銅面具后響起:“我們有責任讓大家知道真相。”
  “是!”手下恭聲道:“我們還安排人接觸了這些幸存者,詢問他們對艾輝是弒師者的說法有什么看法。他們無一例外,都非常憤怒。”
  銅鬼轉過臉:“接管關卡有遇到抵抗嗎?”
  魚今冷聲道:“有,犧牲三人,受傷兩人。”
  “那對方應該知道消息。”銅鬼點頭,重新轉過臉:“今天必須把這些幻影豆莢送出去。”
  “第一批已送出去。”屬下恭聲道:“明天早上就會出現在所有豆莢店的貨架上,我們預留了最好的位置。”
  姜維默默聽著他們的對話,一言不發。
  “你升職了。”
  銅鬼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姜維回過神來,臉上沒有喜悅之色,沉聲問:“你們早有準備?”
  “是我們。”銅鬼糾正道,他的聲音低沉如山谷回音:“雖然不想承認,但是老實說,我們處在劣勢,總是要多準備一點。”
  “為什么要這樣做?”
  “因為我們不想把未來拱手讓人。”
  清晨的陽光,總是帶著一股寒意。但是對于勤奮的人們來說,他們享受清冷的空氣給他們帶來的清醒,疲倦和睡意一掃而空,振奮的一天由此開始。
  王小山和往常一樣起個大早。??一看書W?W?W·1?KA?N?SHU·CC
  早起的習慣是從松間城開始,從認識艾輝之后,現在管軍需后勤他也依然保持勤勉的態度。他所在的軍需倉庫,是一處比較大型的倉庫。得益于松間城的功績和師雪漫的關系,他得到這個許多人削尖腦袋想得到的位置。
  和其他的倉庫總管不同,除了工作上的勤勉之外,王小山其他方面低調得幾乎沒有存在感。他很少應酬,也很少呼朋喚友,而沉溺于自己的土元構造術,很多手下都稱呼他“泥巴總管”。他不僅不生氣,反而以此為榮。
  他的父親就是個泥匠,他子承父業,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他有自知之明,自己能夠得到這個位置,并非因為自己的能力出色,而是師雪漫等人的照拂。
  自己沒有多大的功勞,就像當年沒有能幫上艾輝他們什么忙。也許這也是他沉溺于土元構造術的原因,在他的內心深處,還存著一絲遙不可及的幻想,自己把土元構造術修煉得厲害,也許有一天能夠幫助艾輝他們。
  每天清晨呼吸著清冷的空氣,總是在提醒他內心深處,自己這個有些可笑的想法。
  好吧,確實挺可笑的。
  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玩泥巴的懵懂少年,三年的泥巴總管,讓他明白這里面許多東西。
  這是個爛泥潭,容得了泥鰍,卻容不了蛟龍。
  好吧,也許自己太悲觀了,其實師雪漫人也不錯,他心里尋思著。但是他也知道,倘若師雪漫開口請他幫忙,他絕對不會推辭。但是他卻不會主動想著去幫助師雪漫,大概鐵妞什么都不缺?他不知道,但是艾輝孤身跪在大雨中一動不動的畫面,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他說不清為什么,不是同情,也不是敬佩什么的,而是覺得,好像本來就是大家要一起面對的事情,卻落在艾輝一個人身上。愧疚?失落?談不上,但又覺得倘若自己能做得更多一點,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王小山承認自己是個糾結的人,哪怕過去三年,也還是難以釋懷。
  糾結歸糾結,日子還得照常過。
  和往常一樣,他來到相熟的豆莢店,豆莢店老板正在把新上的豆莢放上貨架,他隨口問:“有什么新上的消息豆莢?”
  幻影豆莢早就不是市面上唯一的幻影物品,比如高端市場,更加清晰安全的吐影龜取代了幻影豆莢。感受到危機的木修們也沒有繳械投降,他們也在不斷改進幻影豆莢,爆裂豆莢樹便是一個全新的品種。
  利用嫁接技術,以生命力旺盛的生發樹為砧木,改造出來的爆裂豆莢樹,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復制生長出大量相同的幻影豆莢。
  一棵爆裂豆莢能夠生長出數以萬計的幻影豆莢,這極大降低了幻影豆莢的成本。各類幻影豆莢的成本直線降低,也催生一個全新的事物,那就是消息豆莢。
  一開始大家把身邊發生的有趣的事錄下來,拿出去零售。后來很快有人發現其中商機,比如龍興道場總場主楊震的親自教學內容,就被發賣超過四百萬份,至今依然有人購買。
  很快就涌現大量依靠此類為生的職業元修,前方的戰況、長老會最新的動向、災情等等。消息豆也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低廉的價格能夠讓普通人每天都能買幾顆,專門的豆莢店也到處都是。
  如今早就滋生了專門采集消息的團體,他們叫做消息村。每一個消息村,都會出產專屬的消息豆莢,里面包含幾顆消息豆,內容各不相同。
  豆莢店老板一看是王小山,連忙堆起笑臉,熱情無比:“早上好,總管大人!剛到的消息豆莢,您一定要看看,肯定是熱門,是講雷霆劍輝的!”
  王小山愣住:“雷霆劍輝?艾輝?”
  “果然不愧是總管大人,連這么久遠的人物都記得!”豆莢店老板恭維道:“那可是個很有爭議的人物呢,當年大家就吵得厲害,這下又有得吵了。”
  艾輝……
  久遠的人物……是挺久遠的了。
  王小山毫不猶豫:“全都給我來一份!”
  匆匆回到房間的王小山,把房門關上。
  黑暗的房間內,他呆呆地看著幻影。
  “經長老會同意,特追加松間院已故夫子王守川大師稱號。守川大師擔任松間院夫子數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嘔心瀝血。不僅在松間城之戰中發揮關鍵作用,其所創王派學說,獨樹一幟,發前人未有之奇想,意義深遠……”
  “……大師之恩,福澤后人,其弟子艾輝,繼承大師衣缽,潛心苦修。后擊殺沙尊者,使寧城百姓免受荼毒,功勛卓著。特獎勵如下……”
  “金修絕學一部,天兵一件,精元豆一千顆,天勛一千點。”
  一個美麗的女人出現在畫面。
  美麗女人也許并不能使人更信服,但是卻能使人更愿意聽下去,更何況還是如此熱門的議題。
  美女聲情并茂,聞者動容。
  “此次長老會的重獎,有些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王師夫婦的功績毋須多言,松間城奇跡是他們生命所鑄,五行天每一個人不應該忘記。而當年同樣戰功赫赫的雷霆劍輝,在沉寂三年之后,再次出現人們的視野,便以橫空出世的姿態。身為王師衣缽傳人,艾輝還擔負著超出他年齡的壓力,弒師者的流言是對我們英雄最大的傷害。就像當年人們不應該忘記王師夫婦的舍身忘死,也同樣不應該忘記,在孤立無援時,一位少年英雄挺身而出,率領大家奮戰到底。而在最危急關頭,他以大無畏的精神,承擔了所有的責任和罵名,營救了大家。”
  “有人說他冷酷無情,為了功績,不惜拿師父的生命作踏腳石。也有人說,他背負命運無法承受之重,三年隱居,英雄悲情。事實是怎樣的?只有松間城幸存者才最清楚這一點,他們親眼目睹松間城奇跡的開始、危機和完成。當艾輝隱居在寧城的消息傳開,當年的松間城幸存者是什么反應?”
  “我們注意到,前來拜訪艾輝的松間城幸存者絡繹不絕。我們有幸錄下他們相逢的場面,他們眼中飽含淚花,他們神情激動,他們相互擁抱,他們相互問好。”
  “這是遲來的重逢!”
  畫面中的美女聲音哽咽。
  “我們還專門向幾位松間城幸存者,讓他們談談對艾輝弒師者之名的看法,他們無一例外,對這種詆毀極為憤怒。感興趣的朋友,可以觀看本次豆莢的丙豆和丁豆,【以幸存者之名】……”
  想到艾輝能夠擺脫弒師者的名聲,王小山心中異常激動。
  就在此時,他看著畫面中的艾輝,眼眶不自主泛紅,咧嘴笑了。
  好久不見,阿輝!
  ..